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很多时候,嘴的作用不仅仅体现于说话上,而舌头也不再单一的作为品尝食物的工具。当一切不可能或羞涩于人前的事变作可能,那样的,才会惊天动地,才会有极致的快乐。

    脸是的,体是的,发丝是的,四肢是的,就连每个毛细孔,每寸皮肤都是那么灼。腿间的私密地带被包含在名为嘴巴的容器里,唇舌柔软,而比它更柔软的,无疑是那块芳泽之地。

    好比岩浆一样的高温笼罩着曾以恨为女人最脆弱的部位,因为无法看到,触觉便理所当然的变得更加灵敏。她能感受到陆蔚来的唇瓣正一下又一下的吻着自己空虚的那方巢,更能感受到对方的小舌是怎样变得灵活异常,去勾引,去挑逗,去撩拨自己那颗已经熟透了的珍珠果实。

    不同于刚才用手指进入自己的粗鲁,此时此刻的陆蔚来恢复了平里的温柔和善。她的唇,她的舌,她的喘息,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轻柔。每当吹拂而来的气打在自己腿间的毛发上,曾以恨都会不由自主的发出颤栗。这种感觉真的太美好,美好到让她几流泪。

    人生究竟有多少个10年?又有多少个18年?这是一个可长可短,可随意更改,有无数答案的问题。但曾以恨认为,只要是自由自在,随心所的活着,无论活多久,都不会有遗憾或是不甘。

    然而,在遇到陆蔚来之后,她的想法,她的认识,却轻而易举的被颠覆了。曾以恨可以坦然的承认,在第一次遇见陆蔚来的时候,自己是讨厌她,乃至看不惯她的。

    曾以恨厌恶懦弱的人,鄙弃动不动就哭的小女生,更讨厌把自己当成耶稣,看谁痛苦都要自不量力的上去帮一帮的圣母。她没有正派思想,即便只是一个孩子,心里就充满了暗的逆向思维。这也许,和她从小成长的坏境有着极大的关联。

    初遇陆蔚来,对方那副人畜无害,仿佛对谁都很好的模样刺痛了曾以恨的双眼。她觉得陆蔚来是她见过最虚伪,最无趣,最没用的女人。但是,当她被白军侮辱时,却表现出了自己从未见过的一面。

    那时的陆蔚来,害怕,彷徨,无助,却不奢望有人能去帮助她。即便自己就在她边,她也没有一点希望自己去救她的意思。曾以恨明白,她是怕连累自己。可是,越明白,她心里就越难受。

    人类都该是自私的,不是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陆蔚来你是没有听过这句话吗?我就在这里,我就在看着你被一个男人侮辱。而你呢?你却不向我求救,既然如此,那我就任由你被侮辱,看着你难过。

    当时的曾以恨,的确是这样想的。至于她为什么最后又改变了注意,这一点,只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这件惨剧发生。既然世上还有陆蔚来这种一心为她人着想的笨蛋,自己又为什么不能为了这个笨蛋去疯一次?

    于是,就因为那一次的疯狂,造成了一颗心的叛离,十多年的羁绊。

    很多时候,曾以恨会问自己,她到底陆蔚来?答案,自然是的。可既然是,为什么会忍心伤害,还做出一些那么神经质的事?曾以恨只能说,每个人都有她自不由己。她现在,只想好好进行这场欢,然后,彻底从陆蔚来的生命里消失。

    “陆蔚来...快一点,就要...”本就敏感的体已是经不起太大的折腾,曾以恨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腹正在剧烈的抽搐着,即便体还没有被进入,而那里也只是被陆蔚来用舌头了几下,她就已经要达到高/潮了。

    只是,就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陆蔚来却忽然停了下来,改为抬头来看自己。快要达到巅峰的体猛地从半空中跌落,下/体产生的酸痛感让曾以恨难受的皱起眉头。她不知道陆蔚来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真的好想要她,要她给自己快乐,可对方却迟迟不肯满足自己。

