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魔宇齐

    是他……萧断默默地想着。

    事总是那般的巧啊!明明是希望再也不见的啊!

    “这位姑娘,我们认识吗?”男子淡淡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萧断一直盯着他的玉佩看,让他想到了她,没见过长相的她。

    一白衣,面貌苍白,很容易就看出他病的不轻,而且脚步虚浮,内伤也很重。但是修为不低,炼气中期的他倒是让萧断有些惊讶。虽然有病在,但是却依旧不能掩盖住他的气势。果然是久居上位之人。姣好的面容似女,却一眼就能看出是男儿。眼中带着高傲,即使现在的他,根本发挥不出炼气中期的实力。

    但是,她知道他的伤,也能治他的伤。罢了,看着他也算救过他的份上,就破例一回。

    “不认识。”冷淡的声音响起。但是魔宇齐却越发的感觉熟悉。那一双眼眸中也能看出她是认识他的,但是魔宇齐可以肯定,自己没见过她。因为他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

    不过那一双似水的眼眸他似乎有些熟悉,不过他是真的没有什么记忆了。魔宇齐也很是好奇,那么美的一双眼眸中怎么会看出沧桑,而且,他看不出她的修为,不过大概能看出她差不多十七八岁吧!似乎是经历过什么事吧!

    “我可以治你的伤。”萧断再次说了一句话,不过这次,却让断言惊讶了。因为断言是了解的,萧断说出了这句话,就代表她会救他。

    魔宇齐是聪明的,就算无法发挥自己的实力,还是清楚的看出了断言眼中的惊讶,自然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真的?”这个时候魔门教教主没有继续当门神,听到萧断松口了,准备治疗自己的儿子,兴奋不已。治好自己的儿子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本来他还在考虑怎么让萧断救齐儿呢,却没想到萧断对见到齐儿会这么善良,早知道就应该让齐儿早些出来。但是他也明白,萧断对齐儿必有所求,不然绝不会主动开口的。

    “我要你腰上的那块玉佩。”萧断说出了自己的要求,看在那件事上,就算还了他的,以后,再不想欠。

    “为什么?”说实话,这块玉佩不是他的,而他之所以还留在,是想找到她。难道,这个红衣女子,就是她?“这块玉佩,是你的吗?”魔宇齐微微一笑,淡然的问道。

    “和你没关系,要不玉佩给我,我救你,要不你就去死吧!”冷漠的声音,丝毫不在乎那块玉佩,也许仅是喜欢这块玉佩吧!毕竟这块玉佩,真的是很漂亮。那玉佩的莲花,是如此的圣洁,他妹妹也是缠了他好久他也没有同意的。但是,他还是想找到她。却又放不下魔门教,他死不要紧,妹妹还小,支撑不了魔门教,而爹爹又因为娘的事而无心魔门教。但是他却无法放弃魔门教,因为这是他们的家。即使,娘亲因为魔门教而失去生命。无论如何,他都要将魔宇悦完全的培养起来,然后,再去找她。

    “好。”无论这个女子是不是她,他都记住她了。并且,一定会找出,那一天的真相。

    萧断把手伸了出来,意思明显,先叫出玉佩,再救你的命,没有商量的余地。

    魔宇齐把腰间的玉佩拿了下来,放在了萧断的手上,萧断不客气的收起了玉佩。没有再看向魔宇齐,直接向门外走去。断言慢慢的跟着萧断,很是好奇,这个玉佩,对小姐有很重要的意义吗?

    但是,魔门教教主看到萧断拿了玉佩还继续要离开,不由得有些急了。不管如何,还是自己的儿子比较重要。而从魔宇齐出现后就一直没说话的左雨也很急,本来看到萧断的况她燃起了希望,可是……

    “左姨,给这位贵客准备两间上房。”魔宇齐自然知道他爹和左姨的想法,所以,还是先让他们安心好了,不过,有件事还是的处理一下,“左姨,之后你自己去罚堂领罚吧。”虽然对自己很好,但是却不能坏了魔门教的规矩。

    “是。”左雨安心了,现在只要能救好魔宇齐,她什么都不在意,包括毁去魔门教。“姑娘请和我来吧。”左雨慢慢的在前面带路,萧断也没有拒绝,也不可能拒接。

    断言紧紧地跟在萧断的后,没有说什么,他自然知道小姐的用意。小姐说救的人,那是必须会救的,而从小姐所要玉佩的事看,小姐必须治好魔宇齐。

    萧断不会解释,即使是和她一起生活两年的人,她还是相信断言会理解她的意思的。而其他人,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自然不需要解释。

