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别再跟着了

    “哈哈,哈啊哈,真好笑,黑子,快看,那个左边一块红,右边一块黑的家伙,不正是天飞嘛!”

    “是啊!是啊!都怪那小子,都是他害的,说什么好办法,这算什么办法。”黑子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可完全不是这样想的,虽然一脸不高兴的表,可是,他的内心却是很感激天飞。

    原本一直关注着月心的如风,看到场上的现状之后,他也不得不感叹了一下。

    “真是厉害啊!没想到燕姐现在已经到达这种地步了啊!真是想不到啊!不过啊!我可不会输。”

    感叹完之后的如风又将视线放回到月心的上,露出一脸自信的表对月心道“月心,我绝对会让我们的队伍成冠军队伍的,你就放心吧!场上的状况,你大可不用看,我们绝对是最强的,你看看白哥和黑子,你看他们二人逗不逗,直接弃权了,竟然还在大笑,他们还想和你组成一个队伍,真的是不知所谓,尤其是那个白哥,整天说他自己是什么强者,校园的霸王,他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整个一脸傻子相,还妄想和你一组,现在,看着那两个傻笑的家伙,真是太可怕了。”

    月心本不想说话的,但是如风老是烦着她,她只好轻轻地用手摸了一下自己已经有些烫人的头,然后摆了摆头,对着如风,很是甜甜又有些勉强地说道“好的,我相信你,不过,你还是好好的观看比赛吧!”

    听到这样的话,如风脸上露出了很是冲动的表,心想着:真没想到,月心居然会这样对我说话,从刚才比赛开始到现在,她就没有和我说过什么话,只是我一直在对她说,现在,终于听到月心开口了,兴奋啊!看来,离天不远了。

    “月心,要不要喝水。”好恢挤到月心边,轻轻地对着月心说道。

    月心歪下头道“谢谢,我不渴。”

    如风看到好恢出现在了月心面前,赶忙冲到好恢边,狠狠地在好恢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被拍的好恢,很是生气地对如风说道“你小子,你这是干嘛?”

    如风抿着嘴,再次拍了一下好恢。

    “你说我要干嘛?我请你回到你的所在地,别来扰这位小姐,看你一脸色相,不是什么好东西,快回去吧!那边不是有个美女在向你招手吗?还蛮漂亮的,像你这样的人,和那边向你招手的美女倒是蛮配的。”

    好恢猛地耸了一下肩膀,直接将如风的手给弄了下来,脸上充满着愤怒,好像要开战了。

    “如风,你小子别得意,赛场上,我会让你哭的。”

    “呵呵,哭,你有没有搞错,你小子有什么能力让我哭,你的等级明明比我高,你却只能和我打一个平手,这足以证明,你的能力不如我,还有,我告诉你吧!昨天晚上,我去了魔舞公会,我在魔舞公会接受了炼狱式锻炼,我现在已经和你的等级一样了,你就等着被我耍吧!”

    好恢笑笑道“是吗?你可真行,不过,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因为,我的等级也变了,不是只有你去公会锻炼了,我也去了公会,你去的魔舞公会,只是个三流公会,充其量是个一星公会,里面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人,而我去的是天龙公会,里面全是一些精英,怎么说来,也算是个四星公会。”

    公会:公会是一个特殊的团体,在学院毕业后,如果没能加入骑士团,那就可以选择加入公会,每个公会的加入要求都不同,有看能力的公会,也有不看能力的公会,那些看能力的公会一般难以加入,公会以接受委托为主,如果某地发生了盗窃事件,那个地方就会合资去委托公会,公会接受委托之后再派人去处理,任务完成能够获得委托人的金钱,公会也有星级之分,星级是按照公会接受委托的多少,和完成任务的时间以及对地方造成影响的大小来确定的。

    如风听完这话,心里很是不爽,他完全没想到好恢也去公会锻炼了,因为去公会锻炼,那可是要花费很多钱的,好恢可不是什么好家伙,一向把钱看得很重要,怎么会花钱去公会锻炼的了,而且是去天龙公会,他自己本来也是要去天龙公会,只可惜,天龙公会要500金币,而他只有250金币,根本没能达到要求,后来只好选择去了魔舞公会,一个刚成立没多久的公会,收取费用为200金币,他在里面接受炼狱模式训练,为了自己的200金币,在那一个晚上,拼了命地去锻炼,最后,终于有所成就。

    “既然你也变了,那我就不会手下留了,我会拿出全部实力来打败你的。”

    好恢伸出右手,很是自信地道“好,既然这样,咱们就好好比比吧!都得拿出全部实力。”

    说完,如风很是也很是自信地将右手放到了好恢手上,两人各自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几秒之后,两人互击了一掌,然后就笑了起来。

    站在他们旁的月心,见到这场面,也不地在心里偷偷地笑了起来,心想着:这两个人,平时老是争吵,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并不是只有争吵,他们有些时候看起来,就像是兄弟一样。

    “你们两兄弟说完了吗?好像是在演电视剧一样。”

    二人听到了月心的话,纷纷将体转向月心,此时,如风诧异地先开口了。

    “电视剧,什么电视剧?”

