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出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北辰家:雕梁画栋,楼台亭阁,假山石雕,水榭苍松,曲径苍苔,繁花锦簇……四处精致美得如一幅水墨山水画。可就在这精美如画的环境中,在那条幽静的苍松小径上,此时却多出了一高一矮两个影。

    “小姐!你确定我们要从侧门出去?”一个一翠绿的丫头着急的问着前面那个裹在粉红披风中的矮个影。但是那个裹在粉红披风中的瘦小影并没有回答她,而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小姐……”一翠绿的丫头急了,上前一步挡在那抹瘦小的影前面。

    瘦小影因为前路被拦,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望向拦路之人,而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也暴露在了空气中,帽檐下的一头银灰色发和银灰色眸,在晨光的照下流泻出一地耀眼的银灰光华……此人正是天纵,而那个一翠绿、拦住天纵去路的俊俏丫鬟正是绿竹。

    天纵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绿竹,微微皱眉,“绿竹,如果你不想出去就回去。”淡漠清冷的稚嫩嗓音没有丝毫绪。

    “小姐,不是绿竹不想出去……”听到这话的绿竹更急了,“而是绿竹担心就这样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她知道就凭她的那点低微能力并不能保护好天纵,“再说管家都备好车在前厅等小姐了,所以……小姐,我们还是和管家一起吧?”语气中满满的担忧。

    听到这话,天纵的银灰色的眸闪过一丝晦涩,“有你就够了。”她不喜欢背后跟一大群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些并不能相信的人。再说……银灰的眸瞟向一处暗之地,划过一丝深沉。而在暗处的某个人看到向自己飘来的视线,浑一震,可再等那个人细看……那双银灰色的眸只是看着她面前的丫头,随之仿若觉得自己太多心了一般,冰冷的眸中划过一丝懊悔……

    “小……小姐……”听到这话的绿竹有点不敢置信:小姐说有她就够了!这是不是也就代表着小姐很信任她?“放心吧,小姐!绿竹就是豁出命去也会保护好您的!”绿竹拍拍自己的心口坚定的保证到,单纯清亮的眸中满是璀璨。此时的她全然忘了自己刚才的担忧。

    天纵看到这样的绿竹有些好笑,“那么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让开了?”

    “额?”绿竹看到知道自己口高度的小影,有些尴尬了摸了摸俏鼻,随后挪开了挡在天纵前面的躯。

    “哎……”天纵看着这样的绿竹,不自觉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突然她有点后悔自己回小院告诉这个丫头出去的事了,看了看将自己整个包裹住的粉红披风,想起当时绿竹将披风裹在自己上的景,银灰的眸中有着一丝无奈:她怎么感觉这样很有做贼的感觉呢?虽然贼一般都包在黑暗中,而她是包裹在一片粉红中,但还不都是像见不得光一样?可绿竹将披风裹在她上后,还满意的点点头说:“这样出去小姐才不会被人拐跑!”拐跑?真的把她当孩子了吗?虽然这个体还的确是一个孩子的样子,可是……轮回了那么多世的自己、有了最初记忆的自己……会被人拐跑?天纵的眉有些抽搐。

    “小姐?”绿竹有些奇怪的看着呆立不动的天纵:小姐不是说要出去吗,怎么站着不动?单纯的眸中满是疑惑。

    侧头看来一眼绿竹,天纵有些莫名,“走吧。”也不管绿竹的反应,抬步就向绿竹所说的侧门走去。而从这一刻开始,天纵终于迈出了来到这个异世的第一步。

    可天纵所不知道的是,当她踏出北辰家的门槛之后,北辰家却因为她的突然不见而炸开了锅。

    “你说什么?什么叫天纵小姐不见了?”中气十足的吼声震得整个北辰家都抖了三抖。

    北辰家的前厅,此时一名仆人装扮的男子正颤抖的垂着头,根本不敢直视面前那个一脸怒容的北辰家管家—北辰洪。要知道,这北辰家的老管家虽然年逾古稀,可是却有着二级大魔导师的修为。现在因为他这盛怒之中的大吼,属于大魔导师修为的威压,使得厅中的所有人都感到了恐惧和窒息。

    北辰洪看到厅中众人渐渐泛白的面容,终是收起了因为怒气而外溢的威压,“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天纵小姐不见了?”语气中海油带着浓浓的没有消散的怒火。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

    厅中那名垂首而立的仆人,颤颤巍巍的回道:“回……管家,奴才听您的吩咐去请天纵小姐,可……可是……”

    “可是什么?”中气十足的嗓音满是不耐。

    “可是到了小姐的院落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说完这句话,那名仆人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像是等着即将来临的惩罚一般。

