51 谁在意谁的问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北辰家主院,伴随着女子惊惧的大喊,震耳聋的龙啸,能量相撞的轰鸣……“砰!”接踵而来的就是成直线被震飞出去的凌啸威。

    “琪……儿……为什么……为什么……”风停声歇,被震飞出去的凌啸威满眼呆滞。

    顺着凌啸威的呆滞的目光向前,北辰毅被一个浑是血的女子扑倒在地。他们的右边,站着一冷然的北辰倾炎,古老的金色符文爬满了她的额间与绝美的左半边脸庞。主院的上空,更是盘踞着青岚冰蓝色的巨大龙

    “毅……咳咳……毅……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稍嫌凝滞的空气中,响起了凌媚琪妖媚的虚弱嗓音。然而,满眼呆滞的站在闻人云飞旁的凌媚琪却并没有开口。

    被扑倒在地有些僵硬的北辰毅躯却是一震,有些颤抖的伸手撑起趴在自己上的女子,坐起,“凌——媚——琪!”一字一顿的磁嗓音复杂难明。

    随着他的起,露出了女子笑得温柔的妖媚脸庞,这张脸庞,与站在闻人云飞旁的凌媚琪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闻人云飞旁的凌媚琪满眼呆滞,而半靠在北辰毅怀中的凌媚琪盯着北辰毅的眼眸却是浓得化不开的深

    “咳咳……”半靠在北辰毅怀中的凌媚琪不停的咳着,妖异的血顺着她的嘴角侵湿了她的前襟。她的后,大片大片的血红渲染开来,湿了北辰毅的衣衫,也湿了她与北辰洪下的青石地面。

    站在他们旁的北辰倾炎见状,轻蹙眉头,可深紫色的眸却没有一丝绪起伏。

    “毅,你没事真……咳咳……真好……”北辰毅怀中,凌媚琪再次开口。带血的手更是颤巍巍的抬起,想要触及北辰毅的脸庞。

    这时,凌媚琪的再次开口,也惊醒了因为土牢的突然破碎而瞬间呆愣的管家北辰洪。他看了看对面依然呆滞站着的凌媚琪,然后疾步上前,看到北辰毅怀中那张熟悉的妖媚脸孔,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唤道:“夫……夫人?”

    “呵呵……有意思,都到齐了吗?”看着对面的一幕,闻人云飞勾勾手指撤了缠绕着风和影的黑色丝线,兴味的望了望头顶上方的青岚,邪的眼四处寻觅着。片刻之后,有些失望的收回了目光,喃喃轻语:“她没回来啊……”

    “谁没回来?”至从最初的时候开过一次口的老者,因为闻人云飞莫名的话语,机械的扯动着青白的嘴唇。可那双凸出的浑浊眼睛,依旧无神的望着前方,连体都没有晃动一丝一毫。

    “我说尊敬的塔主大人,麻烦你下次找个漂亮一点的体行不行?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塔里呆太久眼睛出了毛病,就这样半死不活的废物体都要!”老者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立刻惹来闻人云飞的一通嫌恶。至于老者的问话,闻人云飞选择自动忽略。

    闻人云飞话落,老者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没有听明白他的话。不过老者头顶上的小黑塔却在瞬间散发出了更为浓烈的黑暗气息,“闻人云飞,三年了,一个小小的北辰家你都搞不定,现在竟然还敢来嫌弃本尊挑体的眼光?看来你的能力没有什么长进,胆子倒是越发大了!”机械呆板的话仍旧从老者的口中说出。

    “什么叫小小的北辰家都搞不定?”老者话落,闻人云飞狠狠的瞪向老者头顶的小黑塔,“当初是你自己说要悄无声息的拿下北辰家,不能让光明神的那些猎犬发现。可是你看看,这北辰家一个魔导士强者,一头十一星的变异圣兽,两个堪比狐狸的老头,而你制造的那些鬼东西又不能用,我就一个人,能像你说的悄无声息的把它拿下?你当我是无所不能啊!”

    “不就是一个区区的魔导士和一个神兽等级都够不上的低等魔兽,这能难倒你?你有几斤几两本尊还不知道?想要在外面晃悠就明说,别拿这些低级的借口来忽悠本尊!”

    “呃——”老者的话让闻人云飞一阵尴尬,瞪着小黑塔的邪黑眸有些闪躲的意味,但口中仍然反驳道:“谁说我想在外面晃悠了?”

    “是与不是你心里最清楚,本尊懒得与你废话!你还没有告诉本尊你刚才是说谁没有回来……”说着,老者虽然没有丝毫动作,可是他头顶上的小黑塔却转了一个圈,仿若是盯着闻人云飞一般。

    “我有说谁没回来吗?”闻人云飞瞄了一眼小黑塔,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塔主您肯定是听错了!”

    “听错了?”

