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章 一颗人头!

    杨老说完,站起来往屋里走,林裴准备跟上,却被笙歌一把抓住了手臂,“老头,你是不是忘记我们的赌注是什么了?”还生死看各自的本事,明明说好林裴只学技艺,不趟浑水的。

    杨老回头瞪笙歌,“臭丫头,老头子脖子以下都埋黄土里了,你难道还要见死不救!”

    笙歌嘴角抽搐,倚老卖老耍无赖什么的,杨成传你好歹也是赌石界的赌王,能高端一点吗?

    “好。”笙歌退一步,“我们先看看是什么,如果力所能及就上,如果无能为力,你也不可勉强。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臭丫头,你是小狐狸转世吧,瞧把你精明得!”杨老翻个白眼,转继续往前走,“放心吧,如果林裴无法胜任,老头子也不会故意挂电话让他过来了。”

    “不知道到底是谁从一开始就设了让人往里钻,我要是小狐狸,你就是老狐狸。”笙歌撇撇嘴,也没松开握住林裴手臂的手,道:“裴哥哥,要是有危险,咱们立刻就撤,你可别被老头子给坑了。”笙歌难得装模作样的喊什么杨老了。老头子为老不尊算计人,她才懒得跟他客气。

    林裴一笑,揉了揉笙歌的脑袋道:“我心里有数,也相信师傅不会真的故意害我。你啊,别像刺猬似得,对谁都防范着。”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可是至理名言。”笙歌一昂下巴,顺便将脸蛋向林裴那边凑了凑,道:“裴哥哥,刚才可是我让你不选石头才脱颖而出的哟。大的谢礼就不用了,现在小小的表示一下感谢就成。”

    “要怎么表示?”林裴的耳朵有点发烫,故意装傻。笨蛋笙歌,前面还有人呢,就敢调戏他,不害羞!

    “裴哥哥,是我表达不对还是你笨啊?我脸都凑上来了呢,当然是要你亲一下啊。”笙歌语带笑意,自然而亲昵,“快亲吧,我垫着脚累的呢。”

    林裴的心一揪,脸轰的一下开始升温。他微微侧头,拿眼睛瞄了一下前面的杨老和中年男子,飞速扭头躬,在笙歌扬起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嘴唇之下传来的细腻触感,即使只是一瞬间,也依然让少年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心突突突的急跳,好似下一秒就会冲破腔,蹦出来一般。

    “师……师傅都进屋了,我……我们也过去吧。”林裴猛的转,快步向凉亭外走去。他按住心脏的位置,缓缓的深呼吸了两口气,急速的心跳才稍微减缓了一点点。刚才的那一霎那,他都以为自己快窒息而亡了。

    林裴转的急,走的快,都忘记笙歌还抓着他手臂了。这么一转一疾走,差点将笙歌给带摔一跤,而且还完全没有察觉到。

    笙歌摸摸鼻子,看着林裴短发下发红的耳朵,不由得一笑。少年清纯美好,温暖而阳光,当真让人向往。

    林裴和笙歌随着杨老走进客厅,中年男子已经从侧厅抱着一个正方形的盒子走了出来。

    盒子是上等的梨花木,外面还包着一层暗红色的锦绸。

    杨老坐上正厅的上座,看向盒子的目光中带着惋惜,愤怒,以及被尽量掩饰下去的悲伤。他看着盒子好一会儿后,才对捧着盒子的中年男子道:“老谢,把盒子放下,你出去守着。”

    “是,老爷子。”中年男子老谢依言将盒子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悄无声息的退出客厅,还将门也关上了。

    “你们两猜一猜里面放的是什么。”

    笙歌没说话,林裴道:“会是翡翠原料吗?”

    杨老摇头,道:“不是。”

    林裴微微蹙眉,刚才杨老眼中闪过的神色,虽然他现在还不能完全看懂,但也知道盒子里面的东西必然重要。

    对于浸泡在赌石界一辈子的杨老来说,除了赌石,还有什么对于他来说是重要的呢?而且这样的重要中还带着感伤。必然不会是他人送的礼品。林裴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其他靠谱的答案。诚实的摇摇头,道:“师傅,我猜不出来。”

    “那除了翡翠原料,你还可以猜出其他来吗?”杨老看向林裴的目光中透着慈祥和鼓励。

    林裴道:“盒子里的东西对于师傅来说必然重要,但我觉得师傅对于盒子里的东西又带着点难过,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是什么。”

    “你能看出这些已经很不错。”毕竟林裴之前生活的环境都太单纯干净,从未接触过血腥和黑暗,猜不出也正常。

    杨老将目光转向笙歌,“丫头,你呢?”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笙歌沉着脸上前,动手解开锦绸,‘啪嗒’一声弹开盒子上的锁扣,盖子掀开,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盒子里是颗双目圆瞪的人头!

    有木有谁被吓到?吓到的都快来我碗里,让我安慰安慰,~\(≧▽≦)/~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