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章 赌石辨玉!

    林裴的大多数注意力都放在笙歌上,此时发现她绪的细微变化,有些担忧的在桌子底下轻轻扯了扯她手腕,以眼神询问怎么了?

    笙歌自然不可能告诉林裴她与江羽瑾之间的那些恩怨,她淡淡一笑,手腕一翻趁机握住了林裴的手掌,岔开话题低声道:“裴哥哥,你刚才脸红了哦。”

    笙歌的手掌小而柔软,握在掌心就好似握着一团飘悠悠的云,而且这云上还带着闪电,一下就劈中了林裴的心脏,全神经瞬间紧绷中却又带着一点他自己都无法形容出来的酥麻和心悸。

    林裴猛的一下抽回手掌,耳朵尖彻底的红了起来。他侧头悄悄的瞪了笙歌一眼,还有外人和杨老在呢,不许胡闹。

    林裴脸皮薄,而且现在怎么说也是拜师现场,笙歌闹了他一下也就收手了。本来她的目的就是转移林裴的注意力而已。

    笙歌收回手,嘴角带着笑意端起石桌上的小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雨前龙井,杨成传倒是很会享受。

    关木认识林裴,自从林裴出现后脸色就不算很好。而江羽瑾的目光倒是被长相漂亮精致的笙歌给小小的惊艳了一下。他端起手中的茶杯,微微对笙歌笑着颔首。

    “裴哥哥,他好像有点想跟我搭讪,怎么办啊?”笙歌扫一眼江羽瑾,侧头对着林裴笑得特别天真无邪。

    江羽瑾脸上有点尴尬。

    林裴感觉出笙歌不喜欢旁边坐着的年轻男子,便顺着她的意思道:“小孩子都知道,陌生人给糖吃都打着坏主意,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不明白啊。”

    林裴假意给笙歌说教之后,才向江羽瑾点头温和一笑,“我家小妹比较单纯,不懂人世故,不教育都不行。先生千万别误会刚才的话是针对你。”

    不这样故意解释还好,一解释就明明白白的指明了,江羽瑾这个陌生人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啊。

    笙歌闷笑,真没想到林裴这么个温暖正直的少年居然还会指桑骂槐,看看江羽瑾此时尴尬中又夹杂着怒气的复杂表,就知道林裴将人气得有多厉害了。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他不能因为一点小事而坏了大事。江羽瑾迅速控制好自己的神,脸上扬起了得体的笑容,道:“令妹天真可,是我吓着她了,抱歉。”

    一直将这边的事看在眼中的杨老此时终于说话了,“我这儿有五块石头,其中有三块是翡翠原料,两块是真正的石头。你们三个过来看看,捡一块各自觉得最好的。”

    “是。”关木和江羽瑾都站起来,向凉亭架子外的青石路走去。那里有跟随杨老的中年男人用小案台摆好的五块外表没什么差别的石头。

    “杨老……”

    杨老看向林裴,“你怎么不过去?”

    “杨老,可以让笙歌也试试吗?”

    “臭小子,你当老头选徒是买菜啊,什么人都挑挑拣拣两下,过去选你自己的去!”

    “杨老……”

    “裴哥哥,我对赌石真没什么兴趣,你快过去选自个儿的吧。”笙歌抬手将林裴推出。

    林裴又犹豫了一下,才向案台走去。杨老依然坐在圈椅里,闻言倒是抬头看向笙歌,道:“小丫头,为什么对赌石不感兴趣?”

    “为什么要感兴趣呢?可以一夜让我暴富?还是可以让我功成名就?”笙歌敛了笑容坐回位置上,“堂堂赌石界赌王收关门弟子,竟然这么简单仓促,为什么?是因为来不及布置,还是现在的赌石界已经由不得你高调行事?”

    笙歌摊开手脚伸个懒腰,懒洋洋道:“我自认没有那个金刚钻,不敢揽你的瓷器活。”

    “小丫头,你是谁的人?”杨老微眯双目,其中有危险之光一闪而过。

    “那你要对付的又是谁?”笙歌根本不畏惧杨老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林裴一心想拜杨成传为师,如果这次的收徒背后真隐藏着莫大危险的话,她会考虑直接将林裴敲晕抗走。

    “哈哈哈,小丫头有点意思,老夫现在倒是有点想让你试一试了。”杨老低笑,“小丫头,要不要看看那五块石头中,哪快才有真正的翡翠?”

    笙歌闻言挑眉,意思是说那五块石头中根本就不是什么三块原料两块真石头,而是四块真石头,一块原料。这老狐狸!

    杨老见笙歌没动,体在圈椅里挪动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斜睨她道:“怎么?刚刚胆子不是大吗?现在不敢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笙歌翻个白眼,杨老但笑不语。

    “真要我赌上一赌也可以,不过需要你放点赌注!”

    有妞问到公爵和笙歌的关系,我解释一下。笙歌和公爵从最开始是敌对关系,会算计对方很正常。妞问笙歌是不是对公爵太包容了,这可真的没有。第一,这是现代,有无法跳脱的法律。第二,笙歌虽然因为前世命运的原因,造成了一定的冷酷无,但她并非弑杀。第三,在地下迷宫之中,虽然公爵算计在线,但他确实救了笙歌的命。这不是给一颗糖或者给口水那种小恩。笙歌即使冷酷无,但她的内心必然还是存在着有自己的准则和善良标准。就像她向往林裴那种干净美好一样。她还是渴望阳光幸福的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