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5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体的疼痛与接踵不断的噩梦将池清唤醒,不适和虚弱并没有消除她的警惕,几乎是才睁开双眼,她便猛地从上坐起来,观察着四周的况。映入眼帘的不是医院里洁白的墙壁,也不是曾经那个晦暗的铁屋,而是一间装修简洁,以蓝白为主的卧室。

    看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池清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却在房门被推开的瞬间吓得子一抖。那种感觉就好像刺猬从圆滑到撑起根根尖刺的蜕变,几乎用眼就足以看得清清楚楚。直到看见来人是一个从未谋面的女生,她才放下心里的戒备。

    “你是什么人?”见对方端着一杯水朝自己走来,哪怕心里的防备已经降低了不少,池清还是无法彻底放松下来。“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人就好了。”

    “那天,我跟踪白军一路到达医院,就看到你拼了命的想要逃开那里,最后跳到了山坡下面。我想,你的记忆应该是只停留在这里,之后的事,你并不知。在你跳下山坡之后,白军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派了许多手下去搜寻你的踪迹。我和小狄掩人耳目,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你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救回来。我想,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宁可去死,都不愿意再回去白军那里的吧?”

    听过女生的话,池清有些惊异的打量着她。这人的年龄看上去不大,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然而,谈吐和举止却是同龄人乃至许多成年人都没有沉稳。她的皮肤并不算白皙,而是透着健康与活力的蜜色。一双波澜不惊的褐眸满是深沉与算计,高尖小的鼻子将她的五官衬托更加立体。这样搭配起来,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混血的东方美女,气质与样貌并存。

    她将那头栗色的长发随意挽到肩膀一侧,用一条黑色的带子束在那里。高挑的姿搭配一干练的黑色西装和高跟鞋,犹如电视剧里常出现的全能女强人,似乎什么问题都可以被她搞定。

    “你的意思是,是你救了我?可是,你这样做的目地是什么?白家的势力范围那么大,在加海市根本没有足以匹敌的势力。你现在,无疑是玩火。不要和我说你是为了什么虚伪的善心才救我,告诉我,你的目地是什么?或者说,你需要我做什么?”

    “呵呵,你果然很聪明,怪不得,白军那么大张旗鼓的都要找回你。”听到池清一连串的问题,女生笑着说道。她把视线落在对方干裂的唇瓣上,将装满清水的杯子递给她。

    “我不渴。”

    望着那杯看似干净的水,池清低声说道。哪怕她的嗓子已经因为缺水而沙哑疼痛,却还是不肯放下警惕。现在的她,已经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毕竟,在这个世上,除了她自己,谁都无法成为她的依靠。

    “你放心好了,我既然会救你,就不会害你。如果你还是不放心,这样应该可以吧?”女生说着,将杯子递到嘴边,喝了一口水,又递回来。见杯边还印有女生粉红色的唇印,池清为难的皱起眉头,想要挪到另一边去喝水。这时,女生却伸手制止了她。

    “喂,你不是怕我下毒吗?既然如此,就应该在我用过的地方喝水才对。否则,万一我的毒不是下在水里,而是抹在杯子上,你该怎么办呢?”女生说的轻松,就好像在说,我们交换玩具一起玩过家家一样。

    “你...”听过这番话,池清犹豫起来,心里也夹杂些许失落与嘲讽。她觉得,自己的防备已经做到滴水不漏,却还是没有想到这个层面上。她在心里庆幸,还好,自己此时面对的不是白军。和那个狡诈的男人相比,她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这样想着,池清对准被杯边的唇印,将里面的水喝下去。看到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女生无奈的笑了笑,瞬间有种自己捡回来的根本不是听话的小狗,而是一只傲却又不承认,明明很嫩,却要装老道的小猫。

    “味道怎么样?”见池清把整整一杯水喝进去,女生坐到边把杯子拿回来,轻声问道。

    “水还会有什么味道?”池清不屑的反问道。

    “不是哦,我是在问你,我唇膏的味道怎么样?”

    女生说得落落大方,却让听到的池清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盯着女生,好看的黑眸蒙上一层愠怒。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去玩弄别人。就好像白军那种败类,那些女孩的生命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堆杂草。池清发自内心的讨厌这种无力感,也深深的憎恨着自己的无能与懦弱!