    如风也诧异开口道“什么兄弟,我怎么可能和这种笨蛋称兄道弟。”

    月心一个不小心,居然扯到了电视剧,她自己没想要说出来的,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开自己了,自从来到这所学院,虽然每天都有人来烦她,但是,每次她都会感受到一种舒心感,看着大吵大闹地同学,她不知不觉陷入了这种气氛之中,自从穿越到这里之后,她一直在封闭自己,完全不想接受那些事实,但是,现在她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了,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好表,不过,他的内心却已经放松了好多。

    “啊!电视剧,你们在说什么,我没有说什么电视剧啊!你们搞错了吧!”月心用手掌捂着脸,尴尬而又小声地解释道。

    她一说完,她就看见了如风和好恢那一脸奇怪的表,二人都目瞪口呆地盯着她,她就更加尴尬了,有这样的尴尬感,这真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一次。

    回过神来的如风,伸出右手的食指,指着月心,脸朝向好会说道“这是月心吗?月心怎么可能会这样,这个该不会是谁变得吧!是想故意来捣乱的吧!”

    好恢也收回自己的诧异道“这个月心肯定有问题,月心才不会有这样的表。”

    如风大叫道“是啊!月心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此时的月心,尴尬加尴尬,她没想要这样说的,可是,她却说了,她忙恢复到一如既往地表道“你们在说什么,神经病,快走开,我不想和你们说话。”

    如风笑着道“呵呵,这样才是我的月心嘛!”

    好恢脸色突地变了,有些小生气地道“我说,你小子,月心什么时候成你的了啊!”

    月心脸上也不自觉地流露了一点气愤的表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到底在乱说些什么,快走,我不想见到你们了。”

    好恢用手指狠狠地点了点如风的头,笑着道“听到没有,叫你走呢,还不快走,还愣在这里干嘛?”

    如风也回点了好恢的头。

    “什么?你没听清楚吗?她说的是我们两个。”

    好恢慢慢地将头转向月心,看了看,而后又看了看如风,将双手合了一下,叹了口气。

    就在好恢正要开始向月心问清楚的时候,那个一直想他招手的美女走到了他的边。

    “喂,喂,喂,你怎么回事?人家向你招手,你怎么看都不看一下啊!真是气人啊!”

    如风见到后,也笑着应和道“人家美女向你招手,你居然看都不看一下,真不是个男人。”

    月心见此场面,直接嘘了一口气,缓缓地将头转向场上。

    好恢本打算跳过眼前的美女,直接过渡到月心的视线里的,只是,那位美女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好恢,你是怎么呢?居然看都不看我,你是不是看不上人家,你是不是喜欢你边的那位美女。”美女很是激动地向好恢问道,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如风冷冷地说道“真不是个男人,有美女向你示意,居然这种态度,真是太差劲了啊!”

    说完后,如风拍了拍头,想了想,他想更多的嘲讽一下好恢的,当他正要继续拿好恢开刷的时候,那位美女又有动静了,脸上露出极不和谐的表,如风见到后,很是高兴,以为是要朝好恢发火了,他幸灾乐祸地正要开始欣赏好戏,可是,事很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是谁啊!丑八怪,谁要你在这你啰里八嗦了,向你这种丑怪物,还是找个洞钻一下吧!别出来丢脸了。

    如风本来在暗自高兴的,刚听一半,还没有晃过神来,一听完,立马呆住了,心想到:丑怪物,钻洞,这是什么?这不像是在说好恢啊!

    如风将视线放到那位美女上,看了看,他立马陷入尴尬境地,从那表上看来,说的明显就是他自己,因为美女的脸是对着他的,而不是对着好恢。

    如风完全没想到会这样,原来是想让好恢陷入困惑局面,可是,没想到,反倒让他自己陷入尴尬局面。

    原本看着赛场的月心,也将头转向了那位美女,心里暗暗想着:这姑娘太厉害了,太有才了。

    尴尬着的如风谈了口气,很是愤怒地怒视他眼前这位美女,他现在很想一巴掌打在他眼前这位女生的脸上,可是,他看了看月心,又感到自己不能这样做,这样做可是会毁坏他的形象,要打,就只能和男人正经决战,不能去打女人,他看了看美丽的月心,强忍着自己,收回了怒气。

    ”姑娘,你太厉害了,好,好,好,既然你这样说,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不会再插嘴了,绅士是不会随意乱说话的,你继续说你自己的吧!“

    美女嘟哝一下嘴巴,摆出一副不屑的态度,把脸转到了月心对面,仔细看了看,点着颤抖的手指对好恢说道”你有没有搞错,你居然喜欢这种女生,你看那表,就像个怪人一样,你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头脑出问题了啊!“

