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0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第二次从睡梦中醒来,白沫澄依旧是被疼醒的。这样的伤痛,不是源于头上的伤口,更不是背上那一条条鞭伤,而是由左腿发出的抗议。其实,这并不是白沫澄第一次骨折,却是从小到大,最为难受的一次。

    白沫澄的左腿曾经在训练中骨折过,当时调养的不好,早就留下了天下雨会发疼的病根。如今再次断裂,陆蔚来不得不用钢钉和铁板将其固定住,又打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石膏。

    又酸又麻的感觉时刻侵扰着白沫澄,而最痛苦的莫过于要把这只腿一直悬吊着。这种姿势,导致她的体无法动弹,腿部和腰间产生的酸痛最是磨人。那种似痛非痛,酸到骨子里的难受,是许多人无法现象到的。

    白沫澄用手攥着单,想要挪一挪体,只是,她才一动,便牵扯到左腿上的神经,瞬间就让她疼出一冷汗。为了能让腿部的伤快点康复,白沫澄不敢再动,就只是僵硬的躺在上,在心里默念池清的名字。没过一会,她上的衣服便被汗水全数打湿,那种粘腻的感觉让白沫澄头晕目眩,一阵阵作呕感随之涌起。

    “很难受?”就在这时,那熟悉的声音自不远处蹿入耳中,白沫澄睁开眼便看到池清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上的衣服已经由昨天的西装换成另一休闲装,上依旧带着淡淡的草香。同样的,她看自己的眼神也和曾经一样,不带丁点温度。没有愧疚,更没有心疼。

    白沫澄在心里庆幸,这并不是梦,而是真正发生的事实。只是,她又会想,如果池清能够用梦里那万分之一的温柔来对待自己,该有多好呢。

    “不,没事。”即便体再怎么难受,白沫澄也不会轻易在池清面前示弱。她不想给池清一种自己很没用的错觉,她想证明自己的强大,强大到足以保护她。“嗯。”对话到此,再无下文。

    见池清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坐在边的椅子上看书,白沫澄心里泛起一阵开心,只是这种绪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体的难受消除的一干二净。她用牙齿咬住下唇,继续忍受着胃部泛起的呕吐感。

    只是,她越是忍耐,腿部和腰部就越酸疼,想吐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终是忍不住,白沫澄用尽全的力气撑起体,想要去拽下放着的垃圾桶。然而,还没等她伸出手,桶已经先一步来到她面前。白沫澄顾不得多想,便开始吐起来。

    一天一夜没有吃饭的胃部根本是空的,几乎吐不出任何东西,有的,就只是水,还有翻滚汹涌的疼痛。吐完之后,一杯水递到自己面前,白沫澄看了眼面色冷凝的池清,接过水漱口,又擦了擦脸。做完这一切,她无力的躺在上,除了喘息,似乎什么都无法做到。

    “我去叫蔚来过来。”虽然池清有色盲,但她的视力并不差。其实,从她过来医院到现在,已经在白沫澄的病房门口站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就连池清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想进去,也许,是怕吵醒熟睡的白沫澄,又或者,是她现在还无法做到若无其事的去面对这个人。

    不论在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池清一直都无法猜透白沫澄的想法,她总觉得后者上藏了太多太多的压抑和秘密。就好比一个漆黑无光的黑洞,若是不跳下去探寻,根本找不到任何答案。

    正常来讲,任何一个人,遭受到别人那么不公平乃至残忍的对待,都应该会恨,会讨厌那个给予她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可是,白沫澄对待自己的态度,却仍旧十年如一的淡然。

    池清时常会想,白沫澄对自己的感到底是怎样的。她不和自己说话,更不喜欢与自己交流。只是,她看自己的眼神,却完全找不到丁点厌恶或恨,而是一种自己到现在都无法理解的愫。

    本来,池清只想在门口看一看白沫澄的况,并不想进来,只是她没想到会看见白沫澄那么难受的样子。见对方试图挪动体,再看到她苍白的脸,紧紧皱起的眉头。那一刻,池清想也没想的推门而入。并且打破自己的规矩,主动去关心白沫澄。谁知,哪怕到了这个地步,对方却仍旧在逞强。

    现下,看着那个瘫软在上的人。池清心里是又气又心疼,她不明白,白沫澄到底在装什么。难道体不舒服就不会告诉自己吗?难道自己就那么可怕,让她无法与之交流?

