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北辰倾炎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夜幕下的北辰家,被一层散发着黑暗气息的结界包裹着。结界里面,北辰家早已没了以往夜的安宁平和。残枝断木、楼台半毁,绚烂如锦的繁花丛满目狼藉。昏黄的灯光下,风阵阵,惨白的骷髅架随意的行走在北辰家大大小小的院落中,发出渗人的嘎吱嘎吱声响;花坛的泥土中,伴随着瑟瑟的泥土松动声,爬出了一具具满是蛆虫的腐尸……这般光景,比百鬼夜行还要恐怖渗人。

    “……左手红莲之火,右手青色之刃,火与刃融为一体,咒奥义——圣龙啸天!”

    “吼——”

    满目疮痍、骷髅腐尸遍布的北辰家,一道清润如玉的嗓音之后,北辰家主院升腾起一条冲天巨龙,一条纯粹由风火两系元素能量组合而成的巨龙。

    “砰!砰!……”冲天而起的元素巨龙,与覆盖在北辰家上空的结界发出了剧烈的碰撞。然而,不管元素巨龙如何用力撞击结界,却都不能撼动结界一丝一毫。

    “吼——”像是知道无法和结界抗衡,元素巨龙发出一声长啸后,狠命的一头撞上结界,“砰!”一声巨响后,“轰——”单纯由元素构成的巨龙,轰然炸开,风阵阵的北辰家上空,登时像燃放起了漫天绚烂的烟花。不过落地的绚烂烟花却并没有熄灭,直直砸在了没有遮蔽物的骷髅和腐尸上,“嘎——嘎——”一时之间,令人头皮发麻的怪叫响彻整座北辰府。接着,“哧——哧——”院落中,一些被‘烟花’砸中的骷髅和腐尸,口中发出渗人的怪叫后,化成了一股股难闻的烟雾消散在空气中。

    须臾,尘消音息。“啪啪!”风瑟瑟的北辰家主院,响起了一道突兀的掌声。

    随着这道突兀响起的掌声,北辰家主院偌大的院落中,此时两拨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群满狼狈的人和一群骷髅腐尸两厢对峙着。只见那群满狼狈的人,站在最前方的赫然是北辰毅与北辰家的管家北辰洪。紧靠他们两侧站着的是浑是血的风和影,而在风和影的旁边,七八个一黑袍的北辰家隐卫同样浑是伤的并排站着,如一汪死水的眼眸没有丝毫起伏。北辰毅他们后,依次站着衣衫破损、满眼惊恐的北辰火舞,右臂齐肩而断、浑鲜血的北辰文峰,满眼呆滞、浑是伤的凌翔冰。而在北辰火舞他们后,或躺或靠的挤着十几个北辰家的女眷。被这些女眷包围在中心的,是几个明显被吓傻了的北辰家孩子。而这些女眷里面,有北辰火舞与北辰文峰的娘亲,有躺在地上明显已经没了生气的凌翔冰的娘亲,有显然重伤了的绿竹,有双眼无神的厨娘李大娘……可是独独少了北辰家的当家主母凌媚琪。

    但是当你看向对峙的另一方,你就会发现,堂堂的北辰家主母正满眼无神的站在与北辰家敌对的那一方。而由骷髅和腐尸所组成的那一方,领头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者。老者眼窝下陷,一双无神的浑浊眼珠恐怖的凸出,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松松垮垮的青白面颊,透着无尽死灰。在他后骷髅腐尸军团的映衬下,比死尸还要更像死尸。

    老者半秃的青白头顶,晃悠的漂浮着一个高约二十厘米的黑色小塔。塔约七层,浓浓的黑暗气息由塔的每一层类似窗户的小洞中溢出。

    与老者并排站着的是北辰家的四长老闻人云飞。此时的他,透着邪气息的黑眸恨恨的盯着老者头顶上的黑色小塔,里面有着浓重的哀怨,与以往时不时闪过的玩味目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闻人云飞和老者的后,除了满眼无神的凌媚琪,竟然还站着那个俏丽稳重的青衣丫头——几乎与北辰倾炎一起长大的侍女青依。不过此时的青依,眼中已经没了以往的纯清,反而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唯独当眼光从前方的闻人云飞上扫过时,里面才会透出藏不住的深

    至于因为两相对峙而空出来的那片还算宽敞的空间,站着已经没了以往那份温和姿态的三长老凌啸威,而他的对面,狼狈的半跪着一个穿绣金黑色法师袍的少女。少女低着头,一头稍显凌乱的青丝披散着,遮住了少女的面容。而她半跪的躯,因为急促的喘息微微颤动。

