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黑与白之间—吞噬和新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别哭,我没事!只是……只是这具体承受不了解封出来的力量,所以……所以力量……在体里乱……唔……乱窜……”撕裂般的疼让天纵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灵儿颇具人化的看着上疼得浑不停颤抖的天纵,焦急无比,可又无可奈何!“呜呜……都是灵儿的错!都怪灵儿没用!呜呜……如果灵儿能力再强一点,就能帮主人找到一个更好的体……呜呜……都是灵儿的错!都是灵儿没用!呜呜……主人……主人……您千万不能出事啊!呜呜……主人!主人……”

    天纵听到耳边灵儿不停的哭声,可是疼痛已经使她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意识……不!应该说是天纵的神识慢慢深入这具体,只见这具体里面,泛着银灰光芒的气流像是找不到归宿一般不安,在狭小错乱的经脉中不停的疯狂游走、翻腾、冲撞,急于寻找到一个突破口摆脱这狭窄空间对它的锢……

    天纵的意识看着这具体里的况,有点目瞪口呆。怪不得这些力量会在这个体里面翻腾不休,看看这些狭窄薄弱的筋脉,不仅狭窄薄弱,而且还严重错位、杂乱不堪,显然是受到重创所造成的!这样的筋脉,如何承受着突然涌进的能量?天纵的心泛起苦笑:能够毁灭一切的恐怖力量,超越所有神的魂魄,绝对强悍的神识,现在却配上这样一具残破不堪的凡人躯体?

    可是自从得到了那一小部分关于自己最初的记忆,天纵也知道,哪怕是上古神人的躯体,都不能承受自己神魂中那被封印着的能量的百分之一,何况是这样一具残破不堪的凡人躯体?那么以前的自己,为何要舍去经过漫长岁月、吞噬了无数混沌之灵才凝聚而出的躯,反而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在神魂之中?看来这些等会要问问灵儿!现在最要紧的是引导这些力量进入这具体的识海之中,否则……不仅是这具体会被轻易摧毁,大概连她的神魂都会受到很大的波及。

    摒弃一切杂念,天纵慢慢的引导着经脉中银灰色的力量向着识海而去。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天纵神识的熟悉,还在不停疯狂乱窜的银灰色力量,像是乖乖听话的小孩一样,慢慢的随着天纵神识的牵引,顺利的穿过那些纠结在一起的筋脉,向着识海而去……

    但是当天纵的神识将那股银灰色力量引导到她记忆中所了解到的识海位置,却在那里受到了阻隔:一层略显暗的膜,或者更确切说来是一道透着邪之气的封印,堵在了通往识海的地方。天纵心中有了怒意。从那一小部分的记忆中天纵知道,一个人如果要摆脱凡人躯体参悟天道,那么唯有修炼一途。而修炼的重中之重就是一个人的识海,所有你从外面吸收而来的天地能量,都将聚集在你的识海中储存起来,能量越多那你就越可能突破成神或是更高的存在,如神主或是各位面的天尊……所以识海的大小决定一个人、甚至是所有妖魔灵兽的修为大小!(当然这除了少数由混沌之灵中诞生而出的个体和从虚无中诞生的我们的女主。)现在,没想到既然会有人恶毒的封印了这具体的识海,而这也就意味着这具体永远不可能再有修炼的机会,永远只会是一具**凡胎!

    看来自己的那些能量不仅是因为那错乱的筋脉才在体里四处乱窜,还有这被封印了的识海!天纵冷眼盯着面前的封印,搜寻着自己那一小部分记忆,可是并没有关于这种封印的信息。(某影:当然没有了!这种垃圾封印怎么会出现在咱们家天纵的记忆中呢?天纵淡漠的瞟来一眼:那么这垃圾封印是弄出来的?某影缩着脑袋快速的飘走。)

    “轰!”像是墙体倒塌的轰隆声震撼了天纵的心神。原来正在天纵苦恼找不到关于这种封印的信息之时,跟随天纵的神识引导而来的银灰色力量像是感应到了她的苦恼,又或者是等得不耐烦了,齐齐朝着堵住它们前进之路、透着邪气息的封印冲撞过去……只是一瞬,那道封印就如同年久失修的围墙一般,轰然倒塌、破碎。

