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你是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聚宝斋后堂的鉴定室

    “对了,老师。你不是说没有炼制丹药?怎么到这鉴定室来了?”心中的事一放下,雪逍遥有意无意的瞟向卓老手上的储物戒,玫红嘴角的那抹坏笑竟透出一点贼贼的味道,“是不是捡到什么宝贝了?”

    “什么宝贝?”卓老反的捂住储物戒。可随之又觉得不妥,有些尴尬的咳了咳,“今天不是老夫有东西要拍卖,而是小丫头要拍卖东西……”说着,噌噌的蹭到天纵边,一双老眼贼亮贼亮的,“小丫头,这就是刚才老夫给你说的那个雪家小子,也是这聚宝斋的少主,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出来让他帮你拍卖。”

    “小丫头?”雪逍遥有些好奇的来到刚才卓老的位置坐下,斜靠在椅背上,用右手支撑着下巴坏坏的道:“老师,你这又是拐带了哪家的孩子啊?难道就不怕人家的父母上门找麻烦?”一双如夜空般璀璨的褐色眼眸更是满眼兴味的看着天纵:刚才他还不觉得,现在仔细看来,他竟看不透老师口中的小丫头的修为?难道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丫头?可为什么要整个裹在披风中?怕见人?

    “什么拐带不拐带?死小子,你一天不损你师傅会死?”听了他的话,卓老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炸毛,“告诉你,别想着打这丫头的主意,她还小,不是你这花花大少可以沾惹的……而且她现在是老夫的!”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脸兴味的雪逍遥。

    听了他的话,天纵淡漠的眸快速的闪过一丝抽搐。而一脸放不羁的雪逍遥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无所谓表,仍旧满脸兴味的看着一淡漠、不言不语的天纵,心里寻思着:怎么她都不说话?是哑巴吗?怪不得会被老师拐骗到这里来!想着,看向天纵的兴味眼神竟然有着几分同……还有一丝邪恶。很显然,此时的他根本没将卓老那句‘是小丫头要拍卖东西’的话放在心里。

    看雪逍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卓老紧张了,低头对着天纵就是一阵嘀咕:“小丫头,你别被他给迷惑了。他就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每天不用那副人模狗样的面孔去勾引女人他心里就不舒服……”

    雪逍遥不羁的坏笑僵住了。你说既然要损他就选个他不在场的时候吧!现在当着他的面就开始嘀咕起来了?还扶不上墙的烂泥?还人模狗样?真以为他小声的嘀咕别人就真的傻得听不见?

    “咳咳……老师,我最近好像并没有得罪你吧?”至于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将他损成这样?

    卓老斜瞟了一眼雪逍遥,老眼中有些恨恨的味道,“小丫头,你是不知道,他就是一个无耻的小贼,老夫很多丹药都被他偷蒙拐骗的夺了去……”咬牙切齿的声音已不再是小小声的嘀咕。

    “呃……”雪逍遥一呆,随即眼中划过一丝好笑,“老师,你说我是小贼?那么……教出了我这个小贼的老师,是不是就应该被称之为老贼?”

    “你小子皮痒了?”听了这话,卓老立刻跳脚,“老夫什么时候教过你偷蒙拐骗的本事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自从老夫收你为徒以来,你在老夫这拐了多少丹药?你拐也就算了,但是你却三不五时的溜进老夫家里,一声不响的就将老夫药园中的草药搜刮一空……”卓老越说越气,到最后干脆一步跨到雪逍遥的面前,指着他咆哮出声,“说你是小贼还是轻的,你的行为根本就和强盗没什么区别!”咆哮完后,像是有些气喘一般,将指着雪逍遥的右手收回轻拍着自己的膛。

    一直低头淡漠不语的天纵,被这样的卓老吓了一跳,终于侧头向卓老的方向看去,银灰的眼眸有着一丝不明。

    雪逍遥则是看着有些微喘的卓老,伸手揉了揉被咆哮声震得嗡嗡直响的耳朵,嘟囔道:“我这还不是跟您老学的……”好听的磁嗓音带着点点委屈,不过唇边那抹招牌似的坏笑却更浓了几分,带着丝丝的恶趣味:他最喜欢看老师跳脚的样子!

    “你说什么?”卓老森森的盯着雪逍遥,大有一副雪逍遥敢再说一遍就要他好看的架势。

    “咳咳……学生没说什么……”雪逍遥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尖。虽然老师的修为被结界锢了,但是发起火来的老师还是很恐怖的,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低调点好。

    “真的没说什么?”卓老的状似不经意的开口到,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绪。

    “呃?”对于这样的卓老,雪逍遥的心打起了鼓,有些不自然的侧头避开了卓老的视线:这些本来就是跟老师学的嘛!可是每次一说到这个,老师就变得阳怪气的。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一定会倒霉的被修理。唉……玄士和玄王可是隔着一条很深的鸿沟!

