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墨绝的抉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咳咳……”重重砸在墙上的罗卡夫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随后,“噗!”鲜血如泉涌一般喷在了他面前的地上。

    “既然这么想我死,为何还要念这般长的咒语?凭你三级大魔导士的修为,直接秒杀不是更干脆?”天纵瞟了一眼倒在墙边的罗卡夫,淡漠的语气带着几丝凉凉的嘲讽意味。

    “噗!”体内气血才刚刚有所平复的罗卡夫,听到这话不由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你怎会看透老夫现在的修为……咳咳……”

    他没有正面回答天纵的话,其实就连他自己,心里都开始后悔当初为何不选择直接了当的秒杀,而非得选择发动起来费时费力的大咒。或许,只是他的直觉,直觉的认为秒杀对那个看似毫无威胁的小女孩不会有丝毫作用。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仅墨绝被她毫无反抗的一掌挥飞,就连自己……才刚刚上升到三级大魔导士的修为,也被这个只是一级大魔法师修为的小女孩一语道破!

    被血染红的衣襟,被血丝牵连在一起的胡须,以及老脸上的虚弱苍白……抬眸望向天纵的罗卡夫,满眼的惊惧和不可置信。

    血池中被困的幻,本来还被天纵的举动惊得满眼呆愣的紫灰色眼眸,也因为她的话闪过一抹深思。全系天才,的确很少见,或者更确切的说,他活了上万年,也几乎踏遍的各界,别说见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说哪一界出现过一个全系天才。不过就算他没见过也没听过谁是全系天才,但是什么时候这世道变成一个区区大魔法师修为的人能够看透一个大魔导士的修为了?还有刚才包裹在她上的银色光芒……那既不属于玄修,也不是任何一种魔法元素的能量,反而和他们魔族最纯正的本源之力极为相似。那种相似程度,有着令他心颤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管我是怎么看透你的修为,今天,被你所囚的魔族我将带走,而你罗卡夫……”天纵像是没有看到罗卡夫的惊惧眼神一般,抬起短小的萝卜腿绕过那方小小的血池向墙角的罗卡夫走去,“我说过,覆灭哈得斯家族就先从你开始。”

    还在思索着刚才覆盖于天纵上的银灰能量为何带给自己似曾相识之感的幻,虽然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到天纵有何动作,可是听了她的话,心中没来由的一怔:她说要带走自己?

    靠墙半坐着的罗卡夫,因为天纵的话也不由得一怔。但随着天纵的靠近,让他的心不发颤,“墨绝!”

    他体内的经脉已经错乱,要想快速的恢复,只能让墨绝先挡着。虽然以刚才的形来看,墨绝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就连他,或许也不是她的对手。他不清楚这个小女孩是用了何种能量将他和墨绝一掌击飞,但是为了活命……现在,他清楚的知道,在她的面前,他只能祈求可以活下去!至于其他,都无所谓。

    “吼!”罗卡夫的话音一落,被天纵挥向一旁的墨绝突的挡住了天纵前进的脚步,呆滞的眼睛没有一丝神采。

    “墨绝,不论用什么方法,你都必须挡住他们!”罗卡夫看着挡住天纵的墨绝,直接在墨绝的神识内下达了死命令。

    “是,主人!”呆板没有丝毫绪起伏的男音突兀的响起。

    “主人,让我来!”傻愣愣的看着一切的小圆球,因为墨绝的话终于回过了神。只见他跐溜一声就挡在了天纵的面前,瞪着大大的幽蓝色眼睛与墨绝对峙着,“你这蝼蚁,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知道本王的厉害……”说着,圆滚滚的小躯再次鼓了起来。

    “暝!”然而,在小圆球的躯鼓起的那一刻,一双小手捧起了他圆滚滚的躯。

    听着耳旁熟悉的声音,小圆球鼓起的体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发出哧哧的声音,“主人……”小圆球侧头看着天纵,眼中有着不解和委屈:主人不喜欢他帮忙吗?

    因为契约相连,小圆球的想法天纵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也正因为这样,使得她的眉不自觉的轻轻一挑,心里有些无奈,“暝,看到没?”天纵单手将小圆球稍稍举高,指着石室中镶嵌着的七系圣兽魔核道:“你去将这些魔核都给我轰碎了,至于其他的就让我来……”说着,淡淡的瞟了一眼双眼无神的墨绝与满眼戒备的罗卡夫:虽然讨厌血腥,但是她还是喜欢亲自动手。

    听了这话,小圆球的眼睛瞬间闪亮:这是主人第一次开口让他做事,他绝对会做好!

    “主人放心,我一定将这些东西轰得连渣都不剩!”说完,小圆球对着天纵嘿嘿一笑之后,‘咻’的一声朝着石室壁上的魔核飞去。

    不过小圆球的嘿嘿一笑,却让天纵没来由的打了一个激灵:她怎么觉得那抹笑有点森森的?而且……像极了清醒时候的暝!可暝还在沉睡中,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天纵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将视线放在了挡在面前的墨绝上,“没了自己的意识,如傀儡一般的活着,这种子,应该生不如死吧?”

