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大禁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谁?”倒塌的石门,稚嫩莫名的嗓音,使得震惊过后的罗卡夫厉喝出声。这里除了他自己,没人可以进来!

    “哇……主人,这里面还有新鲜的食物!”显然,罗卡夫的话并没有引起门口之人的注意。反而在罗卡夫话落的瞬间,那道稚嫩的嗓音有着寻到了宝藏般的惊喜。

    见来人不回答自己的话,罗卡夫虽仍旧没有从血池中起,但是一双狠的老眼满是谨慎,“到底是谁?”

    “看来人老了记的确不是很好,才几天不见就忘记我是谁了吗?”这一次,响起了一道虽然同样稚嫩,但却满是淡漠的嗓音。

    “是你……”听到这不是很熟但却仿若刻入了灵魂的淡漠嗓音,罗卡夫满眼的不可置信,“北辰天纵!”

    “主人,原来这老头认识你啊?”随着再次响起的稚嫩嗓音,只见小圆球晃悠着圆滚滚的躯飘进了满是血腥味的半圆形石室。一双幽蓝色的大眼睛透过困住幻的那座七芒星血池看向对面的罗卡夫,满眼的好奇。

    “圣兽?”罗卡夫看到小圆球的出现,眼里的震惊和不可置信满溢:北辰家明明只有一头圣兽冰龙,什么时候又多出了这样一只看不出等级的圣兽了?

    “圣兽?”小圆球晃了晃小脑袋,回头看向缓缓走进的天纵,满眼不解,“主人,圣兽是什么?”

    然而,走进石室的天纵并没有回答小圆球的话,只是伸手摸了摸小圆球的脑袋,就将目光放在了石室中,淡漠的银灰眼眸有着骇人的寒,“没想到你为堂堂七大家之首哈得斯家族的老祖,竟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事……”

    想起在那甬长石阶上看到的一切,饶是淡漠如天纵,心里也不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意:皑皑白骨、累累腐尸,从老到少、由男到女几乎上百具,横七八竖的堆在石阶两旁。而那些尸骨,皆是血尽而亡。可是这还不算!因为死了,毕竟灵魂还可以进入幽冥转世投胎。可是那条甬长的石阶墙壁上,都被人刻上了缚魂咒。就算人死,魂魄也无法离开那条深邃的石阶。而这也就导致了那条石阶从头到尾几乎都积满了冲天的怨气。如果不是因为小圆球先天纵一步进入那条石阶将幽魂吞噬了个干净,或许现在的她,还在烦恼着怎么处理那些怨气深沉的幽魂。可是……

    “上古伏魔阵外加能量转换阵……罗卡夫,看来为了得到魔族的力量,你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弱强食的道理她不是不懂,可她不明白,仅仅是为了得到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就不惜以伤害别人为代价吗?

    天纵的话让罗卡夫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寒,明明还是上次看到过的全系一级大魔法师,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个让他感到危险的小女孩似乎变得比上次更厉害了。况且,小小年纪的她竟然还认识失传已久的上古伏魔阵,以及流传在亡灵法师之间的能量转换阵……还能够一眼认出被他所囚之人即为魔族!罗卡夫看向天纵的眼神已经有了疯狂的狠戾:这一次,她必须死!否则,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天下人知晓。

    被困在七芒星血池中央的幻,对于一个小小的人族女孩的出现,心里也没来由的划过一丝心惊。不为别的,只因那个小女孩出现的同时,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体里已经剩余不多的本源能量出现了挣扎的迹象。要知道,至他被伏魔阵所锢后,体内的本源能量也似被锢了般,不管他如何催动,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可是这一次,只是因为那个人族女孩的出现,体内的本源能量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般,奋力抵抗着伏魔阵法启动之时所侵入体中的七系元素之力。就像是不愿被人看低,急于得到认可一般……

    此时,如果罗卡夫的注意力没有完全放在天纵上,一定会发现被伏魔阵困住的幻全被一层紫灰色的能量包裹着,虽然极淡,可却足以抵挡血池中带着七系元素能量的血液的侵蚀。而幻如困兽般的痛苦吼叫,也早在天纵踏入石室的那一刻就已经消失。不过现在,罗卡夫满心满眼都想着要让天纵死,所以也就没有心去在意那么多。虽然看向对面的天纵,视线要越过将幻困住的血池。

    “哗啦!”罗卡夫因为天纵的话,终于从那方小小的血池中一跃而出,“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还有这般见识……不过,既然你今天自动送上了门,那么你也就留在此处和这些孩子作伴好了……”说着,还不忘甩出一颗水球冲去了他满暗红色的血液。

    “锵!”在罗卡夫话落的瞬间,一根镶嵌着水系圣兽魔核的精美魔杖出现在了罗卡夫的手中,魔杖的底部与石室的地面击出沉重的声响。而罗卡夫沉的脸,也随着魔杖的出现变得庄严和慎重,“世间最纯净的水精灵呀,请聚集到吾的边,以水神的意志以吾之名,命令汝等听命与吾。召集强大的魔力,混合着光明的力量,对抗邪恶的意志,净化污垢的心灵,让光明重返大地,让心灵得到洗涤,解救被黑暗围困的生灵,粉碎黑暗的野心……”

    随着罗卡夫虔诚的乞求,浓浓的水系元素疯狂的向着他手中的魔杖汹涌而去,带着毁天灭地之势。

    听着罗卡夫急速却清晰的语调,血池中被困住的幻,心突地提到了嗓子眼。他一向就不喜欢这些卑微的人族,更何况现在还处在被人族囚的地步。对于人族之间的争斗,他应该很愿意看他们狗咬狗才是。可看着对面那一淡漠的小女孩,心里总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不能让她出事!不能让她出事!

