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铠化——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吼!”一声巨大的龙啸声过后,空中本激烈相撞的一龙一蛟,就独剩那条泛着黑光的墨蛟盘旋在高空。

    “碰……”、“轰隆……”高空中急速坠下一庞然大物,重重的砸在了破败的街道上。浓重的血腥味再次蔓延开来……

    “青岚……”当随着那泛着冰蓝光芒的庞然大物的坠落,一道带着浓浓担忧的磁声音同时飘散在整座破败狼藉的街道上。

    迎着四散开来的浓重烟尘,北辰毅抱着天纵形一晃,瞬间就到了那个坠地的庞然大物——圣兽青岚的边。他满眼担忧的看着青岚巨大龙上不停渗血的伤口,轻轻放开怀中的天纵,将双手贴在了青岚那不停渗血的伤口处,温和的水元素立刻由那双白皙的大手聚集到伤口处,慢慢的滋养着不停渗血的伤口……

    “毅……”青岚侧转它巨大的龙头,看到北辰毅的动作,开口想阻止他。不过瞟到那渗血的伤口,巨大的冰蓝色眼眸划过一丝涩然。它没想到被罗卡夫的‘绝杀’所击中,竟然会受伤如此之重。本来为冰龙的它,就算龙族血脉不是很纯正,可却比墨蛟的血脉高出许多。哪怕墨蛟比它高一个星级,可凭借血脉所带来的威压,战胜墨蛟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但是那伤口传来的疼,却一次比一次猛烈,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不停腐蚀着它的伤口,使得它每动一下就要耗费大半的体力。也正因为如此,它才会一个不察就被墨蛟扫了下来。

    瞟了一眼盘旋在空中的墨蛟,青岚冰蓝色的巨眼中有着森寒。

    “别动!”北辰毅皱眉开口道。看着青岚上的伤不仅没有因为水系元素温和的滋养有所好转,反而还更加严重,此时的他心中惊异无比,淡紫色的眸也是一片暗沉。

    然而,被北辰毅放开的天纵,看着被水系元素覆盖的伤口,银灰色的眸闪过一抹晦涩。那伤口处明显有着一股邪恶的腐蚀能量,它不仅在腐蚀青岚的体,还在一点一点剥夺青岚体内的元素能量……这应该就是她在罗卡夫体内感觉到的那股诡异邪恶的气息。再次扫了一眼青岚上依然不停渗血的伤口,天纵微微皱眉,正想抬步上前,可是有人已经不耐烦了。

    “墨绝,老夫命令你杀了他们!”沉带着杀意的苍老嗓音再次响起。

    “吼……”盘旋在空中的墨蛟听到罗卡夫的命令,没有一丝神采的巨眼闪过一丝挣扎之色,可随之还是长啸一声就向天纵他们俯冲而去,带着决绝之色。不过这一次却不只是单单以自己的体俯冲而下,那巨大的口中还快速的聚集起了浓浓的水系元素,夹杂着丝丝邪恶的气息,快速向了地上的二人一龙。

    当墨蛟带着决绝冲向天纵他们之时,天纵左手食指上的戒指闪过一道银灰色的光芒。随之,带着惊惧之色的稚嫩嗓音在天纵神识中响起:“主人,小心……”

    “青岚,铠化!”然而,在这稚嫩嗓音响起之时,一道磁的嗓音也同时在天纵耳旁响起。

    “吼!”一声龙啸之后,地上青岚那庞大的躯瞬间化为一道冰蓝色的光芒入了北辰毅的体,带起一阵尘雾……随后,天纵只觉体一轻,就被揽入了一个稍嫌冰冷的怀抱。

    “轰……”一道庞大的水柱从天而降,将二人一龙刚才所处的位置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整个帝都随着这轰隆之声,就如天摇地动般的不停颤抖。

    轰隆声中,天纵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脚总算是踏上了实地。可是还没等天纵站稳脚,一道冰蓝色的人影就由她眼前一闪而逝,风中就传来一句稍嫌冰冷却又满是慈的话语:“纵儿,你先站在这里别动,等会爹爹带你回家……”爹爹?回家?听到这话,天纵一阵恍惚。

