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章 花泽樱!

    黑暗之中,紧闭的窗户之外只透进来了一点微薄的光亮。

    电光火石之间,笙歌只能凭借着这点光亮看清楚迎面偷袭而来的人似乎是个扎着高高马尾的女人。

    不过浓烈的杀气和森冷的刀锋已经容不得笙歌思考更多。笙歌贴墙侧滚移开脖子和脑袋,‘锵’一声,锋利的铁剑带起的森然剑气已经贴着她的脸颊嵌入了墙壁,溅起火星点点。

    笙歌的脸颊被剑气划拉出条浅浅薄薄的血痕,圆润的血珠子透出白皙的皮肤滚落出来。耳畔从马尾中松散下来的头发被截断,轻飘飘的飘落到地上。

    一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见笙歌由于精神反噬动作迟缓半秒钟被剑气所伤,犹豫了几秒钟,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冲了上去……一把拖住笙歌,又重新蹿回了角落。

    这个突然出现的带刀女人有点恐怖,尤其是她手中握着的那把铁剑,一号能清晰的从上面感受到骇人的气息。它是胆小鬼,能鼓起勇气在铁剑下拉起笙歌逃跑,已经很够义气了。再要它跟带刀的女人战斗,它现在还没有那个胆子。

    “哪里来的小鬼,不想魂飞魄散就滚开!”带刀女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奇怪,噘着中文字眼也带着绵绵的尾音,一听就知道是外国人。

    带着像武士刀一样的长剑,而且穿一忍者服的外国人,除了岛国人,笙歌不做他想。

    高虎竟然有能耐能请到岛国忍者做杀手?而且这女人竟然还跟她一样,能看见鬼。

    “啊!大人,她能看见我,她也能看见我!”一号一听女人的话,吓得跟没头苍蝇似得到处乱窜。从墙这边穿到墙那边,然后又抱着脑袋疯了似得穿回来,完全吓得失去了主意和方向。

    笙歌没有理会惊慌失措的一号,这个女人出手快且狠,可比外面走廊上的那些保镖难对付多了。最主要的是,她唯一的优势一号,这女人也同样能看到。

    笙歌与女人对峙着,脑中已经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同时计算着能干掉对手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笙歌的脑袋因为精神反噬还在痛,不过比起刚才的虚软无力已经好了很多,她的手在黑暗中慢慢摸上后腰,那里放着两把手枪。不得已的况下,即便会引来走廊里的保镖,她也要先开枪杀了这个女人。

    整个房间因为两人间的气氛而显的森然又紧张,忽然,对面的女人收起了手中的长剑,道:“真弱!我叫花泽樱。”这样的人,就算是作为钥匙,也不应该得到主人的重视。

    这是什么况?不打不相识?笙歌心中疑惑,面上却不露一丝绪,依然面无表的注视着花泽樱。

    花泽樱自我介绍后,不再看笙歌,转向房门走去,“跟着我。”

    花泽樱手中扣着飞镖,房门拧开的瞬间,一枚飞镖已经脱手而出,无声无息的没入了那边房间门口的保镖脖子里。

    笙歌跟在后面,对于花泽樱如此眼也不眨的就结束一条命并没有多说什么。每个人都每个人的生存法则,或者善良,或者圣母,或者心狠手辣!

    花泽樱行动敏捷而迅速,如闪电般从拐角处闪而出,双手中扣着的飞镖准确无误的向着这边走廊的保镖飞而出。

    笙歌晃而出,一只手掌接住飞向金忠贵的飞镖,同时另一只迅速弯曲,一计手刀将金忠贵劈晕过去。

    花泽樱毫无表的冷酷面容上,一双柳眉微微蹙了起来,着不算流利的中文,道:“心慈手软,没有用处,只会害死你自己。”

    要是不知道金忠贵家里的况,笙歌也能做到冷冷心,眼睛也不眨的看着花泽樱杀了他。但是一想到他家中还有精神不济的老母和嗷嗷待哺的小孩,笙歌知道自己做不到看着这个已经被命运翻来覆去折磨的男人去死。笙歌自认自己绝非良善,或者同心泛滥之辈,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又或许是对命运不公的感同受,笙歌最终还是以自己手掌受伤为代价,在飞镖之下救下了满脸绝望的金忠贵。

    面对花泽樱不认同的指责,笙歌手中的飞镖激而出,将一名偷偷摸摸在房间门口伸出枪口准备偷袭他们的保镖击毙,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又哪里来的心慈手软。

    花泽樱的眉头皱的更深,“你真是个矛盾的人。”

    “你好像也不差。”笙歌冷冷一笑,“刚才你是真打算杀了我来着的吧,结果现在又来帮我,我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花泽樱中文不好,唇枪舌剑自然不是笙歌的对手,她皱眉足足看了笙歌一两分钟,才冷冷的扭开头,继续向前走。这个女人若不是主人需要的钥匙,她非现在就杀了她不可!

    对于花泽樱的来历,笙歌心中此时多少有了点猜测。同时又十分懊恼,那个混蛋男人,什么时候在她边下的暗探,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这里下去,仓库。”花泽樱一路解决保镖安全的将笙歌带到一个楼梯口,说完,转就消失于黑暗中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笙歌眼中有毫不掩饰的震惊。原来本忍者有上天下地的遁地术竟然是真的,就这么眨眼间凭空消失了,要是暗杀,那还不轻而易举啊。

    “大……大人。”花泽樱已经离开了,一直远远缀她们的一号才敢哆哆嗦嗦的飘到笙歌边。

    “你敢有点出息吗?我还没死呢,她一句话就能把你吓成这样。”

    “不是的,大人。她上有很浓重的弑鬼气息,我心里才会害怕,根本不受控制。”一号说的特别委屈。

    笙歌闻言略微挑眉,又看了一眼空无一个活人的走廊,才道:“有我在,她不会对你出手。走吧,救人去。”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