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挑衅!六年后战

    小女孩笑意盈盈的用五彩琉璃眸极为淡然的看着他!“我是废材没错!不过!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时刻提醒。”

    青年恍然回神!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下意识的点了两下头

    火炽琦拔盯着那双五彩琉璃眸看了半晌!才缓缓输出一口气,道:“若是这样能让你这个废物好过一点!那我火炽琦拔便接受你的悔婚!”

    小女孩再次听到废物后,脸庞上依旧挂着柔和的笑。“火炽少爷!不知道你在说别人废物的时候,自己又有多少修炼天赋?据目测!你只不过是一个三星的火系师!其实力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还要低!你有何资本说出这句话?”

    火炽琦拔冷笑!“呵~!就算在没有天赋也比你这个天生废柴强!起码我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修炼!可你~!似乎永远都是一个无法凝聚冠力的废柴吧!”

    小女孩眨巴了一下五彩琉璃眸!以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说道:“火炽少爷难道不懂风水轮流转的道理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并不是你拥有时间就一定可以晋级!同样!我虽不是天赋柄然的天才!不过我有一颗永不放弃的心。”

    “哼!那就让我看看你这颗永不放弃的心能帮你晋升到几冠行系师!”火炽琦拔冷声道。

    “呵呵!拭目以待!”小女孩手臂一挥!“笔墨伺候!”

    跟在她后的侍女随手一晃!上等笔墨纸砚便现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小女孩踩着碎步,在众人跌破眼睛的注视中拿起墨笔!行如流水般字迹便出现在了的洁白的纸张上。

    龙飞凤舞的‘休书’二字优先写在右边。其下是内容!

    ‘我沐家五小姐沐阳,在父亲的首肯下,现于指腹为婚的火炽琦拔解除婚约!自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沐阳特此休书一份。’

    沐阳嘴角上扬!五彩琉璃眸在休书二字那里停留了一会!然后转交给侍女。

    侍女会意,转递给了火炽琦拔。

    火炽琦拔在看到那极为刺眼的休书二字时!双眸充火,恨不得把那两个字给看穿了。

    不过!始终没能如愿。

    “对了火炽少爷!既然你口口声声的说我一辈子都是废材,那六年后荣封顶见。我很期待你这自认为是天才的少爷是否能在六年的时间荣登荣封顶!”沐阳依旧挂着微笑温柔道。

    “你~!”火炽琦拔气节。

    “嗯!若是到时我没能登上,我沐阳!给你当一辈子的洗脚丫鬟。”沐阳轻笑。“当然!若是你未能登上,或者失约之类的!我沐阳!会前往炼焰城,让你跪在我脚下,对今天所作的事向我沐阳及沐家垂首道歉。”说道最后!脸上那唯一一点微笑都随之消失。

    火炽琦拔内心一震!一股莫名的惧意袭上心头!他忽然有点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了。

    而大厅的众人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一言震四方沐阳!让他们不解的事!这个废物了十一年的女孩究竟有什么资本来说出这挑衅的话!

    “哼!我火炽琦拔等着你六年后的荣封顶一战!若我输了!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火炽琦拔被这么略一挑衅,便按耐不住了。在怒视了一眼沐阳后,挥手走人。

    沐阳扬起嘴角!六年之后,我沐阳定让你趴着收回这狗眼看人低的架势。

    等这少年带来的人走光,青年才略回神!看向沐阳的眼神顿时晶亮了许多!

    以前那个唯唯诺诺,走一步都喘一口气的小孩,终于是长大了。虽然依旧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

    青年双眼放光的哈哈大笑:“不愧是我沐斯的女儿!做得好!”而沐斯却浑然忘记了,这门亲事是自己的父亲定下的!自己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还表扬了其作风。

    行至大门口的火炽琦拔听到这趾高气扬的表扬后,那张英俊的脸庞顿时犹如锅底灰。若非后的人轻戳了下他,恐怕他又按耐不住那火爆的子了。

    沐阳对着沐斯微微一笑!“父亲!若是没事,那孩儿就先回去了!”五彩琉璃眸尽显风采。对着沐斯微微行了一礼,不管在场众人如何看待自己,施施然闭目,任由侍女带离这里。

    进了院子后,侍女很是规矩的守在了院门口。

    沐阳缓缓睁开五彩琉璃眸!看着面前的参天巨树!一抹惆怅如流水般涌上心头。

    她比任何都清楚自己的实力!可是!她任然说出了那番挑衅他人的话。

    六年!六年时间难道自己还得继续在这样修炼下去吗?那到时候自己拿什么登上荣封顶,与那个一而再再而三侮辱她的人战斗。

    沐阳抬头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巨树!就连这个树也在成长着。可是她!原地踏步了十一年!

