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体上的伤,再重,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转好。在医院调整了近三个月,白沫澄上的伤基本痊愈,左腿也恢复的很好。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做特别激烈的运动,但保持最正常的行走和奔跑活动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才刚拆掉石膏,白沫澄就被陆蔚来和池清接回到家里休养。毕竟,陆蔚来是她的主治医师,虽然家里的东西没医院全面,却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型医院,对付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的白沫澄,绝对是绰绰有余。

    在白沫澄养伤的这段时间,陆蔚来每天都会帮她做一些补体的药膳或是加快骨骼生长的汤。明明都是很好的材料,可吃进白沫澄肚子里,她仍旧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体重没减少,却也没增加。就像是扔进无底洞那般,不见一点效果。看着对方那纤瘦的子骨,陆蔚来还真怕哪天来一阵强风,白沫澄整个人就会被吹散了。

    最终,在药物和食物双管齐下的调养中,白沫澄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些,不再如往常那样苍白。陆蔚来这才停下那些药膳,让白沫澄吃些普通的饭菜。一时间,仿佛所有的事都步入正轨。陆蔚来忙着上班工作,白沫澄忙着养伤,做复建。唯一的闲人,非池清莫属。

    自那次别墅会见过boss之后,她变得格外清闲。不再像之前那样早出晚归,半个月都见不到人。也不会每次回家就只是为了拿东西,停留个几分钟就离开。在白沫澄住院的那段期间,几乎有一大半时间都是由池清为她守夜。直到白沫澄能够依靠着拐杖下,池清才回去别墅睡觉。

    说起来,池清会留在医院照顾白沫澄,这是许多人都没想到的。陆蔚来把她对白沫澄的关心与照顾看在眼里,心里除了欣慰便再无其他。而白沫澄的绪,却要复杂很多。

    按理说,池清对她的态度产生如此大的转变,她应该高兴才对。可是,每次看到池清因为对医院的味道反感,从而就只吃几口饭菜,晚上也只是睡在临时搭建的小上。虽然只是一个月的时间,白沫澄却觉得池清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纵然心里无比希望,更渴望着池清能够多陪陪自己,但白沫澄终究是不够自私。她心疼池清,不希望池清每天都这么辛苦。所以,她不止一次表明自己可以独自睡在医院,希望池清回去休息。然而,每每听到她这么说,池清都会不予理睬,然后拿着一些看上去就很幼稚的书坐在沙发上,一看就是一晚上。

    渐渐的,白沫澄也不敢再说这种话,而是兀自在心里疼惜池清,却又享受着被对方如此照顾的感觉。时间长了,两个人也就习惯了这种话不多的相处模式。只是,每次被池清擦体,被对方看到一些私密部位的时候,白沫澄还是会害羞,而体对池清的,也越来越无法掩饰。

    每一次,听到池清近在咫尺的呼吸,白沫澄都很想再靠近对方一些。哪怕只是一厘米的距离,都会让她觉得无比幸福。白沫澄时常担心自己会失控,会忍受不住的把那份藏在心里的感对池清脱口而出。

    但很显然,那是不可以,更是不被许的。白沫澄不担心自己会怎样,只是,她不想让池清池清和自己一起承受那份违背世俗的感,更不希望给对方造成哪怕一丁点的困扰。她,舍不得。

    “你子才好,最好不要在外面呆太久。”肩膀上的忽然多出的重量让白沫澄从臆想中回到现实,看着披在自己上的褐色毛衣,还有池清没什么表的脸。白沫澄对她点点头,伸手轻轻抚摸着怀中小猫的后背。

    在白沫澄养伤的这段期间,池清对她的宽限越来越大,态度也好了许多。曾经的冷言相向变成偶尔带着几丝关心的话语,曾经被限制的自由也得到了释放。池清甚至许她自由活动,乃至出去别墅。

