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等白沫澄再回来的时候,浴缸里的水已经有了发凉的趋势。见房门被推开,池清赶紧闭上双眼,恢复到之前装睡的模样。直到白沫澄用手轻拍她的肩膀,才缓缓睁开眼。

    “水有些凉了,我替你洗好子去上睡吧。”白沫澄离开了多久,池清自是心里有数。见这人刚才还激动的绪在这短短十分钟之内恢复正常,池清不知道白沫澄做了什么。但她能听出,对方的声音明显比之前沙哑了许多。

    听她要帮自己清洗体,池清点点头,任由白沫澄把自己扶起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紧接着,白沫澄将沐浴露涂在浴棉上,再轻柔的擦拭在自己上。很快,沐浴露清新的淡香便萦绕在整个浴室里。

    对于这个味道,白沫澄再熟悉不过。在她很小的时候,池清就一直在用这个牌子的沐浴露,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变过。如今,沐浴露淡淡的茶香早就和池清上那股香草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让白沫澄为之神魂颠倒,无法忘却的味道。

    池清材很好,皮肤很白,这些,在很早的时候白沫澄就知道。只是,像如今这样坦诚相见,乃至伸手去触碰,却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弯腰站在池清后,用浴棉擦洗对方的后背,同时也是在欣赏池清背上的纹

    这是白沫澄第一次有机会如此仔细认真的来看这副图案,虽然曾经也看过几次,却都是惊鸿一瞥,根本无法看清楚。池清的后背很瘦,没有半点多余的,却不给人以骨瘦如柴的感觉。

    那光滑白皙的肌肤上是一副无比真实的图画,一如自己当年看到的那般,美轮美奂。天使抱着熟睡的婴儿站在悬崖之边,许是风太大,天使将宽大的羽翼伸展开,将婴儿拥在其中,以保护她安然熟睡。

    白沫澄知道池清在背上做纹是为了遮掩那些伤疤,只是,她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弄这样一个图案。按理说,池清应该是不喜欢小孩子的,从她对自己的态度就可以得知。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纹这种图呢?

    白沫澄在心里想着,根本没发现,她的手早在不知不觉间摸上了池清的后背。柔软的指腹与沐浴露相互融合,使得本就滑腻的两者变得更加细滑。那若有似无,痒而不腻的触感让池清子发麻。除了苏傲燃以外,没人知道这是她的敏感部位。池清也相信,白沫澄其实是无意之举。

    “你还没洗完吗?”过了许久,见白沫澄的手仍旧没有从自己背上挪开,池清低声提醒道。她这一声呼唤,算是彻底叫回了走神的白沫澄。眼见自己正用手在池清后背上摸来摸去,白沫澄心里一惊,急忙把手抽回来,向后退去。没想到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向后仰了去。

    体的惯导致白沫澄下意识的去拽池清的肩膀,可就算池清力气再大,遇到这种突发状况也没办法及时反应过来。当两个人一齐朝地上摔去,在摔倒的前一刻,白沫澄努力把子展平,让池清摔在自己上。而结果也和她想的一样,池清安然无恙的压在了她的上。

    “你没事吧?”体与冰凉的瓷砖相接触,巨大的冲击力疼得白沫澄连喘气都有些困难。然而,她开口的第一句话仍旧是问池清如何。“没事。”即便遭遇如此窘迫的事,池清的声音还依然冷静自持,可白沫澄却生生听出了几分恼怒的意味。

    看着压在自己上的池清,因为什么都没穿,也就导致对方前的部位直接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两颗软物被挤压到变了形状,它们相互并拢,好似刚刚出笼的白馒头,也像是连绵起伏的雪山,婀娜茭白。那中间构成的缝隙深不见底,望不到尽头。只看着,便会让人生出一种想要把手伸入其中,窥探究竟的感觉。

    发现自己有看了不该看的地方,白沫澄就赶紧把视线挪开,慌张的把池清扶回到座位上。在安顿好对方之后,她才站起来,开始检查自己的况。然而,双脚一落地,白沫澄便感到大脑一阵眩晕,连带着左眼的清明也跟着不见,变得一片漆黑。

