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遭遇退婚!

    风清气爽,艳阳高照的天正适合午休。不过此时!

    绿荫荫的参天巨树在一个小院子里默默成长。无数枝杈毫无修剪过的痕迹,而在离地几米高开出的树杈上却低垂下两条细细长长的纤腿。

    紧接着便是一阵清脆悦耳的竖笛声拥进院里院外来来往往的侍人耳朵里。

    侍人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这座院子。一会儿功夫后,侍人们轻轻摇摇头,抬步离开这座院子。

    时而欢快,时而忧伤的乐曲缓缓从参天大树中流露出来。一直到一曲终!参天大树才莎莎的响了几声。一声叹息紧跟而出!

    “五年了!”一个极为嫩稚的声音从树叶中飘出。

    来到这里已经五年了!而这五年里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里却没有寻得一丝她的踪迹!更是不知道她这五年来在五行大陆上的行踪。

    忽然!一只类似小鸟又像小鸡的动物蹦跶到这双纤腿上,仰着那个类似鸡头的脑袋,出声问道:“阳!你是不是又在想着怎么离开沐家?离开绿茵城去外面修行?”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玩具之类的。不过!这却是货真价实的实物。还是有灵魂意识的那种!

    被唤作阳的孩子没有理会这个类似两不相的动物,顺着树叶的空隙看向院子外面。

    这只小鸡不淡定了!扑腾了两下没有长齐羽毛的鸡助翅膀,扑腾扑腾的顺着树叶的间隙往对方的头顶上飞去。

    扑腾的声音在继续,树叶被拍打发出的沙沙声也在持续,不在继续的是被唤作阳的孩子的目光不在远飘,而是怒瞪着这只还在扑腾飞的小鸡。怒声道:“你在扑腾信不信我把你考来吃了。”

    果然!小鸡乖乖的落到原先的位置上。仰着鸡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阳见小鸡不在闹腾,目光再次飘远。出乎意料的看到了院外的小道上向着这个院子走来几个极为眼熟的人影。

    默默的摇了摇头。缓缓道出:“时间到了!”伸手把小鸡拿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扯了一下旁边的绳子,一个类似滑降的把手便出现在了阳的眼前。

    抓稳滑降的把手,‘呲呲呲’几声响,阳稳稳的从几米高的树杈上落在地面上。

    没有要去提前开门的打算,抬步走进室内。

    房间内一片清新脱俗,优像精灵仙子们的筑巢。一点尘杂都不显见!

    而屋里那个长发及腰的女孩轻车熟路的来到里间的榻之上。脚尖略微向上一垫,形稳稳的盘坐在榻中央。

    双手结印,闭目等待那些人的到来。

    没一会儿!院子的门便被敲响了。守卫在院门口的侍女打开院门,对着来人极为恭敬的鞠了一个四十五度的躬。然后领着那群人像院子内的住屋行去。

    跟在侍女后面的一位中年男人脸上明显的显露出了不耐的神色。显而易见!很是不待见里面的那位女孩。

    后面那些年轻一点的人极为淡漠的跟着,就像是在做监督与保护的任务一般;只要重要的人员无事,其他的事,他们一概不理。

    带到房门口,侍女的食指轻敲了一下门,然后中指与食指,极有规律的敲了三下。门!在没人打开的况下,自动的敞了开来。

    侍女后的中年男人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心里暗道:若不是有家主的庇护,你这个废物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还用得着大爷我亲自来护送你?嗪!

    侍女将来人领进屋后,便走进里屋,没一会儿!小女孩被两名侍女领了出来。

    那个中年男人一见小女孩出来了,立马堆笑的迎上前:“呵呵~!五小姐!家主有请!”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女孩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在侍女的带领下,缓缓前进,丝毫没有把旁边的男人当一回事。

    出了院子一阵清凉的风迎面吹来,小女孩那及腰的青丝也是在风中调皮的扭动。

    中年男人看着前面比自己矮半截的小女孩,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狠辣。不过却是稍纵即逝!

    青丝在风中飞舞了一段时间,紧闭双目的小女孩被领到了一处略显空旷的大厅。

    大厅中除了两边以及上首摆放了黑墨色的茶几以外,可以说空无一物。甚至连一盆盆栽都没!

    而小女孩却是敏锐的嗅到有几股不是家族中人的气息喷洒在空气中。当即!秀眉微微蹙起。

    今天似乎不太平常!

    每回让她来大厅不过就是为了测试其自实力。可是今天!似乎多出了十来个陌生的气息。

    若是能睁开双眸的话…!呵呵!

