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与不的区别,总是那么明显。尤其是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其中的不同就像是在显微镜下无处遁逃的细菌,j□j的展现在眼前。

    白沫澄从不是一个养尊处优,不懂疾苦的人。虽然池清从未在物质上怠慢她,然而,不论是奢侈的生活,还是那些山珍海味,白沫澄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从小到大,她经历过不少苦难,也多次出生入死。有许多人向她报以关心和护,然而,不论是陆蔚来的发自肺腑,还是他人的假假意。白沫澄听到,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有的,就只是感谢或无视。

    此时此刻,听到池清让自己小心。纵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还是听得白沫澄心窝一暖,仿佛整个人都掉进了带着棉花糖的温水里,温软舒适。她喜欢池清,或者说,用喜欢来形容,已经太轻了。准确的说,白沫澄深深着池清。

    这份,不同于母女亲,跨越了时间,理教,世俗。这不是一份简单的,而是重如千斤般沉重的感,是男人对女人才会产生的,是带着和渴望的,是白沫澄想要一辈子延续下去的

    只不过,这份感,白沫澄一直都将其视为奢望。因为她知道,池清永远都不会上自己,就连喜欢都很困难。如今,眼看着池清对自己的态度在慢慢转好,白沫澄表面上淡然如常,心里却是充满了感激和满足。

    她要的不多,只希望池清和自己能够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等到自己帮助她把最重要的那个愿望实现,也就没有遗憾了。

    想到这里,白沫澄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外国男人,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眼里带着深深的挑衅。很显然,男人对他自己的能力有着极大的自信,就连表都透着轻蔑。

    从古至今,遇到敌人,最要不得的便是轻敌。水倒得太慢会溢出来,自信过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见男人朝自己笑了笑,从腰间掏出一个奇怪的武器来回甩动着,白沫澄微眯起双眼,打量着那个武器。

    和男人硕壮的材完全相反,他所使用的武器并不是什么大刀长棍,而是一条细长的铁链。整个链子通体呈银灰色,尾部有一个便于抓住,防止手滑的圆环,顶端则是一个成锥形的尖锐铁块。

    只看一眼,白沫澄便觉得这个武器可能是类似于鞭子之类的东西。这时,池清却忽然将嘴凑到她耳边,对她说了一句话。突如其来的亲密引得白沫澄子一颤,感到池清口中的气喷洒在自己耳廓周围。白沫澄的注意力已经无法集中,全都被池清吸引了去。

    体因为对方无意间的动作变得滚烫,两只耳朵更是以极快的速度燃烧起来,通红发。白沫澄吸了吸鼻子,贪婪的呼吸着因为池清凑过来而弥漫在四周的香草气息。她也知道,自己不该在如此危险的况下做这种事,只是,池清对她的吸引力,真的太大了。

    就在白沫澄发呆的这会功夫,男人终于不耐烦起来。见他用英语说了一句不算太文明的话便甩着那条铁链朝自己冲来,白沫澄抽出自己腰间的军刀,也跟着迎过去。

    铁链甩动的声音呼呼作响,就好像把风划出一个口子,任其破碎哀嚎。眼见铁链顶端的铁锥朝着自己面门直而来,白沫澄用下意识的挥出军刀,要挡开。谁知,那个锥形的铁锥竟是散了开来,从其中延伸出一只带有六只尖锐利刺,犹如爪子一般的东西。

    那只爪子通体发黑,在白色的灯光下闪烁着精光,只一眼白沫澄就看出这是啐了毒的!想及此处,她猛地回头看向池清还在流血的手臂,那刚刚还是红色的血,如今却有了发紫的趋势!显然是中毒的迹象!