    “锵!”“哐当!”“砰!”……但随着那不停传来的如刀剑撞击所发出的声音,使得天纵微眯起了银灰色的双眸。

    只见狼藉破败的街道上空,一个冰蓝色的人影,手持着一把泛着淡淡白光的长剑,快速的游走在盘旋与高空的墨蛟周围。每移动一次,那把长剑就带着强悍的力道狠狠的刺向墨蛟庞大的躯。而那如刀剑撞击的声音,正是长剑刺在墨蛟坚硬的鳞片上所发出的声响。

    然而,墨蛟也不是傻得任人拿剑刺它,那不停翻腾的庞大躯,口中不断喷出的巨大水柱……无一不是朝着攻击它的人而去。一冰蓝的人影,一黑色的巨蛟,就这样你来我往的纠缠撞击。在这场人与蛟的缠斗中,除了墨蛟庞大的躯,那道快速移动的冰蓝色人影,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得清他的面貌。

    “吼……”“轰隆……”“嘭……”“哐当……”“锵……”墨蛟的长啸、巨大水柱的轰击、被波及而倒塌的建筑、长剑快速的砍击……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迅速的传遍了整座帝都。

    随着一人一蛟的不停缠斗,所波及到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大人的惨叫声、孩童畏惧的哭闹声,几乎都快将人蛟相斗所弄出来的巨大声响所掩盖。

    看到那还在不停蔓延的战斗范围,那些观战的强者也终于撕下了那层看戏般的脸孔。只见一道道不同形的人影,快速的由空中划过,飞进入了被波及到的地方。再次出来之时,几乎每人都夹着一到两个人影迅速的离开……

    此时,人蛟战斗范围以外的某处街道,一队骑着狮马兽、穿宫廷骑士装的骑士,遥望着空中那不停缠斗在一起的一人一蛟,满脸的惊惧和焦急。而在队伍的最前方,端坐与一匹白色狮马兽背上的一个一头青色短发、穿绣金黑色法师袍的俊美少年,同样抬头遥望着远处空中争斗不休的一人一蛟,漂亮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这俊美少年就是领命而来的洛迪·哈得斯,他后的就是录属王宫的骑士团。

    洛迪皱眉看了一眼不停扩大的战圈,再次抬头看向空中明显是不死不休相斗着的一人一蛟,头也不回的道:“凯尔,立刻去通知帝都所有的卫兵来这里疏散人群!记住,要快!”清润透着威仪的嗓音就这样飘散于空中。

    “遵命!”洛迪后一个一脸严谨的男子恭敬的回一声,遂呵斥下的坐骑快速向着王宫而去。

    同时,与洛迪相隔不远的街道上空,两名老者正满脸担忧的遥望着空中那与墨蛟相斗的冰蓝人影。此二人正是由北辰家循着龙啸声而来的大长老和二长老。

    “大哥,那是十一星水系圣兽墨蛟啊!这可怎么办?”看着天上墨蛟庞大的躯,二长老眼中满满的都是焦急,恨不得自己此刻能飞上前帮助那个冰蓝色的人影。可是这种争斗,已经只有魔导士以上的强者才能插足,他就是想再上前一步都做不到!

    大长老瞟了一眼二长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老二,不用太担心!毅儿已经和他的契约兽铠化,而且他还有流云在手,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只是说出这句话的他,自己都不相信空中那险象环生的冰蓝人影会获胜。因为对于那头墨蛟,他也非常清楚其来历。要知道,能够契约它的人,除非是大魔导士以上的绝世强者。可他并知道帝都什么时候出现了大魔导士修为的强者啊?望着墨蛟的苍老眼眸中有着淡淡的沉思。

    但是,不管帝都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大魔导士强者,显然与墨蛟对上了的人,同时对上的还有墨蛟的主人。现在那个冰蓝色的人影还只是对战那头墨蛟就显得有点吃力了,如果再是它的主人呢?望着相斗的一人一蛟的苍老眼眸,之前的那一点点沉思之色早已不在,此刻里面装满了深深的担忧,那一向雷打不动的躯,竟然也有着微微的颤抖。可就算如此,他还是说出了这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不知道是为了安慰他边的二长老,还是为了安慰他自己。