    “父亲传孩儿至此所谓何事?”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响彻大厅。

    坐在上首的青年在听到小女孩的这声呼唤之后,先前略带怒气的脸庞此时柔和了几分!最起码在看向小女孩时,眼眸里显露的纯碎是宠溺与疼之色。

    就在青年要回道时!坐在右下角第一位的少年轻声问道:“这位便是名震绿荫城的废柴五系的五小姐?”起来到女孩面前,上下的打量起来。

    小女孩听到这极为伤人的话后,眉峰一拧!握在袖中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在收紧!

    五年时间!足够她这个外来人摸透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弱强食便是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

    不过!尽管自己顶着废柴的头衔,外面的人还是不敢称之一句。

    只因为女孩拥有绿荫城首屈一指的沐家为后盾。那些人也就只不过在背地里讨论,从来没有谁敢把这种话当着沐家人的说出来。

    女孩似不在意般轻笑一声!“这…似乎碍不得外人什么事吧!”

    少年吃了一击闷亏,有些按捺不住的道:“是与外人无关!不过!与我有着莫大的关系。”

    “混账!”上首的青年在少年说完后,便怒吼了一声。

    少年毫不畏惧的盯着双目紧闭的小女孩继续道:“沐叔叔!小侄今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既然现在双方当事人都在场,那小侄就无需在拐弯抹角了。”

    小女孩似是听出了些许端倪。看似不在意的小脸,却隐忍了与年纪不相符的老成。

    “废物!你听好了!我火炽家族是不会要你这种天生废柴的女人做媳妇的!我火炽琦跋不远千里来到绿荫城,所谓其目的,就是要与你解除指腹为婚的规定!”火炽琦拔那高扬的声音贯彻整个大厅。

    让得在场的沐家众人犹如如雷贯耳般,震心扉。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向一直闭目的小女孩!却意外的没在其脸上发现任何震撼以及屈辱的流露。

    首位上的青年在真真切切听到那句‘解除指腹为婚的规定’后,双眸睁得死大!原本炯炯有神的黑眸也在缓缓产生变化!一点一点的将黑色转化成植物的绿色。就在起眼眸将最后一点黑色也换为绿色时!青年不在忍耐。

    猛的一拍桌子,说是迟那时快!转瞬之间就来到了火炽琦拔的边!其手就要摁住对方的脖子时!火炽琦拔带来的几人也在同一时间落到小女孩边!那架势大有‘你敢下手,他们前面的小女孩也会遭遇同样的待遇’。

    青年显然没有顾忌太多,全冠气外放,其手在离火炽琦拔仅有一公分时!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带着笑意开口:“火炽琦拔!呵呵!你的名字我记下了!不过!恕我冒昧问一句!你不远千里带人来绿荫城与我解除婚约,不知!火炽家族的老爷子可否知晓?”

    原本紧闭的双眸也在这一刻缓缓睁开!一道黑色波纹似的秋水缓缓露出,紧接着便露出了绿色的波纹,直到眼眸彻底睁开。女孩的眸球部位充斥了五彩波纹状!其眸球中部却多处一条竖着的五彩直线。让原本犹如水中彩虹般的眼眸多处了些许瑕疵。

    要动手的青年在听到小女孩带笑的声音后,充满怒气的冠力不自觉的收回。然后行到女孩旁!

    火炽琦拔原本还胆怯的心在听到这疑问后,转换成心虚。抿抿嘴强自镇定道:“娶你的人是我火炽琦拔!与爷爷没关系。”

    小女孩用五彩琉璃眸看向他!在他那惊艳的表中缓缓道出:“那实在很抱歉!娶我的是你没错!不过订下婚约的却是火炽老爷子与沐老爷子!所以今天!我想火炽少爷是白跑了这一趟。不过~!”在火炽琦拔那紧张的神中对着站在旁的青年道:“父亲!请您首肯我与火炽琦拔解除这给家族带来侮辱的婚约。”

    ‘哗!’全场哗然!不单单是沐家众人,就连火炽琦拔带来的那些人,也全数震惊在这句话中。

    这句话若是换成任何一个人来说,他们也不会有这种表现。

    可!这句话若是由一个天生废柴的人的口中说出,那便是奇闻!

    试问!一个废物有何资本来说出这句话。这句话自废材口中有何信服度!答案在明确不过。

    火炽琦拔那无法忍耐的子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即爆发而出:“你这个废物尽然…尽然…!”手指哆嗦的指着女孩,声音卡在了‘尽然’后面。

    话说!喜欢玄幻的敬请跳进来吧!某媛来者不拒。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废材”阴阳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