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3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池清的警惕高,睡眠质量也不好,种种原因,造成了她浅眠的习惯。其实,早在白沫澄松开她的手时,她就已经醒了过来。只是为了看白沫澄想做什么,才一直装睡,没有起

    池清以为白沫澄会趁这个机会偷袭自己,或是寻找一些逃离的办法。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什么都不做,也没有任何敌意,而是以那样轻柔的力道来抚摸自己的脸,这样的发展,是池清始料未及的。

    不同于自己体的高温,白沫澄的体温一年四季都很低,哪怕在炎炎夏里也很少会出汗。她冰凉的四肢和皮肤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严寒彻骨,不易接近。即便如此,她的手却是那么细腻光滑,摸在自己脸上的力道犹如羽毛拂过那般的轻柔。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白沫澄第一次与自己如此亲密。没错,她们两个虽然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母女,相处模式却是比陌生人还要疏远,甚至连最简单的牵手和拥抱都不曾尝试过。池清觉得,白沫澄应该是恨极了自己这个不负责任的母亲,时刻想要逃离开自己边,却没想到,对方会在自己睡着的时候,以这种形式与自己亲密。

    属于白沫澄的味道萦绕在空气四周,那抚摸的力道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就好像怕把自己惊扰到一样。出于私心,池清并不想太快结束这样的亲密,因为她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这份来自于家人的关怀。似乎,从父母和妹妹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了。

    只是,夕阳再好,也早晚会降落。怕自己太过贪恋这样的亲密,更怕自己本就无法狠下来的心变得更软。池清故意降低了语调,冷声开口。她从白沫澄上起来,与躺在上的人对视。这一刻,池清竟是从白沫澄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该有的惊艳和从未见过的惊慌失措。

    刚刚睡醒的池清比平里的她要柔和许多,上的气质不再那么冷冽疏远,而是多了些女人特有的温软。她那头如墨一样的黑色长发略显凌乱的披在肩膀上,撩到脑后的发丝也跟着散落下来,将她那张本就不大的瓜子脸遮去大半。

    许是才从睡梦中苏醒,池清黑色的美眸还覆着一层朦胧的薄雾,其中映出自己苍白的容颜。似是在黑珍珠里加了一颗星星,美丽的不像人间之物。白皙的脸颊也不再白的那么纯粹,而是多了些粉色的红晕。犹如刚刚熟透的蜜桃,滴。

    白沫澄就这样痴痴的看着池清半伏半躺在自己上,视线却不由自主的向下瞄去,望见了那处不该去看,却又绝美异常的景色。

    昨天晚上,池清并没有打算在白沫澄这里过夜,所以她就只穿着平里睡觉的睡裙走了过来。那单薄的黑色布料本就遮不住什么东西,而现在这种弯腰的姿势更是将领口垂得更低。

    池清没有睡觉穿内衣的习惯,此时的她无疑是真空上阵。看着对方前那一大片茭白无痕的肌肤,还有两颗圆润细窄的双肩。白沫澄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完全没有想要挪开视线的意思。

    池清很瘦,却不会给人骨瘦如柴的感觉。她的锁骨比常人凸出许多,就算是站着,也可以看得很清晰,更何况是以这种趴伏的姿势。眼见那两根倒八字型的锁骨横在她肩膀下方,随着她呼吸的起伏来回律动。那棱角分明的骨骼弧度就好比两条横向的山峰,等待着有人能去攀爬。

    紧接着,将视线向下,便是更加迷人的风光。那里是女人体最明显的特征,也是极其私密的地带之一。就算有睡裙做遮挡,白沫澄也能看到延伸到睡裙之外,那一条深深的沟壑。说是望不见底,也绝不夸张。

    白沫澄从没想过自己会和池清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更没想到自己会看到池清这样私密的位置。一时间,她就像是被狐狸精迷走魂魄的人一样,丧失了心智,完全不知道要挪开视线。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眼中的景物,全都被上方池清看得清清楚楚。