    “难受吗?”为旁观者,陆蔚来自是把曾以恨的表现看在眼里,见对方动充血的整片花园因为少了自己的慰藉而变得更加鲜艳,陆蔚来笑了笑,伸出手指轻轻捏着核心中的那颗圆形果实。不出所料,它在自己的手中变得更为硬,灼

    “呵...小蔚来变坏了呢。你知道吗?这样把人丢在半空里,真的很讨厌。你要是不想给我,那就...唔!”体被突如其来的侵略者闯入,还是三根并驾齐驱,这样的刺激让曾以恨一时间无法承受。只得条件反的弓起子,去缓解陆蔚来给她的疼痛与快意。

    曾以恨的体其实并不宽阔,又有太久没做过这种事。早在刚才,陆蔚来突然用两根手指进入她,就让她有些难受。如今竟是直接上了三根,哪怕那处通道足够湿润,却仍旧止不住那份被强行扩开的疼痛。

    只是,这份痛,曾以恨依旧把它当做是享受。毕竟,这是陆蔚来第一次在上这么不温柔的对待她,而自己这个骨头竟是出奇的喜欢这样不温柔的对方。曾以恨甚至黑暗的想,要是陆蔚来再粗鲁一点,把自己做到坏掉,是不是会更加过瘾?

    “抱歉,弄痛你了?”许是看到曾以恨皱起的眉头,陆蔚来轻声问道。只是,她问的同时,却将三根手指一入到底,直达最深处。曾以恨能听到自己倒吸一口气的声音,也能感觉到体被强行开扩的痛楚。她知道,陆蔚来那三根手指根本是并排着进去的。与其说是不小心,倒不如说是故意。

    “我舒服都来不及,怎么会疼?陆蔚来,你不会就只有这点本事吧?白军当年对你的j□j,你都忘了?”白军这个名字,对陆蔚来,对池清,对很多被他迫害过的女人来说,都是一个忌讳。

    在以前相处的时候,曾以恨从不会主动向陆蔚来提起白军这个名字,而后者也不会闲着没事去说。而今,曾以恨却在这种时候将那个本该本遗忘的人提起。陆蔚来听过之后,动作有明显的僵硬和停顿。

    她看向曾以恨面带笑容的脸,也跟着苦笑起来。这人的笑还是那么好看,那么不屑一顾。陆蔚来真的很想问问曾以恨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肯摘下你的面具?曾以恨,你到底想怎样?或者说,你想要把我伤到何种地步,才肯罢休?

    体内的侵略者开始毫不留,不留余地的反复进入。有句话说得好,人就是,越越快乐。曾以恨觉得,她就是这类人中最突出的典型。体逐步适应了这样痛并快乐着的感觉,甚至于,陆蔚来每次进去到最里面,她都会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

    这种感觉,痛中夹杂着灭顶的酥麻感,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大声叫出来。

    “快...再快一些...”催促的话从嘴边溢出,哪怕陆蔚来的速度已经很快,曾以恨还在不依不饶的煽风点火。体被撞击的上下蹿动,就连缠好的绷带也有了松弛的迹象。陆蔚来每一次进入,都是那么笔直,那么毫不留。而每一次退出,却又会故意勾起手指,三指并排的划过她体上方的那些敏感点。

    理智慢慢飘远,曾以恨用无力的双手抓住头顶上方的栏杆,双腿紧紧的夹着陆蔚来的胯部,不由自主的扭动起腰肢去迎合对方的节奏。起伏再下坠,小腹的伤口会产生一种撕裂般的绞痛。曾以恨不介意,真的不介意。她想就这样和陆蔚来疯狂下去,哪怕粉碎骨也在所不辞。

    “陆蔚来...抱我...”曾以恨觉得自己的脑袋一定是被快感给冲傻了,所以才会说出要求拥抱这样的傻话。虽然两个人在以前经常会拥抱彼此,或是在每个激过后的夜晚像恋人那样相拥而眠。但曾以恨明白,她和陆蔚来,永远都做不成一对真正的恋人。