    最开始,听到池清愿意放自己出去,白沫澄心里是欣喜的。这不仅仅是给了她人自由,更是池清对她的信任。只是,就算再开心,白沫澄也没有实质的动作。依旧是每天待在别墅里,一待就是一整天。

    任何事物的构成,都需要一个根本。鸟儿飞得再远,也会回到它最终的巢。对白沫澄来说,她的根,她的家,就是池清。她不需要自由,也不需要去到什么有趣或安静的地方。只有呆在池清边,才是最好最自由的。若是没有池清,哪怕是用金子堆积起来的家,对白沫澄也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所以,即便池清给了她极大的自由空间,白沫澄每天的作息仍旧是睡觉,吃饭,早早起来进行一些简单的体运动,然后便坐在花园的草地上,看着从池清书房里拿出来的书,陪着酥酥和烙狄渡过整整一天。

    这样简单平静的生活让白沫澄觉得很幸福,很美满。但她也明白,这样子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看似平静的生活,实则,内里的汹涌,早已经翻滚成滔天巨浪,就要向她们袭来。

    比如,最近这几天,池清总是会和陆蔚来面色沉重的坐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而曾以恨也经常不在家里,偶然回来几次,也是阳怪气的和陆蔚来说着什么,不欢而散的离开。直觉告诉白沫澄,不久之后就会有大事发生。只是,她没想到,这场大事会来得如此之快。

    晚上,白沫澄像往常一样替酥酥洗过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为它吹干毛发。眼见那只小猫把头埋在自己怀里,一副心不甘不愿的模样,白沫澄无奈的摇摇头,伸手轻抚着小猫的后背,好似安慰,又好似哄劝。

    其实,酥酥会有这样的反应,白沫澄并不奇怪。哪怕训练再有素的动物,也会有它忌惮的地方。很多小猫对水和吹风机都比较敏感,它们喜欢干净,却不喜欢水。喜欢暖洋洋的地方,却不喜欢被吹风机吹。

    所以,每一次为酥酥洗澡,都成了白沫澄目前最为犯难的一件事。陆蔚来曾经和她说过,池清有请专门的护工来为酥酥洗澡。只是,白沫澄却委婉拒绝了这个要求。她喜欢酥酥,也喜欢替酥酥洗澡。至于原因,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也许,理由可能再简单不过,那便是,酥酥是池清养的猫,仅此而已。

    每次为酥酥洗澡,白沫澄都会找来一些布条将它的小爪子包好。这次却忘记做这个基本的防护,导致白沫澄手上多了几道不该出现的血痕。看着那淡薄的痕迹,白沫澄知道,酥酥很干净,并不会造成什么感染,就只用消毒水消了毒,又让陆蔚来开了些药,没太介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白沫澄照常坐在池清旁边,陆蔚来坐在另一侧,曾以恨依旧没有回来。事实上,白沫澄早就发现,曾以恨已经很久没出现在这个餐桌上,或者说,出现在她们面前。和自己与池清一样,陆蔚来也喜欢吃素。于是,当三个人在家吃饭的时候,饭菜也大多以素菜为主。

    白沫澄伸手要夹面前的菜,只是,还没等她伸出手,手腕便被旁边人之用力握住,再也动弹不得。“怎么弄的?”白沫澄没想到池清会突然和自己说话,纵然这句话没头没尾,也没有什么重点,但她就是知道,池清是在问自己手上的伤。

    “帮酥酥洗澡时被它抓伤了,我找蔚来姐看过,没关系的。”因为诸多原因,导致白沫澄自打小时候就格外懂事。一般的孩子遇到那种待遇,或是磕到碰到哪里,就算不闹,也会哭喊。只是,白沫澄却从不会做那样幼稚的事。

    执行任务时,不管多重的伤,只要会影响到池清,白沫澄都会选择忍耐,更何况现在只是被猫抓伤这种小事。然而,看到池清会主动关心自己,白沫澄还是觉得心里温暖成一片,暴涨的满足感充斥着整个心房。

    “下次注意。”听过白沫澄的回答,池清低声嘱咐道。虽然还是没什么起伏的语调,但她看自己的眼神却有了曾经所没有的关心与温度。见对方如此嘱咐自己,白沫澄点头应道,不发一言的继续吃饭,双耳却隐隐泛起红色。

    在一旁的陆蔚来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她不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暗笑。这两人,真是别扭得够呛。明明是关心对方,却要故意冷着一张脸。而另一个,分明是高兴得不行,却还要故作淡定。难道?别扭这种格也会遗传?