    空无一人?北辰洪苍老的眸中透着一丝精光。依他这几天对那位已经不是白痴的天纵小姐的观察,她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有在府中找过吗?”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嗓音中有着一抹沉思。

    正等着接受惩罚的那名仆人闻言一呆,有些惧怕的睁开眼。“都找过了!但是都没有小姐的人影……”突然看到北辰洪扫向他的目光,一颤,接着又立刻开口道:“可……可是在侧门巡视的守卫说,他们曾看见小姐的侍女绿竹和一个裹在粉红色披风中的矮个人影,在不久前从侧门出了府……”

    裹在披风中的矮个人影?北辰洪的眼中划过清明,随即立刻吩咐道:“梁立,你立刻通知府中今天没有当值的所有人出府寻找天纵小姐!如果找不到天纵小姐,或是天纵小姐出了什么差池,你们也都别回来了……”说完有些痛苦的闭上了苍老的双眼:想起北辰毅对天纵的宠态度,如果那个丫头出了什么差池,不知道那个孩子会变成什么样?

    然而,此时在莱斯帝都的大街上,四处的商贩和行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街道中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

    只见一个一翠绿的丫头,兴奋的在街道两旁的摊位上这看看、那摸摸,嘴里还不停叨叨着:“哇……这是什么?真漂亮”、“天呐!这梳子是什么材质做的,摸起来暖暖的”、“哇……这是什么东西?好香……”……而她的背后跟着一个裹在粉红披风中的小影,看不清长相和别。可是看着她与那个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在一起,大家心里都是一阵鄙夷:大的都跟土包子一样,小的难道还会好到哪里去?而且看那裹在披风中不敢见人的样子,多半是因为丑得不敢见人才这样!而被众人鄙视的一大一小两个人,正是从北辰家侧门出来的天纵和绿竹。

    此时的天纵,没有理会前面那个一惊一乍的绿竹,也没有理会旁人异样,而是在心里整理着这一路行来的所见所知。其实从天纵一踏出北辰家的门,看到那四处有别于北辰家古色古香的建筑,心中就有着一瞬呆滞。天纵本来以为,她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和自己轮累世轮回之地的古代没有什么差别,毕竟北辰家的建筑和装饰与那个时代基本相仿,若硬要说什么不同,大概也只有在这个世界有修魔、修玄,还有着一些魔兽、灵兽之类的。可是看着那一栋栋透着欧式风味的建筑,还有那简约古朴的小楼……这根本就是一个透着中西结合意味的别样世界。再有街上那形形色色的人,也都是一副中西混杂的打扮。武师、魔法师、修玄者、炼丹师、驯兽师、佣兵、贵族、平民……全都穿梭于这片中西结合的建筑群中。

    看着旁边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琳琅满目的摊位商店,天纵银灰色的眸划过一丝惊异。不仅是那累世轮回的记忆没有这些画面和景象,就连最初的自己,仿佛除了飘在那没有边际的虚无之中,就只有待在那座威严庄重、名为‘虚无’的宫中……这一切没有见过的景象,竟让那双银灰色的眸快速的闪过一抹新奇之色。

    “哇……好漂亮!小姐,快来看……快来看!这个发着蓝光的石头真漂亮……”这时,只见绿竹停在一个小摊前,左手拿着一颗闪着蓝光的石头,不停的唤着因陷入思绪而落后她许多的天纵。

    天纵看着那个拿着一颗石头兴奋无比的绿竹,银灰色的眸闪过一丝无奈:真弄不明白这个丫头从一出来就兴奋个什么劲?这个商贩处看看,那个商贩处摸摸,那好奇劲让她这个外来户都感到一丝汗颜,怪不得从一开始就感到许多令她不舒服的视线扫在她上。看着绿竹那个样,天纵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土包子’这三个字,有点不明意味的皱了皱眉:难道她以前就没出来过吗?

    其实天纵还真猜对了,绿竹至从跟了天纵,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跟了北辰心儿以后,她就从来没有踏出北辰家一步。如果说天纵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是理所当然,那么现在绿竹的这个样子也就有可原。而这样两个对这外界一无所知的人凑到一起,也难免别人会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她们。

    “小姐,你来看呐!真的很漂亮!”绿竹见天纵站在那里没有要挪动脚步的意思,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将左手那颗泛着蓝光的石头递到天纵的面前,“小姐,看吧!很漂亮对不对?”单纯的眸中满是兴奋,像是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天纵微眯双眸看着眼前泛着蓝光的石头,她好像感觉到了一点点微弱的水系元素?伸手接过绿竹手上的蓝色石头,天纵的眸有着微微的不解:这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只是一颗比其他普通石头稍微漂亮那么一点点的石头而已,怎么会夹杂着微弱的水系元素?感觉到石头上那暗淡的蓝色光芒,因为自己的接触而变得更暗,天纵有丝犹豫的将手中的石头放在了绿竹的手中。不会有错,这石头的确带着水系元素!感觉到那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水系元素流入自己的经脉,天纵银灰色的眸有着深思。

    “小姐,这石头很漂亮对吧!”感觉到天纵的视线落在自己手中的石头上,绿竹单纯的眸中有着一丝得意,就像是一个孩子得到了父母的肯定一般。可随之又带着疑惑的问道:“小姐,你知道这是什么石头吗?怎么会发光呢?”

