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破晓时分(已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北辰家一座名为‘曦梦轩’的院落中,一个一翠绿的丫头端着一盆水,缓步走进其中一个精致的小院。这座小院满是奇花异草,粉蝶成群……而在这小院中最显眼的要属那棵巨大的樱花树,满树粉红的樱花开得绚烂夺目,粉红花瓣纷纷扬扬的飘洒在空中……

    此时,踏进小院中的那个翠绿丫头一呆,有些无奈的看着端坐于樱树下的那抹影,“老爷,您又来等小姐吗?”

    原来,在那棵开得绚烂的樱树下竟放着一张华丽的软榻,而软榻旁边有着玉石雕制而成的圆桌圆凳。此时,在其中的一张圆凳上正坐着一抹拔的影,他的发梢、衣袍上沾满了片片樱花……他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一双淡紫色的眸望着不远处的门扉,满目的霜华……

    听到问话,那抹影回过头,“绿竹,你是来唤纵儿起的吗?”带着磁的好听嗓音在说道‘纵儿’两个字时,里面明显装满了自责和心疼。

    “是的,老爷!”一翠绿的丫头—绿竹恭敬的回答道。

    原来这个一翠绿的丫头正是天纵的贴侍女绿竹,而被绿竹称为‘老爷’的那个坐于圆凳上的影,正是北辰家的家主—北辰毅。

    北辰毅看了一眼绿竹端着的水盆,再望了望渐渐破晓的天宇,对绿竹道:“让纵儿再睡会吧!”随后转继续看着那精致的门扉,像是要透过那扇门扉看到里面的主人。

    绿竹看到这样的北辰毅,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也没在说什么,而是听话的立于他的后,静静的等着那扇门中的主人。

    此时,在那扇精致的门内,精致漂亮的梨花雕刻云纹木椅、楠木印花圆桌、雕花白玉香炉,镂空雕花白玉:玉翠珠帘、银纱软帐……整个房间的布置精致而温馨。而最妙的是银纱软帐中躺着的那抹小小影:红润如瓷娃娃般的白玉小脸、小巧如凝脂般的翘琼鼻、粉红如樱的小小双唇,一头罕见的银灰长发铺陈在锦被上面,流泻出满室的银灰光华……或许是察觉到了屋外之人的谈话声,两双如蝶翼般的卷曲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随之睁开一双绝世潋滟的银灰双眸……

    看着头顶上的银纱软帐,那双绝世潋滟的银灰双眸出现了一丝朦胧之色。须臾,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那丝朦胧之色瞬间消散,一双绝滟的银灰眸被一片淡漠清冷之色取代。而有着这样一双银灰双眸和一头银灰长发的绝世小人儿,正是我们的女主—北辰天纵。

    天纵听到外面的谈话声,缓缓的起。可是当看到满室精致温馨的布置,眼中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恍惚:在那破败的院子中待了十来天,现在一下搬到这座精致得有些过分的院落,天纵还是有点不习惯。

    感觉到院中静默的气氛,天纵撩开银纱帐子,穿鞋下,随后披着一头稍嫌散乱的银灰长发向着门口走去……

    “咿呀……”院中的北辰毅首先看到了那突然开启的房门,有丝慌张的站起,带落了满的花瓣,“纵儿,怎么起这么早?”说出这话的北辰毅,突然有点手足无措:是不是刚才和绿竹的对话吵到纵儿了?

    天纵看到樱树下站着的北辰毅,眉头轻蹙。自从她搬到这座院落,每天开门都能看到那抹立于樱树下的影,这影就如自己那天第一次开门所见到的一般……想起那天见到的站立于樱花树下、满霜华之色的北辰毅,天纵淡漠清冷的眸闪过一丝晦涩:破败的院落,倒塌的院墙,樱花纷飞之中,一双有着自责、悔恨、心疼、思恋、恍惚、霜华、苍凉等各种神色掺杂在一起的眸,就在天纵走出房门的那一刻,突兀的撞进了天纵银灰色的眸中……现在想想,自己会同意搬到这座‘曦梦轩’来,大概就是因为那一双像是装满了他整个人生的淡紫色眸吧?天纵望着那双依然染满霜华之色的淡紫色眸,眼中闪过一抹深思。此时,北辰毅在那双淡漠的银灰眸的注视下,更加无措了。一股静逸就这样在这座精致的小院中蔓延开来。

    一旁的绿竹看得有些无语,只好开口打破这满院的静溢,“小姐,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语气中有着一丝责备。

    这样?天纵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并没有什么不对啊?银灰色的眸有着一丝疑惑。

    看到似乎带着一点迷糊的天纵,绿竹无奈的摇了摇头,端着水盆快步的向天纵走去。

    而一旁的北辰毅听了绿竹的话,这才仔细打量起门口那个小人儿:一头银灰色的长发带着一丝凌乱随意的披散在后,一张白瓷般的小脸上有着刚睡醒的点点红晕,一单薄的粉衣松松的穿在瘦小的上,再加上那一淡漠清冷的气息……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惹人心疼!