    见池清真的在生气,女生止住笑容,伸手捏捏她隐隐泛红的耳朵。“喂,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生气了吧?”“别碰我!”体忽然被陌生人接触,池清说着,用力拍开女生的手。皮肤与皮肤接触的脆响回在房间里,看着对方被自己打红的手背,池清不自在的扭过头。这时,后者却忽然躺到她怀中,还伸手去撩拨她的头发。

    “你就不能老实些吗?我只是问你唇膏的味道而已,你激动什么?”

    “我没义务回答你这种没用的问题,另外,你似乎并没有比我大多少。”池清拨开女生在自己头上作祟的手,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了她的话,女生反而笑的更欢,一次又一次的把手朝池清的头发伸去,到最后竟是用两只一起耍弄对方的头发。因为肩膀有伤,池清就只能用右手去制止对方,在数量上就已经定出了胜负。

    “你是时候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知道自己再怎么反抗都没用,池清催促着女生快点回答她的问题。

    “啊,好啊,看你这么急,我就先透露一点给你,不过,只是一点呵。”女生用手指比了一个极其细微的小缝,说明她要告诉自己的真的很少。不过,池清倒是不在意,她现在只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获得真正的自由。不要才从白军那里跑出来,就又掉入另一个地狱。

    “首先呢,救你的人表面看上去是我,实际嘛,也是我。至于小狄,它不过是我养的一只乌龟,完全是跑龙的角色,你可以忽略。你问我是谁,那我只好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喽。你要记住,以后别再叫我喂,我的名字叫苏傲燃。苏东坡的苏,你是傲的傲,燃烧一切的燃。至于我救你的目地,那就更简单了,因为,我要你。”

    苏傲燃说完,整个房间安静到只能听见两个人彼此的呼吸声。池清看着这个躺在自己怀里的女生,许久不曾回神。她听到,对方说要她?这样的答案,是池清意想不到的,更是她无法理解的。

    她不知道苏傲燃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她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很显然,对方也不会告诉自己她的份和背景。只是,哪怕有这么多不明元素,池清还是觉得,只要不是回去白军那里,去任何地方都是好的。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吹牛?最后救你的人其实是我的乌龟小狄?还是说,你在猜测我的意图?”似是看出池清眼里的困惑,苏傲燃笑着问道。

    “告诉我,现在是哪年?你多少岁?”

    “啧啧,看来,那个白军真的很败类,居然连时间都不告诉你。现在呢,是1990年,1月8,你是昨天被我救回来的。至于我的年龄,你应该懂得,女人的年龄是秘密,人家才不要告诉你。”

    “呵呵...”听到苏傲燃的回答,池清痴痴的笑着。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被白军关了整整两年了。那么,今年的自己,应该是14岁,而昨天,正好是她的生,1月7号。这是她的诞生,更是她第二次获得重生的子。虽然巧合,却似乎是上天的安排。

    “怎么?你难道从很小的时候就被那个畜生关起来了?”

    “没有,只是...两年而已。”池清淡淡的说道,眼眶却是再一次泛起灼。她说的轻松,语气里也不见丁点沉重。除了她自己以外,没人知道,这两年来,她怎么熬过来的。

    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被困在那个没有光线,没有任何摆设的铁屋中。除了被白军□,就是被其他人当做木头一样的用鞭子抽打,被人拳打脚踢。这两年来,池清上总是带着伤,新伤,旧伤,还有,心伤。如今,苏傲燃救了她,让她重新获得作为人的权利。池清还没有从重生的喜悦中回到现实,更不知道,她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就在池清发呆的时候,体忽然被人从前面轻轻拥住。看着苏傲燃放大在自己面前的脸,池清一个愣神,唇瓣已经被对方吻住。这个吻很轻,来去匆匆。就好像曾经的池希亲吻自己一样,带来的只有温馨和安宁。

    “喂,我回答你这么多问题,你是时候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池清。”

    “哦?不错的名字。池清,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除了对自由的渴望,对白军的恨,还有一样是你必须要遵守并保持的,那就是绝对服从。我会帮助你彻底改造,成为一个你从没有想象过的样子。而我们共同的目标,就只有一个。杀了白军,毁掉白家。你,记住了吗?”

    “你说什么?”听了苏傲燃的话,池清不解的反问道。她也想要杀死白军,也想要那个人偿还父母以及池希的生命。可是,就只凭她们两个人想要做到这点,又是何其困难?只怕还没见到白军,就已经被他的手下用乱枪打死了。

    “我说,我的樱桃味唇膏,还不错吧?”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