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听天由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怎么,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天纵来到那条长坑边缘的中间位置站定,瞟了一眼跪在地上满眼惊惧的罗卡夫,随后再瞟了一眼满脸惊愕的盯着她的北辰毅,口气淡漠清冷。“不用管我,该杀人的就杀,想自杀的也继续,就当我完全不存在。”依然淡漠清冷的语气,可是没了刚才那隐含的威严,仿佛是绪得到了平复一般。但那双银灰色眼眸中的暗沉却更深了几分,仿若是正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纵……儿……”此时,回过神来的北辰毅有点艰涩的开口唤道。这样的天纵让他感到害怕!想起刚才那满是寒意和怒气的稚嫩嗓音,还有那令人不由自主臣服的威严,淡紫色的眼眸有着苦涩。自杀吗?在纵儿的眼中自己那种行为就是自杀吗?可是就算想自杀,那因为面前之人一句话就如逃命一般的元素能量,也不可能在聚集起来吧?而他也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话语就能简简单单的吓跑那些强大无比的元素能量……或许,它们不是因为那句简单的话语而逃跑,而是因为那仿若来至灵魂、来至远古的威严才会这样吧?他不清楚为何面前这个小人儿会有这仿若天生的强大威严,更不清楚现在的她为何会让他感到害怕,他只知道,现在的天纵似乎很生气,而后果……瞟了一眼那仿若隔绝了一切外界感知、遗世独立的淡漠影,淡紫色眸中的害怕却被心疼和担忧所代替。

    “你……到底是谁?”罗卡夫苍老惊惧的声音也随后响起。盯着天纵的苍老眼眸,里面满是复杂的神色。她到底是谁?那仿若来至上位者的威严,仿若与生俱来的威严,仿若刻入了灵魂的威严,令人不由得屈膝臣服。它不同于强者的威压,只是强硬的压制别人的行动,令人心生恐惧的来至体上的臣服。它……是令人来至灵魂心甘愿的臣服,不可违逆的臣服!

    然而,天纵像是没听到两人的声音一般,兀自站在原地,并没有给出一丝回应。只是那双暗沉的银灰色眼眸,瞟到北辰毅眼中的心疼和担忧,有了一丝回暖的迹象。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就算用上本源能量也不一定能战胜罗卡夫。而他之所以会狼狈的跪倒在地,只是因为自己神魂中那从最初的虚无世界就与生俱来的威严。至于威压……以现在这具体的实力,再加上自己才解封的那微乎其微的本源力量,根本就对魔导士以上的强者起不到丝毫作用。不过对于罗卡夫的反应,天纵还是有着一丝吃惊。她没想到那被自己刻意收敛起来的气息,会令罗卡夫到现在都还是一副站不起的样子……侧头瞟向罗卡夫的银灰眸中带着一抹深思,还有一抹森寒。

    然而,天纵所不知道的是,面对她这与生俱来的威严,换做是各位面的天尊或是古神界真正的强者,都会不由自主的低下高傲的头颅臣服其中,更何况是其他人?至于帝都那些一直观望着这场争斗的人,此时也纷纷狼狈的跪倒在地。特别是那些自诩修为高而浮在空中的人,现在都一副狗啃泥的姿势摔倒在地,眼中有着不可置信和深深的惊惧:今天这到底是得罪哪位大神了?

    看到对他不理不睬的天纵,罗卡夫嚯的一声站起,完全忘了刚才自己是因为什么才跪倒在地,满是怒火的开口问道:“老夫问你到底是谁?”盯着天纵的眼中有着探究。但是,回答他的却是转向着深坑底部走去的淡漠背影。

    “你……”

    “北辰天纵,覆灭哈得斯家族之人。”就在罗卡夫因为得不到回答而再次开口之时,一道淡漠清冷的稚嫩嗓音突兀的打断了他的话。只是那话中的意思却让罗卡夫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覆灭他们哈得斯家族的人?本是狂妄的口气,但是却被她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如果是以前有谁说出要覆灭他哈德斯家族这话,他绝对会笑他的不自量力,然后再一个‘绝杀’扔过去先将他灭了。可是现在,罗卡夫对她的话却生不出一丝怀疑之意。那本来已经消失无踪的威严气息,由着那稚嫩的话语,尽然又有了蔓延开来的架势,不过这次却带着彻骨的寒……

    “纵……纵……纵儿……”北辰毅望着来到他边站定的天纵,呐呐的唤道。现在他并没有心思去理会刚才出自面前小人儿那略显狂妄的话语,因为那双盯着他的银灰双眸有着令他害怕的怒意。

