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灵魂血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小妹……你醒醒啊?”瑾玉轻轻的晃着天纵的体,眼中不停的啪嗒啪嗒掉着泪。看着并没有因为他的话或是动作有些微动静的天纵,瑾玉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也就并没有心思理会房中多出来的冰蓝色小龙——青岚,而对于青岚的问话,更是毫无所觉一般。一双不停掉着眼泪的双眸,满是固执的盯着怀中之人,像是觉得这样做她就能在下一秒睁开眼睛。

    见瑾玉只是不停的的掉泪却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青岚有些不耐了。如果不是感觉到天纵似乎有点在意这个小子,他早就向对待风和影他们一样对待他了。现在这小子不仅不回答他,尽然还像个孩子一般不停的掉泪,难道真以为他是那个魂体状态的小男孩?而就在此时,青岚却瞟到天纵左手食指上本来平凡无奇的戒指发出了淡淡银灰色的光泽,心神不一阵。那感觉,太像那诡异的空间中那个魂体状态的小男孩给他的感觉。难道……那个空间就是这枚戒指中的空间?可没听说过什么储物戒会有那如真实世界一般的巨大空间啊?不过,随着戒指上面的银灰光芒越来越盛,一股让人心寒的气息也随着传来。

    青岚没有心思再多想什么,咻的一声,那拟态的小躯几乎贴到了瑾玉的脸上,“天纵小姐到底怎么了?”说着这话,冰蓝色的眼睛还不停的飘着那散发着银灰光芒的戒指。而令他惊奇的是,他的这句话一出口,那枚正不停散发着银灰光芒的戒指,竟然忽的一顿,似乎正竖着耳朵等着瑾玉的答案一般。

    其实,此刻那枚戒指……正确说来是戒中的灵儿,的确是睁着哭红的双眼竖着耳朵想要知道天纵究竟是怎么了。

    原来,就在青岚出现将风和影轰飞出去没多久之后,天纵就将北辰毅体内的最后一丝灰黑物质拔了出来。但因将众人拍飞而引起了识海中的本源之力四窜于经脉之中,又因风和影的争斗使得她本就受损的经脉再次受到波及。到最后,她只得勉强将所有经脉中乱窜的本源之力、连同多出来的魔族本源之力,囫囵吞枣一般一股脑将其入识海内。也因为这突然冲入识海的能量,使得她心神一个不稳,接着只觉眼前一黑,体不受控制的软倒在了沿上。

    然而,她这一昏倒,却急坏了瑾玉和魂戒中的灵儿。不管瑾玉如何呼喊,或是灵儿在天纵神识中不停响起的哽咽童音,都换不来天纵的一丝回应。不过,此时的天纵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对于瑾玉和灵儿的声音,甚至是青岚的声音,她都有听到,只是那仿若来至灵魂的疲累让她无力开口。

    “你们让开,老夫来看看……”恍惚中,天纵耳边响起一道苍老嗓音。随之,天纵只觉得右手腕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握住,“放心,没什么大碍!只是经脉受损……”再后来那道苍老的声音到底说了什么,她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神识中却清晰的传来一道喜极而泣的稚嫩童音。而她的心神也随之一松,意识陷入了一片真正的黑暗之中。不过在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天纵心里升起了必须培养出只属于自己的势力的念头。因为经过这两天发生的事,她明白了双手难敌四掌的道理,而这个道理,在累世的轮回中她早已明白。只是,在得到了最初的记忆之后,她……似乎变得自大了起来……

    “尊……我终于找到你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还陷在黑暗中的天纵,耳旁传来了一道悠远而悲伤的声音,这让她莫名的感到一阵心酸。“啪嗒!”随之,天纵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脸上,发出啪嗒的清脆响声。而那声音,幽幽的传入了她的灵魂深处,使得灵魂一阵刺痛。谁?是谁在说话?此时的天纵,很想睁开眼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为何这声音让她感到莫名的熟悉……也让她莫名的心疼。

    “尊,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幅样子……”满是令人心碎的悲伤嗓音继续在天纵的耳旁响起,“你怎么可以让自己如此狼狈?”喃喃的低语仿若近在耳畔,带着一丝质问,带着丝丝悲伤,带着丝丝苍凉……还有着浓浓的心疼。随之,天纵只觉得像是处雨幕之中一般,滴滴冰凉的液体不停的滴落在双颊之上、额头之上、还有双眉之间。

    “对不起,尊!我不是故意要弄脏你的脸……”朦胧之中,那道满是悲伤的声音有着慌张和无措。紧接着,天纵就觉得脸上传来了如羽毛般轻柔的抚触。那轻柔的抚触,显得小心翼翼而又带着一丝慌乱无措,竟让她觉得莫名的心酸。

