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屠宰场的方位,靠山沿海。侧门对着海,而后门对着的便是池清她们刚刚开车过来的地方。两队人穿过丛林,躲在树木后面,观察着屠宰场周围的一举一动。

    如地图所示,屠宰场是一栋小二层的建筑。第一层用来囤货输出,第二层才是用来屠宰消毒的地方。她们不知道白军会不会按常理出牌,把人藏在第二层,为了避免疏漏,节省时间,就只能分两头进行搜索。

    第一层交给由从侧门进入的白沫澄那队,第二层则是由池清和曾以恨这方展开搜索。分配完各自的任务,两队人一齐行动起来。白沫澄把别在腰间的刀拿在手里,刚要走,肩膀忽然被人按住,使她不得不停下来。

    “小心些。”黑暗里,即便看不清来人是谁,但白沫澄能通过味道和感觉分辨出对方的份。池清的声音很轻,却带着前所未有的担忧。听到她的嘱托,白沫澄点点头,随即想到池清可能看不到,又改为说话。

    “恩,你也要小心一些。”

    “你无须担心我,倒是你该明白,我让你小心的人,并不只有敌人而已。”池清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与葛桐走在一起的女人。她并没有忘记,当初在别墅里是谁第一个出手打白沫澄,还断了她的腿。纵然池清在刚才没有表现出丁点不满啊,可是,女人伤害白沫澄的这件事,她不会轻易罢休。

    “我明白,那我先走了。”白沫澄很聪明,自然知道池清指的是什么。说起来,在这之前,她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和池清分开。如今,葛桐使出这么一招,着实让人捉摸不透。毕竟,白沫澄还没有得到组织的信任。如果葛桐那伙人趁着这次的任务想要将她除掉,无疑是个绝妙的机会。

    “恩,走吧。”知道现在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池清拍了拍白沫澄的肩膀,率先朝着屠宰场走去。白沫澄也不再滞留,快步跟上葛桐和那个女人的步伐,沿丛林朝屠宰场的侧门迂回。

    很显然,屠宰场今晚一定有什么特殊活动。平里几个月都见不到人,如今却是多了许多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守在门口。才刚走到侧门附近,就看到两个拿着枪的男人绕着侧门来回打转,看守的滴水不漏。

    “我去另一边把他们引开,你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进去。”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白沫澄对葛桐和女人说道。一般来说,这样的行为是十分危险的。一旦被发现,不仅会惊动周围的警卫,更会惹来杀之祸。听了白沫澄这个提议,两人并不反驳,沉默的由她做出这种打头炮的举动。

    见葛桐和女人并不打算说话,白沫澄也不等她们回答,快速的在草丛里穿梭着,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声。果然,那两个守门的男人很快便被这个声音吸引,拿出兜里的枪朝着白沫澄所在的位置走去,而葛桐她们则趁着这个空挡从侧门进去了屠宰场。

    黑暗里根本看不到人影,即便打着照明灯,可见度仍旧很低。白沫澄不能用视线去判断敌方在哪里,更不能贸然扒开草丛出去,就只能借着脚步声去判断两个男人的方位。察觉到有人从自己边走过,另个人跟在他后。白沫澄趁着后面那个男人不留神之际,猛然站起来,伸手按住他的脖颈。随即,手上一个用力,竟是生生捏碎了男人的喉结。

    这一系列动作只发生在数秒之内,男人还没来得及发出一点声音,便失去了生命。把尸体轻放在地上,白沫澄拿过他的照明灯跟在前面那个男人后,紧接着,以大步跨越而去,从后面捂住他的嘴。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捏住对方的脖子,向着左边拧去。只听到咔嚓一声,又是一个生命在此终结。