    而刚才响起的掌声,赫然就是还将双掌叠在一起的老者。

    此时,只见老者鼓掌后,青白的双唇机械的牵动着,“声东击西?我就说你这小小人族明知这结界只能进不能出,但还要冒险发动咒……呵呵……一个小小的一级双系魔导士,竟然可以启动一个大魔导士修为都不一定做得到的咒奥义……看来我还真是有点小瞧了你们人界!”明明是呵呵的笑声,却硬是被他机械呆板的嘶哑嗓音拖出刺耳的尖啸声。在这满是骷髅腐尸的映衬下,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哀怨的盯着老者头顶上小黑塔的闻人云飞,并没有因为老者的话有何触动,更多的却是对这刺耳声音的嫌恶。而那些被元素巨龙震惊到的人,此刻也都因为老者的话瞬间惊醒过来。尤其是北辰毅,满眼凌冽的瞟了一眼说话的老者,在担忧的看着半跪在地上不停喘息的少女,疾步上前,“炎儿,你没事吧?”体本就虚弱的他,加上明显是经过一场大战而狼狈不堪的样子,伸手扶起少女的动作一阵踉跄。

    因为北辰毅不稳的搀扶动作,站起的少女一晃,伴随而来的就是剧烈的咳喘。接着,“呕——”半佝着躯的少女面前的地面上,多出了一滩散发着温的红色液体,与周围青石地面上一片片暗红色的血迹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倾炎小姐!”

    “毅……”

    两道焦急的声音之后,北辰洪扶住了像是随时有着倒下的可能的少女,显然重伤的风扶住了一阵踉跄的北辰毅。而随着北辰洪与风的上前,他们后的黑衣隐卫也随之呼啦一声挡在了满眼狠的凌啸威面前,同时也阻隔断了老者看向少女的视线。

    照理说对峙着的双方若有一方异动,那么另一方也会有所行动。不过北辰家隐卫的动作,却并没有换来对面以老者为首的骷髅军团的丝毫注意。反而是满眼狠的凌啸威眼中闪过了深深的不屑,随后将视线越过前的隐卫,看向被北辰洪与风扶着的两人满目讥讽,“北辰毅,现在你就只有躲在别人后的本事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眼看这北辰毅就要死了,离家才二十多天的北辰倾炎竟然会突然出现,而且还从一个大魔法师的修为上升到了大魔导师的修为!这种恐怖的晋级速度让他心惊。

    凌啸威话落,被北辰洪牢牢扶住的少女,终于抬起了头。虽然少女绝美的脸上有着风尘仆仆的疲累,还有着魔力透支后的苍白,可是那双清冷的深紫双眸,无疑就是那个处阿尔特死亡山脉深处的北辰倾炎。

    看了一眼满眼讥讽的凌啸威,北辰倾炎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早在感觉到帝都中传来的那股不寻常气息,她就已经夜兼程的往回赶,可正当她要出了死亡山脉时,却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岩洞中。那个岩洞,从她掉进去以后出口就被不知名的结界封死了。不管她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打破那层结界。最后在那个暗无天的岩洞中,她不知待了多久。只是待在那个岩洞中的每分每秒,对于心中牵挂着的那个小人儿的担忧和思念,几乎让她发狂。就在她无措的时候,她在岩洞深处发现到了一颗蛋,一颗能够开口说话的魔蛋!而她还差一点被那颗魔蛋强行契约!但是到最后,她还是心不甘不愿的与那颗魔蛋签下了平等条约,只因它说‘要想出去,你只能和我契约’。和那颗魔蛋的契约,也奇迹般的没有受到天地规则的考验就平安顺利的完成了,而她本来只涨到风系一级魔导师和火系三级魔导师的修为,只是因为与那颗魔蛋的契约就同时上升到了一级大魔导师的修为。这对于急需强大起来的她来说,算是因祸得福。

    不过当她出了岩洞焦急赶回之时,见到的不是那个让她夜牵挂的人儿,反而是北辰家随处可见的骷髅腐尸。心急的她找遍了曦梦轩的每个角落,在没有看到那个让她挂心的小人儿时,心慌了!好在当她来到北辰家主院得知那个小人儿并不在府中,不然她真不敢想象没了她自己会如何!

    只是没想到啊!凌啸威他们竟然会这么急不可耐的对北辰家下手!她一直都知道,凌啸威想要的,只是她这个‘父亲’的命,而对于那个闻人云飞想要的东西,她一直都没弄清楚。现在看来,连这死亡之塔的主人都出现了……北辰家,一定有什么是他们非得到不可的!不过对于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只是想要尽快见到心中牵挂的人,她要确定她是否平安!但是……死亡之塔,果然不愧为大陆上最神秘的所在。只单单一个结界,就算她用上了在魔蛋那里得来的咒,也无法破开!圣龙啸天……已经掏空了她的识海!此时的她,一个普通的孩童都能轻而易举的让她丧命。她,还是太弱了吗?

    弱者……根本不能站在那个小人儿的边!没来由的,这个认知突兀的出现在了北辰毅的脑海,像是由灵魂深处突然涌出的一般,让她无措、心慌!以至于注意力都放在凌啸威上的众人,都没有发现那双深紫色的清冷眼眸闪过的那抹慌张。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