    正如白沫澄一样,池清也没想到这个寡言少语的孩子会盯着自己的部发呆。眼见白沫澄看直了眼,池清抿了抿嘴,有些不知所措的撑起体,继而焦急的从对方上起来,推门离开房间。这些动作不过发生在数秒之内,甚至还没等白沫澄回神,池清的人已经消失在房中。

    回去自己房间的路上,池清紧皱着眉头,思索自己这两天越发奇怪的行为。自从重新找到白沫澄之后,她发现自己对这人的态度和五年前已是完全不同。

    曾经,她对她也有不忍,却不会像现在这样担忧,心疼。曾经,她也会在她受伤无力的时候帮她洗澡,却不会像现在这样觉得格外尴尬。曾经,那个孩子看自己的眼神有惧怕,有渴望,如今,却只有冷漠和淡然。

    池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她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白沫澄心软,还会在大半夜的时候跑过来看她的况,趴伏在她的怀里入睡。看着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然是上午十点。

    从白军抓走她的那刻开始,池清就从没有在八点之后起的时候。每每夜的失眠让她苦不堪言,哪怕吃了安眠药,也会在每个早上疲惫的醒来。究竟有多久没睡的这么沉,这么稳,池清可以准确的给出一个答案,是整整25年。

    25年来,她活在担惊受怕中,活在霾和痛苦中,活在铺天盖地的仇恨中。手边没有枪,不要说安眠,就眼睛都无法合上。然而,在昨天晚上,她却是在白沫澄的怀里睡了25年来的第一个好觉。

    这样的怪事让池清难以找出一个可以解释的答案,更让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在白沫澄看她的时候,她会觉得难堪,甚至是落荒而逃。就这样一路想,一路走,以至于池清连前面有人都没发现。

    “大姐?你怎么了?”体被撞到,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池清,陆蔚来稳住了体问道。池清个子高,常年练武也让她的下盘很稳。陆蔚来只有165,比池清矮了整整十公分,刚才被池清那么一撞,她差点把手中的药酒给甩出去。

    “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事。怎么?你体不舒服?”经过刚才那一撞,池清也回了神。她看着陆蔚来手上拿着的药酒低声问道,黑眸在对方上来回打量。

    “不是我。”陆蔚来说着,眼睛忽的低垂下去。其实,她准备这些药酒无疑是要给曾以恨用的。昨天晚上,两个人洗了澡,准备睡觉,曾以恨却在半夜忽然来了神,非要自己再次与她欢

    哪怕陆蔚来厉声拒绝,手指却还是被对方强行拉着进入到那处潮湿的地带。陆蔚来不知道曾以恨到底是怎么了,她的体明明已经累到承受不了更多,为什么还是让自己要她?只是,看着她在自己吟,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送上顶峰。

    哪怕曾以恨的心里,眼里,甚至连嘴上叫的都不是自己,陆蔚来却还是觉得这样的她无比迷人。她真的太曾以恨,也心疼她的求而不得。如果可以,陆蔚来真的很希望池清能够注意到这个人,别再让她那么难过。就算自己永远都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拥有她,陆蔚来也心甘愿。

    “恩,我知道了。”池清说着,转朝楼下走去。对于曾以恨和陆蔚发生过关系这种事,其实池清早就知道,不过她并没有任何要拆穿或阻拦的意思。毕竟,她们都是成年人,做这种事也无可厚非。只是,以两人的格和如今的关系,这之中必然会有一个人会吃苦。