    听了大长老的话,本来还满脸焦急的二长老浑一震,随后像是要赶紧撇清什么一般,急切的开口道:“老夫不是担心北辰毅,而是担心北辰家会因为此战受到影响!”只是那紧盯着空中冰蓝色人影的眼眸,还有那因为冰蓝色人影差点被水柱中而紧绷的躯,明显的和他话里的意思不相符。

    听此,大长老无奈的瞟了一眼二长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是与不是,他心里应该最清楚!随即转过头紧盯着相斗的一人一蛟,并没再多说什么。

    见大长老只是瞟了一眼自己,并没说什么,二长老突然感到一阵心虚。但是空中传来的长啸声和‘锵锵’的刀剑声,使得他将心神立刻放在了空中与墨蛟相斗的冰蓝影上。

    而在大长老和二长老后不远处,同样有着两双眼睛专注的盯着空中相斗的场景,只是一双邪的眸中是满满的兴味,而另一双眼眸中却是快意和幸灾乐祸……

    “锵!”“噗!”此时,空中传来了一声刀剑刺入**的声音,“哧……”接着,一阵如裂帛般刺耳的声音传遍了每个角落,浓浓的血腥味迅速的蔓延开来。

    “吼……”墨蛟痛苦嘶吼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

    “流——风——斩!”一道冰冷的磁嗓音同时在那声吼叫中响起。只见浓浓的风元素和水元素汇集在冰蓝色人影手中的那把长剑上,形成了一片强大的气流。随着那道冰冷磁的嗓音过后,长剑带着那团由水和风聚集而成的恐怖气流,快速的向墨蛟庞大的躯挥去……

    “轰隆……”一个庞然大物伴随着那恐怖的气流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整个帝都如遭遇了地震一般,许多屋顶上的琉璃瓦皆噼里啪啦的砸向了地面。

    也因为这如地震般的轰隆声,使得处于战斗圈中心位置的天纵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轻轻的皱了皱眉,不满的看了一眼自己瘦弱无力的躯,银灰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无奈。揉了揉有点晕眩的脑袋,随即爬起看向了不远处那硕大无比的深坑。纷扬的尘土中,满满的都是浓重的血腥味,而那血腥味的来源,正是躺在深坑中那头奄奄一息的墨蛟。或者……也夹杂着深坑旁边那个冰蓝色上的血腥味。

    天纵微眯双眼,银灰色的目光落在了深坑旁边那个一是血的冰蓝影上。虽然纷扬的尘土模糊了视线,但是那一头冰蓝色的长发,一冰蓝色如战袍的铠甲,却是清楚的映入了那双银灰色的眸。铠化吗?神识扫到那因为与青岚铠化后而暴增的修为,银灰色的眸闪过一丝晦涩。看来她的确要重新认真的认识这片大陆,甚至是这个空间。不过当看到那冰蓝人影上不停蔓延的鲜红,还有那似乎不稳的躯,天纵的心莫名的升起一丝怒意。她累世轮回记忆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不是直接将她无视,就是迫不及待的想将她藏于象牙塔中。难道她就那么像是没有自保能力的人吗?而这股怒意,也直接导致了某个悲催之人的毁灭,当然,这是后话后话……

    因那莫名升起的怒意,天纵有些烦躁的抬步向不远处的冰蓝色影走去。可是,一道沉带着怒气的话语却让她不由自主的顿住了脚步。

    “没用的东西,赶紧滚回空间去!”一直浮在空中处于看戏状态的罗卡夫,瞟了一眼坑中奄奄一息的墨蛟,满是怒意的的道。他的话一落,坑中奄奄一息的墨蛟化为了一道黑色的光,‘咻’的一声进入了罗卡夫体内的契约兽空间。

    “啪啪……”随着墨蛟的消失,一道突兀的掌声也随之响起。只见浮在空中的罗卡夫轻拍手掌,飞来到离冰蓝色影五米开外的地方站定,开口道:“尽然能够打败墨绝,不愧是北辰凡的儿子……”