    “我没事的,不用麻烦蔚来姐了。”你留下来,好不好?后面的半句话,白沫澄并没有说出口。不是她不敢说,而是她不想说。衣服的袖子被扯住,池清居高临下的看着白沫澄,难得一见的没有没有反驳她的建议。因为池清能够从白沫澄的眼里看出来,她渴望着自己能够留下陪她。

    “恩,那就不麻烦蔚来了,你有哪里不舒服及时告诉我。”

    “好。”见池清放弃了离开的念头,白沫澄松了口气,抽回自己拉着对方的手。整个病房重新陷入沉静,池清坐在位置上看她的书,而白沫澄则是继续和体的疼痛做斗争。

    这样的况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多,房门被推开,池清和白沫澄扭头看着满脸急色的陆蔚来。前者只看了一眼便无谓的挪开,后者则是流露出些许失落。毕竟,陆蔚来的到来,说明池清就要离开了。

    “大姐,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沫澄的况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蔚来明明是问白沫澄的况,可视线却一直凝聚在池清上。听到她的话,池清瞄了眼白沫澄,缓缓开口。“她吐了一次。”

    “吐?怎么会吐?她的伤并没有伤及胃部,输液也都是不含任何刺激的物质。”听到池清的回答,陆蔚来皱眉道。说完之后她才想起来,白沫澄应该是很久没吃东西了。这虚弱的体被连番折腾,却连点食物都没吃,不吐才怪。

    “大姐,沫澄需要吃些东西,我下楼去买,你看着她好吗?”

    “恩。”得到池清的应,陆蔚来转朝门口走去,临走时,她看着白沫澄眼里的欣喜,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人,不愧是池清的女儿,两母女一样,别扭的要死。

    没过一会,陆蔚来就买了晚餐回来,其中有粥,有清淡的小菜,也有几样糕点。虽然样式繁多,但数量却不多,看上去只够两人份。“大姐,这是你和沫澄的晚餐,我刚才想起来,我和同事还有些事要办,不能留在这里陪沫澄,就麻烦你照顾她一晚好吗?”

    陆蔚来说话的语气带着商量,可她创造出的条件确让池清无从选择。看了眼对方带着笑意的脸,还有那早有预谋的晚餐。池清才不会相信陆蔚来真的有事,这人无非是要自己陪着白沫澄,好增进她们两人的关系。

    若是在以前,池清绝对会无所顾忌的离开,只是,现在的她,怕是无法做到像曾经那样无的对待白沫澄了。“嗯,你去吧。”池清接过陆蔚来送来的食物放在病前的临时餐桌上,又将摇起来,让白沫澄坐好,最后还不忘把一个靠垫放在对方后。

    眼看着池清这一系列勉强称得上是体贴的动作,陆蔚来欣慰点点头,又瞥了眼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白沫澄。她真的很希望,池清能够对白沫澄好一些,也希望白沫澄能带给池清一些快乐。她们并不是不需要彼此,只是太过在意某些事,从而不能无所顾忌的亲近对方。

    “大姐,我走了,沫澄有什么事及时打电话给我,或者找值班的医生也可以”

    “恩。”

    送走了陆蔚来,病房里就只剩下池清和白沫澄两个人。在这个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医院,池清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她并没有动陆蔚来给她的食物,而是把书举在面前用来挡住视线,偷偷关注着白沫澄的一举一动。

    很显然,对方的体力还没有恢复,拿着勺子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为了不让粥洒出来,白沫澄每次就只盛一点,再缓缓送入口中。那样难受的吃法,就连池清都觉得累,更何况是满是伤的白沫澄。看她鬓角旁边流出的汗越来越多,喘息也越来越重,池清刚开口想说些什么,白沫澄却忽然转过头来。

    “我自己可以的,你去医院外面吃饭吧,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的味道。”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似乎自重逢以来白沫澄对自己就说过最长的一句话。她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自己,而是一直盯着她手中的书。听了这话,池清摇头示意自己不用,重新低头去看书。这时,她才发现,这本书,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倒着的。

    这个发现让池清觉得格外难堪,更令她不满的就是白沫澄刚才的眼神。怪不得,那人在刚才看过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呆愣,也许,她是在心里笑自己吧?想到这里,池清再度抬头去看白沫澄的侧脸,她总觉得,这人的嘴角在刚刚似乎有微弱的向上勾了一下。

    “我来喂你,你这么吃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再也看不下去白沫澄那种吃法,池清走过去,将那碗粥端起来,像上次一样悉心的喂给白沫澄。哪怕已经是第二次,却还是让后者有些受宠若惊。看着池清闪躲的眼神,还有她放在椅子上的那本名为《100则童话》的故事书。白沫澄觉得。

    池清,真的很可

    “谢谢你。”吃过饭后,白沫澄对池清道谢,时间也在不知不觉间到了晚上8点多。见白沫澄昏昏睡的模样,池清知道,她的子还很虚弱,这个时候应该休息了。只是,她并没有忘记,在刚才扶白沫澄起来的时候,对方的后背是怎样一种潮湿。

    白沫澄素来干净,这样睡觉一定很不舒服的。思前想后,池清在心里下了决定,既然要好好对待这个人,就别再犹豫什么了。是自己将她伤害致此,照顾她,让她舒服一些,又能怎样呢?

