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公会传言

    荷月被月心拉着走出了这栋房子,出来便有事发生了,仔细瞧去,那些姑娘们,一个都没离开,看着那些人,月心以为是要感谢自己救命之恩的,正要前去说不用谢的。

    众人见是月心出来了,纷纷都跑到月心边了,月心正要说出不用谢,可是,她怎会知道,众人不是来说感谢的,众人是遇到大难题了,仔细想想,还真是有一个大难题,只是,月心被带来的时候,并未有想过,只是想着找个安静的地方。

    月心见众人那样的焦急反应,不觉,明了了一些,而后突然小小的感叹了一番,实在是没想到,这是什么地方啊!

    众人纷纷向月心问道。

    “请问,这里是哪里?”

    月心真心不知道要怎样解释了,是哪里?她自己也想找个人问一问,怎么会知道是哪里,第一次来而已,也没有在意过。

    月心只能是毫无思考地道“不知道。”

    众人见此况,很是不明了了,现在从窟窿里出来了,却不知要怎么回去,怎么说来,都会有点失望。

    “不用急,我可能知道这是哪里。”没想到,最不可能知道地方的荷月却说自己知道,还有那么一点像是真的。

    话一说完,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她,月心也是将目光放在了荷月上。

    “这是哪?这是哪?”众人显然有些太过焦急,纷纷抢着问道。

    荷月也不想装样,看见大家这么焦急,便赶忙开始说了。

    “我刚才看见了那所房子上面的几个字,相信你们也看见了,孤独人生,你们可能没听说过,但是,我听说过,具体是从哪里听到的,我能说的是,我年幼时,从村里一个老伯伯那里听来的,这个公会,不,也不能说是公会,毕竟这里不是什么公会,这只是一个大房子而已,这房子可以说是我们村里的一个传言。”

    “你们村,这是怎么回事,传言,这个地方是传言中的地方,不会吧!那些人贩子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大家还没听完荷月的话,便开始各顾各的说了起来,月心见是如此状况,不得已便大叫了一声。

    “大家安静一些,让荷月把话说完。”

    众人见是月心开口,便闭上了自己的嘴,都开始认真听荷月的话,荷月也不想责怪别人,毕竟,焦急,那是应该的,她自己也是如此。

    “大家好好听我说吧!这个房子为什么会被这些人贩子找到,我不是很明白,但是,我觉得,这肯定是她们无意之中找到的,传言,这个公会是由我的邻村一个叫叶弑枫建立的,这个房子里只有叶弑枫一个人,没有别人了,这个房子的周围,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原本这个周围还有人居住,这所大房子由她一个人搬砖添瓦建成,说实话,这么一所大房子,她建的时候,村里的人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去建造如此大的房子,很多人跑去问她,她只说是是帮自己死去的父母建的,很多人想帮她,可是,她却拒绝别人的帮忙,硬要自己一个人完成,村里的人很是想不明白,她的父母都已经死去了,为什么这个女儿还硬要帮父母建造如此大的房子,这所房子建成的时候,已经花了她七年的功夫,七年说多不多,可是,也不少了,房子建成的时候,这个房子并没有那么的豪华,只是胡乱的添砖加瓦,不是什么好的房子,过了那么多年,村里的人都不再那么好奇了,可是,一天晚上,那是夜晚十二点的时候,这所房子突然放出异光,那些原本已经睡着了的村人都被惊醒了,村人纷纷跑出来看,却在那一瞬间,房子的空中,不知怎么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这个大阵笼罩了整个房子,全村的人都感到很是惊讶,他们很是不明了,为什么房子上空会有如此大的魔法阵,再说,他们都是人,又不是什么魔,为什么这里会有魔法阵,正当他们要赶去房子那里的时候,魔法阵突然发出更加强烈的光,一瞬之间,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消失了,连同房子也都消失了,只留有那栋刚建好的房子,这个传言,是一个奇快的人说给老伯听的,而后我才能从老伯这里听到这个故事,那个时候的我,很是惊奇,所以我得到了很多的信息,这里应该很容易出去,只要正对着这个房子的大门口一直走,就可以走到我的村子里,王伯并未有来过这里,只是,那个奇怪的人说了,要是不小心跑到了那里,就必须一直朝着大门前方走,所以,我才会这样说,我知道怎么走。”

    听到这里,众人那颗有些无助的心,不知不觉又燃起来了,应该是没想到,这么容易。

    兴奋之刻,众人还不忘了说“快走吧!快去到小妹的的村子里吧!”

    众人是兴奋了,只是,这时,荷月却低下了头,大家见了,不知怎么回事,明明是应该高兴的事,为什么荷月会如此,月心走到荷月旁,感觉到了荷月有一些难言之隐,而且,她从荷月的上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一个共通点,可能荷月的父母,死的也是不明不白。

    月心轻轻地拍了荷月的肩,不知怎么的,忽然抱住了荷月,不知不觉,月心已然忘记了自己,众人见了,可以感到的是一种悲伤,但是,这种悲伤之中,又多了一些温馨,如此,这般,这不是要吸引人们的泪水吗?真是的,人都是一些感动物啊!