    看着两个人的尸体,白沫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与惋惜。到如今,这双手也终是沾满了许多人的鲜血和命。纵然他们与自己素未谋面,甚至连自己的面容都没有看清,就被自己送到了下一个轮回。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若自己不杀他们,就会被他们杀掉。即便白沫澄想要的生活并不是这样,但是,只要能够帮助池清实现她要做的事。哪怕上刀山下火海,白沫澄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不再浪费时间,白沫澄朝着侧门跑去,才刚推门进入,便看到待在门口的葛桐和女人。白沫澄自然不会觉得她们是好心好意的在等自己,必然是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危险,才会等自己这么个头炮回来。

    “沫澄,没受什么伤吧?”见白沫澄进来,借着门口微弱的灯光,葛桐在她上来回打量着。

    “桐姐,你又不是没看到她刚才的手,怎么可能会有事?”这时,那个女人阳怪气的说道,看白沫澄的眼神越发不满。

    “程玲,别这么说话,沫澄现在是我们的人,也就是咱们的家人了。既然没事,就继续前进吧。”这时,白沫澄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程玲。眼见葛桐说着漂亮的话,却不动步子。白沫澄连鄙视都懒得去鄙视,而是率先朝前走去。

    她不能犹豫,更不能浪费时间。池清,还在等她。

    很显然,这个郊外的屠宰场是很少有人来的。不仅是工具都生了灰,上了锈,就连地面也积聚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为了行动方便,白沫澄特意穿了一双平跟的马丁靴,眼见自己的脚印印在地上,她不知道这个线索会不会留下麻烦,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第一层面积很大,不如我们分头行动,最后在这里集合吧。”眼见这层并没有什么人在走动,白沫澄低声说道。她这个意见一出,很快就遭到了质疑。“诶呦,桐姐你看,她这么快就想甩掉我们了。谁知道她是不是要去通风报信啊?分头倒可以,不过,至少得让我盯着你,以免我们被出卖了都不知道。”

    见那个叫程玲的女人一直针对自己,白沫澄面色没什么变化,眸色却是越发的漆黑深邃。她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要在这些小事上浪费时间,自己若是要出卖她们。就不会在刚才做出那么危险的事,直接故意引起那些警卫的注意就好了。

    不过,即便心里有再多怨言,白沫澄也明白,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就只能服从。若强行去做些事,只会给池清惹来更多麻烦。

    “那我们分两路,我自己去找左半边,你们两个去右边。”听过程玲的话,葛桐似乎有些信以为真。见她满脸探究的看着自己,最后说出这个决定,白沫澄并不说什么,兀自朝着右边走去。

    屠宰场的地形并不算特殊,只是单独的房间很多,好在都没有上锁,也降低搜查难度。白沫澄走在前面,一个个屋子检查过去。首先推开一个屋子,里面放着很多箱子,显然是储物室一类的地方。

    紧接着,再往前走,分别是实验室,更衣室,以及用来沐浴的地方。连续走了好几个房间,都是白沫澄在前面,后的程玲就像个没事人一样跟在她后,仿佛执行任务的人就只有白沫澄一个,她就是个透明的摆设那般。然而,若是程玲能够做到真正透明,倒也罢了。白沫澄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视线正随着自己的走动而挪动。

    那焦灼的视线实在太过扰人,侥是白沫澄想无视,也没办法做到。紧接着,推开这层楼的最后一扇门,入眼的东西却是让白沫澄在瞬间白了脸。照明灯的光线并不是很亮,导致她就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然而,哪怕只是惊鸿一瞥,却还是让白沫澄觉得恶心异常。

    那不足百十平的屋子里摆满了一层又一层白色的钢铁架,每个架子上都摆着许许多多的玻璃缸。它们有大有小,有高有矮,里面装着似白似黄的透明液体。而在这些液体里浸泡着的,全部都是人体器官!