    天纵听到这话一呆,银灰色的眸闪过一丝尴尬。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好好了解这个世界了!

    单纯的绿竹见天纵没有答话,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中有着心疼和自责:“小姐,对不起!绿竹忘了小姐也和绿竹一样没有出过府……”说到这里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那双单纯的眸满是心疼。

    也?银灰的眸划过一抹晦涩。她怎么忘了,因为以前北辰心儿没有灵魂而被当成白痴对待,过得都是连下人都感随意欺负的子,那么这一直跟在北辰心儿边的绿竹,又怎么可能会有出府的机会?怪不得刚才见她对这外面的东西比自己这个外来户还要好奇。天纵淡漠清冷的眸中划过一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疼。

    此时,一旁的路人和摊主听了绿竹的话,眼中的鄙夷更浓了:果然是土包子,连这种低级魔核都没有见过!竟然还说它是石头?而摊主更是一把抢过绿竹手中发着蓝光的石头,语气不善的道:“土包子,连低级魔核都没见过,竟然还说它是发光的石头?”看向绿竹和天纵的眸中满是鄙视,“看你们这样也肯定买不起它,走走……别挡在这里妨碍我做生意!”说罢还朝着绿竹和天纵直挥手,那架势就像赶苍蝇一般。

    绿竹有些呆滞的看着空了的右手,再听到摊主话中的鄙夷还有那如同赶苍蝇的动作,本来看着天纵满是心疼的漂亮眸中燃满了怒火。“你说谁是土包子?你说谁买不起?”充满怒火的大吼使得众人一怔。本来对于那个摊主的话绿竹可以不计较,但是听他话里的意思和他看向天纵的鄙视眼神,明显是连天纵都成了他口中的‘土包子’和他鄙夷的对象,这……她不能忍受别人对小姐有一丝一毫的不敬!盯着摊主的漂亮眼眸像是要着了一般。

    “行啊!既然你们不是土包子又说买得起,那么……一个金币拿来,这低级魔核你们拿走!”听了绿竹的话,摊主伸出右手带着嘲讽的说道。

    一个金币?听了摊主的话,绿竹一呆。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天纵,眉微微的皱起,银灰的眸中因为摊主的态度和嘲讽划过一丝寒意……

    四周因为绿竹的怒吼而吸引来的众人听到摊主的话也是一呆:一个金币?就这么一个低级魔核?这摊主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本来还对绿竹和天纵有着鄙夷的众人,突然有些同起她们来。可却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摊主看到呆立不语的绿竹,更加认定了他们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毕竟在这片大陆上,有谁会不认识这种最普通不过的低级魔核?而且现在天纵也只是披着最普通的绸缎披风,绿竹的穿着也是最普通的料子裁制而成,所以众人才认定了她们无法拿一个金币来买这样一颗低级魔核。现在绿竹呆立不语的样子,使得那个摊主眼中的讥讽更胜了,“怎么?拿不出?”摊主斜瞟了一眼绿竹,“既然拿不出就不要在挡在这里!给我走走……”说着就绕过摊子来到绿竹的边,将绿竹使劲的推离摊子,口中还鄙夷的说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一个金币都拿不出……”

    绿竹有些急了,可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毕竟她是真的拿不出一个金币。但是当看到摊主将她推离之后,竟然又伸手去拉天纵……“不准碰我家小姐!”绿竹跨步挡在了天纵面前,一把将摊主推开。

