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针对北辰家而来的权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已经送去了拍卖会上?卓老深思着,既然拍卖这么贵重的东西,两天……根本不够将这消息散播出去……他们这么做又是何意?

    看来一眼雪逍遥,卓老开口问道:“知道对方是谁吗?”

    “对方很神秘!”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透露出了雪逍遥的无奈。

    “两天的时间,根本无法将大陆上有实力的人集中起来……他们就不担心这拍卖出去的价格?”卓老不解的问到。

    “他们似乎并不担心……”而这一点却也正是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同时也让他闻到一股谋的味道。但是,做为聚宝斋的少主,他又找不出理由拒绝。“而且他们也只要求将这消息散布给帝都的人知道。”

    “只要求让帝都的人知道?”卓老沉默了一会儿,“六天后就是七大家族的交流大会,帝都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七大家的人……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喃喃的语调,像是问雪逍遥,又像是自问。

    七大家族的交流大会?听到这,天纵心思一动,可一瞬又恢复了淡然:这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雪逍遥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沉思中的卓老听到这个回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雪逍遥,“什么是或不是?你这什么回答?”

    此时,雪逍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玫红的薄唇又挂上了那抹不羁的坏笑,“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他们进了我这聚宝斋,就别想在我的地盘搞鬼!”

    “咳咳……”听了雪逍遥有些狂妄的话语,卓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就是设下了一个破结界……你就这么狂妄?”

    “老师,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自信懂吗?”雪逍遥摸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褐色的眼眸有着几分调笑。

    “你……”卓老看着这样的雪逍遥,很是无语。

    然而,天纵听了他们的话,心里却没来由的出现了一丝不安。结界?她当然知道是什么。从踏入聚宝斋开始,所有的魔法修为就像被什么锢了一般。而当她的神识扫过其他人,也如她一般,不管是修魔还是修玄,甚至是普通的武者,所有的修为都被锢着无法调动分毫。唯一可以解释这一状况的,就只有这聚宝斋被可以锢修为的结界包裹着。

    当然,她的魔法修为虽然被锢了,但是本源之力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撼动分毫。而整个聚宝斋,除了她以外,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只有聚宝斋的人和穿梭与聚宝斋的侍从们,他们的上,似乎佩戴了不受结界影响的东西。

    只是这结界……据说在拍卖会开始到结束的这段时间,里面的人既不可以出去,外面的人也不可以进来。为何她总觉得这拍卖雷神权杖的人就是冲着这结界的效果而来?

    其实,天纵并没有猜错,这雷神的权杖,就是冲着这聚宝斋的结界而来。而它最终的目的,针对的却是整个北辰家。

    “云飞,你确定要在今晚动手?”北辰家长老堂内,传出了三长老凌啸威不再温和的声音,“其他五个家族的人基本都来了帝都,恐怕这一动手,我们不一定会有胜算……”

    长老堂中,双腿交叠坐着的四长老闻人云飞轻轻的转着左手上的骷髅指环,眼中意味不明,“呵呵……三哥,你怎么变得这么胆小?”带着邪气息的话语有着淡淡的嘲讽,特别是在叫到三哥两个字时,一双邪的眸更是快速的闪过一抹森寒:经过今晚,这种子是不是就该回到原点了?不过他似乎有点舍不得啊?

    背着双手站在窗边的凌啸威,听到这话一滞,“不是我变得胆小,只是……”

    “只是什么?害怕其他几个家族联手对付本王?”没等凌啸威说完,闻人云飞就接过了他的话尾,邪的语调透出了浓浓的死亡气息。“你以为今天晚上聚宝斋的拍卖会是为哪般?”

    “雷神权杖是你送去的?”听了这话,凌啸威嚯的转过,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怀疑本王的能力?”斜瞟了一眼凌啸威,邪的语调淡淡的。虽然是‘它’命人送去的,可只要他愿意,那几个所谓七大家族的老家伙,他还不放在眼里。只是……可能会惊动光明神那些猎犬!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它’竟然会为了这个北辰家将雷神权杖送出去?这北辰家到底有什么让‘它’这般执着?闻人云飞淡淡的看着手上的骷髅戒指,邪的双眸有着点点深思。已经向‘它’保证一月之后就拿下北辰家,为何‘它’还这般急迫?

    听到这话的凌啸威却是一怔,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鬼王阁下,我不是怀疑您的能力……”叫了将近三年的云飞,他都快忘记了对面男子的真正份!他,并不是他凌啸威可以得罪的对象!