    有眼睛,肾脏,脾胃,甚至连肠子都有。看到这些东西,白沫澄忽觉胃部一阵翻滚,熟悉的难受觉汹涌而来。就好像当初吃了池清给她的一样,胃部绞痛到想吐。再也受不了,白沫澄趴伏在门口旁边,一手扶住墙,另一只手捂住胃部,用力喘息着。然而,她越是克制那种想吐的,胃就越疼,心跳也在跟着加速。

    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重,白沫澄看着从指缝里溢出来的鲜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吐血。就在这时,后骤然升起的杀意直而来。下意识的,白沫澄赶紧朝一旁闪去,躲过这击。转头便看到,程玲正满脸杀意的看着她,手上还拿着一把加长且带着倒刺的军刀。

    “呵呵,算你够灵敏!能够躲开刚才那刀。无论如何,今天,我要你的命!”白沫澄并没有问程玲为什么要杀自己,事实上,对方会这么做,她一点都不觉得诧异。见对方朝自己扑来,白沫澄一闪一躲,避开对方的攻击。同时,伸手摸向腰间的军刀,反手抽出。

    两把刀相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白沫澄怕引来白军的手下,当下不再选择和程玲硬碰硬,而是急着去和葛桐会和。毕竟,第二层楼她已经搜索过了,并没有任何藏人的地方。

    “想跑?没那么容易!”见白沫澄朝着过来的方向跑去,程玲对着白沫澄的后背,脱手便把军刀用力甩了出去。后者自然能够感受到直而来的危险,只见白沫澄一个飞跃,整个人跳起来,用右脚踏上旁边的石柱,顺势挥出手中的军刀,直接将程玲掷来的刀刃打到地上。

    随着白沫澄的动作,她那头黑色长发与同为黑色的风衣在空中一齐翻转起来,形成一个360度的完美旋转。就在白沫澄落地之时,程玲却拔枪对准了她。看着那个黑漆漆的枪口,白沫澄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怕程玲开枪会惊动白军的手下,从而使得池清陷入险境。

    “你想杀我,大可以找其它机会。现在开枪,对你,还有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好处。”白沫澄朝程玲低声说道,现下,她上那股淡泊和静雅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摄骨的寒意。

    借着从窗外进来的月光,程玲能清楚的看到,白沫澄那双漆黑的眸子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深邃,中间却是闪着点点精光。那道光,不是光线闪烁造成的,更不是刀刃反所致,而是货真价实的杀意!

    这样的白沫澄,是包括池清在内的很多人都不曾见过的。抛去平里柔弱理的形象,她不再是那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存在,而是足以凭威慑人的霸主。即便看不到她现在的表,程玲也觉得,事变得棘手了。白沫澄,真的不好对付。如若不速战速决,只怕更加麻烦。

    “哦?我们?你似乎搞错了,不是我们,而是你们。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杀掉你,杀掉池清。会不会引来白军的手下,谁会关心那种事?”

    “你是白军的人?”第一时间,白沫澄就想到了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那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为什么程玲这么急着想要杀自己,还有,她和池清作对的目地。

    “白沫澄,你很聪明,手也很不错。不过,怪就怪你生错了人家,你不该是白军的女儿,也不该是池清的女儿,你的存在,根本就是个不必要的错误。既然如此,我替你了结了你的命,再送你那个从小折磨你的妈妈上路,你该谢谢我才是。”

    程玲说着,拉动了手枪的保险栓。看着她把手指扣在扳机上,白沫澄不见一点惊恐之色,反而朝着程玲缓缓走去。风透过窗户吹进来,将她的头发打乱,逐根飘零散乱在空中。最后,盖在她白皙的脸上。

    没开灯的屠宰场不见一点光亮,就只有白沫澄所在的位置,带着照明灯和月光交相辉映的微光。那道光打在她面无表的脸上,反而衬得她那双骇人的黑眸更加冰寒。这时的白沫澄,看上去就好似被魔鬼附的死亡之士。

    杀戮,是她的唯一渴望。

    “我是不是该死,轮不到你决定。只是,若你想伤害她,你,就必须要死。”

