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章 不搞暧昧会死啊!

    蛮兽的爪子带点轻微毒素,伤口刚才又经过了水泡,面上开始发白带卷,但里面还有点微紫带黑的模样。

    米尔迪夫用嘴将里面的毒血吸出来,吐在一旁。低着的头,垂着的眼睫,都显得特别的认真。

    伤口原本只是痛,现在被他这么一吸,反而多了麻痒难耐的感觉。就好似有上千根狗尾巴草在挠似得,抓心挠肝的。

    “喂,你上应该带药了吧?”笙歌意有所指的指指米尔迪夫包扎完美,即使浸水之后,也依旧完好无损的左腿。心中忍不住吐槽,消毒包扎就消毒包扎,又不是没消毒药,居然用嘴吸毒,他当是在拍三流言喜剧啊,玩儿什么暧昧。

    米尔迪夫闻言一笑,从防水口袋里拿出药剂和绷带,边替笙歌处理伤口,边道:“我以为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样浪漫的照顾。”

    “自以为是是病,得治。”笙歌翻个白眼,放下火把,捞过米尔迪夫手上的绷带,自己缠了两圈,动作麻利用嘴和右手打了个结,“又不是薄胎陶瓷,哪需要那么小心翼翼。”

    笙歌说着又捞过米尔迪夫手中的喷雾药剂,开始替他处理上被食人鱼咬出的伤口。

    “笙歌,你在难为吗?”米尔迪夫就那么蹲着,由得笙歌替他处理伤口。他的目光行走在笙歌精致的五官上,从好看的眉目到翘的鼻子,再到玫瑰色的唇瓣。

    笙歌包扎的手一顿,抬头睨向米尔迪夫,两人脸对脸,眼睛对眼睛,距离不足十分米。

    “自恋也是病,也得治。”笙歌地下头,重新包扎伤口,道:“就你这样的,跟我男朋友比起来,能足足甩你几条街。我脑子又没秀逗,干什么要对你难为。”

    “男朋友?医院天台上陪着你的那个少年?”米尔迪夫的双眸飞速的缩了一下,但脸上依然挂着优雅的浅笑。

    笙歌不回答,米尔迪夫似乎也没想等笙歌回答什么。他抬手,修长的手指绕过笙歌耳畔垂下来的头发,温柔的替她拢到耳后,接着道:“那少年确实不错,干净正直善良,不过……他不适合你,笙歌。如果他是阳光,那么你就是黑夜,永远都不会有交集。”

    笙歌绞着绷带的手指猛一用力,几乎将米尔迪夫的手臂勒得充血,才若无其事的松开手,草草的打了个结。

    米尔迪夫嘴角带着笑容,不再说话。

    笙歌拿起地上的火把,沉默的向前走。心中却早已经将米尔迪夫绑在十字架上,抽了千变万化。混蛋!老子跟林裴适不适合关你事啊!就算老子跟林裴不是一路人,那也绝对不跟你种危险分子一条道!赶紧思想有多远,麻溜儿的滚多远!

    米尔迪夫跟在后边,如果笙歌这时候回头就会发现,他的腿哪里还瘸着,分明再正常不过。

    笙歌闷头在前方开路,这一路走来,果然如米尔迪夫所言,甬道的两旁都架着有火把,点燃之后就能将整条甬道照得灯火通明。

    前方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铁门,笙歌回头以眼神询问,推开?

    “这是道儿门,不能就这么人站在外面开。”米尔迪夫解释道:“因为里面有夹道,夹道中或灌满水银,或充满毒瘴,触者即死!这是前人十分常用的盗墓手段。”

    笙歌刚才就已经隐隐约约觉得这地下迷宫估计就是个大墓,现在终于得到了证实。这人看着人五人六的,竟然半夜挖坑刨坟,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

    米尔迪夫一按手臂,刺溜一声飞出一条铁链,直接嵌进了甬道顶部,也没打招呼,直接揽着笙歌的腰,带着人腾跃到顶部,同时飞甩而出,一脚蹬上青铜铁门。

    ‘轰隆’一声巨响,青铜铁门竟然硬生生被一脚给踹踏了。

    而且米尔迪夫表面上看起来一团优雅和气,骨子里其实是霸道不容他人违拗的。不然他也不会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揽了笙歌的腰,带人跳起来。

    青铜铁门轰然倒下,一股墨绿色的烟雾气体从夹道之中疯涌而出,不一会儿就弥漫了整个甬道下层。

    “吼!”甬道后面的深处传来凄厉的吼声,原来是那三只蛮兽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两人,拼着全被食人鱼咬出骷髅,也蹚水游了过来。结果刚爬上岸没走多远,就被迎面扑来的毒瘴包围了个密不透风。剧毒的气体窜入它们的呼吸,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三只蛮兽轰然倒地,浑抽搐而死。

    不仅如此,它们的尸体竟然还迅速的以眼的可见的速度在腐化。就好似有无数看不清的小虫子在同时分食它们的尸体一般。

    时间慢慢的过去,夹道之中的毒瘴好似有源源不断的源头般,一直不停的往这边的甬道冲出来。甬道之内的毒气越集越多,渐渐的已经弥漫到了笙歌他们所在的高度,眼看着就要上浮遮过他们的口鼻了。

    笙歌的脸色因为憋气已经涨红,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真的会死翘翘。

    米尔迪夫一直观察着笙歌的脸色,知道她已经到了极限,手臂用力将笙歌揽进怀里。

    笙歌愤怒的抬眼瞪人,米尔迪夫若无其事,低头堵住了笙歌鼓鼓的嘴巴。

    噗嗤,咱们笙歌重生后的嘴对嘴初吻就酱紫没有了啊。公爵大人,你赚翻了。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