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你做什么?”池清怎么都想不到,白沫澄会在这种时候冲进来,甚至连门都没敲。在她心里,对方一直都是个办事沉稳,极为懂礼貌的人。可白沫澄现在的所作所为,却让池清对她看法有了些许改观。

    眼看着那个站在门口,直直盯着自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池清只觉有阵阵怪异感涌上心头。那是多种感混合在一起的愫,有不悦,有忐忑,有不安,有羞涩。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满意。

    同为女人,又是母女,池清并不太介意自己的体被白沫澄看到。可不介意是一回事,喜不喜欢又是另一回事。白沫澄此刻的视线太过j□j,和她平里小心翼翼来看自己的感觉完全不同。瞥了眼被自己扔在垃圾桶里的病服和风衣,还有她刚才放在浴室里浴袍。

    现在,池清周围没有可以遮挡子的物品,她只能选择在白沫澄的注视下走进浴室,或是把对方赶出去。很显然,以两人现在的关系,她并不需要做到第二点那么决绝。况且,在她心里,也不想再伤白沫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过了许久,白沫澄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只是,比起池清简单而纯粹的不满和诧异,白沫澄的心却要复杂上一万倍。体是的,耳朵是发烫的,就连双腿都因为激动而不住的颤抖着。

    白沫澄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在风浪中漂泊的船只,左摇右摆,不得安宁。而造成她如此慌张而不知所措的原因,无疑是池清。

    如果说,女人的存在是奇迹,那么,池清的存在,便是奇迹中的奇迹。她是异数,更是艺术,是许多人,乃至白沫澄梦寐以求的珍宝。池清的材是完美的,更衬得起她的长相。175的姿,完美的九头材,比许多亚洲女人都要高挑。

    因为常年练武,又保养得当,池清的皮肤紧致而充满弹力,嫩白且不失细滑。这根本不像一个37岁的女人该有的紧致润泽,反而像年方二八的少女那般,每寸毛孔都充满了活力与清新。

    除此之外,那凹凸有致的材,修长笔直的两条美腿也格外引人眼球。可以说,在池清上,总会发生一些常人想象不到的奇迹。她就是无可挑剔的女人,就连脚趾都生的那么圆润分明,毫无瑕疵。

    而最为人的,莫过于女人最明显的那两个凸出特征。池清的虽然不是很大的那种类型,却也不小,且格外的俏丽拔,就连顶端的颜色都保持着最为纯粹,犹如新生儿那般的粉红色。

    作为池清的女儿,白沫澄并没有受过母喂养,在小时候,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然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对池清的感逐渐发酵变质。不可否认,白沫澄对池清有过幻想。甚至,发疯一样的渴望着能够和对方亲密,亲吻。不只是亲吻她的嘴唇,还有更加私密的部位。

    曾几何时,每当这个想法在脑中浮现,白沫澄都会在心里骂自己的肮脏,然后发自内心的唾弃自己。她本就是一个罪恶的存在,却又有了如此不堪的想法。那些对池清的渴望,来自世俗的压迫力,心里的忧愁和绝望。所有的一切,组成一只强大可怕的恶魔,时时刻刻侵蚀着白沫澄的心。让她夜不能寐,无安宁。

    这样的况,一直持续到回来池清边才有所缓解。只是,白沫澄也知道,她心里有多么喜欢,多么池清。对方的一个眼神,一次拥抱,甚至是不经意的触碰,哪怕再微小,都会让她欣喜若狂。

    白沫澄觉得,自己就要死掉了。死在对池清的渴望中,死在内心的谴责中,或者,是死在自己的压抑中。或许,唯一的活路就是离开池清,离开这个让她变得坏掉的人。只是,白沫澄知道,无论逃得多远,她最终的归宿,仍旧是要回到池清边。

    做她的女儿,她的女人。

    “恩,你可以离开了。”听见白沫澄的道歉,又看她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池清低声说道,转朝浴室走去。她不想再被白沫澄这样盯着,那种眼神,完全不想平里的她,倒像是曾经那些追求过自己的人所表露出来的模样。

    具体是什么感觉,池清解释不清。她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此刻白沫澄看自己的眼神,绝不是女儿对母亲该有的。虽然池清对自己的材很有自信,却总觉得,被白沫澄看到是件很羞人的事。

    她边想边朝浴室走去,两只耳朵因为这些胡思乱想而泛起红色。就在池清即将跨门而入之时,却因为走神而没有留意到脚下的道路,直接绊在门前的凹槽上。

    “小心。”体的平衡骤然失调,双手有伤又导致池清无法去扶门框。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白沫澄的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自后传来。转眼间,自己竟是被她从后面抱住,两人的体紧紧贴到一起。