    银灰色的力量少了前面的阻拦,全都一窝蜂似的涌进识海……

    “唔……”因为那疯狂涌入识海的力量,使得上仿佛是因疼痛而失去知觉的人影再次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枕旁那枚还在不停发出哭泣声和自责声的戒指灵儿听到声响,声音立刻又大了好几个分贝,不停哭道:“主人!主人!快醒醒!呜呜……快醒醒啊!呜呜……别吓灵儿……主人!主人……”

    而神识还陷在识海中的天纵,听到耳旁灵儿的哭声,心中有着无奈:不是她不想回答它,而是此刻她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安抚那不断涌进识海的力量上。天纵一边安抚引导着的银灰力量的进入,一边感应着这片识海的大小……不过这也太小了一点吧?一平米都不到?天纵有点目瞪口呆。虽然她不知道所谓的识海究竟该有多大,(因为她本是由能量体聚集而成的,经过数不清的漫长岁月才慢慢生出神识、神魂,然后吞噬了无数混沌之灵才凝聚出形体!因此她本代表的就是能量,没有所谓的识海一说。这个后面的文中会提到。)可是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感应到这片识海的面积,天纵有种哭无泪的感觉。

    或许也是感应到了这片识海的大小,随着识海中越来越多的银灰色力量,空间的狭小使得那些银灰色的能量躁动不安、不停翻涌……像是要突破这片识海的壁障去更广袤的地方,又像是要将这片困住自己的狭小空间整个吞噬……

    天纵冷汗淋漓,不停的将神识深入那片银灰色的能量中不停疏导、安抚。她知道,这银灰的力量代表的是那片诞育自己的虚无,同时也代表着吞噬。虽然现在这里的能量还没有那个圆球中的亿万分之一,但是如果让它继续这样躁动下去,那么它不是冲破这片识海,而是吞噬这片识海。当然,同时被吞噬的还有自己的神识和自己的神魂!虽然她本就诞生与这片能量之中,就算被吞噬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她会忘记一切然后重新来过:再去经历数不清的漫长岁月生出神魂、凝聚形体。而这也就是虚无的力量,介于黑与白之间的灰,吞噬然后再新生!

    但是经过这累世的人界轮回,现在的天纵早已不是那个淡漠虚无的存在。她还有很多事没做,还有很多人和事不想要忘记:如那个正在自己耳边哭泣的灵儿、那对疼惜自己若命的云氏夫妻、那个为自己而死却还口口承诺守护的云娴雅……还有那累世轮回中的一张张面孔,她都不想忘记!还有那个算计了她的轮回人生的银发男子,她还没弄清自己和他有何牵扯……更有那与她能量封锁在一起的记忆,她想看看到底里面还有着自己什么样的记忆……所以,她不想、也不要被自己的能量吞噬!

    或许是天纵的安抚起了效果,又或是那银灰色的能量感应到了天纵的心思,在经过最后一丝挣扎之后,都聚集到这狭小的识海中,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而此时的天纵已是精疲力竭。

    天纵看着已经安静的聚集在这片狭小识海中的银灰色能量,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同时产生了一个疑问:以前的她在封印自己这银灰色的能量之时,是不是算到有今天,所以才会设下两道封印?不过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将那团能量球中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还有就是问外面的灵儿……不过……天纵看着这片不足一平米的狭小识海,心里不苦笑:那团能量球亿万分之一都不到的能量都差点将这里和自己的神识吞没,如果在多一点点,自己大概就真的要重新来过了!看来她如果还想知道更多,除了问灵儿之外,就只能想办法扩大这片识海,好让它能容下更多的能量……不过想要扩大这片识海,看来只有如凡人一般一步一步的吸收外界的能量修炼突破,从而来达到扩大识海的目的。