    此时,本来双眼呆滞无神的墨绝,竟然因为天纵的话出现了一丝挣扎的神色。

    一旁努力平复着体内翻涌血气的罗卡夫,做为墨绝的契约主,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了墨绝的那一丝挣扎之色。虽然被他及时压下了墨绝意识中的那份挣扎,但是罗卡夫的心却更加慌乱了。已经被强行抹去了自意识的墨绝,竟然只是因为她的一句话就出现了动摇?他不许有这样的事发生!“墨绝,杀了她!快点杀了她!”因此,他也就忘记了墨绝根本不可能有能力伤到天纵分毫。

    “吼……”罗卡夫的话,让墨绝发出了痛苦的嘶吼。

    “主人!”已经飞到石室顶部正准备粉碎魔核的小圆球,听到墨绝的嘶吼心里一阵担忧。

    “哗哗……”七芒星血池的中央,幻也因为这声嘶吼再次出现了挣扎之色,“快离开,它想自爆!”

    “自爆?”幻的话,没有引起天纵丝毫的反应,反而是罗卡夫不自觉的惊呼出声。随之,因为契约相连,罗卡夫感到了墨绝混乱的意识和求死的决心,厉喝出声,“墨绝,你想干什么?老夫是命令你杀了你对面的人,不是让你自爆!”厉喝的语调有着惶恐之色。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已经抹去了墨绝的意识,为何它现在竟然会不听从他的命令?要知道,一个接近神兽的十二星圣兽自爆的威力,就算在他没受伤的况下,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离开。现在……难道他就要死在自己的契约兽自手中?

    然而,此时的墨绝,已经没了原来的呆滞之色。巨大的黑色兽眼挣扎之色一闪而逝后,溢满了令人心惊的决绝。而拟态到只有两米来长的小小躯,也在不停的胀大,浓浓水系能量像是随时都可能破体而出一般。

    “几千年的修为就要一遭丧吗?”天纵淡淡的看着面前痛苦嘶吼的墨绝,眼中闪过一丝莫名,“不过我不希望你死!”或许把它给那个叫着她小妹的可少年会很好!短短十来天的子,他好像已经有了二级水系大魔法师的修为。不自觉的,一丝浅笑出现在了天纵如樱的唇瓣。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天纵发现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契约兽。就连北辰家的几位长老,除了大长老有一头即将突破圣兽修为的烈焰魔猿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契约兽。当然,那个四长老闻人云飞一直被天纵排除在长老之外。而她出外所遇到的人,也只有少数几个拥有圣兽等级以下的契约兽。后来,她才在北辰毅的口中得知,契约兽,不是你想要就可以。能够拥有契约兽的前提,不仅是你要拥有让魔兽心甘愿臣服的能力,还要在契约魔兽时承受的住天地规则的考验。否则,哪怕是已经被驯兽师驯服的魔兽,如果你经受不住天地规则的考验,那么在契约的时候,你和所要契约的魔兽,都将被天地规则所抹杀。而这,也就导致了莱斯大陆能够拥有契约兽的人少之又少。

    其实当得知这一切后,天纵心里还是很疑惑。毕竟和魔兽的契约,只要你我愿,一般都会很容易就定下契约,根本就不会有要经过天地规则考验这一说。但转念一想,每个位面都存在着其独有的规则,这也并没什么可奇怪。可是只要她愿意,管你什么天地规则,哪怕就算是现在的她,一样别想妨碍她半分。

    话落,天纵已经将本源之力集中到右手,然后将手瞬间置于墨绝的头顶。银灰色的本源之力密密麻麻的蔓延开来,形成了一道银灰色的巨网将墨绝整个笼罩在内。她的神识,也在右手接触上墨绝的刹那侵入了他的灵魂之中。

    “我可以救你,但前提是,从今以后你必须用你的生命去保护一个人。你,可愿意?”墨绝的灵魂之中,天纵对着缩小版的墨绝淡漠道。

    “你是谁?”已经渐渐恢复神智的墨绝,盯着突然侵入自己灵魂之内的陌生神识有着一丝本能的畏惧。他知道,这抹神识,就是将自己唤醒的那道声音主人的神识。

    “别管我是谁,你只需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天纵看着还有着一丝迷糊的墨绝,淡漠的语气已经有了不耐。

    “如果我不愿你会怎样?”虽然意识还没完全清醒,但是为圣兽的骄傲,墨绝并没有马上答应。他已经被人类强行契约过一次,这一次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意识,哪怕是自爆,他也不愿再为别人的奴隶!

    很显然,已经侵入了墨绝灵魂内的天纵,对于他的任何想法都能清楚的知晓。不过……自爆也不愿成为别人的奴隶吗?此时的天纵并没有因为他的想法而有丝毫的触动,反而在得知了他的这个想法后,心里的不耐更胜。如果不是想在自己离开前为那个少年找到一个强有力的保障,她早已经干脆利落的将他抹杀。

    “就看你是想继续这样没有自主意识的如行尸走般活着,还是想拥有自主意识的活着。”

    这一次,就算墨绝的意识还处在混沌的状态,可是那突然带上了不可抗拒的威严气息的淡漠话语,他却听懂了:一句话,不论如何,他圣兽墨绝在这个人族女孩的眼里,就算想死的资格也没有!而他,也绝对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让他连求死的机会都没有。不过……

    “就算我愿意又如何?你应该知道我被人强行签下了主仆契约,除非我死,否则就不可能脱离这被天地规则所保护的契约法则!”而这,也正是他的悲哀与耻辱。

    “你只需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天纵的耐心已经达到了极限,出口的话语也就更显淡漠。

    听了这话,墨绝只觉神魂被人突然紧紧揪住了一般,有着比死还难受的窒息之感。“我愿意!”这三个字也不自觉的脱口而出。而也在这三个字出口的瞬间,神魂的窒息感也随之消失无踪。

    “愿意就好。”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天纵不再理会墨绝的反应,径直将神识延伸至墨绝的灵魂最深处,搜索着他与罗卡夫相连的契约之线。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