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北辰毅重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轰隆……”“碰……”“咣……”……本来随着墨蛟的战败而有着平静之意的帝都,再次被比之前更大的轰隆声和撞击声所充斥。

    一些因为那片刻的安宁想上前查看之人,同样被比之前更大的威压回了原地,更有甚者直接远远的逃离了刚才所处的位置……

    此时,帝都王宫前那片本来空旷的巨大广场上,聚集满了各色各样的人。或站、或坐、或躺……可无一例外的是那如出一辙的满狼藉,还有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粗鲁的咒骂声,痛苦的呻吟声,孩童的啼哭声……随着风飘散在广场的上空,接着飘进王宫、飘进帝都千家万户的耳中。

    王宫中本来空旷的议事厅内,此刻也坐满了年龄各异的人,听到远处传来的房屋倒塌声和轰隆声,眼中满是焦急。还有广场上那些啼哭声,也越来越清晰的传入到议事厅中,惹得厅中众人更是议论纷纷。但是看到王座上那散发着威仪和凌冽之气的王——艾德·赫斯提亚,却没人敢站出来说一句话。终于,其中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看不下去了,‘嚯’的一声站起,满脸焦急的对着王座上的艾德·赫斯提亚说道:“陛下,帝都受损况越来越严重,请您赶快想想办法阻止啊!”

    “是啊,陛下!在这样下去恐怕帝都都会毁于一旦……”

    “陛下,快想想办法吧……”

    “陛下,广场上聚集的伤者也越来越多,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是啊,陛下!您赶紧拿个主意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有了老者做出头鸟,议事厅本来还坐着的人,皆熙熙攘攘的站起了,对着王座上的艾德就是一阵狂轰滥炸。

    看着议事厅中你一言我一语的众人,王座上的艾德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终于受不了的拍桌而起,怒喝道:“够了!”因为这声大喝,议事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艾德瞟了一眼安静下来的众人,有些无奈的坐下,带着些疲累道:“对于这件事……你们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众人听了艾德的询问之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互相对视着,可就是没人说一个字。偌大的议事厅,除了静溢还是静溢……

    艾德皱眉看着静默的众人,再次抬起手揉了揉越来越疼的太阳,不带一丝感的开口:“怎么,都没有话要说?”只是那盯着众人的眼眸中却有着越来越重的怒意。

    “这……”众人只是发出了一个单音,又再次陷入了你看我、我看你的互视之中。而就在这时,议事厅中一个年轻的男子突然站起,恭敬的回道:“陛下,依微臣之见,我们应该立刻派军队前去镇压!”说完,像是觉得他的这个办法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于是带着一丝挑衅和得意的看向一众静默的人。

    然而,众人接受到他带着挑衅和得意的眼神,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向那个年轻男子。就连艾德听了他的话,都想劈开年轻男子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将王宫中最强的骑士团都派出去了,可却传来他们连战斗的边缘都无法靠近的消息,难道派军队去效果会更好?艾德头疼的靠向了椅背,并不理会那个依然站着的年轻男子。

    “陛下……”刚才第一个发言的老者,看着不停揉着太阳的艾德,眼中有些不忍。“依老臣之见,我们应该先去请光明神的牧师来帮忙治疗伤者。至于这场强者之间的争斗……”老者满脸为难的顿了顿,有些支吾的开口:“只能将希望寄托与帝都中那些隐世不出的强者,希望他们之中会有人愿意出手制止……”老者转头看着不停传来巨响的方向,眼神有些飘渺。

    “也只好如此……”艾德语带无奈道。随后坐直躯,正要吩咐侍人照着老者的话去做,但是……

    “陛下,我们为什么只能坐等别人出手帮忙?就算军队无法镇压这场争斗,我们也可以去请北辰家和哈得斯家的人帮忙。毕竟……”年轻男子见艾德没有采纳自己的意见,反而同意了老者的话,有些愤愤的开口。