    如风再也忍不住了,听到这话,他哪里还能镇定自若,完全像是失控了一般,心中的怒火一下喷涌而出,狠狠地瞪着那位美女,二话还没说,便狠狠地把那位美女推到在地上了。

    ”你说什么,你是谁,谁让你在这里乱说的。“

    被推倒在地上的美女,心里也很是愤怒,像个小孩子一样,用手捶打着地面,心里很是不服气,心想着:真是的,我说的明明是实话。

    好恢见到倒地的这位美女,马上上前,伸出双手来,想要扶起倒地的她,可是她却不愿起来。

    ”你看见那个丑怪物推我,你干嘛不帮我。“

    好恢一甩手,愤怒地说道”妹,你就别乱闹了,快起来,你在这样,哥可不管你了。“

    站在一旁的如风很是惊讶地道”什么,妹,她是你妹,怪不得这么野蛮,对了,这野蛮的家伙是哪个班里的啊!。“

    美女很是气愤地跳了起来道”丑怪物,小姐我叫枫燕,你这种垃圾怎么可能见得到我,我可不是这个学院的,我可是天魔,我是圣天学院的,知道了吗?丑怪物。“

    说完,枫燕朝着如风摆了个怪物脸,然后就开始大笑。

    枫燕:年龄:17,外表漂亮还外加娃娃脸,喜欢无理取闹,喜欢着自己的哥哥,准确说来,应该说是同父异母的哥哥,所属类别:天魔,父亲和母亲都是人魔,魔法属为雷与光,光属为稀有属,拥有光属的魔,可以召唤出光剑,光剑可以注入魔器或鼎器中,可以转化器具的形态,等级为二十,拥有20颗黄色星星,拥有魔器燕舞沟爪。

    如风气不打一出来,他正要去收拾枫燕的时候,月心抓住了他的手。

    如风转过头,一看是枫燕,马上收敛表道”月心,你这是干嘛?他刚才说你,让我收拾她。“

    月心紧紧抓住如风的手,好像是要对如风这样说:不用了,别这么冲动,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闹事了,再闹的大些,呆会观看比赛的人都会挤到这里来看戏了,真实的是想说:太麻烦了。

    如风看着月心,渐渐地抑制了自己的心,一下恢复了应有的状态,原本月心抓着他的一只手,之后,他将另一手伸向了月心,缓缓地将月心带出了人群围着的中心,到了别的地方,现在,只有两兄妹互相看着,好恢明显很不高兴,枫燕也有些不悦。

    ”哥,你这是怎么呢?人家向你挥手,你不示意一下,有人欺负我,你也不帮我,你还是不是我哥啊!“枫燕撒道。”

    “快回自己的学校去。”

    “我今天请假了,我是特意来看你的。”

    “什么,请假,你快会学校去。”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我要看比赛。”

    枫燕说什么也不肯走,好恢也奈何不了,只好叹气做罢。

    “好,那你可别再捣乱了。”

    说完,枫燕满点了点头,很快就扑到了好恢的上,像个小孩似的撒着

    好恢实在是拿他这个妹妹没辙,只好静静地呆站着。

    将月心带到别处地如风红着脸,看着月心,心里有千万言语要说,只是现在,他怎么也说不出半句了,拉走月心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打算,只是单纯地将月心带到了别处。

    “那个,比赛加油吧!欸……加油吧!”如风抚了抚头,又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说道。

    “嗯,加油吧!”

    “那个,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总是一脸不开心的表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月心淡淡地说道“没有,我的事,没必要告诉你,我天生就这样子。”

    如风从话里感觉到了,月心肯定是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又不好问,所以,没有继续追问。

    “呵呵,是吗?没有吗?看来,是我想多了,比赛加油吧!加油吧!”

    “嗯,加油吧!你已进说了很多遍了,可以停下了吧!”

    月心虽有了一些改善,但是,她还是不愿去提自己的事,她只想尽快地掌握自己的力量,这都是为了弄清她母亲死亡的事实,这次比赛,她觉得自己应该会有一点提升,她还是对比赛有一点期望

    “呵呵,快看,炮声响起来了,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们快回去吧!”

    “嗯,走吧!你先走,我随后再来。”

    “你有事啊!那我等你,我们还是一起去的好。”

    “那还是我先走吧!”

    月心很明显就是要甩掉如风,只想一个人静心地走到赛场,说完话之后的月心,提起脚来,直接向着前方去了。

    如风看了看前方月心,很想牵着月心去到观赛处,但是,月心已经跳过了他,已经前往赛场了,如风眨了眨眼睛,忙塔器叫来,跟在月心后,去到了赛场处。

    一来到观赛处,月心就看见了主席,主席正在赛场中间处宣布过关的人魔。

    月心很清楚地从主席口中听到了过关的人数,以及名字,过关的人数为十八个,也就是留下了八个队伍,大多数是一班的,只有少数几个是二班的,其余的各个班级,一个也没有。

    转回观赛处,只见白哥和黑子都在暗自高兴着,心里都在庆幸,庆幸自己的班级没人过,这两人庆幸,那是应该的,但是本应该一脸惆怅的史老师,也在庆幸着,完全没有在乎没有一个人过关,她心里想着的是:还好,还好,虽然没有一个过关,但是,这是我早已经意料到了的。

    月心,如风,好恢三人,都没有露出什么表来,都觉得是无所谓的事

    主席宣布完结果之后,天空再一次响起了炮声,然后,主席再次宣布:第二轮开赛,大家加油吧!

    “加油吧!月心。”

    “嗯,加油吧!别再跟着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她意为魔之血魔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