    “砰!”“哗啦……”因为绿竹太过着急天纵,所以瞬间推开摊主的手带上了土系能量,使得摊主一个不稳撞倒了自己的摊子。摊子上的所有货物全都咕噜噜的掉了一地。

    “额?”看着倒在一地商品中的摊主,绿竹有些无措,但是想到后天纵,立马回过半低子关心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一直静默不语的天纵看到倒在地上的摊主和那一地的物品,并没回答绿竹的话,但是看向绿竹的银灰眼眸闪过暖意。只是……“天!这丫头是个魔法师……”、“对啊,没想到这样一个丫头竟然会是魔法师……”、“可就算是魔法师也不应该出手伤人啊……”、“就是,太不像话了……”……天纵的耳边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使得那双银灰色的眸中有着不耐。她也是这次出来后才知道,原来这片大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修炼,在大街上走着的基本都是普通人。所以一开始对于其他人鄙夷的眼光天纵虽有所觉,但是也懒得理会,唯有对这个一直出口不逊的摊主……可是没想到绿竹会这么在意她,出手竟然还带了元素能量……淡漠的唇角在披风下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可是却并没有人看得见。

    跌倒在地的摊主看着满地的商品,爬起伸出手指颤抖的指着绿竹,“你……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绿竹是个魔法师,那个刚才还盛气凌人的赶人的摊主,指着绿竹‘你’、‘你’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绿竹看到爬起来的摊主,也顾不得天纵回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充满担忧的挡在了天纵的前。看了看满地散落的商品和指着自己说不出话来的摊主,绿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此时,围观人群也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一些穿着魔法师长袍的魔法师。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旁边一个显然才新加入的路人甲疑惑的问着旁边的人。

    “你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买不起东西却仗着自己是魔法师竟然出手伤人!”旁边一个路人乙回道。

    “什么?不会吧?”此时的路人甲满满的不信,“看那丫头长得单纯的,不可能因为这样这伤人吧?”

    “怎么不会?”一旁的路人丙插口说道,“你看这满地散落的东西,都是那个丫头一手造成的!”语气中有着愤愤不平。

    “还真看不出来这丫头会这么狠,买不起东西还伤人、掀摊……”路人甲看了看满地散落的东西,显然就是相信了旁人的话。

    “就是,真过分……”、“真是看不出啊……”、“自古都说人不可貌相……”此时,更多的人加入了讨论的队列,但是矛头一致指向了绿竹。本就手足无措的绿竹,听了众人的指责,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漂亮单纯的眸蓄满了泪光。

    而被绿竹挡在后的天纵,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眼中不耐更胜:果然人多就意味着麻烦。可是当接触到绿竹眼中泪光,银灰的眸闪过一丝晦涩。“你的东西我全买了,算算多少钱。”淡漠清冷的稚嫩嗓音在这嘈杂的环境中突兀的响起,使得还在不停讨论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众人顺着那道稚嫩的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罩在粉红色披风中的小影插在摊主和那个一翠绿的丫头之间。看到摊主和一翠绿的丫头吃惊望着那抹粉红影的眼神,很显然刚才淡漠清冷的嗓音是来至那个粉衣人。只是……要买下这里所有的东西嘛?众人的眼中满是疑惑:不是说因为买不起东西才出手伤人的吗?现在怎么又要买下所有的东西了?而这最吃惊的要数最早围在这里的那些人,毕竟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整个经过:当时她们可是连一个金币都拿不出的样子啊?现在要买下所有的东西?看了看那满地散乱的琳琅满目的物品,那些人的眼中更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而听到天纵话的摊主和绿竹也是一震:买下所有?摊主低头看着面前藏在披风中的小影,那双充满市侩眸一阵恍惚,像是觉得自己听错了一般。“小姐?”此时的绿竹看着插在她和摊主之间的粉衣人儿,单纯的眸中也满是呆滞。

    天纵回头瞟了一眼绿竹,微皱眉头,并没理会。而是回过,抬头看着摊主有些惊异的眸,道:“你算算多少钱。”依然是那淡漠清冷的稚嫩嗓音。可是此时,摊主盯着天纵却更呆了,一动也不动,仿若中邪了一般。

    原来,因为天纵抬头看向那名摊主的举动,使得藏在帽檐下精致绝美的小脸直接暴露在了摊主的眼中。“你……你……”此时稍微回过神的摊主,愣愣的指着天纵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满眼的都是惊艳和不敢置信。

    天纵后的绿竹看到摊主这个样子不乐意了,“你什么你?”一把将天纵拉到自己后,并伸手将摊主推离她们边。可是……“碰!”那名摊主竟然直接倒在了地上,与地面撞出了巨大的声响……绿竹有些傻眼的看着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摊主,她这次真的没有用到元素能量。

    但是,一旁围观的众人有了先前的认知,显然并不会相信这次绿竹的出手没有带上元素能量。于是,新一番的议论又开始了……而就在这时,一声叱在人群中突兀响起:“小小一个四级土系魔法师也敢这般张狂?”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寒彻骨髓的冰寒之气。

    “小姐,小心……”天纵一个不稳,就被绿竹一把推倒在地,粉红色的披风也随之落地,天地间流泻出一道银灰的潋滟光华……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