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9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手指被灼的内里反复吞吐,哪怕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却还是引得陆蔚来不知所措。她躺在上,呆愣的看着坐在自己上不停跃动的曾以恨,就这样晃了神。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是完美的,是绝美的。比起任何时候的她,都要让自己神魂颠倒。头顶昏黄色的灯光打在她脸上和上,透着薄汗的肌肤被灯光镀上一层金色,仿若闪亮的漫天繁星,熠熠生辉。

    对于曾以恨的感,陆蔚来是特殊的。她们都是被白军迫害至深的人,也有着共同的经历和遭遇。即便已经过去很久,可那份被关在铁屋里的记忆与耻辱仍然像是影子一般如影随形,常伴左右。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即便开着满屋子的灯,那些回忆仍像是藏在边的魔鬼,一遍又一遍敲击她脆弱的心。每到这个时候,曾以恨都像是和自己有心电感应那般。她来到自己边,抚慰自己受伤的心,如一道无比明亮的太阳光打在她边,让她枯如死灰的心获得重生。

    与这人的初见,是在那个充满晦暗的铁屋中。那时的自己已经被关了很多个年月,可以说,陆蔚来的童年就是在那样一个暗无天的房间里渡过的。除了发呆,害怕,恐惧,失望,绝望,便是承受白军的羞辱。

    直到有一天,某个和她从未相识的女孩也被关了进来,这样的况才有所好转。陆蔚来清楚,白军从不缺少关人的房间,也不会许两个女孩被关在一起。所以,当她得知曾以恨以后要和自己同住这个屋子的时候,她的心里其实是疑惑大于欣喜的。

    她不明白曾以恨为什么会和自己关在一起,只知道对方是极其不得白军喜的人。然而,那个一向都心狠手辣的男人并不杀她,而是不停的折磨她。这所谓的折磨,并不像对自己,或是其他女孩子的方式,而是真真正正的折磨。

    每一次,看到白军用鞭子,棍子,铁链去抽打,乃至用刀子去割曾以恨的手腕,陆蔚来都很想去阻止。然而,她也知道,自己的阻拦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只会给自己和曾以恨带来麻烦。

    看着对方满是血的躺在地上,终是忍不住,陆蔚来主动和她说了两个人自见面一个月以来的第一句话。“你还好吗?伤口是不是很痛?”因为父母都是医生的关系,陆蔚来从小就喜欢关于医学方面的东西。她知道,曾以恨上的这些伤都是皮外伤,并不足以致命,可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要承受这种痛,还是太难了。

    “滚开,不要你假惺惺。”然而,面对陆蔚来的关心,曾以恨却是保持着不屑一顾的态度,甚至用了脏话。见对方根本不需要自己照顾她,陆蔚来皱起了眉头,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棉被盖在曾以恨上,独自坐到角落边。

    这之后的很久,白军再没有过来。然而,在数月之后,他终是再次来到这里。此次白军的目标并不是曾以恨,而是陆蔚来。眼看着那个男人朝自己走来,陆蔚来摇着头,无声的想要拒绝。然而,她越是不想要,白军就越要折磨她。

    衣服被脱光,体被压在地上,陆蔚来抬头看着站在另一边的曾以恨,缓缓闭上双眼。这个时候,她不奢求曾以恨来救她,那样只会连累了对方。那个人已经很危险了,自己又何必让她再受一次苦?况且,她们都只是孩子而已,就算想要反抗,又有什么办法呢?

    然而,过了许久,意料之中的疼痛和耻辱并没有到来,反而听到哗啦的一声脆响。陆蔚来睁开眼就看到曾以恨正拿着一个圆形的菜盘砸在白军后背上,那是刚刚送来还没有动过的饭菜,如今却全都给了白军。

    见那些油腻腻的菜叶和米饭沾了白军满脸满,盘子也碎了一地。陆蔚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面上带笑的曾以恨,不敢相信她居然会用这种办法来救自己。

    这之后,曾以恨被白军带离了这里,直到三天之后才回来。再次看到曾以恨,陆蔚来先是一愣,紧接着,泪水便像是不要钱一般的汹涌而来。只见对方上穿着的衣服早已经变的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没有一处是好的。不是鞭痕,就是被或烧伤的痕迹。

    十根脚趾的指甲被生生掰掉,露出其下鲜血淋漓的,十根手指也肿的像是香肠一样,根本没办法伸直。她左手腕上被纱布缠了一层又一层,却还是有鲜血濡湿纱布,缓缓溢出,顺着手指落在地上。

    她看到自己,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抹带着欣喜和无畏的浅笑,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为父母做了一顿成功的饭菜,充满了自豪。紧接着,这个虚弱的人便轰然倒在地上,头上的伤口也因为撞到地上而裂开,鲜血顺着她的发丝流溢至地上,染红了整个地面。

    曾以恨这次受的伤太重,稍有不慎就可能会丢掉命。不过,白军似乎并不希望死曾以恨死去,反而送来了很多伤药。这之后,陆蔚来每天都尽心尽力的照顾曾以恨,一直持续了整整两个多月,后者那伤痕累累的体才获得痊愈。两个人也因为这件事而相熟,成了彼此依赖的朋友。