    正当雪逍遥还在心中感叹时,侧转的视线不经意撞进了一汪泛着银灰光芒的寒泉中。就在那一刻,雪逍遥只觉得自己的心神整个被困在了那一片银灰的光芒中,怎么也无法从中挣脱出来。只能呆呆的盯着那汪银灰色的寒泉,任它渐渐侵染他的整个灵魂。一滴清泪,也在不知不觉间沿着那张白玉般的绝美脸庞滴落……

    “你是谁?”好听的磁嗓音染上了不明的颤抖。

    天纵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雪逍遥,轻轻的蹙眉,眼中有些莫明。

    盯着雪逍遥的卓老看到这样的雪逍遥,心中一滞,“小子,你怎么了?”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天纵淡漠的瞟了一眼卓老:怎么,我像鬼?卓老立刻紧张的讨好道:没有没有,小丫头长得倾国倾城,怎么会和鬼扯上关系?老夫纯粹是口误,口误……)

    然而,雪逍遥像是失了魂一般,仍旧呆呆的盯着天纵。

    卓老见状急了,伸手推着雪逍遥的体唤道:“小子……雪家小子……”一双老眼也在同一时刻不解的看向天纵: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历?

    察觉到卓老的视线,天纵也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并没有言语。只是回头看到脸庞挂着泪、仍旧出神看着自己的雪逍遥,眉皱的更紧了。他明显是陷在了什么梦魇中……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陷在了哪一段记忆中?但她并没有关于这样一个人的记忆,也在他上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熟悉。对于和自己无关的人、事,她可没那个心思来深究!(正在雪逍遥体内努力成长的某只悲催了:主人,你怎么可以把我当成是无关紧要的人?呜呜——影笑着冒出头:小小凤,你主人在莱斯的记忆还被封着捏,她目前还想不起来你滴!)

    “啪!”卓老焦急的呼喊声中,突兀的插进了一道清脆的巴掌声。

    “呃?”看了一眼扬着小手的天纵,卓老再侧头看了一眼雪逍遥白玉脸庞上清晰印着的巴掌印,突地僵住了。

    此时,正盯着天纵出神的雪逍遥只觉脸颊一阵刺痛,瞬间清醒了过来。眨了眨有些迷茫的眼睛,不解的看向对面还扬着小手的小女娃:精致绝伦的小脸蛋,小巧翘的琼鼻,粉红如樱的双唇,几缕调皮的银灰长发从帽檐中倾泻而出……而那双罕见的银灰色淡漠双眸……

    看到那双淡漠的眼眸,雪逍遥又是一阵恍惚,脑海中也随之传来一丝痛楚,像是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从中挣脱出来一般。

    “怎么,还没醒?”看着又出现了恍惚神色的雪逍遥,天纵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他们这一出接着一出的要到什么时候?她来这里可不是来看他们续师徒分的……更不是来让别人从她上寻找记忆的!

    一句简简单单的淡漠话语,却让出现了恍惚神色的雪逍遥只觉心神一紧,整个人为之一怔,“你是谁?”摸了摸刺痛的脸颊,恢复了清明神色的漂亮眼眸有着不可置信: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他的脸!看了一眼又要将手挥向他的天纵,雪逍遥又有些纠结:他应该没招惹这个小丫头吧?她为何要抽他?而且连她什么时候下的手他都没有感觉?

    “这是什么……”看着手指上的透明液体,还没等到天纵回答的雪逍遥满是惊愕。

    才因为天纵淡漠的话语回过神来的卓老,老眼中有些抽搐:感这小子是忘记了刚才的事?

    “小子,你……你……”卓老看看一脸惊愕的雪逍遥,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心里怀疑着他的这个学生是不是人格分裂?问了小丫头两次‘你是谁’,可前后的感觉确实千差万别。如果让他来形容,那么第一个流着眼泪问着的‘你是谁’明显有着眷恋、害怕和喜悦的意味;第二个‘你是谁’却让他觉得这小子明显是因为丫头抽了他而有着不敢置信和一丝恼怒……这前后的千差万别,再加上此时看到自己的泪水那副见了鬼的表?这无一不在告诉他,他这个学生不是脑筋不正常,就是拥有双重人格。

    显然,对于雪逍遥前后不一的反应,天纵也有些困惑,但她抱着不想沾上麻烦的心态,并没有深究。听着拍卖会上模模糊糊的叫价声,意念一动,隔在她和雪逍遥中间的那张方桌上,立刻多出了一个大大的玉瓶。

    “呃?”雪逍遥和卓老看到突兀出现的玉瓶,皆是一呆,也随之忘记了自己正纠结无解的问题。

    “小丫头,这是什么?”卓老有些疑惑的看着桌上的玉瓶。

    “洗髓丹。”瞟了一眼卓老和雪逍遥好奇的目光,天纵淡淡的回到。

    “洗髓丹?”这次,还没等卓老开口,雪逍遥就已经抢先出声。

    天纵没有理会雪逍遥疑惑的语气,而是看着桌上的玉瓶轻轻蹙眉:她对钱的概念不是很在意,可为了避免麻烦,她已经决定要离开北辰家。但是要离开,首先就是钱的问题……这也是她来聚宝斋的原因。

    “再加上这个。”天纵淡漠的话音一落,桌面上立刻多出了一把萦绕着白色光芒的长剑,那白色的光芒,比流云剑上的光芒浓上了好几倍。

    “这是……”

    “上品圣器?”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