    而今,这是她们在彻底分别前的最后一次狂欢。曾以恨深知,她不该再央求陆蔚来的拥抱。但是,她真的忍不住,真的很想抱一抱这个女人。可她的要求并没有得到回复,等来的,只是又一次不留的啃噬。

    脖颈再度被咬住,第二次伤害远比第一次来的更加凶猛。曾以恨扬起脖颈,方便陆蔚来去啃咬她。脖子上的痛,小腹上的痛,还有腿间那痛又舒服的触感。三方面的刺激让曾以恨全都跟着颤抖起来,她伸出无力的手,轻轻搭在陆蔚来肩膀上。蠕动起自己的腰肢,去磨蹭对方穿着整齐的体。

    一吻过后,准确的说,应该是撕咬过后,陆蔚来撑起体,凝眸看着躺在自己下的曾以恨。就是这一眼,几乎唤回了她迷失的理智,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也恢复了不少曾经有过的温度。

    此时此刻,曾以恨的脸色苍白到像纸一样,汗水顺着她的下巴流淌下来,划过脖颈,掠过那处被自己咬得血模糊脖颈,再与鲜血一同滴落在枕头上,将那只枕头染红打湿了一大片。她白皙的手臂拽着头上的栏杆,明明,没剩下多少力气,却依旧抓的死紧。

    而她缠着绷带的小腹已经再度被鲜血染红,伤口不知在何时裂了开来,形成六个圆形的血合,再逐渐晕染扩散开,变成一大滩红色。只是看着,陆蔚来就知道曾以恨现在有多疼,她却一声不吭,忍耐了如此之久。

    “别...别停...”达到极限的体和欢的愉悦让曾以恨的褐眸有些涣散,她看着陆蔚来染血的唇瓣与下巴,痴痴的笑着。紧接着,她伸手抓住陆蔚来放在边的那只左手,放在对方的下巴上,将那些血擦干。

    眼见陆蔚来的左手被自己脖子上的血染红,曾以恨略显调皮的眨了眨眼,竟是缓缓拉过那只血红的手,将其含进嘴里。同时,她又伸出另一只手握住陆蔚来僵在自己体内的手指,带领她重新运动起来。

    这样一幕,看上去既奇怪又刺眼。陆蔚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或者说,不清楚此刻压在自己上的人到底还是不是自己。为什么她会忍心把曾以恨伤成这样?明明这人还有伤,自己怎么可以如此冲动?这些问题,陆蔚来想不明白。她现在唯一知道的事就是她们不该再继续下去,她要为曾以恨治疗,不能再让她流血。

    “曾以恨,放开我,你的伤口裂开了。”

    “不...我不要放开。别停...陆蔚来...别停下来...”因为嘴里正含着陆蔚来的手指,曾以恨说话的语速很慢,还夹杂着沉重的喘息。看着她迷离的褐眸与其中夹杂着的,陆蔚来不知该如何是好,才能让曾以恨停止这种自虐的行为。

    “曾以恨,你在流血。”陆蔚来低声说道,鼻子再度泛起酸痛。到了这种地步,她还是会心疼她,真的太没用了。

    “不要管我,我没事,还很快乐,只要你动一动,再动...一动...”

    曾以恨说完,竟是笑了出来。她微启开双唇,粉嫩的小舌绕着陆蔚来的手指打转。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嗜血如命的妖姬,每一个仰头的动作,每一次吐舌的韵律,乃至每个投来的眼神都释放着巨大的吸引力。

    眼看着她将那些存于指尖指缝中的鲜血净,自己的手因而恢复洁白。可是,曾以恨却依旧没有停下嘴上的动作,甚至以更加缓慢的速度沿着指甲向下划去,在自己掌心中央打着圈圈。那种酥麻瘙痒的感觉让陆蔚来的体跟着颤抖起来,她想抽回手,可曾以恨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放在对方体内的右手在不知不觉间重新运作起来,那是到达巅峰时下意识所产生的动作。即便心里知道曾以恨的伤势需要处理,陆蔚来却还是不自的动起手指,一刻都不肯停歇。感到曾以恨的体越收越紧,喘息越来越重,陆蔚来俯拥住她,再次上她脖子上的伤口。