    现下,池清就只穿着一件贴的底裤,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白沫澄虽低却比往常要上许多的体温。察觉到对方的双手正交叉相叠在自己的小腹上,那光滑冰凉的指腹蹭过自己腹间的肌肤。让池清子一凉,竟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很显然,她这样的应被白沫澄看得清清楚楚。来不及多想,池清便焦急的从白沫澄怀里挣脱出来,安静的站在浴室里,甚至连头都没回。“对不起,我只是怕你摔倒而已。”

    许是看出池清的不高兴,白沫澄低声说道。她把声音放得很轻,同时也把头压得极低。明明是做了件好事,反而要道歉。也许,这世上再也没有比白沫澄更加倒霉的人了。

    “没事,你可以出去了。”听了白沫澄的道歉,池清并未继续追究下去,而是冷声命令她出去。之所以用命令来形容,是白沫澄从对方的话语里听出了不可否决的意味。如若在平时,只怕她早就已经听话的退出去。可如今,白沫澄却不能轻易妥协。

    “蔚来姐说你的伤不能碰水,你最好还是...”

    “白沫澄,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白沫澄话没说完,便被池清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见对方转过来,白沫澄已经没有心也没有胆量再去欣赏池清那完美的体。因为,她能感觉到,眼前人在生气。

    “抱歉,我没有违抗你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

    “哦?担心我?担心我什么?是担心我的伤口会感染?还是担心我会无能到连洗澡这种事都做不到?白沫澄,不要以为我任由你靠近我,你就可以肆意妄为。在我心里,你仍旧什么都不是。”

    “我明白,但我还是不会让你拿自己的体开玩笑。”即便心里因为池清那一句什么都不是而酸疼的几裂掉,但白沫澄脸上仍旧保持着平里的淡然。她弯下腰,牵过池清没有受伤的左手,放在脸颊旁边轻轻抚摸着。那好看的侧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柔和,更是让池清的心看到跳漏了一拍。

    惊觉自己再次因为白沫澄的原因失神,池清猛地抽回自己被后者抓着的手,却因为太着急,又没掌握好力道,使得指甲在对方的脸颊上狠狠划过。只一瞬间,那块白皙的地方便出现了一道细长的红痕。

    手臂因为刚才过快的动作隐隐作痛,然而,更让池清难受的却是白沫澄看自己的眼神。即便是脸部这种重要的部位被自己弄伤,白沫澄也没有表现出丁点不满。她依旧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甚至连摸一摸脸上伤都没有去做。

    那双和自己极其相似的黑眸闪烁着些许光亮。好似浴室顶端的灯光,又好似是水珠积聚而成的光点。可不管是哪一样,看上去都是那么好看,又让人心疼。这次会伤到白沫澄,并非池清故意而为。她只是不想再继续面对白沫澄,想要单独静一静。

    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预测,池清本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过许多波折,无论多大的事都不足以撼动她。可最近发生的一切却让她感到迷茫又不知所措,这些困惑的根源,就是站在她面前这个还只能称之为女孩的女人,白沫澄。

    是个中词,它包含很多,也承担很多。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对金钱的叫做贪念,对名利的叫做虚荣心,对美味的叫做食,对体的叫做j□j。恋人,家人,朋友。唯一可以分辨这三者的证明,便是。人不会对家人产生,更不会对朋友产生。唯有对恋人,才会产生那种剧烈且强大,独一无二的感

    可是,在刚才被白沫澄抱住的一刹那。在曾经替白沫澄涂药的时候,抱她的时候,池清可以肯定,自己对这个人,产生了。曾经,池清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如今却是不得不承认。

    这种事听起来荒唐,却是真真正正的发生了。池清不知道自己怎么有如此想法,更不敢想象当白沫澄知道自己对她的这种念想之后会做什么。唯一清楚的就是,这种想法是病态的,是不可理喻乃至让人恶心的。

    无论如何,池清都不会让白沫澄知道自己对她有这种想法。因为她害怕,这个孩子会因此离开自己。会觉得她的母亲不仅仅是一个心狠手辣,更是心理肮脏龌龊的女人。这样想着,池清看了眼白沫澄和自己格外相像的眉眼,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或许,她真的孤单太久,才会有如此诡异的念想。也是时候该找个人来陪伴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够消除那些对白沫澄的误会。

