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命中注定的结局(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A市市区某废弃仓库

    “血姬,你确定这个天纵集团的小公主就是‘死神’?这会不会太荒谬了一点?你应该知道本王最讨厌的就是欺骗。”男子特有的磁嗓音在这座略显森废弃多时的仓库中响起,冷酷、魅惑、冷……

    本不该存在于这座废弃仓库的超大屏电脑荧幕,上面定格着一个淡漠清冷、绝色倾城的影。如果看过关于天纵集团小公主的电视直播,那么你会发现,这个被定格住的影赫然是那个住在美丽的城堡中、正举办和自己20岁生派对的天纵集团小公主,云天纵。

    在荧幕亮光的映下,依稀可见这座被废弃的仓库中站着数十人,黑衣黑裤,浑散发着嗜血冷的气息。而荧幕正前方,慵懒的坐着一个高挑俊美的影。他有着一头长及肩部的漂亮金发,一张美得柔的绝色面庞不辨雌雄:眉如琼黛、眼若寒星,最主要的是那双眸子呈淡紫色、氤氲如雾,不经意间闪过一抹妖异的红;白玉琼鼻,稍显薄凉的双唇泛着诡异的红……一双修长有力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葱白如玉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椅子把手。慵懒、魅惑、妖异……显然就是刚才的出声之人。

    “绝对不会有错!想我血姬在她手下做事多年,关于她的信息我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就算她化成灰我血姬也能将她认出!”愤恨嫉妒的女声在这个有着妖异之美的男子旁响起。

    “血姬?血色妖姬……”男子歪着头看向这个因为嫉妒而使得还算美丽的脸庞扭曲变形的女子,妖异的眸中快速的闪过深深的厌恶、鄙夷。

    而这个自称血姬的女子却一无所觉,还因那唤着自己名字的魅惑嗓音、和那副美得不辨雌雄的脸庞,双眸中被痴迷充斥着。

    “不知道我这‘冥王’对上‘死神’谁会更胜一筹?”男子状似无意的呢喃。

    “那个人怎么可以和您相提并论,就算让她来给我提鞋我都嫌她脏!她就是一个无心无的怪物,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每天还自命清高的拿她那副妖媚嘴脸到处勾引人,看到她的样子就让我恶心,终有一天我血姬要撕碎她那副狐媚脸!不过没想到那一天终于来了,哈哈……”血姬盯着荧幕上那淡然绝色的影陷入了癫狂之中。

    男子斜了一眼这因为嫉恨陷入癫狂的丑陋之人,眼中已不加掩饰的盛满了厌恶和鄙夷,妖异的红一闪而逝,森而嗜血……

    而处在仓库中的其他黑衣人在心里也同时闪过厌恶鄙夷。

    “禀主子,那个娘们儿受不了昏过去了!现在该怎么办?”五个长相丑陋只着一条内裤的男人从仓库背面一个隐秘地方走了出来,眼中尽是恶心的**和贪婪。

    “晕过去了?呵呵……阿大,这天纵集团美女总裁的滋味还好吧?”陷入癫狂之中的血姬在自己手下的回禀之下恢复了神智。心里闪过深深的懊悔,怎么可以在‘冥王’面前这么失态呢?希望他不会怪罪。偷眼看向那个一慵懒魅惑的男子,见他面色如常才松了一口般向自己的的手下问道。

    “回主子,没想到这天纵集团总裁的滋味竟然这么**,可就是不耐,没几个回合就晕了!”随着阿大的回话,其余四人也是不停点头,像是回味般,眼中充满了恶心的念,嘴角似乎还流下了可疑的液体。

    “晕了也好,你们可以留点精力给那位传闻中的小公主,相信她很快就会到了!现在你们去把那位昏倒的高贵云总裁带出来,好戏嘛!怎么可以少了她呢!”毒的笑意爬上了血姬的嘴角。

    在血姬看不到的角落,那个慵懒魅惑的男子勾起了残忍嗜血的笑。妖异的紫眸盯着荧屏上那个清冷淡漠的绝色之姿,里面有着见到猎物的兴奋。既然是本王看中的猎物,那么就谁都不可以沾染,何况是你们这群恶心的人类。但是在这被注定的结局之中,谁又会成为谁的猎物?