    白沫澄知道,会这样很可能是大脑受到了冲击,导致左眼的旧疾复发,才会短暂失明,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除此之外,就是本就被濡湿的衣服因为刚才那一摔彻底湿透了,黏黏的粘在上,冰凉而难受。但白沫澄并不介意自己如何,她现在只想赶紧帮池清洗干净体,让对方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白沫澄眨了眨能勉强看到一些光亮的左眼,把浴棉重新拿在手上,绕到池清面前。因为刚才那一摔,池清上的水都沾到自己上。白沫澄用濡湿的毛巾擦过池清的体,这才用浴棉往她上涂抹沐浴露。

    相比起后背,体前面的清洁更加难做。白沫澄不仅要克制自己的眼神不去乱瞄,还要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异常不被发现。用手攥着浴棉在池清的肩膀和锁骨间游移,紧接着,来到那两颗凸起的饱满之上。

    池清的型很好,圆而翘,白皙且粉嫩,又弹力十足。每当自己不小心用大了力气,将那颗饱满按下去时,她都会在浴棉和自己手掌的挤压下来回乱颤。将沾在它上的白色泡沫甩掉,活像个顽皮的孩子。

    整个擦拭的过程,白沫澄都把头压得极低。她不敢抬头去看池清的表,更怕自己的表现会出卖了她。在今天,刚才那个时刻,她终于如愿以偿的亲吻到池清。那是怎样一种感觉,白沫澄到现在都没办法忘记。恐怕,要她记一辈子,也不是件不可能的事。

    没人知道,当她决定去吻池清之前,做了多少心理建设。22,是白沫澄如今的年纪。而她池清,却已经了整整10年。或许这样说有些难以置信,但白沫澄很清楚,她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池清的感并不是普通母女那么简单。

    自从白沫澄看到苏傲燃和池清在沙发上做了那样的事之后,连续一个月,每每入睡,她都会梦到与其相关的场景。渐渐的,和池清交缠在一起的人不再是苏傲燃,而是换成了她自己。

    第一次做了和池清亲密的梦,白沫澄梦到年幼的自己被池清抱在怀里,承受她的亲吻,发出和池清那晚一样的声音。梦是否有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早上起来,看着湿透的内裤,白沫澄红着脸将其脱下来,拿到浴室清洗干净。从那一刻开始,她对池清的感就不再单纯了。

    紧接着,白沫澄肯定了自己对池清的感。她用很长一段时间去思考,去克制,去压抑,去试图改变。然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白沫澄发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她对池清只会越来越喜欢,越来越

    她明白这个女人所有的苦楚,知道她的伤痛,她的为难。白沫澄发自内心的疼惜池清,想要给她最好的一切,想要帮她完成所有愿望。又在一些无法安眠的夜晚,做了一个又一个和池清交缠在一起的美梦。

    有些时候,白沫澄觉得自己很脏。因为她居然对自己的母亲有了那种念想。白天,她安分守己的陪着池清,留在她边,帮她分担事务。晚上,她想着池清入睡,甚至渴望能够在梦里遇到对方。

    白沫澄知道,再这样下去,她总有一天会忍不住会做出些无法挽回的事。所以,她选择离开池清,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去该去的地方。白沫澄从未想过自己的离开会被池清当做背叛,也不会想到,池清会大费周章的找她。

    在刚才,她终是忍不住心里积压了十年的渴望,亲吻了池清。那种感觉很微妙,就好像全的筋脉都被打通了一般,让白沫澄觉得既幸福,又舒服。

    池清的味道很香,池清的唇瓣很软,池清是自己的母亲,池清是自己心的女人,池清总有一天会接纳自己。池清,池清,满脑袋都是池清。白沫澄觉得自己就要疯了,被心里的那份疯。

    “你可以出去了。”就在白沫澄发呆的功夫,池清再次对她下了逐客令。看着对方抬着受伤的双手站在花洒下,以免被水淋到。白沫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池清为什么让自己出去。

    “你一个人可以吗?”