    想到这,天纵一阵头疼。虽然当了这么多世的凡人,可对于如何去修炼?她却是一知半解!因为她本就是由能量体中所诞生出的神识、神魂,哪怕是凝聚出了形体,可是本就代表着能量,根本就不用、也不可能像其他生灵一样去修炼!就连识海一说,都只是在某个无聊的子里听别人提及才对其有所了解。就算她现在了解修炼一途,可问题是要她这个从诞生之起、就是一团被其他外界能量害怕躲避的存在如何去修炼?想到记忆中那段被所有外界其他新生能量躲避的子,以前淡漠清冷、无心无的自己或许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的天纵,或许是因为经历过那无数人世的轮回,心中仿佛多了根刺……

    但是想要扩大这片识海,难道只能像自己没有凝聚出形体之前那般,去吞噬其他的能量?天纵看着拥挤狭小的空间,心中无奈。可那时的自己是一团拥有神识的能量体,吞噬其他的能量只需靠近就OK,现在为凡人的自己怎么去吞噬?而就算是成功的将外界的能量纳入到识海之中了,那也会被自己的力量所吞噬从而达不到自己的目的!想到这,天纵有些抽搐了。

    “呜呜……主人!您到底怎么了?呜呜……快醒醒!快醒醒啊……”此时,天纵的耳旁不停的响着灵儿的哭泣声,知道这次是吓坏它了,于是只好将神识退出了识海,睁开了疲惫的双眸。

    看到这枚摇摇晃晃漂浮在自己眼前的戒指,天纵心中一片柔和,“灵儿,不哭了!我没事!”稚嫩沙哑的淡漠嗓音多了几分温柔。

    “啪!”泛着暗淡银灰光芒、摇晃不稳飘在空中的戒指灵儿,看到天纵睁开的双眸,还有听到她温柔的嗓音,像是累积般再次掉落在了天纵的枕边。但更大的哭声却也随之响起,“哇……太好了!主人没事!呜呜…。太好了!”

    “嗯!我没事!所以灵儿也不哭了好不好?”天纵轻轻的侧转过头,温柔的对灵儿说道。如果是以前见过天纵的人看到现在的她,绝对会集体跑到地上去捡眼珠子。而此时就有这么一位,不过可惜的是它并没有眼珠子。(灵儿大怒:谁说我没有?你们给我好好等着,过不了多久我就能幻形了,到时见到了可不准流口水!某影挂着口水猛点头:好好!俺等着那一天。)

    灵儿听到天纵口吻中那抹不再只是淡淡的温柔,呆住了!“主人!您……您好像真的变了?”虽然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天纵的变化,可是直到现在感到那对自己掩饰不住的温柔,才后知后觉般的说道,语气中有着不敢置信。

    天纵听到这话也是一呆:她变了吗?或许是真的变了吧!变得心中仿佛能感觉到更多东西了:甜的、酸的、涩的……就像是多了喜怒哀乐一般……这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了累世轮回记忆的时候?或是那个叫云娴雅的如妖女子倒在自己怀中的时候?又或是因为那累世轮回感的积淀?可不管是什么让她变了,她只知道她喜欢现在的自己。她总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么久以来就是为了寻找现在这样的自己……

    灵儿见天纵没有说话,而是像陷入了沉思一般,于是只好疑惑道:“主人?你在想什么?”

    “在想灵儿为什么会说我变了。”回过神的天纵语气中带着不自觉的淡淡宠溺,“那么现在的灵儿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天纵的语气带着一丝认真。

    “不管主人什么样灵儿都喜欢!”稚嫩的嗓音,天真的话语,却满满的都是真诚。“因为不管是以前的主人还是现在的主人,那都是主人您啊!所以不管主人变还是没变,灵儿都喜欢!”