    “碰!”一个长发女子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丢在地上,名贵的装被撕成了条状,只堪堪遮住了体的重要部位,上青一块紫一块,显然是经过百般凌辱所造成的。或许是因为突然的重力撞击,使得那个女子呻吟出声,有了清醒的征兆。

    “哟!看看看看!阿大,你说得不对嘛?我们的云总裁哪里不耐了,这不是醒了吗?”毒的话语让那个如破布娃娃般的女子费力的抬起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随着她抬起头,一张如妖精般美丽的脸孔暴露在空气中。若你仔细看会发现这个女子与荧幕上的那张脸有着七分像,若硬要说她们谁更美,却无从比较,毕竟一个淡漠如仙一个魅惑如妖。而这个如妖的女子正是云天纵的姐姐,天纵集团现任总裁云娴雅。

    “你是谁?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温润的嗓音给人一种如沐风的感觉,和她如妖的气质根本就是两个极端。

    “我是谁?呵呵……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拜你家那位公主妹妹所赐,要恨你就恨你不该有这样一个让人厌恶的妹妹!”血姬用力扣住云娴雅的下巴恨恨的说到。

    “纵儿?和纵儿有什么关系?你抓我来是为了纵儿?你们想对她做什么?”不愧为天纵总裁,轻易就猜出他们的目的不在她而是为了自己的妹妹。但也因为这样,让这个哪怕面对别人的凌辱也不吭一声的她眼中出现了惊慌。纵儿,那个有着一淡漠清冷气质的人儿,是她和父母心中最柔软的所在!哪怕倾尽所有也不能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纵儿?纵儿?叫得真亲,你知道你们所谓的小公主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吗?你又知道她的双手沾满了多少人的血吗?就是她,就是你们眼中无忧无怒的小公主害得我过着老鼠一般的生活,为了活下去,我做尽了一切低下的事,可她还是不放过我……”血姬指着荧幕上的影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云娴雅顺着血姬手指的方向,在那副超大荧幕上看到了那个虽然笑着却还是淡漠清冷的人儿。

    虽然面前这个女子的话让她震惊,但心里却有着几分相信。不知从何时起,她发现纵儿会经常无缘无故从城堡消失,刚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人闯入城堡将带走了纵儿,但是监视系统却一切正常,没有显示有何陌生人闯入的迹象,想闯入这里并带走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解释就只有是熟悉这城堡一切的主人,也就是纵儿自己离开的。

    可她又会去哪里?又做了些什么?关于这一切,既然纵儿不说她也不问,只要那个在她晚归时为她留一盏灯、她生病时彻夜守在她前的人儿,不会如她和父亲母亲担心的那样,忽然如一阵风般消失在他们的生命中就好。那么其他的又何必去在意呢?

    温柔的看着屏幕上那个被定格的影,不知道派对开的还顺利吗?今年的生礼物还没给她呢!而且还欠她一句‘生快乐’,不知道纵儿会不会生气?

    不过生气起来的纵儿应该会更美吧?真想看看纵儿生气的样子,不过好像不太可能!

    云娴雅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不知道是对面前这个疯狂的女子还是对自己。

    “哈哈……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尽然还笑得出来?”

    “啪!”血姬愤恨的一巴掌打在云娴雅如妖的面容上,立刻印出了五根清晰的手指印,带血的嘴角依然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似嘲讽般……

    “你现在是在嘲笑我吗?呵呵……怎么我的手下没让你得到满足吗?看你现在都还有力气来嘲笑我!你看这样好不好?就换我血姬亲自动手来伺候我们的云大总裁……”愤恨扭曲的脸上布满狠毒辣。

    “放心!我绝对会让我们的云大总裁舒舒服服的,并且终生难忘!”尖锐如恶鬼一般的声音。

    “啪!啪!啪……”鞭子抽在人上的声音在仓库中不断响起。

    疯狂的血姬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长鞭,疯狂的向云娴雅上抽去,每抽一鞭,都会带出一阵血雾……