    “嗯...就这样...不要停...陆蔚来...”曾以恨的j□j是最好的催剂,听着对方这种带有细微哭腔的轻喘,看她布满薄汗的体和侧脸。陆蔚来真的很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延续下去,她们两个,可以不用分开。

    可是,夕阳再好,也近了黄昏。美妙的梦,总有醒来的那刻。

    手指窜动的越来越快,而曾以恨的体终是到达了临界点。累积了许久的求在这一刻被填满,体好似被灌入新的源泉,在瞬间充满生机。在达到高/潮的那刻,曾以恨睁大了眼睛,努力去看清陆蔚来的脸。哪怕她的体已经承受不住更多,但她的大脑却在这刻清醒的要命。

    快乐,舒服,真的很满足,很幸福。曾以恨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陆蔚来体上的一块,一个器官,乃至一根发丝。对方可以轻易控自己体的全部,随便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以让她为之神魂颠倒。

    她她,虽然从未对任何人说起,却是事实。

    体浮游,灵魂悬空,意识也跟着飘远。酥麻感顺着被进入的地方传至全,仿佛连受伤的小腹都被这种愉悦所感染,变得不再疼痛。真的好喜欢这种被陆蔚来控并占有的感觉,脊椎很麻,腰肢也很麻,小腹更是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流在此刻成为波涛汹涌的怒海,它们翻腾着想要大闹天空,乃至腾升于太阳之巅。最终,它们汇聚到一起,找到那个名为出口的洞,怒吼着倾巢而出。曾以恨控制不了,更不愿控制。她不管不顾的弓起体,将陆蔚来死死抱住,把自己的体送给对方的手指。

    于是,这最终的契合,随着浪潮的纵横失控,圆满的落下帷幕。看着自己被打湿的白色大褂,还有那张被鲜血和白色水渍所打湿的单,陆蔚来愣愣的凝视着躺在上喘息的曾以恨,许久不曾回神。

    她们的关系,就像此时此刻的气氛一样尴尬。

    过了一会,两人的视线终于交接到一处。陆蔚来言又止的看着双眼略显朦胧的曾以恨,谁都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这时,一声暖壶摔在地上的巨响从门口传来,两人回头一看,便见佟喻霏正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她们。而陆蔚来的手指甚至还放在曾以恨体内,没有抽出来。

    心在这刻变得凌乱不堪,见佟喻霏的眼眶变得通红,转逃离开。陆蔚来把手指从曾以恨的体里抽出来,想要追上去,却在看到后者被血染红的腹部时僵在原地。许是发现她的两难,曾以恨笑了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将她往下推去。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在鼓励陆蔚来,去追佟喻霏。见对方让自己离开,陆蔚来要开口说些什,只是一个你字才出口,嗓子却好像卡了什么东西一样,再也吐不出下文。

    “去吧,我可以的,没了你,还有其他医生。”曾以恨说完,闭上双眼不再看陆蔚来。见她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陆蔚来把上的白色大褂脱掉,又擦净了手上残留的水渍,这才朝着病房外跑去。

    看着刚才还充满的房间就只剩下自己,还有小腹处越发湿润猩红的绷带。曾以恨笑着,把扔在上的病服披在自己上,跌跌撞撞的爬下。她双腿没有力气,根本走不了一步。于是,曾以恨就只能用爬的方式去到窗边。楼下,陆蔚来拉着佟喻霏的手,很激动的在说些什么。她哭了,虽然曾以恨看不到,但她能感觉到,陆蔚来在哭。

    紧接着,佟喻霏把她推开,她摔在地上。曾以恨用手抓着窗框边缘,强忍着想要冲下去把陆蔚来扶起来的冲动,去看佟喻霏的背影。一步,两步,三步。那个女人终是回过头来,把陆蔚来抱到怀中。

    看着她们相拥在一起,曾以恨欣慰的笑了笑,重新爬回到上。还好,她回来找你了。会这样做,她应该是很你的吧。即便看到你和我做了这种事,也回头了。她会比我更好的,再也不会让你难过。

