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洗髓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至梦露以一千万紫晶币的天价拍下那颗圣兽魔核,大会又陆陆续续的拍卖出了四件商品。但是很显然,每个人的兴趣都不在这些平常难得一见的拍卖品上。他们,都在等着最后那件压轴之物。而就在司仪小姐三十五万金币将一株幽冥草拍出之后,她望了望一脸兴趣缺缺的众人,终于带着些激动的口吻高声道:“好了,让众位等久了!现在开始拍卖本次大会的最后三件压轴商品,他们是……”说着,司仪小姐故意吊人胃口一般顿住了。

    而也就在司仪小姐顿住的瞬间,众人轰然一声议论开了。

    “三件?不是说今晚压轴之物只有那件传说中的东西嘛?怎么现在变成了三件?”

    “就是,不是说只有一件吗?现在怎么变成了三件?”

    “快点拿出来看看!到底另外两见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和传说中的雷神权杖相提并论?”不知道是谁直接将众人不愿提及的雷神权杖之名堂而皇之的高声喊了出来。不过,群激昂的众人现在已顾不得这么多。反而在这人话落的瞬间,尽皆高声嚷道:“就是,快点拿出来我们见识见识!”

    “快点拿出来……”……

    二楼雅阁中的七大家族之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也都满眼深沉的看向拍卖会高台。

    三楼与天纵所在房间遥遥相对的一间贵宾房,也在一阵哗啦声后掀开了窗户,就连那层遮住外人窥视视线的深色窗帘也在此时被收拢到了窗户的两旁。而里面赫然坐着莱斯帝国的王子洛迪和须发斑白的公爵大人奥查·豪尔特。不过对于他们,众人看都懒得看一眼。毕竟莱斯帝都就是王权的集中地,如果今晚没有属于王权之人的代表出现,那么众人才会觉得奇怪。

    司仪小姐见众人的绪高涨,也就不在故意吊大家胃口了,高声道:“这第一件,大家都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雷神权杖。而这第二件,虽然不能和雷神权杖相比,但也是大陆上少见的一把上品圣器。至于第三件,它是属于三品丹药中的……”

    “三品丹药?你们有没有搞错,如果是上品圣器那被做为压轴之物出现是理所当然。可是区区三品丹药,你们怎么也可以把它算入压轴之物的行列?”

    司仪小姐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一脸憨厚、材高大魁梧的中年汉子就已经大嗓门的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此时有佣兵工会的高层人士在场,绝对会认出这个汉子就是佣兵工会神龙见首不见尾兼最喜欢玩神秘和失踪的会长大人维尔·克拉贝特。不过很显然,对于这个一脸憨厚、除却高大魁梧的材没有一丝亮点的维尔会长,就连七大家族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识得他。可你别看这维尔一脸憨厚之态就以为他好欺负。谁人不知,佣兵工会会长,一个处在十根手指之列的玄帝强者,他的老练精明,就连一向以老狐狸自居的莱斯魔学院院长都对其是甘拜下风。而他的年龄,也根本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样。可这些,莱斯大陆上的人虽然知晓,但是却不会和现在大厅中的这个一脸憨厚的中年汉子联系在一起。毕竟谁会想到,这可以和王权相娉美的佣兵工会会长大人,竟然宁愿挤在吵杂的大厅也不愿呆在舒适的贵宾房?

    显然的,此时的众人也的确并没有想太多,反而因为维尔的话都是一脸赞同的表

    被打断了话语的司仪小姐一呆,看了一眼人高马大矗立在人群中的维尔,心中不自觉的一凉:这人不简单!这是司仪小姐看了一眼维尔后的最后评语。

    “这虽然是三品丹药,但却是古书上记载失传已久的三品洗髓丹……”司仪小姐看了看众人,缓缓的说到。

    “洗髓丹?”疑惑不解的声音。

    “洗髓丹!?”不可置信的惊异声。

    “是的,洗髓丹!”司仪小姐点点头,肯定到。对于他们的惊讶,她也有过。就在少主派人传话说压轴之物还要增加两件时,她的惊异更胜过这些人。毕竟这些人对于雷神的权杖多少还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做为聚宝斋的人,她却清楚的知道,这雷神权杖十之**就是真的。可是少主的一句话,却让她怎么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和雷神权杖一同排入压轴物品之列。但当她看到那两件物品时,她就知道,摈除那件圣器不算,光是洗髓丹一样,就必定掀起一番不比雷神权杖弱多少的议论和质疑。

    司仪小姐有些头疼的抬头望了一眼天纵他们所在的房间,她明显感觉到那里已经人去屋空。而这,也让笑得甜美可人的司仪小姐不觉的出现了一丝抽搐:少主每来一次,就总代表着麻烦也会增多一次!可他,却总是拍拍股就闪人,到最后苦的还是他们自己!

    “不会有假?”未等二楼中同样满脸惊疑的七大家族之人开口,维尔再次大嗓门的抢先问到,憨厚的脸孔一片实诚。只是瞄到司仪小姐瞟向三楼的视线,眼中闪过一丝深思和兴味:风头正盛的天纵煞星与聚宝斋的少主?再加上先前那道隐隐传出的声音……卓一翁?这组合,有点意思!不过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这洗髓丹。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天下大局,必定会再次掀起一场风暴!