    机械呆板的声音使得闻人云飞子一僵,“哦……我想起来了,塔主没有听错。刚才我是说北辰家的那两个长老没有回来。塔主您也知道,因为您那把雷神权杖,北辰家的两个老狐狸现在应该都还在聚宝斋里与别人抢得死去活来。可是您确定我们要这样继续旁观下去?”本来有些闪躲的目光,瞟到头顶上盘踞着的青岚,再看了一眼左半边脸爬满金色符文的北辰倾炎,语气也不由得变得认真起来,“如果再这样耗下去,您精心布置的局可就泡汤了!”

    闻人云飞的话,让老者有着一瞬静默。在小黑塔再次转了一个圈后,老者再次机械的牵动起嘴角,“是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只是本尊很奇怪,你不是说着变异圣兽是北辰毅的本命契约兽吗?为何在最初的时候他没有召唤它?如果本尊的感知没错,这圣兽是刚刚从外面冲入本尊的结界里来的。本命契约兽不跟着契约主反而还远离契约主独自在外……你在北辰家待了三年,应该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吧?”

    “这……”闻人云飞体再次一僵。他总不能告诉‘他’是北辰毅特意派青岚去保护那个小人儿吧?虽然他也很奇怪这青岚为何会独自回来,而他也很想看看那个小人儿与‘他’对上会怎么样,不过私心里又不想她与‘他’对上。毕竟就算那个小人儿再厉害,又怎么及得上‘他’?

    “或许是北辰毅派它出去办事。”说完这句话,闻人云飞赶紧岔开话题,“塔主,您看那个北辰倾炎是怎么回事?她脸上的金色符文是不是很像那个家族的封神印?”

    不远处,北辰毅怀中的凌媚琪正满眼狠戾的瞪向闻人云飞后的‘凌媚琪’,不停向外涌着鲜血的口中不知喃喃的说些什么。而对于这些,闻人云飞有些嫌恶的移开了视线,直直看向北辰倾炎左半边脸上的金色符文。

    闻人云飞话落,老者静默了一会,随即开口:“是很像……这北辰倾炎是什么来历?”

    “据说是凌啸威从外面捡回来的,其他的我也没有深究。只是我听凌啸威提过,曾经有人预言说北辰家会经历一场浩劫,而能帮助北辰家度过这次劫难的就是北辰倾炎……”闻人云飞侧眸瞟了一眼由角落中爬起,满眼呆滞的向着北辰毅他们走去的凌啸威。难道这个浩劫就是指现在?当初他对这话呲之以鼻,而他也早就察觉到这北辰倾炎上似乎藏着什么秘密,只是他的目的不在她。不过现在……

    “大人!”此时,一直将一颗心放在闻人云飞上的青依,恭敬的唤道。

    “嗯?”闻人云飞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青依知道那个预言!”青依再次恭敬的回到,只是在闻人云飞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漂亮的眼中闪过狠。

    “哦?”寻思中的闻人云飞轻轻挑眉,并没有转

    “那个预言并不是指北辰倾炎,而是指北辰毅的女儿!”

    听了这话,闻人云飞一僵。而就在这时,老者再次开口了,“北辰毅的女儿?既然这北辰倾炎是凌啸威捡回来的,那么就是说她并不是预言中的人……北辰毅有几个女儿?”显然这是直接问的青依。

    “就一个!”

    “一个?那她现在在哪?”

    “她……”

    “闭嘴!”青依才说出一个字,闻人云飞就厉声打断了她的话。随即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口气不妥,揉了揉眉角,侧头对着老者头顶上的小黑塔道:“塔主大人,现在我们可不是来关心这北辰家曾经有过什么预言的时候,毕竟现在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当务之急应该是拿下这北辰家。虽然现在他们多了一头圣兽,还有封印呈半解状态的北辰倾炎,不过就以塔主的实力,我想这根本就不成问题。您说是不是?”

    “闻人云飞,你好像很在意那个北辰毅的女儿。”显然的,闻人云飞这像是拍马的话语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老者的话落,被厉声打断了话语的青依眼中的狠更胜,像是老者的话戳到了她的痛处。闻人云飞则是僵了僵,邪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他’可不是随意就能忽悠得过去的!

    “塔主,我们现在可不是来讨论谁在意谁的问题。虽然您的结界可以阻隔外面有心人的窥探,可相对的,对于外面的事我们也完全感应不到。要知道,从进入北辰家到现在可过了好几个时辰了。我们在这里待得越久,那些个猎犬就更易发现我们。您不想待会又突然冒出几个打着‘惩恶扬善’旗号的猎犬吧?我知道,就算冒出几个猎犬你也不会在意,可你来这北辰家不是为了找某样东西吗?惊动了猎犬还好说,如果惊动了那群猎犬的主人……您做这一切不就显得有些徒劳?”既然忽悠不行,他难道就不会戳‘他’的痛楚?如果这北辰家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的东西,‘他’又为何会兴师动众的亲自前来?而‘他’,最恨的就是在眼看要达到目的时却被那些猎犬来中途插上一脚!

    不过……闻人云飞说完一长串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他一向是个不喜欢思考的主!能说出这一番话,还真的是难为自己了!

    也在闻人云飞话落的瞬间,老者头顶上的小黑塔明显的震了一下。随后,老者青白的嘴唇再次牵动,“是该赶快解决这些人!”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