    “怎么,不是想自爆吗?不继续了?”随着粉衣人儿蹲下的躯,淡漠得听不出任何绪的稚嫩嗓音让北辰毅一呆。随即勾起一抹苦笑,“我……”

    “叮当!”还没等他说什么,一声轻微的叮当声就在他的耳畔响起。北辰毅侧过头,有些惊愕的看着拿着长剑的天纵。“纵……纵……”支支吾吾半天却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蹲在他旁的天纵淡漠的瞟了一眼有些口吃的北辰毅,就将视线继续集中到手中那把剑尖上。只见那条躺在血泊中的小龙——青岚,被天纵手上的长剑不停翻动着体,而随着剑尖的每次接触,就会发出叮当的清脆响声。

    此时,被剑尖翻来覆去的青岚却悲催了,他不明白为何这位大神会突然将视线放在他上。那一双勉强睁着的冰蓝色眼睛,溢满了痛苦和委屈。可是那本来就虚弱无力的体,因长剑的不停翻动,更是带来深入灵魂的疼,让他心里升起一股恨不得马上死去的想法。

    “想死?”显然,他的想法被一直盯着他的人所看穿。淡漠的瞟了一眼满眼痛苦、浑浸在血水中的青岚,天纵银灰色的眸中有着一丝晦涩,“就算你想死也不行。”淡漠清冷的语调听不出一丝感

    然而,这话却让满眼痛苦的青岚一愕,大大的冰蓝色眼中有着不可置信。至于是对天纵看透了它想死的想法而惊愕,还是对‘你想死也不行’这句话而惊愕,已经没人会去在意。因为在下一秒钟,躺在血泊中的青岚瞬间失去了踪影。

    此刻,本来对天纵的话也有着惊愕之色的北辰毅,忽然看到失去了踪影的青岚,有些呆愣的开口:“纵……纵儿……”一双淡紫色的眸一会看看青岚刚才所待的地方,一会又看看依然拿着剑蹲在原地的天纵,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天纵却是头疼的皱了皱眉,一则是因为北辰毅那呆愣的样子,而另一则……

    “呜呜……主人,你怎么把这么丑的东西丢到灵儿空间里来啊?啊……还是血模糊的一团怪东西……臭死了!臭死灵儿了……主人,快把这团东西弄出去,它把灵儿都染臭了!呜呜……主人,快把它丢出啊……”此时,那如孩童一般的哭闹声不停在天纵的神识中响起。而天纵左手食指上的那枚普通戒指,也随着那声音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微不可察的银灰光芒。

    “灵儿,忘记答应过我什么了吗?”正在哭闹的某只,因为这同样在神识中响起的淡漠声音,哭闹声一瞬间就戛然而止。“主人,对不起!灵儿保证下次再也不会哭了!”可是等待某只的是长久的静默,于是急了,“主人,你别生气!灵儿保证以后真的不再哭了!至于这团血模糊的东西……主人既然将它放在灵儿的空间,那么灵儿会好好照顾它的……所以……主人,别生气好不好?”

    神识中传来的话语,让天纵的眉头皱的更紧。她怎么感觉这保证似乎并不会有效果?不过它都这么说了,也只能暂且这样。瞟了一眼不再闪光的戒指,银灰的眸中有着一丝无奈。“灵儿,我没有生气。不过等会我还会放三个人进来,你看着别让他们出什么事就行。”淡漠清冷的嗓音再次在某只神识中响起。

    “嘎……”还要丢三个人进来?想到自己空间还会多出三个人形物体,某只悲催了。但是这一次它却没有再出声反驳,而是乖乖的道:“主人,放心吧!灵儿保证会看好他们的……”看好他们不准乱碰主人的东西!

    看好他们?她怎么感觉这话有点冷的意味?瞟了一眼左手上的戒指,天纵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论怎么样,自己这小板是扛不动三个人。至于灵儿会怎么看好他们……瞥向明显不能动弹的北辰毅的银灰色眸满是晦涩:另外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放心,它没事。我只是……”天纵正想说明青岚突然消失的原因,可是远处却传来了带着冷气息的苍老声音。“大哥,快点!我感到毅儿的气息就在前面……”二长老北辰中石?听到这个声音,天纵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的神色站起看向声源处。

    此时,两条灰色的影正快速的向着天纵所在的位置靠近,而他们的后,还跟着一大群人。

    “你怎么也在这里?”随着两抹灰色的影落地,其中一个满脸威严的老者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天纵。而他旁边那个有着焦急之色的老者,也是满眼震惊的盯着天纵。

    天纵皱眉看着面前的两个灰色影,眼中满是不耐。“大长老,二长老,你们要盯着我到什么时候?”难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来盯着她看的?

