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2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晓暴 书名:少女情怀总是诗
    眼前是那条无比熟悉的物件,在许多人看来,那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条腰带,可对于白沫澄来说,却是她童年最为翳的光影。那条腰带,正是每次池清在生气时用来抽打自己的腰带,那上面沾满了自己的鲜血与汗水。

    时隔五年,再看到这个物件,白沫澄的视线并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她安静的低垂着头,不反抗,不害怕,更不打算求饶。仿佛,现在处险境的人并不是她。看她那副无所谓的模样,池清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又恢复到之前淡漠的样子。

    她向后退去,和吊在上空的人拉开一段距离。紧接着,甩起皮带,快准狠的朝那人弓起的后背上抽去。白沫澄很高,但形却很瘦,骨头架子也小。脱了衣服之后,除了前那两颗女该有的特征之外,根本看不到什么

    坚硬的金属扣直接打在她后背中间的脊椎骨上,巨大的闷响就连池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当事人会有多疼,根本不需要去想。然而,哪怕是这样,那个从小就寡言少语的人也没有发出哪怕一丁点声音。

    她保持着原状,不动也不喊,如果不是背后浸出的汗水出卖了她,也许会有人以为,她不会感觉到疼痛。见白沫澄并不打算向自己求饶,池清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紧接着,再度挥动起手中的皮带。

    与池清相熟的人都知道,相比起柔软的皮鞭,她更喜欢用皮带。那种刚中带柔的感觉,不似皮鞭的全软,也不像铁棍那样刚硬。皮带本抽在皮上,带来皮鞭似尖锐的疼痛。皮带坚硬的扣子抽在上,则是如铁棍般的钝痛。

    凌虐还在继续,只是,房间里除了皮带挥动所带起的风声和抽打在上的啪啪脆响,便再无其他。金属质的扣头一下下抽打在背上,脖子上,腰上,腹部上,一下比一下重,速度也越发的急促。

    白沫澄已经记不清楚,从小到大,自己究竟被这条皮带抽了多少次。她只知道,每当自己被“惩罚”过后,都可以换得一时的宁静,以及池清那少又吝啬的温柔。

    想及此处,白沫澄抬起头,故作不屑的看向池清。那黑色的双眸中带着漠然和嘲讽,就好比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仿佛对方的世界于她来说,不过是一堆毫无价值的砖头,杂草。

    看到白沫澄这样的眼神,池清并不发火,而是微微勾起了唇角。她很欣慰,这个人,如今敢用这样的眼神来看自己,却又不满于相同的原因。手上的力道由之前的六分变为全力,池清挥舞着手上的皮带,一下下狠狠抽在那具年轻却布满疤痕的体上。

    曾经,她最喜欢看到的,便是白沫澄痛苦到极致却故作无谓的模样。整整五年,她再也没有看到这个人露出那种表。如今,她再一次落到自己手上,自己该惩罚她,罚到她没力气再想逃跑的事,才对。

    笃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池清开始更加狠辣的去抽打白沫澄。一下又一下,右手酸了就换成左手,左手酸了,就再换回来。许是一个没注意,池清手上一滑。竟是将本要抽在小腹上的那下偏移了位置,直接打在白沫澄的上。

    那样脆弱的部位被打到,白沫澄布满红痕和淤青的体抖了一下。看她把头压得更低,似乎想要掩饰些什么。池清攥紧了手中的皮带,她不再抽打白沫澄的背部,也不再打其他地方,而是着重于攻击她的部。见那人本就颤抖的子抖得更加剧烈,就连喘息都重了几分。池清笑着,慢慢朝她靠近。

    “啪”响亮的脆响在房间里回,转眼间,白沫澄白皙的部便多了一道红痕,看着上面鲜艳的痕迹,还有对方前那两颗因为刚才的肆虐而肿起来的部。池清走上前,伸手轻轻拍在白沫澄的部上。

    “别...”抗拒的话语自前方传来,那声音太小,如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池清没想到白沫澄会因为自己这个举动而产生如此大的反应,甚至难得的吐出了一个字符。见对方扭动着体想要摆脱自己放在她部上的手,池清并不想遂了她的意愿,又在那上面多拍了几下。

