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呵呵,你人不大,口气可不小。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是用你那把破刀?还是你的双手?”听了白沫澄的话,程玲不屑的反驳道。只是眉宇间的担忧之色却变得更加浓厚,就连步子也在隐隐的朝后退去。

    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带着莫名的恐惧感,于程玲来说,此时的白沫澄便是那个未知数。手腕上已经好了伤偶尔还会隐隐作痛,时刻提醒着程玲,面前这个瘦弱的女孩,是如何用一只手,将自己的手骨掰断。

    没记错的话,那时的白沫澄也是现在这种眼神。只是,当初与此时相比,显然是后者更为凶悍,骇人。见对方缓步朝自己走来,她手上是一把闪着白光的军刀,虽然很锋利,却完全比不上自己的枪快。

    程玲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更不明白体泛起的这股冷意到底是来源于谁。她只清楚,自己的手在颤抖,心在害怕。而造成她如此害怕的原因和对象,正是这个只有22岁的白沫澄!

    恼怒,不甘,胆怯,所有的负面愫在瞬间侵袭而至。程玲来不及多想,对着白沫澄的腿就是一枪。然而,她却因为手抖而失了准度,这一枪直接打在白沫澄脚边,将地板生生打出一个窟窿。

    “呵呵...”越是空的地方,发出的声音就越空灵,越清晰。程玲看着靠近的白沫澄,很想知道,刚才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是不是由面前这人发出来的。

    “你...你笑什么!”借着微光,程玲终是看到了白沫澄微微勾起的唇角。这一刻,她才敢确定,刚才那个笑声,真的是由白沫澄发出来的。只是,程玲搞不清楚,这个从不随便笑的白沫澄,为什么要笑。

    “我不能浪费时间。”

    这时,白沫澄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声音却和她平里的温柔细软的感觉完全不同,而是透着几丝零碎的沙哑。就在程玲还在发呆的时候,下一刻,她便看到白沫澄正快步朝自己走来,双方的间隔只有几步之遥。

    这样的突然状况吓得程玲差点跌坐在地上,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朝着白沫澄开出几枪。结果,自然又是全部打偏。程玲的枪法本就不准,平里执行任务都是和别人搭档。如今,在这种惊慌的状态下,准度就更差。见白沫澄已经走至自己面前,程玲用力扣动着扳机。然而,令人绝望的是,弹夹里已经没有让她再继续挥霍的子弹了。

    足以致死的伤,究竟有多疼。这个问题,想必是许多人无法回答的,也包括程玲。视线越发模糊暗,体的机能仿佛在瞬间停止了运作,鲜血顺着嘴角溢出来,明明想要制止,却无能为力。

    紧接着,肌抽筋,体僵直,看着白沫澄没有表的脸,还有那把插在自己喉咙上的军刀。那是她...刚刚用来扔白沫澄的刀子。思绪到这里停住,再也无法继续进行。看着睁大了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的程玲。白沫澄弯下腰,替她把眼睛合上,又将那把插在她喉咙里的刀抽出来,仍在一旁的地上。

    “抱歉,因为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所以,我还不能死。”白沫澄说完,把池清给自己的刀重新别回到腰间,快步朝着集合的地方跑去。她现在不能再耽误时间,刚才的枪响必定引来了白军那些手下的注意。不出一会,这里就会被包围。

    “白沫澄,程玲呢?”白沫澄才到达集合地点,就听到葛桐问自己程玲的下落,她了句不知道便没再答话。其实,白沫澄不是想逃避杀掉程玲的责任,而是在这种时候说,无疑会产生内乱,对她们没有任何好处。

    “你们是什么人!”白沫澄话音才落,便有他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漆黑的屠宰场在瞬间变得灯火通明,忽然变亮的屋子让白沫澄和葛桐的眼睛极其不习惯。但她们并没有恢复视线的时间,因为,战斗已经开始了!

    “躲在器械后面!”看着仍旧呆在原地的葛桐,白沫澄拉着她朝不远处的一架大型机器那里跑去。同时掏出怀里的枪,朝那群男人去。到了这种时候,自然是要开枪的,反正都被发现了,不开白不开!