    “纵儿,早晨天凉,以后出来记得多穿一点!”带着担忧和关心的嗓音在天纵耳畔响起。随后,一件带着淡淡体温的紫金色外袍披在了天纵瘦小的上。

    这时,距离天纵三步开外的绿竹有些傻眼的看着北辰毅:老爷不愧是老爷,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小姐边了。

    天纵侧头看了看肩上紫金色的外袍,当看到外袍上沾着的几片带着雾色的花瓣,淡漠的眼中划过一丝暖意,“以后别这么早就站在我的门外。”说完也不管北辰毅的反应,转就回了屋内。

    听到这话,北辰毅一呆,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了一般,漂亮的薄唇竟然出现了一抹傻笑:纵儿这是关心自己吧?本来以为那个淡漠的小人会如以往一般无视自己,可现在竟然会关心自己了?虽然那淡漠的语气没有丝毫起伏,但是那抹关心却被北辰毅听了出来。看着那抹淡漠的小小影,淡紫色的眸满满的都是慈和满足。

    而一旁的绿竹看到北辰毅嘴角的那抹傻笑,现在不仅是傻眼了,而是直接呆怔在原地:这太不正常了吧?她似乎看到了老爷的傻笑?抬头望向一片明亮的天空:这莫非是她的幻觉?

    “绿竹,还傻站着做什么?快点进去伺候纵儿梳洗!”威严的磁嗓音带着一丝不悦。

    “额?”回过神来的绿竹看到北辰毅那一张似乎结了冰的俊颜,手一颤,差点将手中的水盆打翻,“是……是……”随后带着一丝惊慌的越过北辰毅进了天纵的房,‘咣’的一声就关起了敞开的门扉。

    看到惊慌的绿竹,北辰毅皱起眉,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给天纵换个干练一点的侍女。可是随之想到那个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淡漠小人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才和天纵相处没几天,可北辰毅也知道,这绿竹在天纵心中的位置可是比他这个做父亲的重要得多。甚至可以说天纵并没将他这个父亲看在眼里!想到此,北辰毅勾起一抹苦笑:这又能怪谁?将近十一年的不闻不问,也让她受了将近十一年的欺凌,不论换做是谁,大概都不会认这样一位父亲吧?

    北辰毅负手来到院中的樱树下,抬头看着那开得绚烂的樱花,眼中满满的都是苦涩……

    “毅?”突然,一抹黑色的影诡异的出现在北辰毅的边,那左眼角的梅花刻印在晨光中透着一丝魅惑,而这正是那个叫风的男子。此时,那张冰冷的俊脸上有着点点担忧。

    “没什么!”看到边突然出现的风,北辰毅敛去了所有绪,“风,这段时间就拜托你好好帮我保护纵儿,各大家族之间的交流大会时间马上就要临近了……”想到马上就要来临的交流大会,英的眉轻轻皱起,“而这个时候炎儿又不在纵儿边,我有点担心……”

    “毅,放心吧!我风发誓:绝对不会让你的宝贝女儿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否者……”

    “风!”透着威严的嗓音打断了风接下来要说的话。要知道,在这片大陆只要你发下了誓言,那么你就必须要做到,否则天地规则会将其抹杀。此时,北辰毅那双看着风的紫眸中有着一丝不悦,“我相信你做得到!”所以你不用发誓。

    风自然知道北辰毅话中的意思,因此看向北辰毅的眸中有着一丝感激……

    “老爷,早膳已经备好了,夫人遣奴婢来请老爷和天纵小姐去主厅用膳。”恭敬的话语在小院门口响起。而就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前一秒,那个叫风的男子就一瞬消失无踪,仿若从没出现在这座精致的小院中一般。而负手而立的北辰毅还是那样静静的站着,像是没听见一般。

    此时,天纵的房间内。已经穿戴整齐的天纵,将门外那几不可闻的谈话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眼中有着一丝莫明。但是在听到‘炎儿’这个名字时,银灰色的眸有着一丝恍惚。似乎已经习惯了那个叫北辰倾炎的人在自己边的子,现在突然少了她的影,让天纵有些不适应。