    “恩。”

    池清的回答很短,声音也只能用冷淡来形容。见她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的失落让白沫澄觉得很无力,而大脑涌起的疼痛更是让她不愿再多说什么。感觉左眼越发模糊起来,白沫澄应了一声,推门走出去。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将池清房间里的垃圾桶收走,继而关上房门。

    听到白沫澄关门的声音,池清松了口气,将上的泡沫冲净,穿着浴袍走出去。看着空无一人,只剩下自己的房间,还有被整理好的铺。池清吹干了头发躺上,在心里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如果说,之前是不确定,不肯定,那么此时此刻,池清可以认定,白沫澄对自己的感,绝不是普通的母女之。如果她真的把自己当成母亲,就不会用那种带着渴望的眼神看自己。如果她没有那份心思,也就不会在刚才偷吻自己。

    想到那个吻,池清摸着自己的唇瓣,思绪也跟着回到刚才被白沫澄亲吻的时刻。这是池清许久没有体会到的亲密,自从苏傲燃不在了之后,她就再没和任何一个人亲吻。如果抛去白沫澄的份,池清会承认,刚才那个吻真的很美好。

    温柔,清新,不带任何侵略,只有浓厚的疼惜与恋。这是池清对白沫澄刚才那个亲吻的评价,而白沫澄给人的感觉,亦是如此。不可否认,池清在一定程度上贪恋着白沫澄带给自己的感觉。可想到后者对自己的感,还有两个人的血缘关系,池清的眉头便不由自主的皱起来。

    ,这个刺眼的词在池清眼中一闪而过。不需要多想,更不需要辩论,任谁都知道,这种感是见不得光,更是不该存在的。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该纵容白沫澄继续错下去。

    如此想着,一丝失落在心中蔓延开来。为成年人,池清不会不明白这种失落是源自何处。自苏傲燃离开后,她从没想过,自己还会产生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也没料到有哪天,自己还会为另一个人心疼,难过。

    可不管这份感再怎么难能可贵,它的存在,终究和白沫澄一样,是罪恶的,不该有的。

    胡思乱想着,体的疲倦也达到临界点。池清摇摇头,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变黑。看着钟表上直指十点的时针,池清觉得嗓子干渴的难受,随手将浴袍披上,走出房间。

    她并没有直接下楼,而是特意走到白沫澄房间门口,想看看对方是不是在休息。然而,还没等她推开门,就听到里面传出一声细柔的轻吟。这种声音,池清并不陌生。只是,她没办法想象,这种声音会是从白沫澄口中发出来的。

    听着房里断断续续,似舒服又似哭泣般的低吟。还有那时而急促,时而沉重的喘息,池清放在门把上的手顿在原处...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啊啊!!!(←大家不要想歪!)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看到上章大家激动的评论以及讨论,伦家发现,麻麻受和女儿受的支持率都好多啊喂!不过,咱还是比较支持互攻互受的。那么,到底是女儿忍耐不住对麻麻的感,对麻麻表白推了麻麻呢?还是麻麻傲攻先推了咱们小沫澄呢?这个,马上将会给大家一个答案!

    咳咳,那么,看到这章的结尾,想必大家都心神漾了吧?咱们邪恶的小沫澄到底在屋子里干啥内?才刚刚亲过麻麻,然后又在房间里发出这种声音,不会是在做啥湿哒哒的事吧!←以上yy纯属晓暴个人意,如果麻麻要禽兽的推门而入,我只想说一句话,带我一个!!!

    so...大家觉得,妈妈要不要进去来一发呢?嗯哼?ps:因为最近外出游玩,所以小剧场就先暂停几天哦,稍安勿躁,等晓暴回家,各种湿哒哒的小剧场会跟着伦家一起回归的!

    最后的最后,插入晓暴近期吃货图,说起来,旅游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吃和啊~!!!!!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