    子弹打在金属器械上,发出清脆的叮叮巨响。白沫澄拿出兜里的枪,在心里默算着对方的人数。很显然,白军那边是有备而来。不仅枪支充足,就连人手也多得吓人。而且,白沫澄有注意到,有几个男人正拿着对讲机在讲话,就是说,人只会越来越多,不会少。

    他们的武器是源源不断的,弹药是充足的,而自己这边,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弹药。看着仍旧没什么动静的二楼,白沫澄瞄向距离自己不远的另一个大型器械,一个翻滚跑出去。同时,瞄准敌方的头部。

    一枪,两枪,三枪...白沫澄开枪的速度极快,却完全不会失去准度。眼见敌方的三个人被白沫澄轻而易举的爆了头,葛桐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她总觉得,这白沫澄的架势,像极了当年的池清。

    “白沫澄,池清她们怎么还不出来?这里就要扛不住了!”眼见弹药越来越少,葛桐对白沫澄吼道。此时,白沫澄兜里的弹药也就只剩下几发。两个人躲在器械后面,许久不曾开枪,给人一种她们已经山穷水尽的错觉。

    听着那些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当第一把枪口出现在视线前,白沫澄对准那人露出来的头部,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子弹顺着皮出去,直直嵌入到后的石壁上,一齐喷溅而出的,还有粘腻猩红的鲜血。

    这时,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白沫澄拾起地上的枪,拽住那人的尸体抛出去。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尸体吸引而去的空挡,白沫澄举起两把枪同时击,转眼间,屠宰场一楼的人竟是在瞬间被灭了去。

    看着那满地的尸体,白沫澄将手中没了子弹的枪扔掉,朝着二楼跑去。“喂!你去二楼做什么!赶紧开车走!”见白沫澄拼命的朝着楼上跑,葛桐不明白,这人为什么放着生路不走,而要回去刚才的那个虎

    然而,葛桐的问题,注定了没人会回答,因为,白沫澄此时所想的,就只有池清一个人。她相信,池清必然能够听到一楼的动静,既然如此,她就该知道出了麻烦,应该立即撤退。可池清并没有任何动静,而这二楼也安静的有些过分。知觉告诉白沫澄,池清那边一定遇到了麻烦!

    来不及多想,白沫澄飞快的朝着二楼跑去。她一个个房间的越过,连口大气都没时间喘。胃部的疼痛让她流了满的冷汗,才刚刚恢复的子经过刚才那一场打斗,明显体力不支,就连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

    即便如此,白沫澄也没有停下步伐。她不是傻子,她也明白,这个时候,只有回去车里开车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可是,她的世界还遗落在这里。没有池清,就算她一个人活下去,又有什么乐趣?

    脚步越来越快,心跳越来越急,看着面前那扇微启的灰黑色铁闸门,白沫澄觉得,就是这里了。顾不得会有埋伏,更顾不得里面此时正在发生着什么。白沫澄只知道,她要看到池清,守着池清,保护池清。

    哪怕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里准备,可是,看到里面的场景,白沫澄还是狠狠的吃了一惊。铁闸门拉开之后,里面并没有出现什么机关,甚至连打斗的声音都没有。唯一存在的,便是专属于鲜血的味道。

    洁白的墙,洁白的地板,洁白的器具,许多白都变颜色,被血红染上另一层鲜艳的色彩。地板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有样貌端正的女孩,也有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躺在那里,没有生命,没有形象,更算不清数量。有的,就只是刺目的红。

    在这许多尸体中间,站着一男一女。男人显是外国人,他的个头很高,看上去大概有1米9几,材也很壮。他穿着一军绿色的迷彩服,以及同为深绿色的军靴。而女人,正是让白沫澄心心念念的池清。

    此时此刻,池清正和外国男人面对面的站着。她上那一袭黑色的风衣被血染红了大半,整个人就像是刚从血泊里爬出来的一样。鲜血顺着她涂着黑色指甲的左手缓缓滴落,掉在白色的地板上,晕染出一个个鲜艳的血合。在池清的后,是坐在地上的曾以恨。她脸色苍白,上披着陆蔚来的风衣。白沫澄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来做什么?还不快走!”见白沫澄傻呆呆的站在门口,池清朝她这边望来,见她并没有受伤之后在心里松了口气。只是,才刚刚放缓的神色,却因为白沫澄并没有听自己的话,而是迈步而入变得冰冷无比。

    “你受伤了。”白沫澄仿若没看到外国男人,也没听到池清的质问那般走去对方面前,静静的说道。她并不在意池清那双透着凌厉与不满的眼神,而是慢慢翻转她的左臂。当那条将近十厘米的切口出现在眼前,白沫澄浑一颤,攥住池清的手下意识的缩紧。

    “不关你的事,你快带曾以恨离开,这里有我,你...”