    “我……”

    “天纵小姐?”一阵吵杂的脚步声过后,天纵旁突兀的响起了一道满是吃惊之色的声音。

    “大哥,二哥,你们没事吧?”就在这道声音之后,一黑一白两道影也同时出现在了两个一灰袍的老者左右。两人站定后,也是满脸吃惊的看着天纵。

    都到齐了吗?瞟了一眼围着的众人,银灰色的眸满是晦涩。看来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确刺激到他们了啊!不过,也不至于看不见地上活生生躺着的人吧?

    原来,天纵前面站着的四人正是北辰家的四位长老,她旁一脸吃惊之色的就是北辰家管家北辰洪,至于管家后的一群人……天纵微眯着银灰色的眸子,瞟了一眼那个一黑色绣金魔法师长袍的俊美少年,随即就将目光扫向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突然,人群中一个同样灰色衣袍的老者引起了天纵的注意。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来到这里第一天所见的那个老者——北辰倾炎口中的卓老。

    而处在人群之中的老者——卓老,像是感觉到了那道银灰色的视线,有些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迎着那双银灰色的眸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小丫头,几天不见,你好像不傻……”像是觉得此话不妥一般,轻咳一声掩去了话语中的尴尬,“呵呵…。好像变得更健康了……更健康了!”

    天纵看了一眼面前有些讪讪却精神抖擞的卓老,并没在意他的话,而是向旁边走了几步。此时,她后那一是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北辰毅,随着她向旁边移开的小小躯,突兀的映入了众人的眼帘。同时,人群中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毅儿?”大长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浑是血的北辰毅,苍老的眸中满是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震天的怒吼出自二长老北辰中石的口中。看着浑是血不能动弹的北辰毅,那双稍嫌冷的眼被一片愤怒的红所取代。

    “碰!”膝盖与地面撞击出的巨大声响震得人一阵心慌,“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北辰洪跪在北辰毅的旁,苍老的声音满是哽咽。那双刻满岁月痕迹的手有些颤抖的伸出,可是却不敢去触碰那看起来被鲜血浸透了的体。

    现在才注意到吗?瞟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三人,银灰色的眸竟然有了一丝罕见的讥讽:她可不认为自己这小板就能挡住他们的视线。

    “小丫头?”一旁的卓老可没心思理会那满是血的影,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是这个一淡漠清冷的小女娃。

    但是显然的,他口中的‘小丫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淡漠的瞟了他一眼,就将视线移到了地上的北辰毅上。然而,就是那淡漠的一眼,却让卓老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惊。可随之,那双苍老的眸中兴趣更浓了几分,典型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好奇杀死猫!

    看了一眼天纵视线的集中地,卓老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尖。随后上前一步,一把拉开了北辰洪,“让老夫来瞧瞧吧……”

    北辰洪只觉老眼一花,刚才他所在的位置就被一个灰袍老者所取代。“你要干什……”正待北辰洪想伸手拉开那不停在北辰毅上翻看的手,两大一小三只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大长老看了一眼与他同时出手,现在却又同时撒手的二长老和一旁像是没事人一般的天纵,苍老的眸有着一丝诧异。但是看着那浑是血躺着的人,满是疲惫的开口:“管家,让他看看吧!”

    “可是……”

    “他是卓一翁!”没等管家的反对出口,大长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可也正是因为这一句话,却也引起了周遭众人更大的抽气声。炼丹公会的长老、六品丹药师的卓一翁?

    然而,对于众人的反应,卓老根本就没有理会。此时的他,皱眉看着一是血的北辰毅,眼中有着一丝心惊。“你……”盯着那双淡紫色的眸,卓老有些艰涩的开口。可也只是吐出了一个‘你’字,就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经脉全碎还可以用药物或是光系魔法修复,可是那受损的识海……除非有那个人炼制的复神丹,否者就算他不会因为识海受创而死去,但是以后也只能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早就因为那些突然出现的人回过神来的北辰毅,看着面前有些艰涩的卓老,淡紫色的眸闪过一丝暗淡,可随即就被一抹无悔的坚定神色所取代。他当然清楚他的体状况,不就是经脉全碎、识海受损吗?只要纵儿没事,不论是生是死,他都不会在意。此时,那双淡紫色的眸越过众人定格在了一粉衣的天纵上,里面有着满满的慈和温柔。

    顺着北辰毅的视线,卓老看了一眼一淡漠清冷的天纵,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之后,对着一旁的大长老吩咐道:“找人将他抬回去,碎裂的经脉老夫可以帮忙,外伤你们就去请光明神的牧师。而至于其他的……听天由命吧!”