    就在三个人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餐时,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忽然走进来。池清的别墅有很多人在看守,这是白沫澄一直都知道的。所以,在看到保镖的第一时间,她并没有惊讶。

    只是,在一般况下,他们绝不会被人看到,或是随便进入别墅。见他们对池清说着什么,而后者好看的黑眸忽然暗了一下。白沫澄直视着池清有些沉重的侧脸,丝毫没有发现,她现在的目光,有多么专注。

    没过一会,房门再度被打开,进来的人不再是保镖,而是许久没再见面的曾以恨和葛桐。这两人向来看对方不顺眼,而此时此刻,她们却一同走出现,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自己上。这让白沫澄有些不安,她不是怕自己会出事,只是怕因为自己的原因,从而连累池清。

    “大姐。”

    “清姐。”

    两个人站在门口,先是有礼貌的和池清打过招呼,这才走进来,站到餐桌旁边。

    “什么事。”池清并没有看她们,而是安静的喝着面前的咖啡。

    “清姐,boss说,有新的任务,就在今晚。”见池清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葛桐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却还是恭敬的回道。

    “内容。”池清洞察力极好,纵然她从未正眼看过葛桐,却也能感受到对方眼中对自己的不屑。只是,池清根本不想在这个时候纠结那种事。她惜字如金,对待她不愿理会的人,更是如此。

    “荒郊屠宰场。”纵然只是简单的五个字,却是让池清和陆蔚来愣了一下。紧接着,两人的神色都变得格外难看。其实,白沫澄对于池清所在的组织,也是有一些了解的。

    别墅里那个带着黑色面具的人,就是她们口中所谓的boss,组织的创建者。最开始,这个组织是以白手起家,所做的事就是接收酬金,杀掉雇佣者想要除掉的人。后来,随着人员慢慢壮大,才逐渐形成一个小型黑道的组织,开始贩卖毒品,乃至军火。

    白沫澄不知道这所谓的boss到底是什么来头,更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只清楚,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憎恨着白军。组织由最开始的几人,变成如今的几百人。这些人大多是被白军迫害过的女人,她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白军的真面目公诸于世,以最残忍的手段将他折磨致死。

    白沫澄曾经和池清一起执行过任务,可大多是货品交易,或暗杀之类的事,从未听说过关于屠宰场的任务。白沫澄总觉得,这次任务绝不简单。否则,池清和陆蔚来就不会露出那么担忧的神色。

    “恩,现在动,你留在这里。”没过一会,池清开口说道。听她要把自己留在这里,白沫澄刚想开口,却被葛桐抢先一步。“清姐,这可不成,boss说了,沫澄既然受过你的□,也就成了咱组织里的人。这次任务是boss给她一次尝试的机会,你不让她去,似乎不太好吧?”

    “葛桐,麻烦你告诉boss,沫澄的体还在调养中,根本没办法执行任务。更何况,这次的事...”

    “陆大医生,我知道沫澄子不好。不过,boss也说了,这次一定要沫澄参加。我想,你应该不希望,沫澄再一次被叫到别墅吧?”