    想起十天前那个早晨,她随着北辰毅去往北辰家的议事大厅,远远的就看见了立于黑压压的一群人中的北辰倾炎,而北辰倾炎则是带着她万分熟悉的温柔神色一直看着她走向大厅。而在那偌大的议事厅中,她也见了许多的人,有熟悉的,如:北辰家的四位长老、北辰瑾玉、北辰火舞、凌翔冰;还有不熟悉的却听北辰倾炎所提起过的,如;北辰家的当家主母凌媚琪、造成她体重伤的北辰文峰、北辰家的管家北辰洪,以及其他大大小小近千人。真的是上到家主长老,下到打杂仆人,全都乌泱泱的一片聚集在议事厅内外。

    当时除了北辰倾炎眼中的温柔宠溺和北辰毅眼中的慈自责,其余见到她的人无不是厌恶鄙夷同时又带着一丝惧怕。现在想想,那时那些人眼中的惧怕肯定是对站在她边的北辰毅吧。不过令她想不到的是那个北辰瑾玉的反应,一张可的娃娃脸上布满了疲惫,当撞到她的视线时,那双漂亮的清亮眼眸中有着自责、悔恨,还有一丝丝的心疼……各种绪交杂在那双漂亮的眸中,可却唯独没了初见时对她的敌意和厌恶。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正式顶上了北辰家小小姐的份。想起当北辰毅宣布她的份时,那一双双不可置信的眸……她突然为那个北辰心儿感到一丝悲哀。而也就是那天之后,北辰倾炎告诉她会离开北辰家一段时间。随后,在离去前还将那破败小院中的樱树移到了现在这座精致的小院中。想起当时北辰倾炎的这个举动,天纵银灰的眸中划过一丝无奈和暖意……

    “老爷?”门外带着疑惑的声音传入了天纵的耳中,银灰的眸闪过一抹晦涩。

    “绿竹,你还要站到什么时候?”淡漠清冷的嗓音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看着那个依然端着水盆靠着房门发呆的绿竹,天纵只得走过去端过她手上的盆,放到一旁的洗漱架上动手洗漱着。

    “额?”这时的绿竹看着空空的双手,有着一瞬晃神,因为她还陷在刚才北辰毅那抹傻笑中不能回神。想到一向威严冷酷的北辰家主,在面对自家小姐时,俨然若一个害怕做错事的小孩一般,绿竹就一个激灵:到底这谁是孩子谁是长辈啊?但是……这也表示老爷是真心疼小姐啊!此时的绿竹,嘴角勾起了一抹傻笑。

    “哗啦……”一道水声引起了绿竹的注意,“水?”看看空空的手,再将视线移到洗漱架上的水盆和那抹坐在梳妆台前的小小影,“小……小姐……您是什么时候……端走绿竹手上水盆的?”颤抖的声音有着一丝不可置信。

    然而正在和自己一头银灰长发较劲的天纵根本就没有理她,而是专心的梳理着自己的一头银发。只是……看着被自己越梳越乱的银灰长发,天纵淡漠的眸有着一丝无奈。很显然这头浓密的银灰长发对于现在的天纵来说,打理起来还稍嫌吃力。

    旁边得不到回应的绿竹,看着那个明显在和自己头发较劲的小人儿,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好笑:小姐现在什么都好,可是对于那头长发还是没辙!“小姐,绿竹帮你吧!”说完,也不等天纵同意,拿过一旁的木梳就细心的整理着天纵的那头长发。现在的绿竹已经不若以往那般害怕天纵,因为她知道:小姐虽然看起来淡漠清冷不可侵犯,但是对于她似乎有一点纵容。不得不说,这个单纯少根筋的丫头,有时那神经还是敏锐的。

    的确,天纵对于这个时常会犯迷糊的丫头,有着连她自己都没觉察到的纵容。比如此刻,天纵就淡漠的看着没经她同意就自顾自打理着她长发的绿竹,银灰的眸中没有一丝责备。要知道,天纵其实很讨厌别人的碰触。

    一会儿功夫,绿竹就将那头银灰色的长发梳理整齐,在发梢的地方简单的系了一条银灰色的缎带,“好了!”看着镜中那张绝色的小脸,绿竹满意的点点头:果然还是这种无任何点缀的装束最适合小姐!