    “等下再睡,我帮你擦一擦体。”

    作者有话要说:哔哩哔哩!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话唠节无下限,暴姐姐是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每晚八点的更新再次到来了,首先,欢迎亲们湿哒哒的过来,在看完文文之后湿哒哒的离开!晓暴不知道最近是肿么鸟,文下出现了一大堆真亲。有说伦家是鬼畜的,有说伦家应该向四娘学习,走琼瑶土豪风的,还有人说,伦家的存在简直是天怒人怨,玷污了百合文。在看到这些评论之后,伦家知觉一股杀气迎风而来,吹得本宫是倒地不起,内衣乱飞!

    伦家十分恐慌的躲在s姐的裙子里面,偷偷的看着s姐的黑色蕾丝带红色亮片,左边系带式闷内裤←众人:喂!你关注的重点错了吧!话说,求内内照片!晓暴:众人,你邪恶了!

    虽然有s姐的内内抚平我内心的激动以及怕怕,但伦家还是好恐慌的说。有个亲说我玷污了百合,但是我觉得,她其实就是要玷污伦家。虽然伦家正值12岁的大好年华,乃是祖国一朵艳美丽完全和某猥琐花不同的花朵,但是,我并不是什么人都接受的啊喂!现在走在街上,伦家必须要带口罩出去,以免那位亲不辞千里的过来强x伦家。诶,总之,雅蠛蝶,求救啊喂!

    噗,好吧,和大家开一个玩笑。总之呢,大部分读者,对于晓暴的这个母女文的争议很大。不过,我觉得写文就是要写的开心,大家看的开心。不论收到神马言论,咱们都当做是过眼云烟,全神贯注的看内内才最重要!

    于是,墨迹完这个之后,来说说此章。咳咳,清麻麻终于痛改前非,打算对小沫澄好了,不过,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的清麻麻更加别扭了?《童话故事100则》是闹哪样?把书拿倒了这种事,清麻麻你真的是第一次做?还有,那最后一句话是神马意思啊,你要把我们的小沫澄弄得更加湿哒哒么?这是不对的!于是,小沫澄,你要拒绝呢,还是要接受啊?众人:她会拒绝才怪呢!

    好吧,那么,下章是什么猥琐又湿哒哒的内容,米娜桑懂得,小沫澄,一定要忍住啊,湿哒哒神马的,被妈妈看到多不好呢!╮(╯▽╰)╭

    废话不多说,开始我们今的萌萌剧场。是说清麻麻和小沫澄喜小时候的事哦。

    清麻麻:susususu...(清麻麻嘴里叼着一个小棍,嘴里不停的发出吸的声音)←众人:你丫能直接说吃棒棒糖么?

    小沫澄:呀,啊呀...呀!(刚刚学会爬行,还不会说话的小沫澄爬到清麻麻面前,伸出小手管清麻麻要糖。)

    清麻麻:喂,小鬼,你也要吃?(清麻麻,你现在不过16吧...)

    小沫澄:呀唔,唔呀唔。(小沫澄伸出小手摸着清麻麻的脸,口水各种流。)

    清麻麻:给你,别烦我。(清麻麻抓过一个棒棒糖给小沫澄,谁知,这小家伙依旧摸她的脸,往她嘴里的那个看。)

    小沫澄:呀啊...(晓暴友翻译:要!)

    清麻麻:给你,一边玩去。(妈妈吧自己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塞进小沫澄嘴里,继续看她的童话一百则)

    小沫澄:哈啊,亲亲挑...(晓暴友翻译:清清甜。←很显然,小沫澄小时候就有猥琐妈妈的天分!)

    最后的最后,晓暴带着s姐一起求留言!ps:第一个是我!米娜桑快看,某人那邪恶的眼神!

    专栏求收藏,包养!亲们只要点击下面的图就可以穿越过去!其中有更多完结文哦!

    抖m会馆!就是要抖你!求各位拥有s属的御姐,女王,萝莉,大叔前来调.教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