    而之前倒在地上的曾以恨,脸色白的吓人,她盖在上的褐色风衣被血染红,可那些血却不是红色,而是骇人的黑色。白沫澄知道,现在的时间就等于生命。池清伤的不重,但更加棘手的却是那上面的毒。而曾以恨的况,怕是更难处理。

    为此,白沫澄甩动起军刀,将抠住刀子的铁爪拨开,快速朝着外国男人冲去。如今的她,必须主动发起进攻,惟有抓紧时间,她们才有逃离的机会!男人看到白沫澄的攻势越发急迫,自是猜到她的意图,反倒将动作放缓下来。见对方只防不攻,甚至还步步后退,白沫澄心里又急又气,总是分神去查探池清的况。

    就在她又一次回头去看池清之时,耳后忽然传来铁于铁撞击的声音,紧接着,白沫澄脑中忽然闪过池清和自己说的话,小心那个铁锥!白沫澄出于本能的回过头,便见一道黑影直而来。

    她赶紧弯下腰,躲过黑影,紧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回头去看,竟是一只黑漆漆的爪子直接穿透了墙壁,钉在了墙面上,而男人铁链上的锥形物体竟是又重新变出一只一模一样的利爪。

    看到这幕,白沫澄深知,这个铁链绝不是普通铁链那么简单,最棘手的问题莫过于顶端的那个锥形物体。很显然,它的决胜秘诀并不在于比大小或硬度,而是在于椎体内部的小型机关。那里面满是一只只尖锐且啐过毒的利爪,这些利爪可以通过震动从椎体物体中出来,甚至还可以击而出。

    白沫澄趁着与男人周旋的这段期间,把他的武器分析得极为透彻。她表面上装作勉强抵抗,心里却有了对付的良策。见男人再度朝自己挥出一击,白沫澄看准这个空,翻而起,抬起右脚踩在男人的铁链上。

    她踩的位置,不是中间,也不是尾端,正好是距离锥体不过一厘的位置。见武器被白沫澄踩在脚底,男人大吼一声,想要将铁链抽回来。却没想到,白沫澄的力气会这么大,铁链竟是没有挪动分毫。

    看着男人因为用力过度而涨的脸色通红,就连青筋都爆了起来。白沫澄忽然把脚松开,趁男人失去平衡之时,快速踏着那条铁链直追男人而去。白沫澄动作极快,只眨眼的功夫便窜到男人面前,朝他挥出一刀。

    哪怕失去平衡,但人类的本能还是让男人下意识的抬手去挡,这一刀,便生生扎在了男人的手腕上,疼得他大骂出声。许是被白沫澄伤到让男人失了面子,他用力甩动起铁链,好似被惹怒的猛兽那般,不管不顾的朝白沫澄攻击。

    此刻,白沫澄的刀还插在男人的手上,而她距离男人所在的位置几乎是伸手就能触碰到。听着后传来的风声还有铁链挪动的声音,白沫澄抬腿踩住男人的腹部,用力将体弹跳起来。

    与此同时,铁锥也朝着她的面部直而去。只是,面对这强而有力的一击,白沫澄并不躲,而是伸手要去抓那条铁链。这一举动可说是吓坏了池清,她不明白,白沫澄为什么不躲开,而要硬碰硬。自己明明告诉过她,要小心那个锥形物体的。

    心里的担忧大过上的不适,池清从不知道,在失去苏傲燃之后,自己还会有如此焦急的时刻。看着那条铁链距离白沫澄越来越近,池清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根本没有发现,她手臂上的伤因为这个举动,多流了多少血。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白沫澄竟是徒手抓住了那个锥形铁物,生生将那个看上去就极其凶狠的攻势给拦了下来。男人见自己的兵器被白沫澄抓住,眼里的震惊和担忧之色格外明显,因为,他根本就不敢相信,凭着白沫澄的能力,能够拦下来。就在他愣神的功夫,白沫澄急忙将铁链抽过来,继而缠绕在男人的脖颈上。

    脖子被勒住,导致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乱动着想要挣开白沫澄的钳制,然而,他动的越厉害,白沫澄就勒得的越紧。这时,男人终于意识到况的危机。他发疯一般的嘶吼着,把体朝墙撞去。