    幻挣扎着想起,可因为伏魔阵的功效还在,再加上被困这两年体内的能量几乎已经被罗卡夫抽了个彻底。现在的他,就连说一句话都显得吃力无比,更遑论挣脱锁住他的铁链?“快逃!这是水系大咒……”无奈中,幻只得拼命朝着对面从始至终都是一脸淡漠的天纵大喊。将幻整个穿体锁住的铁索,也随着他的挣扎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如催命符。

    “噗……这还水系大咒?”天纵还没有说什么,已经蹲回天纵肩头的小圆球笑出了声。不过那清脆的笑声,却有着深深的不悦。不为别的,只因小圆球心里没来由的讨厌一切对他主人不利的存在。就连刚才一进石室就对绑在七根石柱上的孩童露出的贪婪眼神,此时也早已消失无踪:食物多得是,但是主人他不许任何人冒犯!

    “妄想伤害主人?既然你不想活,我就成全你!”笑过之后,稚嫩的嗓音蓦然一片暗沉。也在小圆球话落的刹那,‘咻’的一声朝着还在继续念着咒语的罗卡夫快速飞去。而每靠近罗卡夫一点,小圆球小小的体就如一个气球般不停的胀大,“吼……”恐怖的兽鸣伴随着一团恐怖的幽蓝色能量团直冲罗卡夫而去。

    然而,就在幽蓝色的能量团直冲罗卡夫飞去的瞬间,足球场般大小的石室左侧,迅速的飞出了罗卡夫的契约兽墨蛟——墨绝。只见墨绝在飞出的同时,一道比幽蓝色能量团更加巨大的水柱也随之迎了上去。

    “轰隆……”水柱撞上幽蓝色的能量团,发出了震天巨响。整个半圆形的石室也随着它们的相撞不停颤抖,“啪嗒!”“咕咚……”石室的顶上,纷纷扬扬的掉下了许多细小的石块,砸进罗卡夫后的那方小血池,泛起一阵阵血红的涟漪。

    “咻咻……”因为两方能量的相撞,七系能量所组成的七芒星光圈也发出了阵阵响声。

    “区区蝼蚁,也妄图阻止本王吗?”

    稚嫩的语调,熟悉的语气,让仍旧一脸淡漠的天纵心里一紧:暝醒了吗?可是当神识扫过明显怒了的小圆球,天纵银灰色的眸划过一丝失望:这语气……哪怕是现在的暝只有一丝意识存在于外,为最远古时期的凶兽之尊,依然不容人冒犯!可是……

    天纵看了一眼双眼无神、没有丝毫反应的墨绝,再次将视线放到依然念着兀长咒语的罗卡夫上时,眸中的冰寒满溢,“大咒?如果你的咒语中途被打断会怎样?”

    在幻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天纵小小的躯蓦的动了,而在她形移动的同时,一层银灰色的光芒以眼可见的速度再次覆盖在了天纵的全

    还在皱眉念着咒语的罗卡夫,看到这一幕更是满眼的惊惧。那颗并没有因为小圆球的攻击而有丝毫波动的心,此时竟没来由的一阵躁动。口中快要完结的咒语,也有着一瞬的停顿。但是在他停顿的刹那,魔力的反噬瞬间袭向他的体内,让他不得不拼命稳住心神继续念着未完成的咒语。心里只盼着墨绝能挡住那个快速靠近的小女孩,哪怕能抵挡个十秒钟就可以。然而……

    “碰!”一秒钟的时间都还不到,墨绝已经被快速靠近的天纵随手挥向了石室的一角。

    “呃?”幻呆了,小圆球傻了:主人的动作怎么这么快?(这个小女孩是谁?)

    “我说过会覆灭你哈得斯家族,今天就先由你开始。你看可好?”天纵轻轻落在罗卡夫的面前,淡漠的语气听不出丝毫绪。

    罗卡夫听到这话,眼眸一阵紧缩,念咒的语速竟也因为天纵的话语不觉的加快了几分,仿若是被入绝境激发出了体的潜能一般,“……水神的力量降临吾,以契约之名,展现神的力量——水雾灭……”

    “都问你咒语被中途打断会如何了,竟然还要急着将咒语完成……”

    眼看浓浓的水系能量就要在罗卡夫最后两个字完成之时击向天纵,可随着天纵语含不耐的淡漠嗓音,“砰!”罗卡夫直接被天纵的本源能量击中,瞬间横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他后的石室墙壁上。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