    “明儿一早,就让你家少爷过来吧!我要休息了。”当走到客房的时候,萧断冷淡的说出了这句话,也就是说,她,会在明天开始救他。而断言也毫不犹豫的进入向萧断临近的房间走去。他是她的贴护卫,不能离她太远,但是男女有别,自然不能再一个房间。所以断言决定,还是睡房顶比较安全。至于进入其他房间,不过是困惑他人罢了。

    左雨听着萧断的话语,也明白这位小姐今天是不会救人了,自然也就离开了,在离开时也不忘关上房门。至于晚饭,会有专人来送,她,还要去领罚,希望能够在明天看到魔宇齐是安全的。转便向罚堂走去。

    魔宇齐坐在厅堂喝了口茶,而魔门教教主也坐在旁边,想要和自己的儿子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为什么想要毁了魔门教。”倒是魔宇齐先开口了,问了一个不咸不淡的问题。

    魔门教教主没有说话,毕竟,他心的女子就是为了魔门教而死的。

    “娘亲很魔门教,就是为了魔门教付出一切,娘都是幸福的,而你所做的一切,却是毁了娘亲对魔门教的一切付出。你从来都不知道娘亲多么以你为自豪,多么以有左雨这样的姐姐而自豪。”魔宇齐淡淡的说着话,好似不在乎一切的,是他。但他却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娘亲,也为自己的娘亲而自豪。

    淡淡的听着魔宇齐的话,魔门教教主慢慢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是啊,那么多年,自己真了解她吗,自己从来不知道,她是多么喜欢魔门教。看着魔门教的一花一草,魔门教教主淡淡的笑了。是啊,自己老了,该隐退了。

    第二天很快的到来了,萧断淡淡的看着魔宇齐,魔宇悦还有魔门教教主。默默地看向了断言,断言立刻明白,同时也将魔宇悦和魔门教教主赶了出去。萧断治病,不希望有人打扰。

    “把你的手伸出来。”依旧是冷淡的声音,穿透红纱传入魔宇齐的耳中。魔宇齐慢慢的将手伸了出去,让萧断把脉。

    感受着魔宇齐的脉象,萧断也了解了,果然是那次啊!

    “受伤之后中了药,再解药之后又受了重伤,加上一路劳苦,所以……”萧断淡淡的说,他的病本她就了解一半了,自然知道救治之法,况且……

    “姑娘为何说是中了药,而不是毒?”魔宇齐淡淡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其实他也知道,那根本无法算是毒。

    萧断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拿出了一个瓶子,交给了魔宇齐。

    “一天一粒,五天便好。”萧断淡淡的说,根本不理会魔宇齐的问题,“你可以回去了。”冷漠的开始赶人,虽然不是她的地盘,但好歹现在也是她的暂住地。明天便离开吧。

    魔宇齐淡淡的说了句“多谢。”便离开了,毕竟人家都开始赶人了,自己也不是厚脸皮之人。

    萧断冷漠的看着魔宇悦离去,看着断言进来。

    “小姐,为什么给他那个?”断言不能理解,虽然他们不缺那种药,但是在世人眼中,那是无价之宝啊!小姐就不怕魔宇齐起贪念。

    “断言,你只要知道,从此以后,我和魔宇齐,互不相欠。”萧断淡淡的解释道。“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就离开。”萧断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淡淡的跟断言说到。

    断言也没有在说什么,便退了出去。小姐的从前啊!不是自己能涉及的吧!但他绝不会放弃的,永远不会。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清楚的知道了。

    看着断言出去,萧断慢慢的坐在了梳妆台前,缓慢的摘下自己的面纱。萧断看着镜中的自己,左边的脸完美无暇,肌肤粉嫩,鼻子高,睫毛很长,而那右边的脸上,两道深深的疤痕破坏了整张脸的美丽。真的想不到,自己还能见到他——自己曾经孩子的爹。

    看到魔宇齐,她慢慢的回想起了自己的从前。

    话说没有网真的是很麻烦,到现在还没买到网卡,只能先浪费下手机的流量鸟。连续跑了好几天网卡都没有到货。泪奔鸟,明明都已经在电脑中存了几章了。给各位亲们带来不便,冰矜表示不好意思鸟。不过,我会争取最少两天一更新,不过只是争取啊!对不起鸟~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狂女:腹黑冷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