    认识18年,陆蔚来太了解曾以恨,以至于她上什么地方有疤,哪处旧伤会在哪个时候复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更知道,池清在她心中有多么重要。

    “曾以恨,够了,再这样下去你体会受不了。”曾以恨自小就经常受伤,哪怕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也经常为了保护自己和池清而处险境。她的腰曾经为了救自己而被摩托车车生生碾断过,根本就没办法做太激烈的运动。然而,这个女人却总是在事上不知道节制,非要到第二天下不来才肯罢休。

    “呵呵...你累了吗?陆蔚来,你真是够弱的,我这个动的人都没累,你却累了。”曾以恨边说便扭动她纤瘦的腰肢,许是刚才那一下进的太深入。她倾斜了体,轻柔的倒在陆蔚来怀里,减慢了速度。两具布满薄汗的体交叠在一起,曾以恨每律动一下,陆蔚来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在□即将到来之际,她把头埋在自己的颈窝里,轻轻叫出池清的名字。虽然这已经不是对方第一次在和自己做这种事的时候说出这个名字,然而,每次听到,陆蔚来都会觉得心酸到几碎掉。

    曾以恨很美,这份美,张扬不羁,随波放,就好比太阳,每天都乐此不疲的散发着源与阳光。她深紫色的长发在随着她仰头的姿势甩动起来,全上下的肌肤都被汗水打得湿透。她迷离的凤眼微微眯起,自上而下的看着自己。那种勾人妩媚的姿态,如再生妖姬,人至极。

    这时,她忽然拉过起自己的空出来的手,按在她跳动的浑圆之上。那颗球状物体已经涨的不行,仿佛随时都会爆掉。感到手指所处的内里越来越,越来越紧,陆蔚来知道,曾以恨又要到了。

    “啊...池...池清...嗯...到...到了...”在□来临之际,曾以恨不出意外的叫出池清的名字,随即躺倒在自己怀里。手指被隧道中溢出的流打湿,那种汹涌而出的感觉几把自己的手指给顶出来。这一次,曾以恨的体很敏感,泄的时间也续了很久。陆蔚来觉得,好像连自己的单都被浸透了。

    “你还好吗?”强忍着心里的酸涩,陆蔚来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的曾以恨,摸着她的头问道。

    “嗯,好累,让我休息一下。”

    “那你今晚还回自己的房间吗?”陆蔚来的声音里带着强烈压抑的期待。

    “就在你这里睡了,搂着我,陆蔚来。”

    “好...”

    这边在燃烧过后,陷入沉寂,而另一边,池清却还站在白沫澄的房间门口徘徊。手上的菜在消磨中变凉,发硬,干掉的油一块块的粘在上,让人看了就会失去掉所有的食。直到现在,池清还在想,究竟要给白沫澄送什么饭菜。

    正常来讲,白沫澄当初背叛了自己,回到那个男人边,自己应该恨她,惩罚她,让她吃下这些恶心的东西。然而,想到白沫澄那消瘦的子,凹陷下去的小腹,她又觉得这么做会让这具体快速消瘦下去,让自己没了折磨她的兴趣。

    就在池清犹豫不决的时候,房间里忽然传来东西掉在地毯上的闷响。她来不及多想便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白沫澄强撑着体想要起来,却弄掉杯子的画面。看着那人白皙却布满伤痕的肩膀暴露在棉被外面,凝视她倔强却完美的侧脸,池清走上去,站到她面前。

    “这是给你的晚饭,吃光。”这句话落地,整个房间是吓人的沉寂。看着池清冰冷的表和眼神,又看了眼那盘油腻的菜,白沫澄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差点就要吐出来。天知道,她已经有多久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又有多久,没吃过这么油腻的菜。

    再一次把视线落在那个布满黄油的上,白沫澄把头扭到一边,不愿再看。这时,那盘饭菜却又一次来到自己面前。白沫澄摇摇头,将菜推开,示意自己不想吃。可池清却好似看不懂一样,依旧拿着那盘菜。

    这幅场景就好比主人要给心的宠物喂食,而宠物不领一样。

    抬头看向池清,瞥见她眼里对自己的嫌恶,白沫澄知道自己没办法违抗她,只好伸手接过那盘菜,拿过旁边的筷子夹了一口送进嘴里。粘腻的感觉,过分油腻的味道在瞬间溢满整个口腔,白沫澄甚至还没动牙齿,便觉得胃里一阵翻滚。

    凭着记忆,白沫澄撑起无力的体跑到洗手间,跪在马桶前吐着。只是,她什么都没吃,根本没东西可吐,能吐出来的就只是水和胆汁。胃部的翻滚没有停止,开始泛起剧烈的疼痛。白沫澄坐在地上,看着站在浴室门口,脸上带着疑惑的池清,无奈的摇摇头。

    果然,她连自己喜欢吃什么,都忘记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