    此时的云娴雅却不吭一声,双眉紧皱,冷汗沿着绝色的脸庞一滴滴滑落,那紧咬的双唇也不停的向外渗着血。

    一旁一直未出声的魅惑男子兴味的看着这一幕。

    不愧为天纵的掌权人,不管是被人凌辱还是现在的鞭打竟然都能不吭一声。妖异的紫眸闪过一丝激赏。

    但是他可没漏看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狠戾,依她现在的况看来,那抹狠戾多半是对她自己。

    呵呵……真有趣!没想到这‘死神’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姐姐,看来这个姐姐真的是很疼惜自己的妹妹啊!但是想死?‘死神’都还没到呢,如果就这么让那个白痴把她打死了那他还玩什么?

    妖异的红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

    而正忍受着鞭打痛楚的云娴雅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向脑海。

    “好了!血姬,你把她打死了还用什么将‘死神’引来。”魅惑冷酷的嗓音阻止了血姬接下来的施暴。

    云娴雅抬头看向出声之人,在刚才她就注意到了这个慵懒魅惑的男子,虽然他有着迷人的外表,但云娴雅却在他的上感到了危险的气息。凭她在商场多年来练就的眼力,她没有看漏他在看向纵儿的影像时那一闪而逝、势在必得的目光。

    他很危险!她不能因为自己而让纵儿处在危险之中,很显然他们口中的‘死神’指的是纵儿,虽然不能将纵儿与那个传闻中杀手界第一把交椅的‘死神’联系在一起,但是她宁愿自己死也不觉能让自己成为纵儿的拖累。纵儿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是清冷无的,但是她知道,若纵儿知道她有危险一定会来。可这一切却被这个有着危险气质的男人打破了……

    “怎么?想死?被那么恶心的人凌辱时也没见你吭一声,还以为你有多坚强,怎么知道我们要用你引来你亲的妹妹就想死了?不过你很聪明,懂得激怒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也不用这样瞪着我,现在就算你死了也无济于事,你们的小公主云天纵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到了。”冷酷残忍的声音让云娴雅如坠冰窟。

    “不可能!”因为长时间忍受着体上的痛楚,愤怒的嗓音染上了浓浓的沙哑,早已没了先前的淡定与温润。

    “呵呵……怎么不可能?我只是打了个电话告诉你那亲的妹妹你在我这做客呢,其他的都还没来得及说她就挂断了电话。她也真是的,本来我还想告诉她我是怎么招待你的,竟然都不给我这个机会。都两年了她那个自大的毛病看来还没改掉呢!呵呵……真的很期待她看到你的样子时的表!你猜猜她还会是那副恶心虚伪的嘴脸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泄完了,还是现在云娴雅的样子取悦了她,又或是终于发现这里还坐着一个与‘死神’相比肩的俊美男子,总之现在的血姬已经是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仿若刚才那个疯狂狠毒如蛇蝎的女子只是众人的幻觉一般。

    “不管你们是谁,和纵儿有什么样的恩怨,我都不许你们伤害纵儿,哪怕是拼尽所有一切!”

    听了血姬的话,云娴雅第一次有了绝望的感觉,心里不停祈祷着或许爸妈在家纵儿不会离开城堡,也随他们心意来到这里。

    “拼尽一切?云总裁,你现在都自难保还拿什么来拼?你的命?可本王都还没开始玩又怎么能遂了你的心愿呢!等本王玩腻了会考虑成全你的心愿,毕竟你的血味道也不错。”一滴属于云娴雅嘴角的鲜血,一瞬就被突然靠近的妖异红唇纳入了口中,轻轻的舐了一下双唇,回味一般……

    没人看清刚才还慵懒坐着的人怎么一瞬就出现在了云娴雅面前。那一刻,云娴雅像是感觉到了来至地狱一般的冷气息,毛骨悚然……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期待‘死神’大人的大驾光临吧!”像是感叹一般,男子直起面向大门的方向,眼中有着猎人见到了猎物一般的兴奋。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