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木头也动心

    树静,而风不止,人静,而事不止,早晚有风,早晚有雨。

    昨天已然过去,今天已然到来,自信是别人的,威风要靠自己。

    “暗夜,快走,快走。”易水痕拖着暗夜走着,也不断地叫着。

    暗夜很不愿地被拉着,周围还围着数十人,今天本想多睡会儿,哪知道易水痕那家伙比鬼还急,一大早就跑来,硬着自己起了,又硬拉着自己跑到了这所明月学院。

    “我说,你急什么啊!这都到了学校门口了,快点放开你的手,真是的,你还真就是个鬼,天天缠着我。”暗夜一脸酣睡像,完全没有什么精神。

    “怎么能不急,现在,我是急到不行了,快点吧!”

    “好,好,好,快点就快点,我真是倒霉,从小就认识你这么个大头鬼。”

    “什么大头鬼,我那是也为你着想不是,不过,也顺带为自己着想了一下。”

    “你就鬼叫吧!说话跟放似得,昨天都说是为自己,今天倒还扯上我了。”

    易水痕一把抱住暗夜,一脸傻样又出来了。

    “夜哥,你就快点吧!”

    “啊!我受不了了,快点放开,快点走就是了。”

    “诶,这不就好了吗。”

    暗夜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已决定快速去看一眼,立马就走人,要是这混蛋再废话,他也不会在理了。

    暗夜的脚步渐渐加快了,众人都还有点跟不上了。

    “我说,你们说的那个女子在哪里啊!”暗夜突然止步问道。

    易水痕马上道“就在前面了,我听别人说,她是人魔十班的学生。”

    “十班,那不就是最差的那个班级吗?你说的那个女子,她是十班的,她不是非常厉害吗?怎么会在最差的班级。”

    “这个,因为她只有3级,所以,只能是在十班啦,快点去见吧!”

    暗夜拍了拍头,还是只好快速地向前进了。

    此时,学院里正是上课时间。

    月心很是没精神的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书,但是却有要倒下了的意愿,这样没精神的月心,还真是多亏了荷月,天天让月心陪她到很晚,方才睡下,月心简直是快头疼死了,真是睡了都会被弄醒。

    “月心,你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么没精神,不是病了吧!”史老师摸了摸月心的头,很是关心地道。

    “没事,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是吗?看你都快要到了的样子,你说你没有事。”

    如风赶忙凑到月心边,正要好好看看月心,谁知道,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叫声。

    “花月心,谁是花月心,花月心,花月心。”

    史老师见外面大嚷,赶忙跑到门口处,一把拉开了大门。

    外面风景甚是美啊!一大群帅哥啊!

    史老师摆了摆头发,而后又把脚翘得老高,好像是要亮出自己的美貌,只可惜,没人会去看她。

    “这位大姐,你不会告诉我们,你就是那个花月心吧!”易水痕一脸惊讶地问道。

    “啊!我不是,我是这里的老师,我叫史云静。”

    易水痕顺速从惊讶中跳转回来,心想道:原来是这样,还真差一点快要了自己的命。

    “这样啊!史老师,我来这里是想找花月心,你能帮我叫她出来吗?”

    “什么,找花月心,你们认识她吗?”

    虚伪的易水痕低声道“那是,那是,肯定认识啦,怎可能不认识,史老师,快点帮我们叫一下月心吧!”

    史老师本想再多和帅哥们说一下话的,只可惜,大家都催着她,她也只好进入教室,走到了月心的旁。

    “月心,外面有很多人要跑找你,还说认识你。”

    月心听到此话,原本没有一点劲的月心,突地站了起来,心里不激动了起来。

    月心赶忙精神了起来,快速地走出了自己所在位置,一把拉开大门,左右望了望,而后走出去了,面前站了一大堆人,可是,她却完全没把前面这些家伙当作是人,直接忽视了,站在她面前的这一大群人都是张着大大的眼睛,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实在不是定住了,只是这群家伙已经被月心迷住了,没有哪一个还能动的起来,何况是要说话。

    月心左右看完,并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在,如是便走出了那群人的视线,众人眼中的女神一消失,瞬间如同解了道一般,纷纷开始叫唤。

    “太美了,太美了,我要倒了,不行了。”

    易水痕还算是个经得起美色的家伙,只是流了一点鼻血而已,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周围的家伙都是有点晕晕的感觉,快要倒下了,所以,易水痕还算是好的。

    易水痕擦了擦鼻血,而后才发觉,自己要找的人,已经不见了,易水痕不猛拍了自己的头,推了推周围的那些人,而后便各自追月心去了。

    “月心小姐,月心小姐,快站住啊!要找你的人,在这里,快站住啊!”

    月心早已走到远远的地方了,而后听到这些人的鬼叫之后,便翻转过来,走了回头路,大伙远远见到月心后,纷纷开始狂奔。

    见到月心的大伙,还没来得急叹气,便纷纷开始盯着月心,月心见了,很是气愤,看着这群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又不是什么认识的,一个个,没有正经的人。

    “你们,快点说,要找我的人在哪里啊!”