    听到这话,罗卡夫对面那冰蓝色的影一滞。随即,一双漂亮的淡紫色眼眸闪过一抹晦涩。而这抹冰蓝色的影正是与青岚铠化后的北辰毅,因为与青岚铠化的原因,那头墨色的长发变成了和青岚体一样的冰蓝色,还有上那冰蓝色的铠甲,也都因为和青岚铠化后所形成的。

    见北辰毅不语,罗卡夫有些无趣的抚了抚长须,沉的眼扫过北辰毅右手上的那把剑,溢满了贪婪的神色。“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沉的话语有着意味深长。

    然而,北辰毅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罗卡夫,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左手轻轻的抚着那把闪着淡淡白光的剑,淡紫色的眸一片深沉。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吗?

    罗卡夫见他依然不语,沉的眼眸闪过杀意。“呵呵……看来你很清楚我是怎么知道的啊……”瞟了一眼那泛着淡淡白光的长剑,罗卡夫再次开口道:“北辰小子,只要你将流云交给老夫,老夫现在可以不杀你!”至于以后嘛……望向北辰毅的苍老眸中闪过嗜血。

    听了这话,北辰毅再次一滞,淡紫色的眸闪过森寒:现在不杀吗?很显然,凭他可以将北辰家推入七大家族之列的能力,又如何听不出罗卡夫话中所隐藏的意思?但是……低头看了看手中泛着白光的长剑,眼中有着一丝不舍。“只要你答应放过我的女儿,我可以将流云双手奉上!”冰冷磁的嗓音满是认真。

    远处听到这话的天纵一呆:放过我吗?盯着北辰毅的银灰双眸有着复杂。虽然她不是很明白北辰毅手中那把剑的来历,但是看罗卡夫那贪婪的双眼就知道,这把剑一定不简单。而且听他们话中的意思,这把剑似乎还和北辰家的老家主有关。这把剑对北辰毅来说应该很重要,可他竟然要拿它来交换她的命吗?

    听了这话的罗卡夫也是一呆,随即有些疑惑的看向北辰毅,“你的女儿?”但是当瞟到北辰毅背后不远处站着的那抹粉色影,苍老的眸中一片暗沉。“今天老夫可以放了你,但是那个小女娃老夫绝对不会放过!”语气中满是坚决和杀意。

    如果那个小女娃只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全系修炼天才,那么用流云换她的命,他肯定会同意。但是……瞟了一眼完好无损站在不远处的天纵,罗卡夫的杀意更浓。在这种魔导士强者都难以立稳躯的环境,她却毫无所觉一般安然活到了现在,这很不正常!而他从来不会将自己把握不住的隐患留下来。

    “为什么?”冰冷磁的嗓音有着怒意。放了自己都不怕,难道换成一个普通的孩子就不可以了吗?淡紫色的眸蒙上了一层嗜血般的神色。

    而天纵听到这话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罗卡夫,银灰色的眸一片晦涩:她当然明白罗卡夫为何一定要杀了她!人类通常对于自己无法掌控的敌对因素,大多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的心态。本来她的全系体质就引起了罗卡夫的杀意了,更何况在这种坏境中自己还能安然的站到现在……这如何能让他升起放过自己的想法?但是对于北辰毅对她的态度……或许,有这样一位父亲也不错……如樱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绝世潋滟的弧度。

    “没有为什么,那个小女娃必须死!”罗卡夫的话语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既然你不珍惜你自己的命,那么老夫就成全你……”瞟了一眼他对面的北辰毅,带着沉接着道:“杀了你……老夫一样可以拿到流云!”

    修改声明:

    为了配合下面剧的发展,影决定将正文的第一章进行一次整修,如果亲们看到的第一章后面有整修的字样,那么就不必重复去看第一章。对于已经看过第一章却并没有整修字样的亲,影在此说声对不起!不过若是亲们不想再重复看一遍第一章也没什么影响,因为影只是将第一章关于卓老的事有所变动,其他的都没怎么动,只是将里面的用词用句稍微完善了一下。如果对亲们引起了什么不便,尽管用评论留言来砸影吧!那啥……影绝对端好锅碗瓢盆悉数接收!╭(╯3╰)╮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