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章 看你们本事够不够!

    负责跟踪的鬼魂滴溜溜的跑回去报告消息。

    笙歌坐在书桌前写着今天余留的家庭作业,飘琳在一旁上摆弄着最近学校很流量的编红绳。

    “大人,那人准备在宅设杀局,逆转这个道馆的运势。”

    “宅杀局?”笙歌手中的圆珠笔顿住,目光闪过森冷。

    “啊?什么局?”飘琳的手指绞着红绳,疑惑的抬头看向笙歌,没听清楚她嘴里刚才嘀咕的是什么。

    “没什么。”笙歌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还不算太晚,才转头过来道:“飘琳,你知道爷爷葬在哪里吗?”

    “啊?就在西门山上的墓园里啊。笙歌,你问这个干什么?”飘琳疑惑不解。

    “没事。”笙歌站起来,随手拿过挂着的外,边穿边往外走。

    “笙歌,都快吃晚饭了,你要去哪里啊?”

    “老家有个朋友今天来看我,被全英道馆的事打断差点忘记了。那朋友姑姑和姑父也都认识,你等下告诉他们,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笙歌速度快,话音未落人已经咚咚下了楼梯。

    飘琳跑到阳台上,趴着冲笙歌大声道:“那你早点回来,今晚吃酱猪蹄呢,我给你留两个。”说罢,也没见笙歌回答,人就已经出去了。

    飘琳嘟着嘴巴扯手指上的红绳,“这么火急火燎的,不会是见男朋友吧?”

    笙歌出了道馆,直接去了大陆打出租车,“西门墓园。”

    李爽待笙歌很好,飘琳有的她也绝对有,而且有时候还更好。尤其笙歌读书练功都勤快努力,人也听话乖巧平时给零花钱的时候,李爽都会又多给笙歌一点。

    在学校,要吃什么喝什么,笙歌更是不用考虑。飘琳早就用自己的零花钱全都买好了,美其名曰享受照顾妹妹的幸福感。

    由此这三月下来,笙歌的零用钱倒是节约下来一笔不小的数目。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中偷偷打量后座,笙歌本来捏着看窗外的目光蓦然转回来,冲着司机甜甜一笑,“师傅,要追尾了。”

    司机一看,股都夹紧了,立刻一扭方向盘转开。幸亏不是在市区,车不多,不然准得撞得烂七八糟。

    “姑娘,天都快黑了,你一个人去墓园不害怕吗?”司机有点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重新放松下来。

    “没有,我去接人。”

    去墓园接人?不知道为什么,其他时候听起来觉得正常的一句话,现在听来,愣是让司机师傅打了个寒颤。

    后座的少女虽然长得漂亮,看起来也是那种听话懂礼貌的好孩子,但司机师傅莫名的就是觉得全有点发冷,不敢再搭话了。

    笙歌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趴在司机座位后背上的鬼魂。鬼魂颤抖,乖乖的化成一片薄薄的纸牌滑下来,可怜兮兮的缩到后座位上玩儿,把左眼珠换到右眼珠,把右眼珠换到左眼珠,自己玩儿。

    西门墓园离英武道馆不算远,打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笙歌给了车钱下车,天已经开始有点擦黑。

    司机找了零钱,终究没忍住说了一句,“姑娘,西门墓园晚上不安全,你接到人就早点回去吧。”司机师傅也是个忱之人,咬了咬牙,又道:“要不你上去找人吧,我在着等一会儿送你们回去!”

    笙歌一笑,“我姑父等下会开车过来接我,谢谢师傅。”

    司机师傅略微松了口气,他也真是有点受不住车里那股森的感觉,“那你注意安全。”油门踩下去,车子飞奔而出。从这样跟逃离灾难现场一般的速度就能看出,他刚才说要载着笙歌回去,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

    笙歌无所的一笑,向墓园门口的守门人打了个招呼,便径自走了进去。

    太阳落山,黑夜来临,魑魅魍魉开始属于它们的狂欢。

    笙歌一路往上走,不少从墓碑后冒出的鬼魂都在悄悄的偷窥她。

    “呀,那是哪家的小姑娘啊,这么晚了还来扫墓!”

    “你们看,她背后还跟着一只外面来的鬼呢。它不会是想缠着吸小姑娘的阳元吧?”

    “咦?这小姑娘的气息很特别啊,好像是时之人。”

    “啊!她往这边来了!”众鬼对于晚上能见着活人似乎听兴奋。它们以为笙歌看不见它们,虽然在大叫,但也都没有避开。结果没想到笙歌直接走到它们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你们谁可以帮我指路?”笙歌对聚集着的三只鬼道。

    “啊?!”三只鬼同时愣住,之后反应过来,立刻吓得逃窜出去,“啊!她能看见我们!快逃!”

    看着周围刚才还闹的冒头,一个劲儿讨论的鬼们全部不是远远的逃开,就是钻到墓碑下面,笙歌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西门墓园占地不小,要这么找到陈家的祖坟可不容易。

    “大人那些人也来了。”

    既然自己找不到,那就跟着他们好了。笙歌打定注意,一晃藏到了墓碑后面。

    胡馆主和那青年走在前面,后面还跟了两名扛着东西的全英道馆的弟子,直接向山顶走去。

    笙歌尾随而上。

    “高人,这里埋着的全都是陈天华的先人。”

    “好,把东西拿出来,按照我的吩咐摆上。只要破了这里的风水,陈家后代失去祖宗保佑,想不走霉运都难。”

    “高人,既然是陈家的祖先在保佑,何不将它们也都捆起来。这样……”

    “你打算怎么对付英武道馆?”死气沉沉的青年捏着手中的罗盘,边探着地形,边问道。

    “自然是让其在C市的跆拳道界消失,而且对于陈天华……”胡馆主的脸上露出狠之色,“如果也能永远的消失,当然更好。”

    笙歌眼中冰冷,竞争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摆绝杀风水局害人命。那就看你们够不够本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