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瑾玉想要变强的心(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哎呦……我的老腰……这丫头下手就不知道轻一点吗?哎呦呦……疼死了……”人头济济但却静溢诡异的院中,一道苍老的哀怨声突兀的响起,其间还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此时,只见承天阁主卧外面的莲池中,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满狼狈的浸泡在池水里,满脸的哀怨。而与他同时浸在池水中的还有一个青色短发的俊美少年,只是少年的脸上却是满目的惊愕之色。

    “小娃娃,你还能动吗?能动就过来扶老夫一把,老夫的腰好像闪到了……”池中的老者揉着腰,对着一旁惊愕之状的少年说道。而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红润的苍老容貌,还有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如老小孩一般的子,除了同样被天纵一掌拍飞的卓老以外,再别无他人。至于他旁边一脸惊愕如失了魂一般的俊美少年,也是和卓老一样被天纵同时拍飞的洛迪·赫斯提亚。不过此刻的他明显没有因为卓老的话而有所回神的迹象。

    同样的,人头济济但是却诡异静溢的院中,北辰家主母凌媚琪砸在距离院门口三步之遥的地方,她的下是碎裂的大理石台阶;管家北辰洪倒在不远处的青石地面上,他下的青石地面有着丝丝裂纹;北辰家大长老北辰明和四长老闻人云飞,则倒在莲池旁边一片枝干尽断的紫竹中。而最惨的要数北辰家的三长老凌啸威和二长老北辰中石,此刻的他们,半个子都被埋在一片垮塌的院墙碎石之中,还真有一点半截子已经入土的意味。但是,除了本来就眼神稍嫌呆滞的凌媚琪之外,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惊骇表

    就在此时,那些被突然从主卧中飞出的人影所惊呆到的众人,也因为卓老的话终于回过了神。一时间,本来陷入了诡异静溢的院子,充斥着一片不敢置信的惊呼声和慌乱无序的脚步声。

    然而,此刻北辰毅的卧房中,除了那一地的狼藉,也只剩一片诡异的静溢。“小……小妹……”或许是因为门外传来的吵闹声惊醒了里面那个一脸呆愣的白衣少年——北辰瑾玉,瞟了一眼空的房间和那一地的狼藉,呐呐的清润嗓音带着几分不可置信。这不是真的吧?小妹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大长老他们就全都飞出去了?而且还都完全是从房门口飞出去的?看了看到房门的曲折路径,漂亮的黑眸中呆愣更胜。

    “咳咳……”但是,回答他的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小妹,你怎么了?”因这剧烈的咳嗽声回过神来的瑾玉,焦急的上前一步扶住坐在沿掩嘴咳着的天纵,稍嫌苍白的娃娃脸上满是担忧。

    听此,天纵有些疲累的抬眸看了一眼瑾玉,银灰色的眸有着复杂。对于其他人,她可以一掌将其拍飞甚或毫不犹豫的将其抹杀,但是对于北辰瑾玉……“咳咳……”体内不停翻涌的气血,再次让她忍不住咳出声来。这,也让一旁的瑾玉更加担忧。

    “小妹,你到底怎么了?”轻拍着天纵瘦小的背,希望以此能减轻她咳嗽的症状。那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的剧烈咳嗽声,让他心惊胆颤。

    怎么了?天纵拼命压抑着体内不停翻腾的气血,银灰色的眸有着丝丝痛楚。因为将屋中众人拍飞,她几乎调用了识海内大半的本源能量。但她似乎忘记了,少了七色元素能量团的束缚,一次调用如此大的能量所带来的后果……感受着体内经脉撕裂般的痛楚,银灰色的眸有着苦涩之意:这具体根本就无法承受自己本源能量的霸道气息!不过……若不是他们硬赖在房中不肯离去,自己又何须如此?