    “别碰我。”如果说刚才那一声是要求,那么这一次无疑是命令。见白沫澄头也不回的说出这句话,池清微微愣神。毕竟,白沫澄从来就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心里的诧异与赞赏,连同着一丝愤怒混合在一起。池清不再碰白沫澄,而是退开一段距离,重新挥动起手上的皮带,每一下,都是打在白沫澄白皙的部上。

    看着那两颗白嫩的软被自己打红,打肿,越是严重,池清就越是不肯罢休。过了许久,可能是手臂太酸而失了准确度,本要打在白沫澄部的皮带再度落偏,竟是越过她的股沟,直接打在两腿中间的位置。

    “嗯...”细如猫叫般的轻吟蹿入耳廓,引得池清手上一抖,竟是将皮带掉到了地上。刚才那一下用了多重的力道,她并不是不知道。自从用尽全力之后,她就再没打过白沫澄带有骨头的部位。

    说起来,就算池清表现的再怎么绝,她也留了一些面。皮带并不软,还带着坚硬的金属扣头。若是用全力去打白沫澄,也许会伤了她的骨头。所以,池清便只挑选人体多的地方下手。

    她的目的,只在于惩罚,而不是要白沫澄变成残疾。然而,刚才那一下,她却是用了全力。女人最脆弱的地方除了部便是腿间,她并不是故意要打白沫澄那里,却没想到...

    印象中,白沫澄一直都是个寡言到极点的孩子。仿佛从自己生下她的那刻就已经开始。记忆的阀门慢慢打开,池清安静的站在地上,回忆起自己和这个孩子初见的那天。

    当年,池清在反复挣扎中,终于决定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为了躲避分娩的疼痛,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剖腹产。眼看着那个五官挤在一起的婴儿从自己的体内被取出,池清承认,在那一刻,她心里是完全不恨这个孩子的。

    白沫澄刚出生的时候很小,许是池清在怀她的时候依旧喝酒抽烟所致,导致白沫澄刚出生就比其他孩子孱弱许多,体重也少了不少。后来,医护人员发现,这个孩子很少哭闹,夜间也很少会起夜。起初,她们觉得这个孩子有问题,检查后才发现,只不过是这个孩子太安静了而已。

    沉默,寡言,安静,这些都是白沫澄的代名词。作为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她没有得到母的喂养,甚至连母亲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池清在生下她之后,便找了一个看护照顾她,直到她3岁的时候才将她接到自己边。

    那时,3岁的白沫澄还没有名字。看着那个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脸,池清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告诉她,她叫沫澄,白沫澄。那个白姓,不是自己的,而是那个男人的。池清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要以此来提醒自己,永远都不要忘记那份仇恨。只要被冠以白家之名,或是和白家有任何牵连的人,她都要亲手覆灭掉。

    当然,也包括这个孩子。

    从小到大,她折磨她,无数次的让年幼的她临险境。而这个人也由最开始的哭闹,懦弱,求饶,逐渐变成一个没有任何思想的木偶。自己打她,她无条件的承受,不给她东西吃,她便不吃。

    想到自己曾经因为忘记让白沫澄进家门而让她在零下20多度的天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在外面站了一夜,导致连续半个月的高烧不退。那个时候,池清真的很想知道,白沫澄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难道自己忘了她,她就不会说话来提醒一下自己吗?

    自那以后,白沫澄变得更加沉默,更加不说话。如果不是她偶尔还会发出一两声对自己的呼唤,池清几乎要以为,自己生了个哑巴。然而,故事到了最终,白沫澄还是从自己边逃走了,她离开她,跑回到那个男人边。这样,无异于背叛。

    自己花了那么多时间,找了她整整五年,为的就是这一刻。白沫澄,既然你的命是我给的,那么,你的体必将属于我。也包括,你的心。

    从记忆里回过神来,池清按下边的按钮,将那个吊住白沫澄的铁钩降下来。此时此刻,那人白皙纤瘦的手腕已经被磨破了皮,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指尖缓缓滴落,掉在洁白的单上,渲染出一个圆形的水合,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好看。