    如果说葛桐刚才的语气只是提议,那现在就完全可以用威胁来形容。见她满脸得意又带着几分挑衅的看着白沫澄,池清回头瞥了眼后者隐隐泛着苍白的脸,思忖许久才开口。

    “她的话想必你是听到了,不过,去或不去,依旧由你自己决定。若你想去,便与我一起。若不想,谁也迫不了你。”池清语速很慢,话音也很低。却字字珠玑,仿佛每个字都如千斤那般沉重。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白沫澄是否要去,是任何人都无法强迫的,只由她自己决定。

    听过池清的话,看着她放在腿边的手,白沫澄缓缓伸出自己的手,将其握住。

    “我想和你一起。”

    不论你去什么地方,我都要陪着你,守着你。

    作者有话要说:哦啦啦啦啦啪啪啪啪!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最近看到大家的留言都说,进展太慢了,要推倒!于是,为了我们的推倒大业早些完成,晓暴就将此文在这章,正进入新一阶段啦!就是,小沫澄以被妈妈推倒为目标,各种献,以及卖萌色,最终得到麻麻!那么,为了两个人感能够快速进展,虐和危险应该是要一起并存的。这一次的任务,可以有很大的进步,咳咳,好期待啊嘤嘤嘤。终于可以写小沫澄的黑化了!!!俗话说的好,没有主人的野兽是凶猛的,没有麻麻在边的小沫澄更是惹不得啊喂!

    咳咳,今废话比较少,让我们来直接跳入萌萌小剧场!此章是说,小沫澄呆呆的和酥酥走丢了,结果等麻麻来找她们的故事╮(╯▽╰)╭

    小沫澄:酥酥,你不要乱跑,如果乱走了,清回来就找不到我们了。(这天,小沫澄和妈妈去超市,结果在中途被妈妈遗落在半路上。←众人:存在感是有多弱!)

    酥酥:喵!!!喵喵!(晓暴友翻译:小沫澄,你这个笨蛋,害的酥酥不能回去吃猫粮!以后再也不要要你抱了,放开我啦,我可以自己找到家,你自己在那里等嘛!)

    小沫澄:酥酥你不要走,弄丢你清会怪我的。(见酥酥跑了,小沫澄赶紧去追,一人一猫跑到好远,小沫澄也累了,然后便抱着酥酥坐在了马路旁边。)

    路人1:诶,小朋友,怎么自己坐这里啊?让叔叔送你回家好不好?

    小沫澄:(眼里闪过一丝杀意,把路人1直接吓跑。)

    路人2:美女,自己一个人啊?我陪陪你如何?

    小沫澄:(亮刀子,路人2扑街)

    路人3:诶呦,多少钱一晚上?

    小沫澄:(亮枪,路人3扑街)

    染姐姐:跟我走。(忽然,染姐姐穿着一袭黑衣奇迹般的出现,女王样十足)

    小沫澄:(抬头,星星眼,伸爪,就酱紫和染姐姐走了)

    酥酥:喵!!喵!!!(晓暴友翻译:小池清,小沫澄被另一个黑黑给带走了!)

    池清:谁。

    酥酥:唔喵,唔喵!(晓暴友翻译:酥酥不知道喵!酥酥只知道,那个黑黑问小沫澄多少钱一晚上,小沫澄就和她走了喵!)

    清麻麻:$_$

    /(tot)/(╰_╯)

    众人:晓暴!你小剧场搞什么乱入!染姐姐忽然出来把我们小沫澄带哪里去了!

    晓暴:我不知道,我是天然呆00...

    众人:擦,我打死你丫的!

    晓暴:s姐!救我!

    s姐:等一下,我在擦地。

    晓暴:凸!我居然还没有地板重要!

    s姐:默认...

    好吧,此期小剧场算是恶搞,不过,还没有完哦。想看麻麻如何把小沫澄从染姐姐那里抢回来,敬请期待下期剧场。另外,看到米娜桑对上章的晓暴与s姐的常那么感兴趣,那么,今就再来一发吧!以下图图,乃是晓暴与s姐姐的常第二番。在此,向无法看到图图的手机党鞠躬,伦家无以为报,只有以相许了!←众人:你是在惩罚她们吧...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