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利息

    慕容襄贺紧张了,虽然慕容荷花是家族中最不争气的孩子,但是偏偏却是大家最宠的孩子,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在自家地盘上还能消失,莫非,有什么事发生了。

    这边,慕容德虽然没有任何表,但是心中的想法任何人能猜出。

    “贺儿,你带一部分人去家族山岭找你的妹妹,两位,我知道你们是来找我的,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我家出了一点小事,还先请……”

    萧断看了慕容德一眼,这是在下逐客令了。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但是,却没有任何话语,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慢慢的将茶喝光。然后慢悠悠的放下杯子,看了断言一眼,手臂向旁边的桌子一撑,头一斜,准备休息了。而断言默默的占到萧断的后,温柔的为她按摩。

    慕容德恨恨的咬牙,这两个人,除了自己,根本没有人可以抗衡,而自己一走,两人势必可以要挟其他人带她们去家族山岭,如果自己不去,又放不下荷花,恨恨的看着两个人,那么,就带她们去又如何,就让她们有去无回。

    “既然姑娘和公子不打算走,那么在下心急小女的行踪,就请跟我们一起去吧。”

    断言抬眼看向慕容德,清楚地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没有说什么,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

    “既然如此,那么便请带路吧!”

    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萧断也就没有在说什么,跟着慕容德的后,慢慢的走着,慕容襄贺眼中也有着一闪而过的杀意,但是却因为走在前面,谁也没有注意到。

    萧断的嘴角微勾,好戏,马上就要上场了。这么一路人,就这样安静地进入了山岭中,由于萧断和断言走的不是很快,而且慕容德也有意甩开他们,自然走的飞快。很快萧断和断言就被甩到很远,知道阵法已经开启,慕容德便安心的去寻找自己的女儿。

    萧断拉着断言走,这里萧断也不是第一次来,自然是由她带路。快速的将断言带到灵石矿的所在,快速的吩咐道:“除了那一部分的极品灵石矿,剩下的七分运回断谷,三分给海澜庄送去,记住,要秘密的送到海澜月的手中,不要惊动任何人。你现在就会断谷告诉父亲这个消息,至于这个阵法,我已经教过你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看着萧断淡淡的吩咐,断言点头,小姐已经不再是没有灵力的人了,自然不会被欺负,而这件事,也只能自己来办,毕竟关于灵石的事,牵扯就更大了。

    “小姐,你要小心,我会让暗之首过来保护你。”说完这句话,断言也没有停留,直接走人,要是再不走,就会……

    “断言,你这个呆子,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曾经那个我了,还总说什么保护,你给我去死……&¥,。”果然,只有断言,才能引出她真正的个

    看着断言消失在她的眼前,她的眼中一暗,但随后便恢复了常态,冷酷傲然,向着猎物的方向走去。

    看着满地的爪印,还有破碎的衣服以及一些尸体的残骸,萧断跳上了最近的大树,这个位置,刚好适合看戏。

    没过多久,慕容德和慕容襄贺一群人便出现在这个地方,看到满地的狼藉,心思沉重了起来。

    “爹,你看,那是不是荷花今天穿的衣服?”慕容襄贺惊叫道,满地的残骸,不仅仅有狼的,还有,人的。

    慕容德的心也不安起来,感觉不好的事马上就会发生了,而坐在树上的萧断,闭着眼睛,然后自信的在心中说道:“来了。”

    “嗷~”一阵阵的狼嚎响了起来,处迷雾总的众人才发觉,不知不觉间,竟然踏入了山岭中最危险的地方——风狼的巢

    冰渊大陆中的一切,一切都和地球不同,地球中所有的认知在这里大部分都是不成立的,两年的时间,萧断提高的不只是实力,还有就是这个世界的知识。风狼不只是群居生物,还是可以运用风的灵兽。

    看着风狼快速的出现,由于这里的灵力比任何地方都要浓郁,这些风狼自然也得到不少好处。实力要比大陆上的其他野兽高,却并没有任何智慧,见人就会集体出动的它们,凶残无比。

    慕容德带的一群人中,大部分灵力都不是很高,看到风狼自然吓坏了,但是家主和少主都没动,自己也不能逃走。也只是一瞬,风狼便将他们都围了起来,慕容德和慕容襄贺立刻拿出自己的武器,表凝重。一场厮杀就这样开始了,萧断眯着眼,看着慕容世家的人一点点被狼啃食,仅剩下慕容德和慕容襄贺,便跳了下来,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而这个时候,风狼竟然奇迹般的全部安静了下来。

    “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群狼,是这个女子引来的。

    萧断慢慢的走进慕容德和慕容襄贺,再看了看满地的残骸。

    “你看不出来吗?我要灭了你们慕容世家啊!”轻飘飘的说出了残忍的话,“但是,我还不想让你们死的太舒适,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两个人,有一个会成为风狼的晚餐,你们选择吧。”

    此时的两人,狠狠的盯着她:“为什么,我们和你并没有什么仇恨啊!”慕容襄贺沉的问道。

    “这个你们就去问阎王吧!”萧断没有丝毫的感:“快点选择吧!我能等,风狼可不能等。”

    两个人同时看向对方,慕容襄贺先开口了:“爹,我想活。”说着就一剑刺了过去。

    慕容德大惊,飞快的说到:“她是在离间我们,你就这么信了她吗,还有,你是我儿子,我什么不是给你最好的!”

    萧断看着两个人的打斗,双方下了狠手,萧断就这样看着两个人,无动于衷,这只是开始而已,以后,慕容世家绝对不会存在于世。

    冷漠的看着慕容襄贺意见刺进慕容德的心脏,看着慕容德闭上那双伤心不已的眼睛,萧断拍了拍自己的手,慕容襄贺压下自己受伤的心,冷酷的问:“现在我可以走了吗?”父亲的这个仇,全部算在眼前这个女子的上。

    “不行哦!”萧断轻轻的说到,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直接将他拦住了,看到他被压制住,萧断慢慢的拿出两颗药丸:“给他为一个,另一个,是给她的。”指着另一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手中还有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就是慕容德和慕容襄贺这次要找的人,慕容荷花。

    看着两个人把药吃了下去,萧断立刻让两个人回来,而慕容襄贺看到慕容荷花,激动的顾不上任何人了,直接向慕容荷花跑去,将她护在后。却没有想到慕容荷花直接抱住慕容襄贺,甚至再解慕容襄贺的腰带。

    慕容襄贺愣住了,等想起来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被慕容荷花拉掉一半了,甚至都已经吻上了慕容襄贺的后背,慕容襄贺刚想说话,就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气冒了出来,甚至不自觉的回应起慕容荷花。但是随后便想到是自己的妹妹,立刻清醒,想要说话,却无法说出来。

    但是慕容荷花好似没有任何意识,不断地接近慕容襄贺,甚至已经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慕容襄贺的意识渐渐的被磨没了,然后两个人也不顾着面前还有人,直接的办起事来。

    萧断就这么看着,面纱之下是脸孔是冷冷的笑,就这般看着两个人做着令人感到羞耻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药效差不多完事了,萧断就这般看着两个人都陷入昏迷,便让人将两个人绑起来。分别绑在两棵树上,直接用水泼醒。

    “你究竟是谁,我慕容世家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们慕容世家?”清醒的慕容襄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是一丝不挂。

    萧断淡淡的笑了,无冤无仇?他还真敢说。

    “这只是我要的利息而已,我要你们慕容世家,完全消失在这片大陆。”

    今天早点发,一下午课呢!(*^__^*)……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狂女:腹黑冷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