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6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如果,希望是上天对你的仁慈,那么,绝望便是残忍。曾几何时,池清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她有疼她的父母,可的妹妹,温馨的家庭。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却每天都洋溢着快乐和轻松,她她的家,更她的家人。

    然而,在12岁发生的变故,却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从那一刻开始,池清觉得世界变得残忍了,人心也变得难测了。她不知道还有谁可以相信,更不知道前一秒还对你似火的人,下一秒会不会背叛你。

    永无止境的噩梦困扰着她,陌生孤寂的环境更是让她无所适从。体的伤在逐渐转好,可不适感却仍旧那么强烈。转眼间,她从白军那里逃出来,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她每天都躺在上,或是躲在这个属于她的房间里。她不敢出去,更不敢看到阳光,接触陌生人。她总觉得,一出去就会被无数双眼睛看到。他们都在想着,如何才能伤害自己,出卖自己。

    虽然苏傲燃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陪池清,也有提出过带她出去透透气之类的建议。每到这个时候,池清都会像个鸵鸟一样窝进棉被里,她只想,也只希望自己能够一直躲藏下去。池清觉得,自己病了,病的很严重。与此同时,肚子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

    池清并没有忘记,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肩负着两个人的生命。妊娠期的呕吐感如影随形,小腹也有了微微隆起的迹象。池清明白,自己再也不能隐瞒这副体的状况,她必须要告诉苏傲燃,自己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不该来到世上的生命。

    于是,在对方又一次到来的时候,池清开诚布公的把自己的况告知给苏傲燃。那时,距离发现怀孕的子,已经过了三个多月。听到池清的话,苏傲燃不正经的表难得的闪过一丝凝重,她奇迹般的没开自己的玩笑,而是满脸严肃的走到窗台旁边,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没过一会,就有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进来,后还跟着许多搬着大型仪器的人。看着女医生用一个东西在自己肚子上照来照去,池清呆呆的看着屏幕上画面,心跳竟是隐隐加速起来。过了很久,那个医生才摘下口罩,对自己说现在的况。

    “还好你坦白的早,再晚一些,想要拿掉孩子就不容易了。目前,胎儿已经有三个多月,很多器官都已经发育成型。从外表上看,大概是一个女孩。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明天就可以给你安排引产手术。”

    女医生的话池清只听到一半,至于对方后来说了什么,她早已经抛到脑后。现在,她的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屏幕上那个小而模糊的影。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去体会生命以及扼杀生命。

    曾经,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个世上,也不知道为一个母亲要承受多大的痛苦。直到忍受过这三个月以来的呕吐不止,腰酸背疼,她才明白,任何一个生命的由来,都不是那么简单。

    “我们说的话,她能听到吗?”过了许久,池清才吐出这么一句话。听到她的问题,女医生先是一愣,继而面色沉重的答道:“嗯,虽然还没有彻底成型,但听觉系统已经很完善,她能够听到我们的话,甚至能听到你的心跳。”

    “呵呵...那她现在一定是恨死我了吧?毕竟,我们现在是在商量,怎么把她杀死。”池清的话音落地,整个房间陷入沉寂。女医生显然是遇到过很多这种况,她想了想,最终,答应宽限几天。

    “那这样,你先考虑一下,等有了结果再给我答复,好吗?”

    “嗯。”

    说完话,女医生和苏傲燃打过招呼,便拿着仪器离开了房间。看着那些搬运人员的背影,池清将棉被盖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隔着一层棉被在上面来回抚摸着。“你想要留下这个孩子,还是打掉?”看到池清的举动,苏傲燃面无表的问道。没记错的话,这是她少有的严肃。见她的视线一直凝聚在自己的肚子上,池清无奈的笑了笑。

    “呵呵,你觉得,我还有有选择的权利吗?苏傲燃,从你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你并不希望这个孩子留下来,而我,也不需要这个孩子。她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既然如此,就不需要再考虑。明天,帮我安排手术吧。”

    “好,池清,我希望,你不会后悔你的选择。”苏傲燃说完,俯□在池清的唇边落下一吻,这才转离开。房间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池清掀开棉被,看着自己的肚子,在上面轻轻的拍了拍。

    “我知道,你有你的无辜和苦衷,但是,我也有不得不做的事。你的存在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困扰,要怪,就只能怪你来错了地方。所以,不要怪我,好吗?不过,就算你要怪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坐在窗台的地上,看着太阳慢慢落下,再冉冉升起。池清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一夜。随着敲门声响起,她看了眼端着早餐进来的苏傲燃,又将头扭回去。“吃点东西吧,我等下带你去医院。”

    “恩...”池清应着,从地上站起来。只是,还没等她迈出一步,便觉得头顶传来一阵仿若灭顶的剧痛。眼看着面前苏傲燃的脸色由正常转为惊讶,池清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等她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的病上。

    池清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在窗台上坐了一夜就晕倒,她睁开眼,看到旁边正在削苹果的苏傲燃,猛的坐了起来。“孩子呢?”如果不是发自本能的将这三个字脱口而出,池清不会记起,在她晕倒之时,最先想到的,就是肚子里这个孩子的安危。

    聪明如她,又怎么会猜不到,苏傲燃是不希望自己里留下这个孩子的。可是,人的本能却让池清一次又一次心软。她不得不承认,在看到这个孩子的雏形,在得知她能够听到自己所说的话时,她心里,真的很舍不得这个孩子。

    哪怕她是自己的污点,是最不该存在的存在,她还是想要给她生命。

    “孩子?吃了。”

    “你说什么?”听到苏傲燃的话,池清冷声问道。

    “我说,炖了吃了。”

    “啪!”