    天纵淡漠的起,看着镜中那头仅被一条银灰缎带固定住的发,银灰的眸没有任何绪。只是当看到镜中的那一抹粉红,不轻蹙眉头:她不是很喜欢这一粉红!可是除了这一粉红,剩下的就只是清一色的白。想到那白色,天纵的眉皱得更紧……

    “小姐,怎么了?不喜欢绿竹为你梳的发吗?”可是倾炎小姐都是这样给小姐束的发啊?单纯的绿竹看着天纵紧皱的眉头,有着点点伤心。

    天纵侧头看向绿竹,对于她的伤心有些不解,“没什么,我们走吧!”感觉到院中那依然站着的影,天纵转向门外走去。经过衣架旁,还不忘将挂在衣架上的紫金色长袍拿起。

    “咿呀!”负手站立在樱树下的北辰毅看着再次打开的门扉,眼中满满的都是慈,“纵儿,饿了吧?”北辰毅迎上从门内走出的天纵,刚想抬手摸摸天纵的头,可是看着面前人儿银灰眸中的淡漠清冷,有些僵硬的放下了手。

    “穿上吧。”看着面前之人被晨雾沾湿的衣衫,天纵轻蹙眉头,将手中那件紫金色的长袍递给了北辰毅。

    北辰毅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衣袍,紫眸绽放出一抹璀璨的笑意,“走!我们吃饭去!”北辰毅伸手接过长袍穿在上,一把拉起天纵的左手就向院外走去。

    天纵看着拉着自己的大手,有着一丝挣扎。可感觉到因为自己的那一丝挣扎,拉着自己的大手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还有那立刻浓郁了几分的霜华之色……天纵淡漠的眸快速闪过一丝莫明的绪,也就任由他拉着自己向外走去。而天纵所不知道的是,正因为她这个默许的举动,使得因为她的那一丝挣扎而黯淡下去的淡紫色眼眸,一瞬间就升起了万丈光华……

    北辰家主厅

    “纵儿,来!尝尝这水晶包……”、“纵儿,尝尝这水晶燕窝粥……”、“纵儿,尝尝这白玉蟹……”、“纵儿,尝尝……”……本来应该是静溢氛围的主厅,此时频频响起一道带着慈与宠溺的磁嗓音。

    伺候在一旁的北辰家仆从,有些傻眼的看着那个满眼温柔宠溺的绝世男子:这真的是他们的家主吗?可是无疑的,这的确是他们的家主北辰毅。想着自从那个白痴小姐出现在家主边这十天来,几乎天天都在上演着这同一个场景。此时,旁边那些仆从看着那个坐在桌前一淡漠的小人儿,眼中有着一丝复杂:这个以前任他们随意欺凌都不吭一声的白痴小姐,真的不一样了!

    而立于一旁的管家北辰洪,此时看着桌前那个淡漠的小人儿的眸中,竟诡异的有着一抹复杂的感激。想起刚刚北辰毅牵着那个小人儿的手走进主厅时,那双一直冰冷无的紫色双眸,里面盛满了名叫幸福和满足的东西。北辰洪只觉心神一震,苍老的眼中溢满了点点泪光。

    然而现在的天纵,并没有理会旁人的闲暇和时间。她盯着面前小碗中还在不断堆积的食物,银灰色的眸有着一丝抽搐:这北辰毅确定她这小小板装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老爷,天纵小姐吃不完这么多东西!”一旁的管家终于看不下去,带着一丝无奈道。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北辰毅这个样子,还带着点点泪光的苍老眼眸有着一丝复杂。

    “额?”北辰毅听到管家的话一怔,侧头看了看天纵面前那堆积如小山的食物,眼中有着一丝尴尬,“纵儿,你先尝尝这些!好吃下次我吩咐厨房多做一点!”

    天纵听到这话一呆:还要多做?看着满满一桌的精美食物,她真的怀疑这北辰毅是不是有败家的倾向。这么大一桌东西,三个人能吃得完吗?想到三个人,天纵瞟了一眼一直静静的吃着东西的北辰家主母—凌媚琪,银灰的眸闪过一抹晦涩:北辰家主母,凌媚琪,长得妖娆魅惑,三十二岁的水系八级魔导师,三长老凌啸威之妹,北辰倾炎之母。在北辰毅沉溺修炼之时,一肩挑起北辰家的重担,将北辰家里里外外打理得妥妥帖帖……但是……看着那稍嫌呆滞的妖媚双眸,银灰的眸闪过深思。

    “纵儿,怎么不吃?”看到天纵只是盯着凌媚琪出神,北辰毅看向凌媚琪的淡紫色眸闪过一抹凌冽,不复对待天纵时的温柔宠溺。

    北辰毅眼中的那抹凌冽恰巧被天纵收进了眼底:看来这北辰家不若北辰倾炎说的那么简单。不过这好像和她并没有关系?只要别牵扯到她就好!银灰色的眸闪过一丝莫明。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抬头看向北辰毅,“等会我要出去。”淡漠清冷的嗓音没有询问的意思,而是直接告知。本来天纵并不打算告诉北辰毅她等会想出去的事,可是不知为何竟然想起了他站在樱树下的影,所以就不知不觉的说出了口。

