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关于始乱终弃(2)(已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砰!”就在天纵的话音刚落,书房右边的窗户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卓老灰色的影由破碎的窗户飞而入,带着浓浓的哀怨之气,“忘恩负义的丫头,你说不用管谁?有种再给老夫说一遍……”炯炯有神的苍老眼眸,狠命的瞪着淡漠的坐在书桌前的天纵。

    “卓老,纵儿在看书,您别打扰她。”北辰毅上前一步拦住那道不停向天纵靠近的灰色影,虽然用的是敬语,但却不难听出里面极力压抑着的不悦。别以为拿丹药救了他就可以来和他抢女儿!淡紫色的眸有着沉,况且救了自己的又不只是他……

    “北辰小子,别忘了是谁救的你……”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北辰毅,还有那双紫眸中的沉,一下子就激怒了卓老,“更别忘了你已经不是那个魔导士强者,老夫现在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你。”苍老的声音有着狂妄。果然不愧是父女,都一样的忘恩负义……只是扫向书桌前那连头都没抬一下的银灰影,苍老的眼睛染上了浓浓的哀怨之色。为了这丫头,他可是又得罪了那个老怪物!

    听了卓老的话,北辰毅的沉更胜了几分,但还是开口道:“卓老,很谢谢您救了我。但是您这样每天到我府中扰我的女儿,这应该不是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该做的事……”因为识海受损的原因,他的确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魔导士强者,但是要和他抢女儿?想都别想!

    “谁说老夫德高望重了?”收回看着天纵的视线,卓老有些无赖的反问道,“还有扰一词又该从何说起?”他这是扰吗?不过就是对那个小娃娃很感兴趣而已……至于像是挖了他北辰家祖坟的沉样子?

    “你……”看着一脸无赖的卓老,北辰毅气结。是谁说这个无耻的老头德高望重的?这无耻的样子,和传闻中那个卓一翁是一个人吗?扰一词从何说起……那从他醒来就天天在他府中响起的声音是怎么一回事?刚才那大喊着始乱终弃的是谁?

    “你什么你?”斜了一眼气结的北辰毅,卓老觉得心中畅快无比。敢阻止他卓一翁……气死活该!苍老的眼眸中闪过如孩童一般的得色。

    “我……”

    “老夫怎么样?”苍老的眼闪过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快意。世人的看法,在他的眼中什么都不是!他一向都随惯了。

    “青岚……”北辰毅彻底怒了。这老头,真的以为不能把他怎么样吗?

    还傻站在门口的管家,听到青岚二字,像是触电般抖了一下,急切的上前插在北辰毅和卓老之间,拉住北辰毅的手臂道:“老爷,卓老,你们这是干什么?”他只不过走了一会神,怎么家主就要召唤青岚了?要知道,这青岚,几乎成了大家心中的忌。而他们北辰家,经过这件事之后,已经是心俱疲!这万一要是真伤着了卓老,那他们北辰家又会多出炼丹师公会这样一个比之哈得斯家更强的敌人。

    然而……空气波动中,一冰蓝色的青岚冷冷的瞟了一眼愤怒的北辰毅和一脸得意的卓老之后,摇晃着冰蓝色的小小龙,咻的一声朝着天纵飞去。只是当看到天纵左肩上幽蓝色的小圆球,不自觉的悸缩了一下,朝着天纵飞去的动作也突的顿在了原地,不敢再靠近一步。

    小圆球懒懒的瞟了一眼青岚,随即就睁着幽蓝色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纠缠在一起的三人,偶尔用毛茸茸的脑袋蹭蹭专心看书的天纵,好不惬意。

    “管家,你别管。我今天非将这无耻的老头轰出北辰府不可!”北辰毅用力挣脱了管家的手,子也随之一个踉跄。

    “老爷,你……”北辰洪说着再次伸手扶住北辰毅。

    “北辰洪,你一边去……”卓老也怒了,一挥手就将北辰洪推得一个踉跄,“小子,你以为老夫稀罕来你这破烂的北辰家?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小丫头,你就是请人来抬老夫,老夫也绝不会踏入你北辰家一步!”愤怒的语调掷地有声。

    “你……”

    “你什么你?你以为你这北辰家是香饽饽?还想轰老夫出去?哼……”卓老冷哼一声,随即语调一转:“有本事你就亲自动手试试,别动不动就把自己的契约兽叫出来,也不嫌丢人!”瞟了一眼旁边似乎看着什么出神的冰蓝色小龙,苍老的眸闪过谨慎和狡黠:他这老腰可经不起一头十星圣兽的摧残!