    池清明白,那种煎熬,真的不好过。

    “大姐,我和曾以恨没什么,你不要误会。”就在池清走下楼的时候,她听到楼上的陆蔚来这样对自己说。池清皱起眉头,并不打算回应她,继续朝厨房走去。曾以恨和陆蔚来是怎样的关系,她这个旁观者看的清清楚楚。可是,不管曾以恨心里的人是谁,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只知道,曾以恨没起来,陆蔚来又忙着照顾她,今天的早饭定然还没做。白沫澄现在的状况,不吃点东西是不行的。看来,只有自己亲手来做顿早餐了。这样想着,池清走进厨房,开始淘米煮粥,又加了一杯牛,炒了些清淡的小菜。

    看着这满盘子可以称之为养的早餐,她这次没有再别扭的倒掉,而是坦然的端起盘子朝白沫澄的房间走去。在路过陆蔚来房间门口时,她听到里面属于曾以恨的□,面无表的从门口走过。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不过如此。

    因为刚才走的匆忙,所以池清并没有锁白沫澄的房门。她轻手轻脚的走入,站到卧室门口,要进去。然而,在这时,池清却从面前那个开启的门缝中看到了屋内正在上演的一幕场景。

    此时此刻,白沫澄正背对着自己,往上涂抹伤药。经过一晚的沉淀,那些伤没有转好,反而变得愈发严重起来。有些地方泛起了白色,而有些地方则是肿的更加厉害,被自己抠破的皮也隐隐有了发炎的趋势。

    见白沫澄极其费力的把药膏敷在后背的伤口上,羸弱的体因疼痛抖得像筛子一样,却始终没有发出丁点声音。这样看着,池清心里泛起酸疼,她很想上去帮一帮她。最终,还是没有迈开步子的勇气。

    处理完背上的伤口,白沫澄又涂了一些药到手掌上,继而慢慢覆上前的两颗饱满。她将头微微仰起,晶莹剔透的汗水顺着她的下巴滑落,紧接着掉在上。池清只觉得,此时此刻的白沫澄就像一只即将幻化飞仙的天鹅,美得不可方物。

    她纤细的腰肢弓起,双手在前一下又一下轻揉着。即便知道她只是在揉开淤血,可那样的画面却还是会让人想入非非。听着对方越发沉重的喘息,看着她盖在腰间的棉被滑下去,露出掩盖在其中的股沟。池清屏住了呼吸,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白沫澄的一举一动。

    好不容易处理完上的伤口,白沫澄脱力的躺在上,□的半露在外面。随着她呼吸的起伏,那前的两颗浑圆也跟着一并跃动起来。顶端的粉嫩由于遇冷而坚硬的立起来,从远处看去,就好像雪峰上盛开的一朵梅花,艳似阳。

    她休息了许久,又从下的抽屉里拿出另一瓶伤药。见白沫澄咬着下唇,没有表的脸泛起一丝粉红。池清用手捂住心口,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跳会变得如此剧烈。好像只要在上她随便开出一个口子,那颗心脏就会破壳而出一样。

    疑惑之后,池清并没有浪费时间,而是快速把视线再次落回到白沫澄上。她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将头侧向自己这边,用洁白整齐的皓齿咬住下唇,继而把涂了药膏的手探进忙棉被里。

    哪怕隔着那层厚重的东西,池清仍然能够清楚的看到白沫澄的双腿在棉被中缓慢的分开,再将手按在腿间。即便看不到白沫澄手上的动作,池清也能在心里想象出那只手挪动的轨迹,以及她那个柔弱的部位是如何被药膏染的湿透而光泽。

    这样看着,池清只觉得呼吸越来越重,体也好似着火一样的。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的大脑响起警钟,想到自己居然因为看了白沫澄涂药的过程而产生念,池清手上一斗,使得牛杯与餐盘相撞,发出一声脆响。许是这个声响惊动了白沫澄,她慌张的把手抽出来,看向门外的自己。

    白沫澄根本没想到池清会去而复返,她有些尴尬的用纸巾把手擦干净。紧接着,池清便走了进来。两个人沉默着对视许久,直到池清开口,才打破沉寂。只是,这句话,却让本就奇怪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我来给你喂。”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