    易水痕收回了他的眼,暗暗道“要找你的,在这里,在这里,就是他。”一把拉过他后的家伙,用手指着向月心说道,只是,他的眼睛完全定在月心上,可能看都没看自己拉过来人。

    被他拉过的家伙并不是暗夜,只是众人之中的一个而已,被拉过来的家伙一直摇着头,只是易水痕的视线完全放在了月心的上,完全没在乎自己拉过来的人。

    月心一眼看去,心里甚是愤怒,明明说的是自己认识的人,可是,被拉过来的这个人,月心是完完全全的不认识。

    “你们是笨蛋吧!这个人是谁啊?”

    易水痕只顾着看月心,完全没听月心说的话,正被他拉着的家伙感觉很是别扭,只好拍了拍易水痕的肩,拍了好久,易水痕这才发觉自己的不对劲,赶忙再次擦了擦鼻子,而后看见自己手上拉着的人。

    “啊!啊!那个,那个。”

    月心看透了这群家伙,拍了头,好像是在说明自己也有点傻了,这里怎么可能有什么认识的人来找自己。

    月心叹了口气,而后便要离开,就在月心踏出双脚间隙,易水痕一小跳,正好拦在了月心的面前。

    “月心小姐,请别先走,真的是有人找你,刚才是我搞错了,要找你的人,我马上给你带过来,先等一等。”

    说罢,月心只好勉强点了个头,而后,易水痕赶快跳出月心的视线,向着校门口所在的方向跑了去。

    不一会儿,易水痕就跑到了校门口,睁眼看去,就可看到暗夜,易水痕赶忙跑到暗夜边,一把抓住了暗夜。

    暗夜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易水痕拉着了。

    “真是的,刚才明明一直盯着你的,居然会被你逃开了。”

    暗夜一脸难堪地道“还是别去了吧!刚才,我已经见识过了,实在是有够好看的,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大了,居然像是三四十岁了的样子。”

    易水痕,一听到此话,明显很疑惑。

    “什么,她像是有三四十岁了的人,你有没有搞错,她就好像女神一般,你居然说是什么三四十岁的人。”

    易水痕想了想,这才意识到,肯定是暗夜弄错了,肯定是把那个史老师当作月心了。

    “诶,我说暗夜,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垫着高脚跟出来的女人。”

    暗夜忙道“不就是那个,她一出来,我便走了,我这也算是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吧!”

    易水痕不笑了。

    “哈啊哈,哈哈,我说,夜哥,你还真是弄错了,那个不是,那个是老师,不是我们要找的,之后又出来了一位,那还真是太美了,赶快去看看吧!我肯定,这一次啊!你一定会动心的,说不定啊!你这次还会求着我。”

    暗夜也不笑了。

    “啥,我求你,是啊!我还真是想求你,求你快点让我走吧!”

    易水痕撇了撇嘴道“夜哥,你就看着吧!到时候,你可别求我啊!”

    “我说,你说的求你,到底是什么啊!”

    易水痕甩甩手,便道“那还有什么,当然是让我帮你介绍啦!”

    “不会,不会,你就放心吧!我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实话告诉你吧!就算那女的是天上的仙女,我也不会动心,我找女人,可不在意美色,我看的是意境,一种超凡的意境,那种意境是一种飘飘,而又起起伏伏的。”

    “我说,夜哥,我不管你什么意境不意境,我相信,只要你见了,你一定会动心的。”

    “我都说了,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话还未有说完,只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稀里糊涂的感觉,这感觉之中带着飘,当暗夜的视线中跳出月心的影来的时候,暗夜真心像是遇到了一阵夜风般,只感觉全像是浸透到了夜晚之中,整个心不断地开始鼓动,像是快要突破**一般。

    月心的影在暗夜的头脑中转动着,暗夜像是着了魔一般,竟开始跳起舞来了,整个人像是变了样,像是变成了一只蝴蝶,现在正处在花丛中飞舞一般。

    易水痕见了,不笑了起来,只是,月心见了后,完全是要气愤到极点。

    “你们这些混蛋,让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弄了半天,你们就是说,这个变态要见我。”

    易水痕赶紧制止了暗夜。

    暗夜醒悟过来,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做了非常不对劲的事,暗夜看着月心,脸上不面带了非一般的笑容来。

    月心正要过来问罪,不知怎么的,月心的边突然开出很多的花来,紧紧地将月心围在花堆里,暗夜就在花围外看着月心,越是这么看着,他就越觉得像是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意境,这种意境让他非常的不想结束掉,想永久的留有此种意境。

    这一刻,木头也终于动了心,只是,月心对这种木头没兴趣,虽然帅爆了,只是,月心也像这个变态一样,不是那种会在意帅不帅的人。

    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她意为魔之血魔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