    “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要离开?”池清将白沫澄从上拉到地下,将她纤细的脖颈捏住,低声问道。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刚才下手有多狠。只见白沫澄上满是自己凌虐过后留下的痕迹,有金属扣所致的淤血,也有皮带打出的条条裂口。那翘部更是被自己打到发红发肿,像个紫薯一样。

    面对池清的问题,白沫澄并不打算回答。她用手挡住了前和腿间的私密部位,抬头凝视对方的脸。她想,这也许是两个人自重逢以来第一次这样靠近。这个人,这张脸,还有她上淡淡的草香,这一切,都是她想念的。只是,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也没办法得到。

    “我在问你话。”见白沫澄不回答自己,只呆呆的看着她,池清低声提醒道。听了这话,白沫澄眨眨眼睛,把头扭向一边。其实,她并不是不想说,只是长久以来的少言寡语已经变成了她的习惯。尤其是在面对池清的时候,这种习惯便更加严重。毕竟,她也是因为她,才会得了失语症的。

    “呵呵。”发现白沫澄对自己的抵触,池清干笑两声,直接坐到后者交叠在一起的腿上。这时,她意外的察觉到,在自己做过这个动作之后,白沫澄少有波澜的眸子里竟是闪过了一丝惊慌。

    这样的发现让池清疑惑,她从风衣怀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后狠狠抽了一大口,再俯将烟雾喷在白沫澄的脸上。见对方被烟雾呛得微微眯起眼睛,池清好看的黑眸闪过一丝精光。那模样,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狐狸。气人,却又有些可

    池清抽烟的样子很好看,也有她专属的特色。她点烟的时候不喜欢用打火机,而是习惯用老式的火柴。眼看着那根纤细的火柴棍被她捏在手中,紧接着,纤细的两指一划,红黄相间的火光便出现在火柴头的上面。在点燃一根烟后,又被池清以来回甩动的方式扑灭。

    见她撩起自己那头长发,再把烟叼在嘴里,朝着自己靠近。那双凤眼微微眯起,带着些许打量和一丝危险的感觉。白沫澄猜不到池清要做什么,就是只是冷漠的看着她用那根烟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烟雾再次熏到眼睛,让从不抽烟的白沫澄皱起眉头。

    她很喜欢看池清抽烟,却又...不希望她抽太多。

    无奈之下,白沫澄只好闭上双眼,想无视那些呛人的烟雾。这时,她的脖子却被前人用力捏住。看着池清涂成黑色的指甲,感受着对方手掌上极高的温度,白沫澄再一次轻易晃了神。

    池清干净,却偏偏喜欢黑色。不论是内衣还是外衣,都会以黑色为第一基准。甚至包括了单,牙刷,杯子,以及生活中的一些用品。可以说,只要是能用黑色的,池清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变成黑色。

    在印象中,似乎从自己刚出生,乃至更早的时候,池清便是那一手的黑色指甲。然而,她并不是将两只手都涂成黑色,而是只涂左手上的指甲,却把右手弄得干净整齐。她的手很好看,细长而笔直,其中的骨节也很小。白皙的皮覆盖在她全,哪怕是手部和手臂这种极其容易晒黑的地方,也依旧白如象牙。

    白沫澄从不见她将指甲上的黑色卸去,一个月之前看,是完整的涂满整片指甲,等过了一个月,依旧是那样。白手黑甲,是池清的象征。仿佛,她的指甲是停止生长的,永不会变。

    鬼使神差的,白沫澄动了动脖子,想要更加贴近那只手。然而,她这样的行为却被池清误认为是挣扎。体被用力压制住,明明以自己的手可以轻易将其推开,可白沫澄却并不想那么做。

    眼看着那个带着火光的烟头按在自己肩膀上,下一刻,皮被火灼伤的痛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听着那沙沙的响声,白沫澄无奈的摇了摇头,再也无力去支撑眼皮的重量。

    是不是,只有把我弄到伤痕累累,才会让你快乐一些?

    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重要声明:小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