    月心渐渐地松开了荷月,当她二人面对面的时候,月心很清楚地看到了荷月脸上的泪水,一滴一滴地向下掉着,月心见到这一滴一滴向下掉的泪水之后,明明是落泪无声,可是,她的头脑却像是听到了泪水掉在地上的声音,这声音很不清脆,是一阵又一阵的刺耳声,月心不知不觉抓住了自己的双耳,那一阵又一阵的刺耳声,将月心内心深处的痛苦一次又一次的敲击着,月心像是要陷入狂想境地一般,死死地定在地面上,面上无一点表,像是已经去到天上了的人一般。

    “月心姐,月心姐……。”

    荷月赶忙擦掉了脸上的泪水,一只手不断地摇着月心的肩膀,可是,月心怎么也没有回应,只是呆呆的伫立着。

    月心的头脑不知不觉冒起了一阵白烟,众人见后,纷纷都有了一点害怕的感觉,荷月一个劲的摇着月心,见月心头脑冒起了白烟,她完全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么做了,怎么摇也没用,她只能一个劲地在月心的耳边叫着,心里是又急有慌乱,很怕月心出事。

    “月心姐,月心姐……。”

    声音出乎意料的大,只是这声音传不到月心的耳朵里,此时的月心像是练什么奇功,而致走火入魔的样子,众人纷纷跑到月心边开始叫。

    “恩人,恩人……。”

    纵使声音能够冲破天际,只是,月心依然却是听不到,她们就像是在无力的呻吟着。

    原本那淡淡的天空,不知不觉已经换了一副模样,明明还是一天最上,最上的上午,可是却要变成一天最晚,最晚的夜晚,天空之上是层层黑幕涌了过来,一瞬之间,众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天空呼呼的一瞬之间,突然换成最晚,最晚的夜晚。

    突然出现如此奇怪的事,怎能不让这些非常平凡的人感到吃惊,夜幕提前的降临,众人那恐惧的眼神,透不过那微黑的光,传达不到周围的人的眼里,只能是那些细微动作,和那些害怕的微微细语还能传出。

    这小小的黑暗似乎只在一块地方流动着,像是要去向前方,可是却去不到,一幕又一幕的黑暗把天空弄得更加黑暗了。

    不知怎么的,月心的头上不知不觉开始出现一道异光,这道光透了黑暗,一瞬之间,天空由黑的变成了亮的,这光太亮了,以至于让众人都纷纷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众人很清楚地看见月心的眼里掉下了一滴泪水,泪水掉地瞬间变成了红色的鲜血,一道魔法阵从月心的上出现了,魔法阵瞬间开启,一道更加强烈的光照进了公会,公会的房顶上瞬间出现一个更大的魔法阵,一转眼,一个像是蝙蝠的怪物从魔法阵中出来了,怪物缓缓地打开自己的翅膀,当翅膀完全展开的那一瞬间,怪物无声无息地飞了起来,翅膀真的是超大,这个怪物倒不是很大,但是,怎么看,都是一个狠角色,从内心深处究醒的月心,看到如此现象,本也是陷入了不明事态之中,看到自己边的魔法阵时,她不地摇着自己的头,内心的惧怕感又一次要冲击她。

    “这是什么?是什么?”月心不能相信,为什么这个魔法阵会在这里出现,这个魔法阵曾带给她最沉重的伤害,让她瞬间成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此时,荷月说的话也能传到月心耳朵里了,荷月还没说什么,便直接扑到了月心的怀里,还一个劲摇着头的月心,渐渐地缓过神来,那只不怎么大的蝙蝠怪物向着天空猛烈地吐了一口气,那一间隙之中,月心已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魔力,这股强大的魔力,她自己也预测不了,实在是强大到不行了,隐隐约约之中,她想起了之前的那股黑暴风,黑暴风出现之时,也有这样一股强大的魔力出现过,这样,她不得不认为,之前的那股强大魔力就是眼前这个怪物发出来。

    怪物张着血盆大口向月心急速冲了过来,月心还没来得急做出屏障,怪物就到了她的边,众人见了,纷纷被吓到在地上,只有荷月,虽说是个小女孩,但是,胆量还真是不小,见了这样的怪物,还没倒下,值得佩服。

    怪物已然到了月心的边,本可以一击就将月心给杀死,可是,怪物却没动静,来来回回在月心的边绕圈子,好像是在观察月心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怪物猛地向后退了几步,而后,突然跪倒在地上。

    “主人,主人,是主人,我等你好久了,真的好久了。”

    吸血魔兽,

重要声明:小说《她意为魔之血魔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