    “唰!”还没等年轻男子说完,众人带着刺骨寒意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了他上。什么叫请北辰家和哈得斯家帮忙?不知道这相斗的一方就是北辰家家主吗?而另一方虽然还不清楚是谁,但是和哈得斯家族也一定脱不了关系。显然的,被众人的视线看得一愣的年轻男子,的确不知道这场争斗的主角是谁。此时的他,来回看着盯着他的众人,完全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

    其实,这也并不能怪他,毕竟对于这场争斗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其内幕。就连艾德,虽然已经从那声龙啸声中得知相斗的一方有北辰毅,但是对于另一个人,也只是从那些逃离现场的人提及,说是与哈得斯家族有关。至于具体是谁,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而关于这场争斗的原因,那些逃离出来的人更是三缄其口,没有一个人愿意透露半个字。

    看着一脸茫然不解的年轻男子,艾德满眼的不耐。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随后将视线移向了议事厅外,那双溢满担忧的眸,有着一丝飘忽。“奥查公爵,就照你刚才所说的吩咐人去办吧……”低沉的语调中掩不住满满的疲累之色。瞟了一眼众人,艾德轻轻皱眉,“你们也都散了去做你们应做之事吧!”说完,也不看众人的反应,站起头也不回的率先离开了议事厅:他要亲自去广场看看!

    此时,王宫门口那偌大的广场上,已经是人满为患。大家都用恐惧和担忧的目光,注视着远方那漫天弥漫的烟尘。听着那接连不断的轰隆声和房屋的倒塌声,众人心中是又惧又恨。他们弄不明白到底是遇到哪位煞星了,竟然招来了这如灭顶一般的灾难……而在广场上的这一群人中,却夹杂着几个知道这一切起源的人,他们都是这场争斗发生的最初见证人。他们从没想过,只是因为一小块低级魔核,竟然就会引来这一场强者之间的争斗。他们更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一淡漠清冷的粉衣女娃,不仅是北辰家的小姐,竟然还是北辰家家主不惜以得罪哈得斯家族为代价也要保全的人。想起那个一银灰光华的小人儿,几双同样盯着烟尘漫天的方向的眼眸,里面有着惊惧和复杂:她根本就是一个不能招惹的煞星!

    然而,我们的天纵,还并不知道她已经成为了别人心中那个不能招惹的煞星。此时的她,正专注的盯着远处相斗的两人。虽然漫天的尘土模糊了视线,但是凭借着她无人可比的强大神识,尘土围绕之中的况她却是了然于心。

    看着里面那明显越来越迟缓的冰蓝色影,天纵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在她看来,本来凭借着北辰毅为八级武王的实力,还有与青岚铠化后暴涨到七级魔导士的修为,战胜罗卡夫是不太可能,但是却极有可能和他战成平手。毕竟罗卡夫虽然已经有一级大魔导士的修为,可也只是踏入大魔导士行列不久的一级大魔导士,修为还并不稳定。再加上魔法师的体本就不如武师的强健,移动速度也就稍嫌迟缓,所以对于他的攻击,北辰毅总能适时的避开。但是随着北辰毅越来越迟缓的移动,他已经多次被罗卡夫的水系魔法所击中。感觉到北辰毅因被水系魔法所击中而不断消失的元素能量,尘雾中那双银灰色的眸更显朦胧。

    “绝杀!”终于,随着一道暗哑沉的苍老声音响起之后,那冰蓝色的影直接被疯狂旋转的巨大水柱狠狠的击中。一时间,巨大的轰隆声不绝于耳,里面还掺杂着噌噌的刀剑摩擦声,有着刺骨般的寒意。

    “你以为仗着自己魔武双休的修为和一条区区的十星圣兽就能胜过老夫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轰隆声过后,在一片哗啦的物体倒塌声中,苍老的声音满满的都是狂妄和狠之色……