    曾以恨胡思乱想着,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沉。摸着自己冰凉的腹部,看着被血染红的病服。她觉得好累,好想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哦呵呵呵呵!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呦西,众所期待的h到来啦。对于这一次的h,晓暴是比较满意的。也许它并没有其他的那些文劲爆或是h,但却是我觉得最为动人的一次h。小恨的背景很复杂,她心里背负的也很多。也许大家觉得她现在是自作自受,但是,她心里的苦衷,早晚有一天会揭晓。那么,最后的结尾,写出来的时候真有一种小恨要死了的感觉啊。被心的人那么虐待之后达到了gc,结果还没说上一句话,人就和另一个女的跑了,还要看她们拥抱,她们和睦的场景。呜呜,小恨,亲妈给你的戏份还多的吧?

    曾以恨:亲妈!求加戏!

    晓暴:你说真的?加戏就等于是被虐哦,你做好觉悟了么?

    曾以恨:恩恩,做好了,我要得熬死卡最佳女配角!快,给我加戏!

    晓暴:好吧,这还要看观众的意见,你去问问她们吧。

    曾以恨:哦,好吧。(开始脱衣服...)

    晓暴:喂!你干嘛?就算你要我潜规则你我也不会同意的!(眼睛偷瞄小曾曾的部。)

    曾以恨:没有,我只是要色观众而已。你们,同意给我加戏嘛(舞弄姿的抛媚眼。)

    清麻麻:曾以恨!你够了!一个配角要什么加戏!还我主角戏码!亲妈,你要是敢删我和我家小沫的戏份,你。呵呵...

    晓暴:清麻麻!你个坏人,你丫,小心我虐你!

    小沫澄:任何要伤害她的人,都要付出代价。(黑化中。)

    晓暴:乖,别激动...

    苏傲燃:咳咳...

    晓暴:你干嘛?

    苏傲燃:我死的好惨。

    晓暴:然后呢?

    苏傲燃:请看在烙狄和酥酥的面子上...

    晓暴:干嘛???

    苏傲燃:你懂得。

    晓暴:好吧,你们这群混账!一个个都要加戏!我抛弃自我了,你们自己随便写吧!

    众人:亲妈!不要死!

    曾以恨:我还没反攻!!!

    小沫澄:我还没被清推倒!!!

    清麻麻:我还没推倒小沫澄呢!!!

    苏傲燃:诶呦?死了?那我来做导演吧。此文正式更名为,清麻麻与前女友不得不说的事。

    好了,幽默一下,来了个各种主角的小剧场。下章开始,正式回归主cp!至于现在呢?就让我们来说说关于奖品派发的事。虽然昨天说了注意事项,但今天还是要再说一下,以免各位亲忘记!

    现在,也就是此时此刻!我们的有奖派发征集活动终于开始啦!请亲们严格遵守上章绿字所说的规则!进行绿色的参与!时间是从今晚的八点开始,到明天晚上的八点。这24个小时中,留言字数最多的前十位亲!(ps:要注意哦,这里是字数最多的前十位亲,而不是先留言的前十位亲。就是说,留言的时间不是问题,字数多少才是关键哦╮(╯▽╰)╭)便可以获得晓暴亲笔签名的明信片以及书签一!请大家不要刷字数,要欢欢乐乐的参加活动嗷。

    那么,之前说过,今天的h过后,副cp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下章开始,就是主cp的章节。于是,明天晓暴会休息一天,算是给大家,也是给自己一个休息的时间。等被选中的十位亲出来,伦家会在下次更新的时候于小绿字说明每个人的名字,并留下我的邮箱。所以,大家请不要着急问邮箱,等时候到了,晓暴自然会发出来的。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于是,咱们的有奖派发活动(也成抢签强活动),正式开始!米娜桑,努力争做前十吧╮(╯▽╰)╭

    即使这次没有得到也没关系,晓暴以后会经常进行这种有奖派送的!感谢大家的支持与谅解,以下为书签实体图拍摄!质量不错哦!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