    就在沐阳攀上几米高的树枝,看着远方独自伤神时!怀里的小动物探出脑袋。

    看着那双默然失色的五彩眸瞳时,从鸡嘴里发出一声叹息。“阳!你真的想拥有荣登顶峰的力量吗?”

    沐阳低头看了它一眼!轻笑一声:“这本就是一个弱强食的世界!不是我要拥有那站在巅峰的实力。而是我需要自保以及保护我在乎的人的实力。”把小鸡放到自己的头顶上:“现在的我若非有父亲的庇护,恐怕连外面的乞丐都不如!就像今天!被人指着鼻子骂一辈子废物,也毫无还击的余地!所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不想有人侮辱我的家人时而无从还击。”

    今天的事无疑是在沐家人的脸上抹黑!纵然父亲不会在意,可是家族里那些吃里扒外的老东西,一定会添油加醋的在爷爷那块乱说一通。

    小鸡惊讶的看着沐阳!鸡嘴喃喃道:“不惜一其代价!……。”

    半晌过后!小鸡才顺着沐阳看向的地方望去。“阳!你真的打算不惜一切代价来获得那些能让人迷失方向的力量吗?”

    沐阳脑袋略点!这具体若是拥有一定的实力,她也不会再五年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己。

    她若非有非要完成不可的事,恐怕也撑不到今天。

    “可是你有没想过,你这具五彩琉璃废体是无法修炼五行中任意一行的!”小鸡意图劝说。

    “是啊!就算我想修炼,也凝聚不起任何行系的冠力。”经小鸡这么一提醒,沐阳的五彩琉璃眸再次暗淡了些许。

    五彩琉璃废体!顾名思义!不管你修炼任何行系,废体都无法凝聚出气旋。也无法吸收漂流在空气的自然元素。

    “阳!放弃吧!有我在你边,你不会受到伤害的!”小鸡紧接着道。

    沐阳轻嘲的扬唇!是啊!她来到这里的五年多时间,多亏了这只自称九鸣凤的小鸡。它帮她识破了各种谋诡计,让她在沐家这个充满算计与被算计的家族里安然至今。

    “可是你无法保护我在乎的人!无法让我在乎的人不受到伤害。所以…!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你不用在劝说了。”沐阳直言。

    就在小鸡还要开口时,一阵清风迎面扑向沐阳。紧接着,一阵苍老的声音便在沐阳耳边响起:“小丫头气度不错!连神女坐骑的单独庇护都能抛至向后。不简单呐!”

    “谁!”沐阳警惕的看向四周!心里的警钟大响!

    这到底什么什么人!为什么她都没有感觉到来人的气息。

    悄无声息声音再次在沐阳耳边响起!“我吗?我就是你下的蓝灵树!”

    沐阳闻言,一股鲁爬站在树上。秀眉微皱,五彩琉璃眸翻转!没有看到活物后赶忙抓起旁边的滑降把手,划向地面。

    落在地面后,五彩眸瞳微眯!像是看怪物一样,细细观察面前的大树。

    “小丫头!不用这么谨慎!好歹我也和你相处了十几年呢!”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沐阳没有听信。反而更加警惕的看向面前的巨树。

    “好啦好啦!老夫怕了你了。”从巨树中冒出一阵烟雾,待烟雾散去后,一个穿着古朴,头发与胡须皆苍白的老者现而出。

    一手抚着白胡须,一边笑意盈盈的看着沐阳。见她还是一副防范的摸样时,笑脸垮了下来。

    “老前辈现所谓何事?”沐阳先发制人。

    老头见沐阳说话了,便又笑了起来。“这座院子我已经呆了上千年,你是唯一一个能让我老头现的存在。”

    沐阳不支声!用五彩眸瞳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想知道你为何无法修炼五行术吗?”老头见沐阳对他的夸赞不感冒,便进入话题。

    “……!”沐阳虽然还在沉默,不过内心却翻起了波浪。

    “因为你拥有五彩琉璃废体。”

    ‘哐!’沐阳内心的波浪被一块木板挡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

    对老头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向房间里走去。

    这白痴老头!当她不知道她拥有五彩琉璃废体啊!

    “喂喂喂!小丫头别走啊!就因为你的五彩琉璃废体,你才无法凝聚气旋,吸收不了自然元素的。只要解开五彩琉璃废体的束缚,你便可以…。”老者的话还没有说完,沐阳便窜到了他边。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废材”阴阳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