    没一会儿,那道悲伤声音又再次悠悠的响起,“可是……尊,没你的子……你可知我是怎么过来的?”深邃而忧伤的声音有着令人心碎的哽咽,“千年……万年……十万年……我几乎找遍了所有的空间位面……但是,每次一无所获的绝望……那种痛入灵魂的绝望……尊,你可知道?”喃喃的轻语,已不再是单纯的悲伤,陷在一片昏暗中的天纵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只知道,那喃喃的声音像是飘进了她的灵魂一般。此时,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在她的灵魂之上划下了一道道清晰而又深邃的伤口。那伤口,带着不可抑制的痛,一遍一遍的侵蚀着她的灵魂……

    “不过,好在找到你了……”喃喃的轻语,像是带着重生之后的巨大喜悦,“尊……从今以后,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再将我赶离你的旁……”依然是喃喃的轻语,里面更是带着漫不经心一般的语调。可……不知为何,天纵却从里面听出了让她心惊的决绝之意!

    紧接着,天纵只觉得脖颈处传来一阵剧痛,一道深邃而悠远的威严声音随之响起,带着丝丝霸道邪肆的气息,“吾,诞于远古洪荒之王者——饕餮暝,愿抛弃王者之尊,接受汝血之洗礼,献上吾最真之魂,与汝缔结灵魂之约。至今尔后,汝生吾生,汝亡以吾之真魂相换。”

    听着耳旁像是从远古传来的深幽声音,处在一片昏暗中的天纵一阵惊愕。这……远古的灵魂血契!饕餮……暝……谁?为何会感觉这般熟悉?就在天纵为这声音而不停与黑暗抗拒着想睁开眼睛之时,一股带着霸道的强悍之力瞬间席卷了她渐渐清醒的心神,朝着她的识海狠狠的撞去……神魂中那被封印着的能量团狠狠的撞去……

    “唔……”疼!随着那力道,天纵感觉到整个体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的疼。

    “尊,忍忍……忍忍就好了……”像是感觉到了她神魂之中的痛楚,她的耳旁又响起了那道声音,里面满是心疼和自责,“你现在的体太弱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不被自己的本源之力所吞噬……所以…。尊,忍忍就会好了……忍忍……”那道声音在天纵耳旁渐渐的变得虚弱模糊起来。

    随着那道渐渐变得模糊的声音,天纵的痛也正慢慢的减轻。可她的疑惑却越来越盛,忍忍?是谁?为什么要她忍?

    就在此时,天纵神魂中那被封印这能量团却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挣扎着跑出来一般。终于,随着那股挣扎之力越来越强烈,包裹在能量团外面的金色薄膜也渐渐的出现了透明之色。

    “哧……”像是气球泄气一般,淡淡的白色光芒从金色的薄膜上慢慢的渗漏了出来。而金色的薄膜的在白色光芒渗漏的那一刻,像是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瞬间亮起耀眼的金光,将那些还要向外涌动的白色光芒牢牢的包裹在内,不让它们再越雷池一步。不过对于那些已经渗透出去了的白光芒,金色薄膜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一窝蜂的向着天纵的意识冲去……

    “好!愿赌服输……本尊今天就跟你走!可你最好祈祷能永远压制住本尊,不然……本尊势必将今天的耻辱一并还给你……”一片死寂的幽蓝色空间中,一个一慵懒魅惑的绝代男子狂妄的宣誓。

    “你是谁?为何要阻我?”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古战场中,一个一嗜血气息的邪魅男子满脸蚀骨的寒。

    “你这冷血怪物,凭什么阻止本尊进食?本尊很饿你知不知道……”尸横遍野、毫无生气的天地中,慵懒魅惑的绝代男子浑缠满了银灰色的光线,一双幽蓝色的深邃眼眸邪肆而诡异。

    “为什么不能杀人?”一嗜血气息的邪魅男子手握一把滴着鲜血的长剑,血瞳中一片冰寒无

    “神尊永生?一群虚伪的蝼蚁……”庄严的大上,慵懒魅惑的绝代男子懒懒的靠着墙,发出淡淡的嗤笑声。“狐狸,你说这些虚伪的话她怎么就没听厌烦呢?”轻轻歪着头的绝代男子魅惑而邪肆。

    “她根本就没在意。”一嗜血气息的邪魅男子抱着长剑,冰冷无的血瞳没有一丝波澜。

    ……

    “吾——暝……”

    “吾——血煞……”

    “愿抛弃王者之尊,接受汝血之洗礼,献上吾最真之魂,与汝缔结灵魂之约。至今尔后,汝生吾生,汝亡以吾之真魂相换。”

    汝生吾生,汝亡以吾之真魂相换……

    一幕幕陌生而又熟悉的景不停的涌入天纵的意识,最后定格在那不停回的誓言之下……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