    要知道,白沫澄力气不小,但她的体却十分脆弱。如今被男人这么一撞,当下便白了脸,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不少。见这招有用,男人便更加用力的去撞白沫澄,还用自己粗壮的手肘去击打对方的胃部。

    白沫澄的胃本就不舒服,如今被男人这么连番的攻击,只觉得喉咙一甜,淡淡的血腥味随之涌起。她用余光看向池清担忧的眼神,白沫澄强忍着体的疼痛,咬牙将铁链勒得更紧。

    男人倒在地上还不忘去攻击白沫澄,那粗壮坚硬的手肘几乎比白沫澄的半个头都大,每次打在胃上,都让她难受得无法喘息。体的力气随着这连番的击打逐渐衰退,白沫澄用余光瞄向扎在男人手腕上的军刀,放弃用铁链勒死男人的想法,伸手将那把军刀拔了出来。

    男人还沉浸在挣脱开铁链的喜悦中,紧接着,便被手臂上的刺痛唤回了注意力。即便在心里告诉自己,要躲开这击,却终究是晚了一步。当心脏被军刀刺穿,男人看着白沫澄惨白的脸,慢慢闭上眼睛。

    “咳...咳咳...”危险解除,体绷紧的神经也随之放松开来。白沫澄趴伏在地上,用手捂住嘴用力的咳嗽着。见池清朝自己走来,她拼命的想要咽下嘴里的血,可那些猩红的液体还是顺着她的指缝流溢出来。

    察觉到池清的步伐在自己面前停下来,白沫澄在心里骂自己没用,气她没有保护好池清。这时,却有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到她面前。即便那只手上染有一些暗红色的鲜血,却完全不会遮盖它本来的完美。

    白沫澄抬头看着池清的脸,此时,这人正满脸复杂的看着自己,那双好看的黑眸中带着一丝极其不易察觉且稀少的疼惜。纵然只有那么一点点,却还是被白沫澄看到了,也让她觉得...足够了。

    她努力了这么多年,要的,等的,便是这一刻。她终于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池清的疼惜和关心,白沫澄觉得,只要是为了这个目地,哪怕付出一切,也是值得的。

    “还能站起来吗?”听池清这样问,白沫澄并没有回答,而是伸出自己因用力过度而不停颤抖的手,轻轻握住池清没有受伤的右手。哪怕两个人的手都如冰块一样寒冷,却因为这样的靠近,使心变得温暖异常。

    “谢谢你。”被池清拉起来,白沫澄轻声说道。听到她的话,池清形一顿,眼神略显复杂的瞄了白沫澄一眼,开口说:“恩,我们现在要赶快离开,曾以恨的伤不能再拖,另外,今晚的任务,也失败了。”

    说到任务失败的时候,池清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看她扶起曾以恨便要往外走,白沫澄没有多说,跟在她后准备一齐离开。就在这时,屋子的最角落忽然有声音发出来,她们一同转,便见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

    女人上没有明显的伤痕,甚至连点血迹都没有沾上,整个人却是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而她怀中的小孩反倒没有表现出丁点害怕,一双幽深黑暗的眸子一直盯着白沫澄,让后者觉得有几分怪异。

    “你...”毫无疑问,这个活着的女人便是葛桐的手下,刚才和池清以及曾以恨一起行动的人。白沫澄想问对方为什么不出来帮忙,可是,才吐出一个字,她便没了下文。这不是她该过问的事,更何况,人,都是有私心的。

    “对...对不起。我太害怕了,所以...就没有出来。而且,这个孩子也需要人照顾...我...我就。对了,桐姐和玲姐呢?”