    凌啸威抬眸谨慎小心的快速看了一眼坐着的闻人云飞,神不由的有些恍惚。外人只知这闻人云飞是他所救,最后因其黑暗系大魔导师的实力在短短两年之内就坐上了北辰家长老的位置。但,又有谁知,这表面上的事实,只是蒙蔽世人双眼的烟幕?凌啸威有些苦涩的闭上了双眼,思绪也不由得回到了三年前……

    闻人云飞,死亡之塔的鬼王。三年前的一天夜里突然找到自己说要合作,条件随他开。而闻人云飞的唯一条件就是北辰府以后归他所有。对于死亡之塔,凌啸威自己也不是很了解,只是传闻里面所收容的人大多是黑暗系的魔法师和一些亡命之徒,但更多的却是世人万分憎恶的亡灵法师。

    关于死亡之塔的存在,没人说得清楚其来历。它似乎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存在,而它基本都不现于世。唯有时不时与光明神发生的冲撞,才让世人突然记起还有这么一股堪称邪恶的势力存在。曾经,光明神也联合大陆上一些颇具实力的人对其进行围剿,但是却连死亡之塔的所在地都没有发现。仿佛它都是凭空出现,然后凭空消失了一般。

    当初,闻人云飞找上他时,他也犹豫过、挣扎过。毕竟对于这样一个神秘邪恶的存在,连光明神都无可奈何,他,又如何肯定对方到最后不是让他当替死鬼?可看着琪儿一天不如一天的精神状态,他……只能拼一次!

    须臾,当凌啸威再次睁开双眼时,里面的苦涩不再。

    “鬼王阁下,那些人会相信雷神权杖的存在吗?”就算凌啸威已经下定决心拼一次,可还是有着担心。雷神权杖,传说中的存在!如果没人相信,那么今晚……看了一眼仍旧端坐着的闻人云飞,双眼闪过一丝复杂。虽然他是鬼王,但是双拳难敌四掌的道理他应该不会不知道!

    “信?”斜瞟了一眼凌啸威,闻人云飞嗤笑出声,“如果不信,怎么会连北辰家的两个老狐狸都赶去凑闹了?”

    “大哥和二哥?”听了这话,凌啸威一滞。的确,就算抱着怀疑的态度,对于这传闻中的东西,还是非常的吸引人!

    大哥?二哥?闻人云飞听到这称呼,邪的双眼升起浓浓的嘲讽。都已经要毁了别人的整个家族了,竟然还叫得出口?只是……没想到那个小丫头也会跑去凑闹……想到此,闻人云飞的眸闪过一丝不明的光,“那个丫头的改变这么大,本王怎么看你们反而觉得那是理所当然?”如果要说变故……那么最大的变故,一定是在那个可以将他们一掌拍飞的小丫头上!而他,总觉得那天令所有人不自觉臣服的气息,也和这北辰家的丫头有关……

    “那个丫头?”闻人云飞突然的转移话题,使得凌啸威有些疑惑。可也只是一瞬就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眼中不自觉的升起了狠戾和一丝凝重,“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那个女人?”闻人云飞转着骷髅指环的手一顿,终于抬眸看向凌啸威,邪的眼中透出‘我很感兴趣’的神色。

    凌啸威看了看闻人云飞,有些犹豫。

    “怎么,不能说?”闻人云飞将手放在椅把上,轻轻的敲击着,“还是说……不能告诉本王?”邪的语调有些意味深长。

    凌啸威只觉浑一寒,有些紧张的辩解道:“鬼王阁下,您不要误会!只是……”

    “鬼王,塔主今晚会来。”凌啸威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呆板机械的嘶哑嗓音突兀的打断了他的话。一股浓雾,也随着这道嘶哑的嗓音慢慢的出现在长老堂内,带着令人作呕的腐气息。

    须臾,浓雾散去。一个人影……更确切的说是一具**的尸体诡异的站立在了凌啸威的旁,一张**得辨不清容貌的恐怖脸庞上,有着一双泛着诡异幽光的眼睛。

    它的出现,使得凌啸威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随后像躲瘟疫一般,形一动,瞬间远离了窗口的位置。

    闻人云飞也是满脸嫌恶的看着它,更在它出现的那一刻就屏蔽了自己的嗅觉。‘它’明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东西,怎么这次却偏偏派这鬼东西来传话?

    “知道了知道了……快点给本王滚回去!”闻人云飞嫌恶的挥手,仿若驱赶一般。

    他的话一落,那具诡异的腐尸如来时一般,化为了一股浓雾消失无踪。

    然而,腐尸消失后,闻人云飞还是满脸嫌恶的在鼻端挥着手,像是那股令人作呕的气息还遗留在鼻端一般。只是那双透着邪气息的漂亮眼眸,却满是深思。‘它’为了这北辰家竟然要亲自前来?三年都等了,为何这一次却急迫得让他觉得心惊?不过……就是不知道‘它’和那个丫头对上会怎么样?虽然他隐藏了大半的实力,但是可以将他轻易一掌拍飞的小丫头……他,真的有点期待当‘它’对上她之后的结果……

    但是,闻人云飞却绝对想不到,那个结果竟会让他惊得一个跄踉跌倒在地。当然,这是后话呐!(影对着电脑险的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