    作者有话要说:嗖嗖嗖,好冷嗷!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美好的八点档又来啦!想必米娜桑也和晓暴一样期待着每天八点的这这刻吧?(众人:你骗鬼!其实你最痛苦的就是这刻,因为你好不容易才存下的一章文文又不见鸟!晓暴:哦呵呵呵呵,众人君,你知道的太多了哦。←晓暴面露凶光。)

    说起来,最近天气又开始转凉了,由于地理位置,晓暴这里已经要下雪了,气温也直零下。屋里25号才给暖气,这段期间甚是难熬!如果有和我一样是在大东北的,一定要注意保暖,不要冻到哦!

    那么,此章,小沫澄被两个坏女人各种欺负,终于是黑化了!伦家知道,小沫澄已经弱了太久了,如今,黑化的沫澄真是各种迷人啊。有的亲问我,想知道沫澄这五年来去了哪里,她又是为虾米要离开妈妈,去帮助白军,这些,大家不用猜测了,早晚有天,晓暴会解释给大家滴!

    那么,某个老女人既然把我们的小沫澄惹到黑化,还妨碍到她找麻麻。所以,死亡惩罚之类的可是少不了的哦。

    于是,废话不多说,开始今的萌萌小剧场!继续清麻麻找小沫澄的故事。

    曾以恨:大姐,我打探到最新消息,沫澄可能是被x市的三巨头之一的季牧染挟持带走了。

    清麻麻:哦?我加海市的事,难倒连季家也要插一腿!你说,小沫在那里会不会被虐待?那个姓季的女人会不会她吃青椒炒胡萝卜!

    曾以恨:大姐,我认为,那道菜是你的专属。

    清麻麻:好,我们现在就动,去a市!

    而另一边,染姐姐家里。

    季牧染:诶...(坐在后花园的草地上,染姐姐看着手中的枪,默默的与其交流。这时,她看到咕咕走了过来,窝在她怀里,嘴角十分不自然的抽了抽。该死的,季悦枫为什么总是把她妈妈的女朋友的朋友的猫带来这里!←晓暴友翻译:季悦枫是染姐姐的妹妹,她的妈妈是左靖颜,妈妈的女朋友是凌老板,凌老板的朋友,自然是蓝蓝啦!)

    咕咕:喵~(晓暴友翻译:啊,阳光好晒啊,果然,躲在这个总是黑漆漆的女人怀里可以凉快不少,就是没有蓝麻麻和清麻麻的大呢。)

    小沫澄:酥酥!是你吗?(由于品种一样,于是,小沫澄误把咕咕当成了酥酥。)

    咕咕:咕噜咕噜。(晓暴友翻译:切,酥酥这么俗的名字,人家才不喜欢呢,不理你!)

    小沫澄:酥酥,我好想你。(小沫澄看着咕咕不理自己的样子,十分亲昵的把小猫抱在怀里,咕咕最开始还想挣扎,可是,当爪碰到一处极其柔软的物体之后,它不动了,改为用脑袋在上面蹭。染姐姐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沉了眼眸思思的盯着小沫澄怀里的咕咕。)

    小沫澄: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猫,如果你想抱它的话,也可以的。(小沫澄说着,忽然躺到地上,把头枕在染姐姐的腿上。同时,也把咕咕的头放了上去。)

    染姐姐:...(染姐姐无奈的看着这俩人...默...)

    黎姐姐:!!!(这时,黎姐姐带着刚刚遛完的阿黑回来了。)

    十分钟之后...

    染姐姐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两人,一狗一猫,默默的掏出黑风...

    晓暴:噗,染姐姐,请问,你忽然成了万年受的感觉是如何的?

    染姐姐:你似乎忘了,在小剧场最后,我是拔了枪的。

    晓暴:o。o哼!威胁亲妈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最后的最后,插入晓暴发呆图,最近没事干的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发呆鸟!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