    “不,我不会走的,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你。”

    “你说什么?”

    池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刚刚似乎有听到,白沫澄对自己说了不字。然而,还没等池清想清楚,白沫澄已经用她的实际行动,做了让自己更为震惊的事。眼见那人扯开她上的深灰色衬衫,用那条柔软的布料把自己受伤的左臂包好。池清真的很怀疑,眼前的这个白沫澄,是不是自己所熟识的那个人。

    “给我些时间,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白沫澄自然看到了池清眼里的诧异,她明白,这里很危险。只是,要她抛下池清带着曾以恨逃走,却是她万万做不到的。如今,自己就只能打败这个外国男人,然后,带着池清和曾以恨离开。

    此时此刻,她不再是曾经那个软弱无能的白沫澄,因为况已经不许她再伪装下去。她,白沫澄,她的柔弱,她的服从,永远都只属于池清一人。面对别人,尤其是想要伤害池清的人,白沫澄绝不会手软。

    看着那个用手挡住自己,明明很消瘦却格外拔的影。这一刻,池清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时的她,也是这样把受伤的苏傲燃护在后。哪怕前途艰险,也从不曾躲避,更不打算躲避。

    那时候,她对自己说,池清,小心一些。此时,自己竟也不由自主的说出同样的话来。

    “白沫澄,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在说今天的绿字之前,先和大家解释一下防盗章节的问题。所谓防盗章节,顾名思义,就是用来防止盗文的。这章,也就是第四十章,之前为防盗章节,大家提前买了并没有关系,因为晓暴会在更新到这里的时候改回正文。有的亲问我,为什么一直是四十章,你一直没更新啊。在这里,晓暴要告诉大家,更新,要看的是时间后面的最新更新,而不是按照章节的顺序观看。晓暴下一次的防盗章节是第五十章,之后,会紧接着更新41,42,43,以此类推,一直到五十,大家只需要按照正常的顺序购买即可!呜喵喵,如果有不懂的亲,可以来在留言下问咱╮(╯▽╰)╭

    嘤嘤嘤!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大东北终于在今天来暖气了,瞬间,整个屋子都了起来。开着窗户,穿着半袖,坐在毯子上喝茶,嗷嗷,酱紫的生活真是太惬意了。如果本宫的牙齿最近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太好了!现在,本宫深深明白了牙口好的重要。随着一颗牙出问题,所有的事都来了!

    首先,这个牙齿的问题,是从智齿开始的。某天啊,晓暴的一颗智齿就开始疼啊疼啊疼。之后,一颗虫牙也开始疼啊疼啊疼。由于小时候抢枫枫的棒棒糖抢多了,导致晓暴的有颗牙完全没法用鸟。于是只能拔牙了!结果,拔牙之后又说牙周有问题,还要镶牙,总之,各种牙口不好的问题就酱紫袭来了。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伦家只喝了两杯,吃了两碗粥。结果,就看到某人捧着一大堆好吃的在那里吃啊吃啊!!!天啊,这是人干事嘛!!太痛苦了,嘤嘤嘤,洗牙好痛痛!

    好吧,在晓暴各种抱怨完之后,想必我的负能量已经传递给了很多人。米娜桑,有感觉到一股森森的恶意正在向你们袭来嘛!!!

    于是,说完这个之后,来分析此章吧。黑化的小沫澄武力值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像程玲这种两个字名字的炮灰就是被秒杀的结果啊喂!好啦,小沫澄干得真好,刚干掉一大帮人就去找麻麻了。看到麻麻受伤,小沫澄的心要碎了吧?so,小沫澄赶紧v5起来,英勇救妈妈,以后,妈妈会给你福的哦!

    咳咳,用于今天牙口欠佳,严重导致晓暴的话唠功力减退,于是,就发一组晓暴哀怨图来继续传递负能量吧!话说,又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广播剧即将发之前,居然需要各种主创以及作者本人的录音。可是,伦家最近这个牙疼的实在闹心,严重影响了录音的质量,伦家这么帅气低沉的攻音怎么可以被牙痛弄没呢,所以,就暂时拖延一下了!!!等本宫把牙齿修复好!一定会录音给大家的。(众人:你丫又不是录喘,你修复个毛啊!!!晓暴:吐艳!←对手指ing...)

    最后的最后,插入晓暴负能量暗黑图,感谢s姐的友客串!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