    “你...”直到从不安中缓过劲来,池清才再度开口。她的声音依旧低缓沉稳,却带了些许沙哑。她想让白沫澄出去,自己一个人洗澡。只是,这一次,轮到她无法把话说完。

    “拜托了,别让我离开。你的伤真的不能沾水,让我帮你,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呦嚯嚯嚯嚯!!!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11月份的第1更来鸟!说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晓暴才发现,在不知不觉间,2013年即将过去,而我们又要迎来新年鸟。一说起新年,伦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长长的寒假以及节年假。诶呦,放假神马的最美好鸟,虽然最近都很清闲,但还是喜欢那种所有人一起放假的感觉!

    编辑和咱说,一定要努力更新哦,争取一个月更新31章,那样你就可以拿全勤奖了。伦家想了半天,最后憋出一个字,嗯。如果大家能够看到晓暴此时好似吃了便便一样的表,就能够知道,这一个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在我现在说起起来,是有多么沉重。尼玛!一个月更31章,那岂不是更!呜呜呜,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好吧,抱怨之后,来说说此章好鸟。最近几章的心理描写会非常的多,因为大家也知道,母女文最难写的,就是心理上的一个转变。很多亲问晓暴,咋还不推呢,这文太慢了。其实,晓暴想说的是,母女文就是酱紫啊。如果一上来就推倒的话,实在是太不符合伦家抖m的格了。只有铺垫完美,心理和体都准备好鸟,才可以推得开心嘛!

    那么,下章自然要开始玩我们的浴缸play了,说起来,浴室真是个不错的h地点,而浴缸更是一个完美的道具啊喂。当然,办公室也不错。这不,还没开始写,晓暴就已经开始在yy,小沫澄穿着那种短裙,然后被妈妈压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被进入的感觉鸟。大家想想看,是不是很萌的说?

    咳咳,还是先不要意了!先让咱们别扭的麻麻开了窍在说!等到妈妈开窍这部分结束之后,晓暴会做一个细致的心理过程图给大家,那样的话,大家就应该明白了。还有,麻麻,你千万不要让小沫澄等太久了,难道你就没看到这小忠犬受对你的一片忠心么?晓暴告诉大家,小沫澄最后一句话的内在含义其实是:清,拜托了,要我吧,进入我吧,让我成为你的女人!←众人:喂,某猥琐作者,不要把你自己的猥琐心理强行安装在主角上好不好!

    另外呢,在这里要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了。晓暴明天大概要和s姐还有几个朋友去出玩,大概要去三四天的时间吧。这是坏消息,那么,好消息就是,存稿还有!在旅游期间也可以各种更新呦!

    于是,废话不多说,开始今的小剧场栏目。故事是说,小枫枫因为棒棒糖事件,把小沫澄带去了监狱里,然后,被秦狱长看到。

    秦狱长:小枫,你在做什么?(秦狱长才一到监狱,就看到小枫枫抓着小沫澄把人按在桌上,一副好似要强推别人的模样。)

    小枫枫:芮芮,她把你人家买的棒棒糖弄掉了,我要抓她坐牢。(众人:枫枫,你还敢再二点么?御姐哪里去了!)

    秦狱长:好了,你不许闹,你以为这是季家?你想关谁就关谁?快把她放开。(秦狱长看着被压着的小沫澄,把小枫枫弄走,伸手摸了摸小沫澄的肩膀,谁知,对方竟是拽住她的袖子,不让她离开。)

    小沫澄:清...清不见了...

    秦狱长:???什么?

    小沫澄:不要走。(小沫澄说着,用脸蛋蹭着秦狱长的手。满心满眼都是穿着一袭黑衣的秦狱长。)←大家发现了么?小沫澄对穿着一袭黑衣的大姐姐总是没有抵抗力,说名,麻麻对她的影响很大嘛。以后,如果大家想要领养一只小沫澄回家的话,就请穿黑衣服吧。

    秦狱长:好了,没事了,刚才那个坏姐姐不会再欺负你了。(众人:噗,枫枫躺枪...)

    小沫澄:恩,刚才那个阿姨好可怕。

    小枫枫:(砰!心碎的声音。)阿...阿姨...芮芮!人家不依!!!

    最后的最后,插入小沫澄以及清麻麻图鉴一╮(╯▽╰)╭咳咳,最后那个时的图鉴,只有伦家的知己才会秒懂哦,没有秒懂的纯洁孩子就不要懂了,也不要问了,太掉节了,嘤嘤嘤!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