    随着渐渐落地的漫天尘埃,一条硕大的深坑也在尘雾中渐渐清晰。只见那条深坑由罗卡夫三米开外的地方,由浅及深的延伸出去近百米。坑的两旁,完全是被硬挤压出来的泥土,它们也沿着那条深坑,高高地累积成了两道松散的土墙。周围房屋倒塌声的震动中,松散的泥土不纷纷扬扬的再次垮塌与深坑之中。但是,不管这些松散的泥土如何垮塌填埋,在深坑的正中央,那道从深坑起点蔓延到深坑终点的刀剑划痕,伴随着那触目惊心的血痕,却依旧清晰得刺伤了一双银灰色的眼眸。

    而在那深坑的终点,一个一是血的冰蓝色影半跪于地,而支撑着他体整个重量的,就是一把深深嵌入泥土之中、泛着淡淡白光的长剑。一双握着剑柄的手许是太过用力,指关节已是泛着不正常的青白之色。冰蓝色的长发因主人低垂着的头而向两侧散开,长长的垂至地面,发梢沾满了尘泥……还有丝丝血红。

    此时,半跪与地、一是血的冰蓝色影——北辰毅,朦胧中听到了那苍老的声音。于是,他忍着浑错位般的痛楚,借着长剑的支撑,费力的直起躯……只是那踉跄不稳的形,明显不会听从他的指挥。

    罗卡夫看到踉跄着想站起的北辰毅,苍老的眼中狠更胜。“呵呵……没想到被老夫的‘绝杀’所击中竟还有力气起,看来老夫的确是小瞧你了啊……”沉的语调听不出一丝绪。

    要知道,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用‘绝杀’与人对战了,因为‘绝杀’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只要一使出,绝对可以将对方毫不留的抹杀。但是,‘绝杀’却有个缺憾,那就是只能运用识海中所驯服了的元素能量才能达到它应有的威力。然而,这也就直接导致使用过它之后,会因为识海中元素能量的空虚,而不能沟通自然界中所存在的元素来作战。到那时,就是一个一级的大魔导师都能轻易的将他击败。

    但是今天,他之所以敢用两次‘绝杀’,第一个原因是他突破了大魔导士的境界,有足够的元素能量来补充‘绝杀’所带来的消耗。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从那个人那里得来的神秘力量,能够帮助他夺取对方的元素能量为己用。虽然只是一小点,可是以今天的对战况,如果他能得到那个人的全部能量,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从此以后他就是至强的存在了?想到这个可能,本来看着北辰毅的狠双眼,此时出现了一抹疯狂而诡异的神色。

    不过显然的,现在并没有人在意罗卡夫的想法和他眼中诡异的疯狂。天纵只是微眯着双眼,注视着深坑终点多次挣扎着想站起的北辰毅,银灰色的眸复杂难明。可是她却并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然而,她那一淡漠清冷的气息却在悄然发生着改变,透着渗人的寒……

    “我一定要带纵儿回家!”冰冷却带着坚定的语气在这时突兀的响起,惊得罗卡夫和天纵同时一滞。

    回家吗?看着依靠那把长剑而勉强站起的北辰毅,天纵的心奇迹般的划过一丝暖意。

    但是,听到此话的罗卡夫却在一滞的同时,发出了一阵震天的狂笑。随后,满眼狠的看着对面颤颤巍巍站着的北辰毅,“还想回去?老夫说过的话一般不会再说第二遍……不过……老夫今天不介意破例一次……”说完,顿了顿。斜瞟了一眼北辰毅,再次开口道:“流云,今天老夫要定了!而你和那个小女娃,今天也都别想活着离开!”话落,为大魔导士的威压这次是毫无保留的完全释放。

    “噗!”“砰!”本就站立不稳的北辰毅,因这威压再也压抑不住体内翻涌的气血,吐出一口鲜血之后就砰然倒地……

    “当啷!”随着北辰毅倒地,长剑清脆的落地声,也在这满是强者威压、看不出原来面貌如废墟一般的街道上响起。而与此同时,一道冰蓝色的光由倒地的北辰毅上一闪而逝,本来一冰蓝色的铠甲也随之消失。倒在地上的北辰毅恢复了一紫金长袍、一头黑色长发的本来容貌,只是他的紫金色的长袍已经被鲜血浸成了暗黑色。而在他的旁边,同时也多出了一条一米来长、浑是血的小龙。此时的小龙,因为那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纯粹就像是浸在了一汪血泉之中,浑上下看不出一丝本来的颜色。如果不是因为那双无力睁着的冰蓝色眼睛,谁也不会将它与刚才那头巨大无比的冰龙联系在一起,而也没有谁会将它当成一个还有生命的活物来看待。

