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池清一行人是在晚上八点出发去往屠宰场,再次回到加海市里,已经是凌晨4点多。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怀疑,她们照常去了陆蔚来所在的医院。毕竟,在那里不会有闲言碎语传出去,池清和曾以恨也能安心养伤。

    作为伤势最重的人,曾以恨在送到医院的时候,基本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状态。伤口的血勉强止住,可体内的毒素却是越发霸道起来。摸着她冰凉的体,再把手探到对方鼻下。陆蔚来这才发现,对方连呼出的气息都是冰凉的。

    知道时间不能再拖,陆蔚来赶紧给佟喻霏打了电话,叫她过来给池清治疗,而她自己则是先推着曾以恨进了急救室。经过检查,男人在武器上啐的毒并没有什么具体或可靠的信息来源,成分也有待研究。

    所幸,这个毒的效果就只是减弱人体的凝血能力,使伤口无法愈合,还有一些导致行动迟缓,视线不清的元素在其中。检验出毒素对体的影响并不是太大之后,陆蔚来这才松口气,开始替曾以恨处理伤口。

    哪怕已经在车里见过一次,可再次看到,却还是让陆蔚来鼻子发酸。现下,曾以恨因为麻药的关系彻底陷入昏迷。她病态的容颜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越发苍白,微微皱起的眉头布满清浅的薄汗。可想而知,即便是打了麻药,她也并不好受。那平坦白皙的腹部被血染得乌黑,六个圆形的窟窿印在上面,几乎穿透了她的半个子。

    只这样看着,陆蔚来就觉得眼睛生疼,心里酸疼的好似要碎掉。她真的有太久没见过曾以恨受如此重伤,这个女人,虽然看上去每天都无病无灾,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但陆蔚来知道,在池清,自己,以及曾以恨她们三人之中,体最差的,就是曾以恨。

    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嘴上说不就可以控制的。即便陆蔚来在心里告诫过自己无数次,要和曾以恨划清界限。然而,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心疼了。毕竟,曾以恨是她了整整十年,甚至到现在还在着的人。看到对方躺在自己的手术台上,陆蔚来比任何人都要难过,害怕。

    双手因为太过激动而颤抖起来,陆蔚来不停的做深呼吸,直到绪不再那么激动,才开始为曾以恨缝合伤口。尽管已经打了麻药,可陆蔚来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把动作放到最轻。因为,她不想让曾以恨再承受一次那种痛苦。随着最后一针缝合好,陆蔚来用消毒棉球把曾以恨的伤口擦干净,又替她缠上一层又一层绷带。

    狰狞的伤口终于隐匿在纱布之下,可曾以恨在车上忍痛的模样却是萦绕在陆蔚来脑中,根本挥散不去。她凝眸看向那个躺在上,全都萦绕着虚弱之气的人,缓缓低下头,把吻印在曾以恨的唇瓣上。

    “小恨,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快乐一些?”

    等待的时间,总是会被拉的无限漫长。一直等到早上七点多,曾以恨和池清才双双从急救室里被推出来。而等在外面的白沫澄则是第一个走到池清边,一直盯着后者略显苍白的脸,不肯挪开视线。

    “沫澄,大姐没事了。只是她才打过解毒剂,现在很疲惫,让她休息一下。”许是看出白沫澄眼里的担忧,陆蔚来悉心解释道。后者听了,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跟着陆蔚来一起把池清和曾以恨推进她们各自的单人病房。

    随着一切都安排妥当,这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也终于落下帷幕。葛桐并没有等池清和曾以恨出来,到医院门口的第一时间就开着面包车独自离开。她临走时并没有说一句话,也没问程玲她们的下落,就连女孩都没有带走。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她,也就没人发现她的异常。这时安静下来,陆蔚来才有时间问白沫澄关于昨晚的事。

    “沫澄,你和大姐应该是分开走的才对,为什么会在一起出现?而且,葛桐带来的那两个人,似乎都不在了。”陆蔚来问话的时候,带着一些小心和谨慎。见她用余光偷偷打量着自己,白沫澄并不看对方,而是透过面前的玻璃,直视着躺在病上的池清。