    对啊,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那都是自己。她只要随着自己的心做真实的自己就好!这时听了灵儿的话,天纵的心才真正的有所释然。

    心中释然的天纵想起自己要问的事,于是开口问灵儿:“灵儿,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封印了自己的力量?”这真的让天纵很困惑。

    “这个……那个……”灵儿的语气躲躲闪闪,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般。但随之又像是豁出去了,“灵儿也不知道!”说完,本来就暗淡的银灰色光芒更加暗淡了,仿佛是害怕被惩罚一般。

    听了灵儿的话,天纵不一呆,“不知道吗?”轻声的呢喃,像是在问灵儿,也像是在自问。

    “哇……”听到天纵呢喃的话语,灵儿害怕的大哭出声,“灵儿不是故意的!那个时候血煞哥哥和暝哥哥一直跟着主人,灵儿因为无聊所以就不小心睡着了……呜呜……灵儿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主人!您不要因此就不要灵儿了好不好?呜呜……下次灵儿保证再也不贪睡了……呜呜……主人……”

    听着耳边灵儿止不住的哭声,还有它话里的意思,天纵直觉满头黑线:以前那段记忆中的灵儿没见它哭过啊?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哭?如果不是因为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天纵绝对会怀疑现在这个灵儿被什么人给掉包过了。想归想,但是该问的话还是要问的。于是天纵再次问道:“你说你睡着了?那么什么时候醒的?还有你所说的血煞哥哥和暝哥哥又是谁?你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这么多的问题听得灵儿直发晕,但是听天纵的口气是不会不要自己的,于是立马破涕为笑。“当时灵儿因为无聊睡着了后,突然感觉到主人的神魂受到了重创。睁开眼就看到主人在时空乱流与虚无空间的夹缝中,变成了像当初一样只有神魂和神识的能量体。可是灵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主人就封印了自己的力量和神魂,灵儿也因此被封印在了里面陷入了沉睡……”像是想到了当时的景一般,灵儿的声调中有着浓浓的恐惧。

    灵儿顿了一下,感觉到天纵正认真的听着它的话,接着道:“然后,灵儿再次醒来就和主人在那个魂镜中了,也看到了主人轮回中发生的一切……然后,那个银发男子出现要带走主人,灵儿知道主人不愿跟他走,所以……”说道这,银灰色的光芒一闪,像是害怕一般,“所以……灵儿只好破坏了他的魂镜带走主人了……”说完,就不敢再往下说了。

    天纵见灵儿不再出声了,心里也明白它的担心,只好开口道:“灵儿,你做得很好,虽然现在这具体残破不堪,但是你毕竟还是为了救我,所以不怪你。至于那个银发男子……”天纵的眼中有着冷光:看来为了她,他可是下足了本钱,竟然不惜自损神魂和修为造出魂镜?要知道这魂镜可是只有达到真正神级修为的神才能造得出来。若是只有累世轮回记忆的天纵不会知道这魂镜是什么,但现在的她……

    回想着记忆中魂镜的形成和作用,天纵冷意更胜。要知道那是通过以血为引,以自大半修为为媒,开启直接通往轮回之门。然后在别人的灵魂或是神魂之上烙上属于自己的灵魂印记,直接将那人的魂通过轮回之门送入尘世的轮回之中。当轮回之门关闭之后,那里就会出现一面镜子,里面有着被送入轮回之人所发生的一切景象……当被送入轮回之人的魂回到那面魂镜之中时,也就意味着将他(她)送入轮回之人的目的已经达到。当然,被刻上别人灵魂烙印的人就会永生永世与那人牵扯不清,除非你的神魂比那人强大,不然那灵魂烙印就会一直跟随着你……

    现在天纵感觉不到神魂上有何异样,多半是因为神魂解封了的缘故。以她现在看来,那人应该只是接近神级的存在。但是将她的轮回人生当戏一般欣赏是吗?—不管是为神还是为人,她的尊严都不准任何人冒犯!

    “主……人……”灵儿感觉到主人真的怒了,出口的话都是畏畏缩缩、断断续续……“哇……主人,对不起!您别生灵儿的气,灵儿以后再也不敢偷窥主人的心事了!呜呜……对不起……”原来这个带点活宝意味的灵儿,以为天纵是想到了它偷窥她心事的事而生气。

    “额?”这又是什么跟什么?怎么好好的又哭了?“灵儿?”天纵不解的唤道。

    可此时的灵儿却并没有回答天纵,而是继续哭着:“呜呜……对不起!主人,灵儿知道错了……呜呜……”

    见灵儿只顾着哭,天纵有些头疼。记忆中以前的它并不是这样的啊?难道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吗?等等……灵儿说它偷窥了她的心事?一道灵光闪入天纵的脑海:‘哈哈……现在的主人好可……哈哈……’‘衰神?是什么神?’当时她还在奇怪为什么灵儿会说这么奇怪的话,只是随后被它一口一个‘主人’叫烦了所以忘记了这事,原来当时它看到了自己脑中的想法!