    倒在地上的北辰毅,无力的看着血泊之中的小龙,淡紫色的眸满是内疚。“青岚,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或许你到现在都还是当初那个独霸一方的圣兽……”虚弱无力的磁嗓音带上了哽咽。

    此时,在北辰毅的神识中,一道更加虚弱无力的冰冷男音打断了北辰毅的话,“毅,不要这么说,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怪不得别人……不过看来今天我是过不了这一关了,算起来还是我连累了你……”本命契约啊!一方死,另一方就不能独活!血泊中的冰蓝色眼眸有着恍惚和飘渺。

    听到此话的北辰毅却是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是青岚连累他吗?不是的,应该是自己连累了他才是!感觉到体中似乎已经碎裂了的经脉,还有识海中的空虚和撕裂般的疼痛,淡紫色的眼眸弥漫了满满的苦涩:这样的自己活着也是废人了吧?不过想到那个粉衣的小人儿,北辰毅心中却并不后悔,只是为连累了青岚而感到很内疚。

    “青岚,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么我也要拉他陪葬。”磁的嗓音满是诡异的平静。只是那双淡紫色的眸却费力的向坑外看去,可因为体无力再动弹一丝一毫的原因,那双紫眸始终找不到他所牵挂的人。不过他却知道她现在一定没事,因为刚才站起的那一刻,他有看到远处那抹粉红色的影。而要想她能真正安全的离开这里,那么只有……

    “纵儿,原谅爹爹!爹爹恐怕不能亲自带你回家了……”轻轻的呢喃声过后,那双漂亮的薄唇勾起了一抹决绝的笑。也因为那声轻轻的呢喃,四周的风元素和水元素像发了疯一般不停的涌进北辰毅的体,巨大而疯狂的恐怖气息也在他的四周蔓延开来……

    “青岚,对不起!下辈子希望你能遇上更好的主人……”说到这突然一顿,随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还是别随便和人类签订契约的好,自由自在做你的王吧!”淡紫色的眸深远而忧伤。

    “毅,你要做什么?”北辰毅的识海中,一道冰冷的男音满满的都是惊惧。他是要自爆吗?倒在血泊中的小龙惊恐的睁大的冰蓝色的眼睛。要知道,自爆也就意味着灵魂也会跟着消散,那么就不可能再有轮回,而这天地间也就会永远抹去他这个人所存在的痕迹!

    然而,北辰毅却只是轻轻的勾起一抹笑意,并没有回答。只是那深邃而忧伤的眸,看着如实质般疯狂涌入体的元素能量,里面有着放心而满足。可在眼眸的最深处,却有着一丝名为遗憾和哀伤的绪:曦梦,我大概再也无法去找你了!不过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也不会怪我吧?一双仰望着天空的紫眸,仿佛看到了有着相似面貌的一大一小两个同样绝世的影,一抹风华绝滟的笑就那样挂在苍白的薄唇间,有着深幽而凄凉的美……

    “自爆?”此时,罗卡夫看到那疯狂涌入北辰毅体的元素能量,有着一瞬的惊愕。但随之就镇定了下来,带着一丝不屑道:“就这种程度还伤不了老夫!”斜瞟了一眼北辰毅,随之开口道:“海的怒……”

    “你们尽可以试试。”淡漠的稚嫩嗓音有着渗人的寒意和怒气。可也就是因为这淡漠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稚嫩嗓音,却带着令人不可抗拒的威严,那仿若来至远古就以存在的不可抗拒的威严……

    亲们,一定要睁大眼睛看下一章哦!本书最主要的几个男主会在下一章中来个大会和……哇咔咔……(影啃着面包,对着电脑险的狂笑中)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