    “好……很好……”北辰毅听了卓老的话,冷冷的笑到,“真以为我没有将你轰出去的能力吗……那我们今天就来试试!”他的话音一落,一阵铮铮的轰鸣声也随之响起。

    “老爷,不可以!”北辰洪赶紧扑上前一把抓住北辰毅,苍老的声音中满是慌乱。他就不明白为何一向冰冷严厉的老爷、还有这一向德高望重的卓老,为何一碰到天纵小姐的事就会像两个孩子一般相互掐起来,谁也不让谁。

    “管家,你放手……”然而这一次,不论北辰毅如何用力,都没能挣开北辰洪抓着他的手。

    瞟了一眼北辰洪,再将视线移到北辰毅手中那把铮铮轰鸣的长剑,卓老开口道:“以为拿出流云老夫就怕你了吗?要不是丫头将你这流云收着,看你现在还拿什么出来现?”话语中极尽讥讽之能事,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

    他就弄不明白了,看小丫头一淡漠不近人的样子,怎么就会出手救北辰毅呢?父女亲?可她说过她并不是北辰心儿……瞟向埋首与书桌前的天纵,卓老眼中有着一丝恍惚。

    原来,早在天纵醒来的那一天,卓老就开门见山的言明他有办法修复北辰毅和绿竹的识海,不过条件就是天纵必须告诉卓老她是谁。但是,在他从老怪物那里把药拿回来之后,得到的答案却让他气得吐血。镜头回放:一风尘仆仆赶回的卓老,眼巴巴的盯着天纵:“丫头,药我偷……咳咳……拿回来了,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淡漠坐着的天纵像是没有察觉到他话中的不妥,淡淡的接过卓老递过来的药瓶,“我的确不是北辰心儿,我是北辰天纵。”说完就淡漠的转离去。唯留下卓老呆愣在原地,任冷风呼呼的吹过那仿若石化了一般的体……

    想到此,卓老满是哀怨的盯着天纵,像是已经忘了他面前还站着一个拿着剑要将他轰出北辰府的北辰毅。

    以他的精明,在见到这个小丫头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怀疑她的份了。而当她将他们一掌拍飞之后,再加上她救了那个明显已经没有存活希望的北辰毅,这个想法他就更加确定。要知道,当初应北辰倾炎所求救北辰心儿之时,他就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一遍北辰心儿的体。那具体,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废材体。而天纵……他不仅看不透她的修为,而且在她昏倒期间,除了用药师最原始的把脉治疗法,他的神识竟然一分一毫也不能进入她的体!

    如果一个白痴只是单纯的变聪明了这还容易让人接受,但是突然之间有了可以将多个大魔导师一掌拍飞的能力?不仅是他,可能连北辰家的人都已经起了疑心吧?可让他奇怪的是,这北辰家的人仿佛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还将这当成是理所当然一般?

    其实他哪里知道,不是北辰府的人没有怀疑,完全是因为那个人给他们留下的映像太过深刻。现在天纵这一变化,他们都当成了是她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终于激发出了自潜在的能力。毕竟有那样一个母亲,怎么可能会生下一个蠢笨的孩子?而对于这一点,至从北辰毅醒来知道发生的一切后,更是这样认为。当然,这要除去那被灵儿狠狠揉捏过的青岚……他可不会有他们这种想法,不过很明显他并不会告诉他们,包括北辰毅他也没有透露分毫。而这一切,不仅卓老不知道,就连天纵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不过……对于这个卓老早就知道天纵不是北辰心儿的答案,无论怎么想他都觉得憋屈。所以这几天他才会一直缠着天纵,希望能从中出一些他想知道的答案。但是天纵不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要不就是躲得不见人影……而他,似乎还被整个北辰家当成了瘟神一般,每个见到他的人都躲得远远地。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越想越气不过,“要打就快点打,老夫没有这么多时间和你们耗!”瞟了一眼拉拉扯扯的北辰毅和管家,卓老出口的声音已经都是怒火。

    “管家,放手!”听了这话,北辰毅已是满脸的沉。如果再不放手,他就不再管是不是会伤到他了!

    不过北辰洪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然固执的抓着他的手臂没有丝毫撒手的意思。

    “你……”看到固执的北辰洪,北辰毅有些气结。是不是他现在没有修为了,连他都能不将他的话放在眼里?

    “啪!”此时,天纵终于没有心思再将书继续看下去,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啪的一声将书合上,“你们闹够没有?”淡漠的语气没有丝毫绪起伏。

    三人听到此话俱是一僵。

    “纵儿……”北辰毅不知所措的回,看着天纵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小丫头,这可不是我在闹……”瞟了一眼僵住的北辰毅,卓老眼中有着几分幸灾乐祸。但是接触到那双淡漠瞟向他的银灰眼眸,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尖道:“小丫头,这次我来可是有事要告诉你的!”说着委屈的看了一眼天纵,“今天晚上帝都有一场拍卖会,我就想着或许你会感兴趣。这不就巴巴的跑来找你了……”

    拍卖会?听了卓老的话,天纵心里闪过恍然。她的确对这很感兴趣!七天了,她也该出去验验这两天以来的成果……

    汗哒哒!亲们,对不起,上次把草稿文当正文传错了……偶认错!好在及时发现,对不起额……亲们,大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