    而威尔此时的想法,也正是那些对洗髓丹有所了解之人的想法。现在的他们,几乎都快忘了最初来这里的目的。毕竟就算雷神权杖是真,可能真正掌控这雷神之物的人又有几个?但这洗髓丹就不一样了……

    “知道你们心中会有疑惑。虽然我们已经验过它的真伪,但是今天就破例当着大家的面重新检验一次。”司仪小姐见大多数人都一副急于知道洗髓丹真伪的表,满脸早知如此的表

    就在司仪小姐话落之后,聚宝斋资历最深的老鉴定师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托盘走上拍卖台,轻轻将托盘放在拍卖台正中间的石台上。而那个托盘里,五个白玉小瓶整齐划一的并排着。

    “众位,因为这洗髓丹总共五十粒,所以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我们决定将它分五次拍卖,而这每个小瓶中皆有十粒……”托盘刚被老鉴定师放下,司仪小姐再次开口。

    不过,司仪小姐话音未完,大厅中一个明显知道洗髓丹为何物的男子沉不住气的朝着司仪小姐嚷道:“你不是说要当场检验真伪?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你就说怎么个检验法吧?”

    “就是,快点当场检验给我们看看……”

    “别废话了,快点检验!”

    “快点检验,我们要知道这洗髓丹到底是真是假……”……

    一时间,男子的话引起了大多数心急之人的共鸣。不过,这其中却也掺杂着许多一脸疑惑的人。只见他们小小声声的问着周边一脸心急的人,“洗髓丹到底是什么?”

    二楼北辰家所在的房间、姬野家所在的房间、巫家所在的房间,几乎也同时响起了这满是疑惑的声音。

    “洗髓丹是什么丹药?”瑾玉看着拍卖台的方向喃喃自语,可的娃娃脸一片不解。

    “爷爷,洗髓丹是什么?”俏可人的巫璇儿一脸疑惑。

    “父亲,洗髓丹有什么用?”终于将细长的桃花眼从漂亮少女上挪开的姬野青阳显得心不在焉。

    姬野家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斜瞟了一眼姬野青阳,巫家家主巫玄子宠溺的看了一眼巫璇儿,北辰家的两位长老满眼复杂的对视一眼,开口说出了同样的话语:“洗髓丹,洗髓易筋,废材变天才!”

    “嘶……”不管是这三个天才级的小辈,还是大厅中由旁之人口中听到相同答案的人,都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洗髓易筋?废材变天才?这根本就是一个逆天的存在!

    “好了,安静!”就在众人急于知道洗髓丹真伪而吵嚷不休的当口,有着一级玄王修为的老鉴定师一瞬威压外放,得被锢了修为的众人不自觉的噤了声。

    老鉴定师看了一眼安静下来的众人,随即开口,“老夫知道,就凭我们的一面之词,很难取得大家的信任。而这最简便的鉴定之法……”老鉴定师顿了顿,回头向着站立在一旁的侍者招手:“熙儿,来,到爷爷这来!”

    侍立在一旁的侍者听到这话,轻轻的侧,他的后露出了一个长相可但是却一脸涩生生的男孩。

    叫熙儿的男孩看了看老鉴定师,再畏畏缩缩的望了一眼黑压压的人头,终于还是唯唯诺诺的迈着小腿向老鉴定师走去。

    “来,熙儿别怕!有爷爷在呢!”老鉴定师拉过熙儿的手,摸了摸他小小的脑袋,一脸的心疼。

    “查尔斯大人,您是要让熙儿……”一旁的司仪小姐看着老鉴定师边一脸涩生生的熙儿,漂亮的眼中有着浓浓的吃惊:熙儿可是查尔斯大人唯一的亲人了,查尔斯大人把熙儿叫上台,难道是想让熙儿来试药?可这药毕竟已经失传了很久,虽然能够肯定它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可信度,但是也不应该拿自己的亲人来冒险啊?如果有个万一……

    “是的,老夫要赌一赌!”虽然司仪小姐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老鉴定师却清楚的明白她想说什么。“熙儿,那个姐姐给你的糖豆有吃吗?”老鉴定师没有再看司仪小姐一眼,反而摸着熙儿的头担心的问到。就算他愿意赌,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这唯一的孙子不再被人骂做废物,他也不愿冒这个险。不过……想起那个一银灰滟华的小娃娃,不知为何,他,相信她!而老鉴定师的这一赌,也直接为莱斯大陆赌来一个惊世天才。当然,这是后话。

    一脸涩涩的熙儿还不清楚自己的爷爷为什么要叫自己到这来,可是听到自己爷爷的询问,虽然还是有点唯唯诺诺的样子,但还是乖巧的回道:“熙儿吃了!”

    “吃了就好!吃了就好!”老鉴定师似放心了一般,摸着熙儿的小脑袋连连重复了两个好。随即抬头看向从熙儿出现或不解或恍然大悟的众人,沉声道:“洗髓丹,洗髓易筋,废材也能变天才!既然大家想要验证洗髓丹的真伪,那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一个不能修炼之人来亲体验。而老夫这孙子,从出生起就被判定无法修习任何一种功法,因此,老夫把他叫来当场试给各位看!”

    嘿嘿……那啥……亲们想知道天纵、卓老、雪逍遥三人去哪了吗?那么请看下回分解!(某影笑得险——)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