    “出去?”听到这话北辰毅一呆,随即说道:“吃过饭我陪你一起出去吧?”看着天纵的淡紫色眸有着小心翼翼。

    看到北辰毅眼中的小心翼翼,天纵的心没来由的升起一阵不舒服之感,皱了皱眉,“好。”淡漠的语气听不出一丝绪。

    “管家,去备车!”磁威严的嗓音满是高兴。但就在此时,“老爷,王宫来人求见。”一名护卫打扮的人急匆匆的来到主厅。

    北辰毅看着突然闯入的人,眸中有着不悦,“有说什么事吗?”威严的语调里一片冰冷。

    “说是国王陛下召您即刻入宫!”护卫打扮的人像是早就适应了北辰毅的冰冷,并没因为北辰毅的态度而有什么动摇。

    “即刻入宫?”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淡紫色的眸有抹深思。

    “是的!”恭敬的话语没有一丝迟疑。

    “可是……”北辰毅看向天纵的眸有着复杂:难得纵儿说想出去,他不想错过任何可以陪在纵儿边的机会!

    其实北辰毅自见到天纵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淡漠清冷的小人儿相处,总觉得他们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膜,常常让他感到手足无措。他本来还想借这次出去的机会拉近他们的距离,可是……

    天纵感觉到来至北辰毅的视线,微微皱眉,“我可以自己出去。”

    “可是……”北辰毅的语气有些急切。

    “下次你再陪我出去。”淡漠清冷的嗓音,不自觉的许下了承诺。

    听到这话北辰毅一震,眼中有着不敢置信,“纵儿,你是说……你是说下次让我陪你出去吗?”淡紫色的眸带着一丝激动。

    旁边的那名护卫看到这样的北辰毅,眼中有着惊异。可是看到旁边众人一副见怪不怪的神,忽然觉得自己的定力还有待增强……其实并不是众人对这一幕没有丝毫的惊讶,而是这十天来看得太多,神经都有点麻木了。

    “嗯。”简单的一个嗯字,天纵就不再回话。

    北辰毅听到天纵肯定的答复,紫眸中光华潋滟,“管家,你带人好好保护纵儿!记住,不能让纵儿受到一丝伤害!”看向管家北辰洪的眼中满是威严。

    “老奴一定保护好天纵小姐!”苍老的语调中满是坚定。

    听到管家的保证,北辰毅有着一丝放心,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纵儿,这卡你拿着!”一张紫晶卡被递到天纵的面前,“等会在街上有什么喜欢的用它都能买到。”淡紫色的眸有着宠溺。

    厅中的众人看到北辰毅递给天纵的紫晶卡,眼中满满的都是震惊。要知道,就算是北辰家的长老用的都只是普通的金卡,而紫晶卡也唯有他们家主手上的这一张。现在家主却将它给……众人看着天纵的眸越见复杂。

    而天纵看到递到面前的紫晶卡,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北辰倾炎有告诉过她关于这片大陆的货币换算:通常都是一紫晶币=100金币,一金币=100银币,一银币=100铜币;同时还有银卡、金卡、紫晶卡和最高等级的黑晶卡,如同现代的银行卡一般,只是一张银卡中至少要有100万银币,一张金卡中至少100万金币,一张紫晶卡中至少一亿紫晶币,而最高等级的黑晶卡中至少十亿紫晶币。据她所知,这片大陆基本用的是银卡和金卡,少数有份地位的人才会拥有紫晶卡,而黑晶卡基本是一个传说。

    可是……看着递到面前的紫晶卡,天纵皱了皱眉。灵儿的空间内还有一张北辰倾炎硬塞给她的金卡,现在又是北辰毅的紫晶卡吗?“我不……”

    “纵儿,你拿着我才放心!”还没等天纵的拒绝出口,北辰毅就霸道的将紫晶卡塞入了天纵的手中,随后起离去。只是离去前脚步顿了顿,淡紫色的眸扫了一眼角落一暗之处,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

    而此时暗处之人的神识中传来了这样一句话:“风,纵儿就拜托你了!”

    看了看手中被硬塞入的紫晶卡,天纵的眸闪过一丝不明绪。随即也站起向外走去,只是离去前瞟了一眼任静静坐在桌前优雅的用着餐点的凌媚琪,淡漠的眸快速的闪过一丝寒意……

    求收藏,求评论……亲们,多多评论呐……更要多多收藏!嘿嘿……三口油呐……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