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五彩琉璃废体解!异光再现

    在乐此不彼的争夺战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入了木系不动外,其他四系就如水火。

    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了十来个回合。方才彻底结束。

    只因为木系的疗伤功能早已耗尽!在几方的僵持下,沐阳这个当事人方才好过一点!

    就在这时!嘴巴忽然被人撬开,强行的塞进了一颗圆形的药丸。

    其药丸入口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在沐阳要探索入腹究竟是何物时,一股剧痛!顿时让得她口吐鲜血。

    仅仅这一击,沐阳便心神剧烈,昏死了过去。

    在她摇摇坠,倒在莲花座上时!一抹五彩异光,直冲云霄。

    这抹直直持续了一盏茶功夫,方才缓缓回归原处!

    然!就在回归路过塔顶的第九层时!异光伴随着黑雾,一并被收回到了沐阳的体内。

    妖孽男子双目紧紧的琐视在沐阳上。在看到她刚刚那面目惨白的一霎那,他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恨不能将她解救出来。

    可是一想到自己一出手,她必死无疑的后果后,硬生生的将那股念头压了下去。

    心里却是不断的在祈祷。一定要发生奇迹!一定要过去!为师还有事需要请你帮忙呢!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前不久才发生过得异光,再次乍现。

    此刻若是在她的院子解开废体的话!那必定会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到时候!就算这丫头张了十张嘴,怕也是解释不清了。

    只不过!这异光究竟是怎么引发的?

    他记得当初她在解废体时,并没有如此异样的事发生啊。

    究竟是哪里弄错了?还是自己遗漏了什么?

    直到五彩异光全数回归沐阳体内。妖孽男子才敢上前探索。

    几个窜步,来到沐阳坐着的莲花座旁,先是用木系气焰,帮她全过滤了一遍。欣喜之余,方才松了一口气。

    温柔的将沐阳抱在怀里。迈步向塔外行去!

    这丫头不可谓不惊人。

    尽然仅用三天,就轻而易举的将废体解开了。

    要知道!当初她在解废体时,可是煎熬了七七四十九天。若非最后关头,师傅帮了一把,恐怕!她早已灰飞烟灭了。

    出了九宫后,妖孽男子再度变回了以前那个苍老的白发老头。

    将沐阳安置在上。薄被将她头部以下尽数盖住。

    然后端坐在沿。古书再次捧在手中,细细阅读起来!

    当手里的古籍看完后,随后一晃,便从老头的手中消失了。

    又是随后一晃!一本古籍显现在手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山型的手链。

    老头将手链拿在手里端详,咂嘴道:“神女还真是不简单呐!连九宫这样的修炼场所都被炼化了。只是!神界众神若是知道这堪比焰阳的九宫落在一个废物的小女孩手里,不知该作何感想啊!”暴殄天物!应该是一地反应吧。

    将沐阳的右手从薄被中拿出,看了一眼那芊芊细细的白皙小手。叹道:“这手环如此大,在手上有失美感!”握着手链的手,将手链撮了一撮!诡异的事便发生了。

    手链正在以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缩小。直到缩小到与沐阳的手背相吻合,方才止住。

    随后拿起沐阳的芊芊小手,眉头略抬!张口就往沐阳的食指上咬了一口。在益出血后,才放开。

    对着手链一抹到底。嘴里害念叨这一些古怪的词语。

    在老头的声音停住时,手链正在快速的融进沐阳的血脉里。

    见此!老头才轻撇嘴:“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随后又念叨了一句,那隐进沐阳血脉里的手链,缓缓浮现在她的手背上。

    一切完成后,老头才再次端详手里的古籍。

    没一会儿!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得不得不放下古籍。

    “莫不是那废物不敢与我比试!所以当起了缩头乌龟?”一阵尖锐的女声,传进老头耳中。

    当即眉头就拧在了一起!

    哼!这话放以前,或许还能对丫头说!不过在解开这废体后,恐怕世间的任何人,都会将之视为不可多得的天才。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却还敢如此大言不惭。

    随手一晃,一个有字的帕子便浮现在了手上。

    将之一甩,从门缝里袭向外面呱噪的女孩。

    院内的女孩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惊得倒退数步。

    而那帕子却像拥有生命一般!在她后退的刹那,停在了面前。

    女孩四处瞟了几眼,在没发现什么人后,方才转脸看向帕子。而帕子上赫然写着‘三天之后,擂台测试,我会让你知道,究竟谁才是废物。’

    看完这段话后,女孩当即冷哼!随后冷的大肆笑道:“我等着你。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我沐雅儿倒着写。”到时一定要将哥哥的仇也给一并给报了。

    反正测试大会上,拳脚无眼,死伤难免!只要到时候自己下手重一点,不将其打死!家主想怪罪那也是无稽之谈。

    哼!小杂种!你等着哭着求饶吧!女孩在心底诅咒。

    在沐阳侍女的逐客下,冷然离开。

    目的已达!只等坐收了!

    沐阳在上一睡便是三天之久。第四天清晨,若非老头强行将她唤醒,恐怕她还有的睡呢!

    模糊的睁开五彩眸瞳,看着眼前放大的老人脸,顿时吓得精神抖擞。

    结巴道:“老老老师!您在我房间做什么?”

    满地打滚求收藏!媛歌都要哭了!乃们给我一点吧!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废材”阴阳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