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并肩作战!

    笙歌走在米尔迪夫后面,扫了一眼他一瘸一拐的右腿,道:“我们现在也算是暂时的伙伴了,是不是应该坦诚相待?”大半夜跑这样危险重重的地下迷宫里来,这家伙肯定没干什么好的勾当!

    “坦诚相待?笙歌是希望我脱衣服给你鉴赏吗?”米尔迪夫的声音带笑,停下脚步半侧头看向笙歌,眼神之中带着戏谑之色。

    “你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吧?我说的是坦诚相待,不是赤luo相待!”

    “有区别吗?”米尔迪夫无辜的耸耸肩,转继续往前走。

    区别大了好吧!笙歌还没说话,就听米尔迪夫接着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精神上的坦诚和**上的坦诚是一样的,都需要遵从于我们的本心和灵魂。只要我们的心和灵魂愿意为对方坦诚,那是**还是精神有区别吗?”

    拐这么大一个弯儿,还企图高雅的耍流氓,不就是为了隐瞒来此的目的么。还说的自己好像多文艺深邃似得,真虚伪!

    笙歌翻了个白眼,倒也没有再问。反正不管米尔迪夫说不说,她都不会放下对他的戒备和警惕。

    电筒仍然是笙歌拿着,两人走在好似永远也没有尽头的甬道之中,周围寂静的可怕,将一点点的声音都无限的放大了数倍,随时刺激着紧绷的神经。

    “叽!”好似尖尖爪牙挠在金属上所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从黑暗的甬道深处传来。

    米尔迪夫停下脚步,笙歌亦抬起手电照了过去。可惜手电筒的光亮实在有限,也就能照出个三四米左右的距离。前方除了黑暗,依旧是黑暗。

    笙歌的手掌心渗出一层薄汗,捏着手电筒都滑不留手的。甬道也就两三米宽左右,这要是冲出头什么凶猛的野兽,他们连战斗也放不开手脚。

    “前面有个洞,我们过去!”米尔迪夫加快脚步,不过一条腿行动起来始终还是不方便。

    “事多!”笙歌用嘴咬住手电筒,伸手扯过米尔迪夫的手臂绕过脖子,扶着他快步向前走。

    米尔迪夫的高已经接近一米八,而笙歌就算同龄人中瘦消高挑也只有一米六多一点,这么半扛着他的姿势,从后面乍然一看,反而更像是米尔迪夫将笙歌半抱在怀里似得。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

    米尔迪夫靠在石壁上歇气,笙歌拿电筒扫了一圈这个洞,也不算大,大概就**十个平方左右。

    笙歌回,用手电筒的光照向米尔迪夫,“把这个迷宫的地图拿给我看一看。”

    “笙歌,换做是你面对一个随时对你抱着警惕,且怀有暴力思想,若有机会立刻会自己抽离开的合作者,你会将唯一对自己有利的筹码交出去吗?”米尔迪夫不闪不避的迎着晃眼的白光,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笙歌哑然,米尔迪夫的每一句话都说中了她心中所想。米尔迪夫给她的感觉十分危险,这样的危险人物自然能远离就远离,不能远离那也要抢占先机提前出手干掉他!

    笙歌目不转睛的盯着米尔迪夫,不说话。

    “在想什么?是不是突然觉得我这人太危险了?”

    “对。所以我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先宰了你!毕竟与虎谋皮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

    “呵呵。”米尔迪夫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低低的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声低沉而优雅,没有半丝嘲讽或者不屑,“笙歌,你真是我见过最桀骜的女人。”

    “彼此彼此,你也是我见过最自以为是的男人。”比起林裴那样上进又居家温暖的好男人,真是差太远了。

    对于笙歌给予的评价,米尔迪夫并没有反驳。即使在这样黑暗沉潮湿,散发着刺鼻腐朽之气的洞之内,他也依然优雅的好似贵族绅士。

    “拿着这个。”米尔迪夫从腰间摸出一柄袖珍手枪。

    笙歌挑眉接过巴掌大的手枪,有点意外道:“不怕我一枪先崩了你?”

    “我们现在不是伙伴吗?既然是伙伴,就算是暂时的,也该给予信任。”

    笙歌非常厌恶米尔迪夫那种纵容小宠物捣蛋一般的神和语气,真想照着他的腹部,狠狠给他一拳。

    “它们来了。”靠着石壁的米尔迪夫站了起来,浑的气势瞬间发生了变化。从捉摸不透的风,一下就变成了深不见底的大海。

    “吼!”低低的野兽嘶吼伴随着奔跑的咚咚声传来,不一会儿,洞那边的甬道口就奔出了三只庞然大物。

    它们双眸绯红如血,充满敌意的呈扇形,将笙歌和米尔迪夫包围起来。庞大的体微微伏低前,露出锋利的前足爪牙,向着两人咆哮。森森的獠牙暴露出来,滴落着腥臭的口水。

    面对三只有点像巨型藏獒,但又比藏獒的体足足大了两倍的大家伙,要说笙歌完全没有一丝紧张,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但她的表十分冷静,目光凌厉的扫过三个大家伙,准确的判断着突破口,“中间这只战斗力较弱,你配合我,我们从中间突破!”

    “没有问题。”米尔迪夫的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讶。三只蛮兽,站在旁边的那两只上都能看见还在滴血的伤口,唯独中间那只完好无损。没想到她却偏偏选择了它作为突破点。

    这样的选择,是目光敏锐心思缜密,还是全凭运气?

    笙歌也有点惊讶米尔迪夫竟然没有质疑她的判断,而是选择了相信。

    四目相对,居然会有合作默契的感觉!笙歌一勾嘴角,掌中手枪灵活的旋转一周,‘嘭’一声开出第一枪,同时她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激而出!

    “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