    “葛桐带来的两个人,是我杀的,她们是白军的人。”白沫澄一向话少,对她来说,能够正常的回答一句话,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哪怕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听到白沫澄的回答,陆蔚来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惊讶。

    按理来说,组织里的人应该都是被白军伤害过的女人。她们有同样的目地,同样的仇恨,同样的信念。在成立组织的这二十多年来,从未出现过一个叛徒。如今却忽然多了两个,实在是不足以让人信服。

    尤其是白沫澄此时的态度,就更是让人觉得奇怪。在陆蔚来心中,白沫澄一直都是个安静沉稳的女孩。她干净,纯洁,就像一个从未涉世,养尊处优的小姐,有着极好的教养和家世,却并不高傲。

    不管怎么说,陆蔚来觉得白沫澄不是狠心的人。然而,在这个时候,对方却用那么不在意的语气,轻描淡写的告诉自己,她杀了两个人,并以对方是叛徒这种理由。不管怎么说,都太草率了。

    想及此处,陆蔚来抬头看向正用手摸着玻璃,专心致志看着池清的白沫澄。脑中忽然闪过曾以恨对自己说过的话,她说,白沫澄绝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最开始听到,陆蔚来只当是曾以恨讨厌白沫澄才会故意说出这种话。

    如今看来,似乎也并不是没有依据。那两个被白沫澄杀死的人,明显已经在组织里待了很久。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人发现她们的反常?又是为什么,白沫澄会一口咬定她们是叛徒?证据又在哪里?

    “蔚来姐,她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就在陆蔚来走神之际,白沫澄略显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看她疲惫的脸,还有那摇摇坠的子,明显是累坏了。即便如此,白沫澄看池清的眼神,仍旧充满了关心与疼惜。

    把白沫澄的焦虑看在心里,再想到自己刚才的那个设想,陆蔚来无奈的摇摇头,在心里嘲笑自己的多疑。真是的,她都在想些什么?怎么会怀疑白沫澄呢?明明,这个人是那么关心池清的。

    “沫澄,你放心,大姐的伤不重,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不然你先回家休息一下再过来,好吗?”熬了一夜,白沫澄的状态也不是很好,陆蔚来提议让她等下再过来。她之所以没有直接说让对方回去休息,是因为陆蔚来知道,没有看到池清安全的醒过来,白沫澄就不会放心。

    “嗯,谢谢你,蔚来姐。”听到陆蔚来的建议,白沫澄并不推脱,而是简单的道过谢便朝医院外走去。之所以会这样,并不是白沫澄不关心池清,而是她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没办法好好照顾池清。她知道,池清素来干净,而如今的自己,全都是污泥和血腥味,这样照顾那个人,只怕对方也不会舒服。

    走出医院大门,白沫澄看着外面明亮的阳光还有来来往往的路人,伸手招了一辆车,再报出池清别墅的位置,便无力的靠到座椅上闭目养神。没过多久,白沫澄就发现坐在前面的司机总是回头看自己,眼里带着一丝恐惧和担忧。

    白沫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但是,早就习惯了被人探究的她并不介意什么,而是任由司机随意打量。到了别墅门口,白沫澄下车,要掏钱给司机。谁知,还没等她把钱递出去,对方就一脚踩下油门把车开了出去。

    看着自己攥在手里的一百元钱,白沫澄疑惑的歪了歪头,朝着别墅内走去。在这里住了几个月,池清的保镖都熟悉了自己的存在。见自己回来,他们并不多加阻拦,只安静的看着自己。但白沫澄总觉得,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在此刻有些怪异。

    回去自己的房间,把衣服脱掉,再走进浴室里。直到站在镜子前面,白沫澄才知道,那些人看自己的原因是什么。此时此刻,那个站在镜前的人是她,却又不像她,甚至,用人来形容,都有些过分。

    那张苍白的脸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白的就像纸张一样。由于一夜没睡,浓厚的黑眼圈萦绕在眼眶周围,看上去就活像只大熊猫。然而,最为骇人的,莫过于自己嘴角边的血迹。

    白沫澄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吐了血,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连吐了血都不知道。伸手摸着那些黏稠猩红的液体,她只觉得胃部一阵翻滚,仿若把胃部和肋骨一同撕裂开的疼痛在瞬间袭来。