    “呜呜……主人,灵儿知道错了!呜呜……”听到灵儿任然不间断的哭泣声和认错声,天纵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开口道:“好了,这次就不怪你了,但是记得下不为例!”口气虽然又带上了淡漠清冷,但是里面却有着警告:她很不喜欢被偷窥的感觉。

    “嗯嗯!灵儿下次再也不会了!灵儿保证!”哭声立马转变成信誓旦旦的保证。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天纵有些无奈的想到。(某影险的笑着:你现在和它都是一样滴!天纵不解:你什么意思?某影:呵呵……没什么没什么!随后某影一溜烟的跑的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样的灵儿,天纵对于接下来要问的事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但还是开口问道:“灵儿,你说的血煞哥哥和暝哥哥又是谁?”血煞?暝?天纵对这两个名字感到很熟悉,所以就算不抱希望却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血煞哥哥就是血煞哥哥,暝哥哥就是暝哥哥啊?”听了天纵的问话,灵儿疑惑的道。接着像是解释一般:“他们跟了主人很久很久了,久到灵儿都忘记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主人边的!怎么?主人不记得血煞哥哥和暝哥哥了吗?”可最后大概是想到天纵可能忘记了血煞和暝,语气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心,或者两者皆有。

    果然!灵儿的话让天纵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看来想要知道一切的答案,只有寄希望于那与自己的力量一起被封印着的记忆……可是那不足一平米的狭小识海……

    “主人,您怎么了?”见天纵久久不语,皱着眉头似乎在烦恼什么,而它才保证过不再窥视天纵的想法,所以只能开口问道。

    “我在想怎么才能扩大这具体的识海。”听到灵儿的问话,天纵不自觉的回到。

    灵儿听了天纵的话,突然想到那还被封印着的力量:是了!主人的力量几乎还都全部被封印着!怪不得会问它血煞哥哥和暝哥哥是谁,看来主人只恢复了小部分有关于它的记忆。那么主人扩大识海是想解封她的力量?还是想要解封里面的记忆?如果是记忆……

    突然,天纵看到灵儿的戒竟然透着点点粉红的光芒,这是怎么回事?天纵盯着灵儿的眼中有着疑惑:记忆中好像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像是感觉到的天纵盯着自己眼中的疑惑,灵儿有点不自然的开口道:“主人,其实扩大识海很简单啊,您只要将这外界能量用神识纳入识海,那么达到一定的饱和度修为就会有所突破,而识海也会随之扩大……”而此时灵儿心中想着的却是:不能让主人知道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她体内睡觉,所以关于主人的事自己也就只是知道一点点!

    然而天纵听到灵儿的话,却是皱起了眉头……

    “主人,您是在担心那些外界的能量会因为害怕被您本的力量所吞噬而不敢靠近吧?”这时的灵儿褪去了稚嫩,仿若一个智者一般一语道破了天纵心中的担忧。

    见天纵像是默认般不作答,灵儿继续道:“主人,其实您不用担心!因为您所担心的事也不会发生!您应该知道自己诞生与虚无,所以也就继承了虚无的力量。而虚无它代表着吞噬和新生的力量,只要您所纳入的能量够强够多,那么您本的能量也不会将它吞噬,还会有助于它的积累!”

    “只要所纳入的能量够多够强就可以相安无事吗?”听了灵儿的话,天纵喃喃自语。

    是啊!自己怎么可以忘了自己能量的本质:它代表着吞噬和新生!就如黑与白中间那道灰色地带,黑只能是吞噬,白只能是新生,而那道灰色地带却同时有着吞噬和新生的力量!只要你够强,那么它会许你永生;如果你太弱它会将你吞噬,然后再许你一个新生!像是终于真正感悟到自能量含义一般,天纵眼中有着璀璨的笑意,明亮而晃眼……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