    “什么叫听天由命?卓老,你给我说清楚……”二长老听了他的话,有些暴怒的一把将卓老拉将起来,“为什么要听天由命?毅儿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失态的二长老,天纵眼中划过不解,地上躺着的北辰毅眼中则升起一股迷雾,而北辰洪和大长老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二,放开卓老!我们先把毅儿带回去再说!”苍老的声音中有着深深的无奈和疲惫。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照我的话去做!”看到还抓着卓老衣领不放的二长老,北辰明怒喝道。随即回过头对着北辰洪吩咐道:“管家,你先去请牧师!”说完也不待北辰洪回答,上前一步小心的抱起北辰毅跨步离去。只是离去前看了一眼对面一直静默不语的罗卡夫,苍老而威严的眸有着担忧和晦涩。

    看到大长老抱着北辰毅离去的背影,二长老一把松开卓老的衣领,快步跟了上去。一旁一直意味不明看着一切的三长老和四长老见此,也都纷纷跨步跟上。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焦急而担忧的虚弱嗓音却阻止了他们离开的脚步,“大长老,还有纵儿……”而这句话也提醒了大长老,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已经有一个小影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大长老回头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原地的天纵,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已经抢先开口:“你们先放心回去吧,老夫会亲自将小丫头平安送回!”此时,卓老盯着那向这边看来的紫色眼眸坚定的保证到。

    “纵儿……”可是显然的,对于他的保证别人并没放在眼里,那双紫眸仍旧坚定的盯着天纵。

    “我马上就回来。”淡漠清冷的稚嫩嗓音依然没有让那双紫眸有收回视线的意思。见此,天纵无奈的皱了皱眉。

    看到那依然固执的看着这边的紫色眼眸,卓老有些恼怒,直直的盯着大长老那满是复杂神色的眼眸,再次开口:“怎么,我卓一翁的保证不值得相信吗?”显然,这话是说给大长老听的。

    而听到这话的大长老眼睛一缩,随即不再管怀中之人的反应,回跨着大步离去。这个大陆上若问什么人不能得罪,那一定就是炼丹师!虽然炼丹师的修为或许不是很强,可是他的丹药却能让众多的强者为他卖命。所以得罪了他们,你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随时要做好亡命天涯的准备。而对于这个如神话般存在的六品丹药师,更没有人敢去试试得罪他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因此,大长老不顾北辰毅的反对,抱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去。一旁因为北辰毅的话而停住脚步的三个长老,也都不明意味的看了一眼天纵和卓老,随即相续抬步离去。风中飘来的就只有北辰毅那担忧虚弱的呼喊声。

    “小丫头,你还想做什么?我陪你!”看着远去的众人,卓老有些厚脸皮的蹭到天纵的边,炯炯有神的苍老眼眸闪闪发光:他对这丫头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不过,他似乎忘了旁边还站着许多看戏的人。此时对于他的厚脸皮都睁大了双眼,有些错愕的盯着蹭到天纵边卓老:这真的是传闻中的卓一翁?

    天纵也是莫名的看了一眼蹭到自己边的卓一翁,有些不适的后退一步拉开了和卓老的距离。而她手上握着的长剑,也在此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天!那是圣器流云……怎么会在这个小女娃手上?”不知是谁惊呼一声,霎时就把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了天纵的右手上,而那灼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的手融化一般。

    天纵瞟了周围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随即将视线移到手中的长剑上,轻轻蹙眉:这剑有这么好?银灰色的眸闪过不耐。眨眼之间,她手中的长剑就失去了踪影。而某只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空间的垃圾哀怨了,可是却不敢出声,以至于那哀怨的浓郁气息,差点没让空间中一条浑是血的小龙直接晕厥过去。当然,对于这一切天纵并不知。她只是再次瞟了一眼众人,迈开短短的小腿就向着神识刚才扫过的地方而去。可当看到已经完全改变了本来面目的破败环境,眉皱得更紧了,银灰的眸也有了一丝恍惚:那丫头和北辰瑾玉应该没事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