    整整一天,陆蔚来和医院里的人都忙着为曾以恨和池清检查病,却漏掉了自己。而白沫澄也心心念念的想着池清,才会忽略掉她自己体上的不适。如今,神经放松下来,积累的疲惫和伤痛在聚集在一起爆发,几将白沫澄击溃,打垮。

    跪在马桶前,白沫澄止不住的干呕着,然而,吐出去的就只有鲜血。那浓厚的腥味布满整个口腔,白皙的瓷砖和马桶被血染红,直到白沫澄已经没力气再吐,才勉强似的停下来。

    浴室回着白沫澄急促的喘息声,她几次想要站起来,却还是以失败告终。直到体被地上的瓷砖冰得麻木,她才强撑着体爬起来。失血之后的眩晕让她的视线一片漆黑,左眼更是看不到丁点光亮。直到体没那么难受,她才敢挪动脚步。

    紧接着,便是做清理工作。冲洗地砖,洗手池,以及马桶里的血迹。人人都说,血浓于水,这个时候,白沫澄才真的所有体会。否则,那些血就不会冲了好几次都无法冲净。明明,自己还好好的活着,那就说明,那些血,也并不是很多吧。

    做好这一切,白沫澄开始认真仔细的刷牙,洗脸,清洗体。当发疼发冷的子浸入水里,那种忽然由冷转的变化让白沫澄全都疼得像是被针扎一样,酸麻的不行,过了许久才缓过劲来。

    就在她沉浸在水中昏昏睡之时,这才想起来,似乎还有事没有做完。于是,白沫澄用手扶住浴缸,从水里站起来。许是经过水浸泡的缘故,她的脸色好了很多,不再那么吓人,只是眼底的黑眼圈仍旧那么沉重。

    不再看自己,白沫澄走出浴室,赤/体躺倒在上。她知道,体累积的疲惫就要达到上限,随时都可能崩溃掉。只是,她还有太多太多事要做,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停下脚步。

    看着自己脱掉的衣服,白沫澄从其中掏出池清给自己买的手机,发出一条短信。内容只有寥寥数语,要表达的意思倒很清楚。“一切安好,勿念。”眼看着短信发出去,白沫澄望着房顶发呆,没过一会就收到了回信。正如她的简洁一样,对方的回信也只有两个字,想你。看到这条短信,白沫澄攥紧了手机,再把里面的卡拿出来,将其掰成两半。

    最后,她看了眼这只池清买给她的手机,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却还是将电话卡和手机,连带着那些衣服,一同扔进

    作者有话要说:唔嗷!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那么,打斗过后,该治伤的治伤,该解毒的解毒,该吐血的吐血。各种事,都在此章告一段落啦。此章基本上算是个小过渡章节,顺便虐下咱们的小沫澄!哦呵呵呵呵,感觉真是各种嗨皮呢!

    之前有说过,此段过去之后,不论是主cp还是副cp都会产生一个较大的转折,那么,传说中的神转折就要来了。小沫澄,妈妈的两只手都受伤了,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啊喂。赶紧的,吐了血排了毒之后快快去找麻麻啊,麻麻的温暖怀抱会给你力量哒!

    ps:由于今出去玩了,写小绿字的时间紧迫,今剧场暂停一天,明天继续!说起来,肯德基最近出了个神马半价桶,晓暴今天带着s姐吃了一下。果然是半价桶啊喂,里面的东西也比原来少了一半!好在,伦家的牙齿不太好,就只吃了里面的一只蛋挞,其他的全部由s姐消灭。结果,某人这个不争气的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最终只能带回家大眼瞪小眼。嘤嘤嘤,伦家就知道,牙齿不好是最痛苦的事!s姐这个败家子有这么好的牙口居然吃那么少,太罪恶了!今晚玩上游戏的时候一定要像小蓝蓝对小清菡一样!把烤翅和鸡块摆s姐满!哦额呵呵呵呵...

    晓暴:最后的最后,插入晓暴蹂躏s姐精美手绘图一张!总觉得,咱画画的功力变好了诶,以后要什么铁狱迷漫画啊,直接我自己画就好了啊!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