    听着外面的吵杂声,然后瞟了一眼满地狼藉的房间,天纵眼中有着森寒,“看戏看够了就滚出去守在门口,如果在没有我的许可之下放进来一个人……那么你们也别活了。”稍嫌虚弱的稚嫩嗓音带着浓浓的沙哑,却有着别人无可抗拒的威严气息。

    本来还满眼担忧、轻拍天纵背部的瑾玉,因她这话一呆,“小妹,你在和谁说话?”看着视线明显不在自己上的天纵,北辰瑾玉有着不解,但同时也有着谨慎。因为他相信天纵不会平白无故说出这样一句话,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屋中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其他人!想到这一点,一双漂亮的黑眸凌冽的扫视着屋中的每一个角落,但却一无所获。

    “怎么,还要我来请你们?”没有理会北辰瑾玉,天纵侧头看着死灰之色越来越重的北辰毅,沙哑虚弱的嗓音意味不明。

    天纵的话音一落,一阵轻微的空气波动之后,两个黑衣男子诡异的出现在了房中,在离三米开外的地方站定。

    看到突兀出现的两人,瑾玉有一瞬的呆滞。质问的话也不经意脱口而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不在这里又该在什么地方?”男子反问的话语中透着一丝虚弱,只是语调中咄咄人的意味却浓烈得呛人。

    “你……”听到此话,瑾玉有些语塞。是啊!他们本来就是父亲的人,不出现在这里又能在哪里?没错,这两人正是在那场战斗中被罗卡夫的威压而直接得昏迷的风和影。发出这咄咄人语调的则是满脸晦涩的风,而影盯着沿坐着的天纵并没有言语,只是一张刚毅的俊脸上满是复杂。

    “我什么我?”瞟了一眼语塞的瑾玉,风眼角的梅花刻痕透着一丝森寒,“你现在质疑的对象应该是将你父亲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说着,一双眼眸满是森寒的盯着沿坐着的天纵,“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字一顿的话语有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听了此话,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眼中有着一丝复杂。瑾玉更是急忙向一旁移了一步,将天纵整个挡在了自己的后,厉声道:“你想做什么?”

    “我做什么?呵呵……”轻笑着的风透着一丝森,“可以轻易将四位长老拍飞的她,我这区区两级的大魔导师能对她做什么?”淡淡的反问语调有着浓浓的恨意。

    看了一眼挡在天纵面前的瑾玉,风眼中的恨意更浓。如果没有看到她将四位长老连同其他人一起拍飞的一幕,他或许并不会有这么弄的恨意。但是……看了一眼上躺着的一脸死灰之色的北辰毅,将视线再次落到瑾玉上的风,浑透着一丝彻骨的寒。既然她有能力将四位长老一次拍飞,那么救下毅又有何难?想起被隐卫找到带回的他们,醒来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毅重伤危在旦夕的消息……那时的震惊慌乱,与刚才所看到的一幕所产生的愤怒,此时已经一股脑的淹没了风的理智和判断。他现在只清楚的知道,北辰瑾玉后明显对毅见死不救的人,根本就不配出现在这间房内!

    感觉到风上透出的阵阵寒意,瑾玉紧紧的抿着唇,漂亮的黑眸满是戒备的盯着对面的风,并不怎么坚实的得笔直。一旁的影则是看了一眼满森寒的风,眼中闪过一抹深沉。显然,对于风话中之意,影心里也有着同样的疑惑。

    此时,被瑾玉挡在后的天纵,瞟到那得笔直的躯,银灰的眸闪过一丝暖意。不过……察觉到那森寒的气息,天纵的眸快速的闪过一丝暗沉。看来她的确是被自己最初的记忆所束缚了,竟然忘了现在自己所处的立场?能量被封的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所有人都畏惧害怕、高高在上的人。现在的她,虽然有着可以和大魔导士相抗衡的力量。但是,却每时每刻都有被自己的本源之力所吞噬的危险。

    看了一眼北辰毅露着的膛上慢慢延伸着的银灰光线,银灰色的眸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要吵滚出去吵……”淡漠的虚弱嗓音不认真听几乎听不出到底说的是什么。

    “小妹……”听到这几不可闻的虚弱嗓音,瑾玉再也顾不得其他,急忙担忧的转。可是他转所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呆怔原地,满脸惊愕。

    原来,此时的天纵正引导着筋脉中四处乱窜的本源能量,依照她拔除青岚伤口中魔族本源能量的方法,缓缓的将北辰毅上游走着的灰黑色物质包裹住,再将它们慢慢拔除。不过这次所消耗的精神力却比上次还多,毕竟一些灰黑色能量已经深入到了北辰毅的经脉之中。而这也让天纵不得不将自己的本源能量深入到他的经脉中去捕捉那些能量。再加上她刚才拍飞众人的举动,使得乱窜的本源能量伤了自经脉。此刻的她,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