    “她们走了。”听到女人的问题,白沫澄知道她在问自己,便轻声回道。听了她的回答,女人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于是,池清作为开路者走在前面,白沫澄则是扶着曾以恨走在中间,留女人独自一个人在最后面。白沫澄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有一些细微的声音传来,但声音很小,根本听不真切。这让她觉得困惑,便留神去听。然而,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楚,当白沫澄有所察觉的时候,却是太晚了。

    眼看着那个走在最后面的女人将小孩推开,抽出一把刀朝着自己刺来。白沫澄努力往后退去,却也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避开这刀。就在这个危急关头,一个黑影在此刻闪而来。

    一瞬间,视线被染得血红,仿佛连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变成血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在休息了昨天一天之后,晓暴今果断的满血满蓝复活啦!为大家献上4000+的更新!其实,晓暴上章卡的点也不是很严重吧?又不是生死存亡,这章才叫真的卡呢,等到卡h的时候,那才是真难受啊喂!←众人:我们已经有预感,作者会卡清麻麻和小沫澄第一次h的戏码了!晓暴:伦家是好人!才不会卡h呢~才怪!噗!

    那么,这次的惊险任务继续,当然了,小沫澄仍然要霸气救麻麻,麻麻也要英勇救小沫澄啊。这叛徒是一个接一个,有的亲说,为什么枪法这么差的人也去当细。噗,晓暴在这里解释下,白军这种人啊,细怎么可能只派一个啊?而且,如果每个细都那那么厉害,麻麻她们还混啥子?告诉大家,有个超级大细就在那里呢!米娜桑要小心了,那个细才是最牛的啊!

    于是,下章继续虐虐,伦家就是喜欢在惊险中让主角相。渡过这次的危险之后,距离推倒之路进了一大步,大家不要急,推倒神马的,必须马上就会有的!俗话说,有一就有二,妈妈推了小沫澄一次,知道了那种感觉,马上就会想要第二次的!

    众人:你以为麻麻和你一样yd嘛!

    晓暴:羞涩对手指,拽裙角,点头。

    众人:我嘞个去!滚粗!

    咳咳,开个玩笑之后,和大家说一件兴奋的事啦。在一波三折之后,铁狱迷的广播剧终于出来啦,虽然只是个预告,但其中的福利也是很大的!在此,感谢木系存良广播剧社,感谢各位cv以及后期君!另外,为了庆祝广播剧发剧,晓暴也特意发出了三章铁狱迷从未发表,也从未放入实体书的番外送给大家!主要讲述的是染姐姐和枫枫的那段过去,并且有枫枫的除夜献上!请各位芮枫主角当,以及深染黎党慎入!大家可以点击下面的铁狱迷海报大图穿越,看不到图的手机党可以复制链接进行穿越!然后,也有贴吧的连接,大家也可以去贴吧各种盖楼灌水!

    铁狱迷番外及广播剧连接:?novelid=8140

    gl广播剧吧连接:

    广播剧吧连接:

    ↓点击此大图直接穿越↓

    最后的最后,和大家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各位买实体书的亲应该知道,越做越已经在最近几天陆续发货了。结果因为印刷厂的一些失误,把越做越这四个大字印在了快递单号上,结果就导致拿快递各种尴尬!晓暴早就料到,拿快递的时候会各种可怕,于是,在快递来的时候,晓暴以上厕所为由,跑去了厕所,让s姐拿。结果,就看到s姐面无表的抱着一个大盒子上来,上面的写着,越做越!噗!笑死我也!这快递员是觉得s姐多么求不满啊!于是,整个晚上,s姐看晓暴的眼神和表,就是酱紫的↓↓↓↓↓

    大家是否有感觉到s姐对晓暴森森的恶意?救命啊!

    咳咳,小剧场先暂停一天,明继续,主要是,今天耍s姐耍的太兴奋,以至于关顾着逗她,木有时间写剧场鸟╮(╯▽╰)╭

    众人:秀恩,没高氵朝!

    晓暴:众人君,你肿么可以如此邪恶,你居然诅咒s姐这个受没高氵朝!s姐,快干掉她。

    s姐:今天下午的事,我似乎还没和你算账...

    晓暴:00你干嘛...

    s姐:呵呵...

    晓暴:喂,你不要笑的这么吓人!

    然后...没有然后了...

    众人:但愿作者还能看到今晚的月亮!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