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章 浴血逃生!

    袖珍手枪体积虽小,但威力却不小。笙歌并没有使枪的经验,枪法没有多大的准头。一枪出,所凭借的也是她过人的目力。

    “嗷!”中间那只蛮兽被中前腹,发出一声痛呼。前扑的动作受到阻碍,停了下来。

    笙歌抓住机会,腾空跃起横踢而出。腿踢在蛮兽的脖子上,竟然好似踢上了钢板一般。腿骨一阵刺痛,而与此同时蛮兽已经从枪击中缓过神,张开大嘴,偏头就咬了过来。

    “咄!”笙歌低咒一声,迅速収腿矮,双手握枪抬起就向蛮兽的下颚开了一枪。

    “昂昂!”这次近距离的一火,终于让蛮兽见了大血。不过这些大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金刚转世,加工改良之后的袖珍手枪有堪比掌心雷沙漠之鹰的威力,如此近距离的一枪击,竟然也只是在它的下颚处开了一个小洞而已。

    “吼!”中间这只蛮兽的痛呼立刻招来了另外两只蛮兽的愤怒,它们昂起脖子怒吼一声,撇开米尔迪夫,径自冲向了笙歌。

    “**!”两只蛮兽来势凶猛,笙歌已经来不及站起来撤后退,只得就地一滚,险险的避开其中一只蛮兽挥下的利爪。

    铁掌挥击地面,生生将洞中的石块扬起一层飞沙走砾,火星四溅。笙歌若没有避开,此时飞溅的估计就是她的血和脑浆了。

    太暴力,太凶残!

    笙歌避开一爪,还没来得及跃起来,另一只蛮兽的爪子又挥了过来。

    “刺啦!”笙歌左手臂的袖子被蛮兽的利爪抓破,带出了三条血痕,扬起一片薄薄的血雾。若非她闪避快,这条手臂就该被卸掉了。

    “这些是什么家伙,枪都打不死?”笙歌捂住手臂上流血的伤口,躬与蛮兽对峙。

    “它们是这个地宫的守护兽,獬豸的后代。”米尔迪夫靠在笙歌旁边,掌中捏着一把全漆黑的匕首。

    “上古神兽獬豸?”

    上古神兽獬豸,其庞大如牛,布满浓密黝黑的毛发,头生独角,又被世人称为独角兽。

    神兽的后代都来了,要不要这么玄乎?

    “是的。它们的父亲是獬豸,母亲是地狱三头犬。”

    “好吧,原来还是杂交后代。”笙歌表示理解了,“这三个大家伙刀枪不入的,要干掉是不太可能了。我们抓住机会冲进甬道跑吧。”

    “好,我掩护你。”

    笙歌挑高眉毛侧头看他,米尔迪夫轻轻一笑,道:“女士应该得到照顾。”

    笙歌回手就在米尔迪夫受伤的腿上拍了一下,“走路都不利索还掩护我,看把你能的!把手给我!”

    米尔迪夫眼皮都没跳一下,依言将手递给笙歌,“那你打算怎么做?”

    “废话,当然是一起跑!走!”笙歌抬起手枪朝着蛮兽连着开了两火,稍震慑住它们,立刻抓紧米尔迪夫的手掌,带着他飞奔向唯一的甬道。

    米尔迪夫脸上的神明显的愣了一下。笙歌之前想揍他甚至干掉他的想法都不是假的,但她现在又确确实实在带着他一起逃跑,并没有抛下他,或者干脆应承他刚才的建议,用他拖住蛮兽自己跑路。

    前后变化的差距,仅仅是因为他刚才给予的信任?

    笙歌抓紧米尔迪夫的手掌往前奔跑,后面三只蛮兽穷追不舍,黑漆漆的甬道里回响着沉重的脚步声和浓重的喘息声。

    笙歌嘴上含着的电筒,光亮越来越弱,眼看就要熄火了。这时,前方却出现了岔道,“走哪边?”

    “左边。”

    笙歌毫不犹豫的带着米尔迪夫冲进了左边的岔道。

    “噗通!”脚下一步踏空,冰冷刺骨的寒水瞬间没顶。而笙歌嘴上咬着的手电筒也终于彻底的没了光亮。

    无边的黑暗,冰冷的水域,笙歌有一种很想问候胡馆主和米尔迪夫令堂的冲动!

    笙歌是旱鸭子,前世就没学会游泳,而这世压根还没找着学习游泳的机会。

    水从鼻子耳朵嘴巴灌入,整个脑袋都被压迫的晕眩胀痛。笙歌现在忽然觉得有点后悔。如果她办事再狠辣果断一点,在英武道馆的时候就直接震慑王明三和胡馆主,那他们也就不敢将注意打到陈家宅之上,她自然也就不会落到现在这样,即将被水淹死的下场。

    修长有力的手臂环过笙歌的肩胛窝,带着她慢慢往上游,终于‘噗’一声冒出水面。

    “咳咳咳!”新鲜的空气涌入腹腔,呛的笙歌一阵剧烈的咳嗽,好似要将心肝肺都咳出来似得。

    “抱歉,我不知道你不会游泳。”米尔迪夫的声音中带着真诚的歉意,不过此时四周一片漆黑,就算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笙歌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

    “我救你一命,你救我一命,扯平!”笙歌终于缓过气了,“你还有手电筒吗?”

    “没有了。”反正手电筒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米尔迪夫抱着笙歌,向对岸游去。

    “黑漆漆一片,你可别游错了方向。”

    这次米尔迪夫没有回答,只沉默的带着笙歌游到对岸,将她托上去之后,自己才爬上岸。

    “从这里开始沿路都有火把,不需要手电了。”米尔迪夫从防水兜里摸出打火机,边点燃插在墙壁上的火把,边道。

    甬道口的三四个火把燃起来,终于将这片黑漆漆的空间照亮。笙歌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人工开凿的水潭,三只蛮兽就在对岸呲牙咧嘴的瞪着他们,奈何似乎十分畏惧潭水,不敢涉水过来。

    笙歌的目光在潭水中扫过,发现黑漆漆的潭水里似乎还有东西在游动,她试探的用枪管在水里搅了一下,‘嘎嘣’一声,枪管被咬断了。

    “里面养着有食人鱼。”米尔迪夫取了一个火把递给笙歌。

    笙歌回头,这才注意到米尔迪夫的上又多了些带血的伤口,而刚才在水里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受到一点攻击。

    “谢谢。”笙歌指了指水潭里游来窜去的食人鱼,认真道。

    “你手臂上的伤口需要消毒处理一下。”米尔迪夫一笑,蹲下来动手撕开笙歌左手臂上裂开的衣服,“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忍。”说着低头,用嘴含上了笙歌手臂上的伤口。

    兜兜里有评价票的,快快五分交出来,保内裤不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