    随着苏傲燃的话音落地,清脆的巴掌接踵而至。看着自己手中的苹果被打掉在地上,苏傲燃并不气恼,反而还把苹果捡起来,扔在垃圾桶里。回头,她本想说些什么,却在看到池清通红的双眼时,闭了嘴。

    “小清清,你这冲动的子可是要改一改了,哪有人像你这样随便动手呢?难道你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玩笑叫冷笑话?有一种娱乐叫做说谎嘛?”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孩子还在?”

    “拜托,那是你的孩子,没有你的许,我怎么敢随便替你做决定?”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骗我?”听到孩子没事,池清在心里送了口气。随后看到苏傲燃脸上的指印,只觉得愧疚异常。毕竟,是对方救了自己,还给予她如今安宁的生活。就算不想承认,自己的第二次重生,始终是苏傲燃带给她的。

    “我只是想逗逗小清清嘛,谁知道你这么凶残呢?脸好痛,给揉揉。”苏傲燃说着,抓过池清的手按在脸上,笑着在上面蹭来蹭去。看到她这副赖皮的模样,池清面无表的看着。两人的表基本上就是两个极端,一个花痴,一个面瘫。

    “苏傲燃,你到底是什么人?”过了许久,池清才再度开口。她抬起头,看着仍旧对自己满面笑容的苏傲燃。即便她脸上的红痕有些滑稽丑陋,她却笑的那么灿烂,好像,任何伤痛对于她来说,都那么微不足道。

    “呵呵,小清清问我是什么人,其实,你应该很清楚的吧?我没那么复杂,就只是一个喜欢对着你发花痴,喜欢逗你玩,喜欢欺负小狄的坏家伙喽。你应该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吧?既然是自己做的决定,就不要后悔。每个人都有改过的机会,却不是都有后悔药可以吃。如果你想要这个孩子,就留下她。不想要,就打掉。”

    “可是...”池清不理解苏傲燃的真正想法,她不明白,这个人明明是不希望自己留下这个孩子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说?

    “可是什么?你是怕我有谋,还是怕我伤害你们?小清清,你不要把我想得这么险恶好不好?如果你决定生下这个孩子,我自然会把你们两个一起卷养起来的。反正,养一个也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池清真的不理解,这个叫苏傲燃的人,明明只是一个20岁出头,只能够称为女生的女人。为什么,她会这么成熟,对自己这样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的小清清啊。”

    回忆在这里断了线,就好像从天堂掉入地狱,让池清不得不面临眼前的残忍。看着白沫澄无力的躺倒在地上,任由那些女人辱骂她。池清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脸上依旧是平里的面无表。也许,她真的做到了当初苏傲燃说的那样,喜怒不表于色。

    如果在这时摊开她的手掌,就能看到,那白皙的掌心上,满是一个个月牙形的血痕。其中有深有浅,有大有小,却每一个都渗出了潺潺的鲜血。可见,池清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你个小货,你就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杂种!”这时,那个最先对白沫澄动手的女人伸出手把白沫澄拽起来,对她大声骂道。谁知,这个从未反抗的人在听到这句话后,竟是猛的睁大了眼睛。

    此时此刻,白沫澄的全几乎都被血所染红。通红的液体顺着她的额头流淌下来,染红了她的黑发,眉毛,睫毛,还有她的漆黑的双眼。透过那一层层血液,白沫澄的双眼大睁着,黑色的瞳孔在反复收缩,眼仁处布满了大大小小,错综复杂的血丝。

    她就那样一眼不眨的看着女人,眼眶里好似要溢出血来。后者见到白沫澄如此骇人的表,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抽回来,谁知,白沫澄却在这时死死攥住她的手腕。紧接着,只听到咔嚓一声,女人的手腕竟是生生被折断开来。

    这种折断,不同于那种骨节错位,而是生生的把骨头拆成了两半。鲜血喷而出,溅在墙上,地上,白沫澄的脸上。一截森森的白骨从女人的表皮刺出,直直的立在她的手腕处,上面甚至还粘有一些碎。看上去,既恶心又骇人!

    “你个种!你居然敢!我的手!”女人痛苦的嘶吼着,白沫澄却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她一瘸一拐的朝女人近,嘴里呢喃重复着一句话。只有距离她最近的几个人才能听到,她是在说...

    “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你不能侮辱她。”

    白沫澄双眼通红,用染血的双手将女人的脖颈捏住。那副模样,就好讨命的恶鬼,来自地狱的修罗。她每一次加重力道,女人的脸色就会白一分。仿佛白沫澄再用力一些,她的整个脖子都会被对方拽下来。毫无疑问,白沫澄用了很大的力道,在场的人甚至能够听到她的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发出的咔咔脆响。这种失控的模样,使得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她。

    这时,坐在主位上的boss终于有了动静,看到他站起,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对准白沫澄,池清脸色一沉,快速起走到白沫澄后,把她的双手从女人的脖子上拿开,再把她摔到地上。奇怪的是,刚才还犹如恶魔般的白沫澄,竟是由着池清如此待她,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

    口被高跟鞋踩住,刺得内里的心脏生疼。白沫澄看着踩在自己上的池清,缓缓闭上双眼。这时,她听到女人让池清杀了自己,也听到池清对她说的话。

    “也许,我该教一教你,什么是这里的规矩。”

    作者有话要说:呜喵喵!入v第一更,送给大家!希望还在继续追文的大家可以湿哒哒的留言嗷,晓暴会努力更的说!

    一大早从被窝里蹿出来入v最困鸟,伦家昨晚看某剧(绝壁不是动作戏大片!)看到凌晨三点多,嘤嘤嘤,求留言,求花花,求正2分分的清光明媚正能量╮(╯▽╰)╭

    ps:另外,第二更是在下午的三点,第三更依旧是晚上八点哦!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