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章 好大的猿粪!

    被打击的信心,就犹如体上遇见的极限一般,只有自己突破过去,才会得到提升。

    面对众人的担忧,笙歌一言不发。他们的自信心已经被全英道馆刻意恶毒的打击羞辱,此时不管说什么,都无法消除他们心中的犹疑,只能让他们亲自动手去打破这层魔障,才能真正去除心结,得到成长!

    空白也明白这次对战予他的重要,若再次失败遭受打击,他或许就再也挥不出腿,可要是不应战,他心中的心结将永远也无法打开,实力也再难寸进。

    空白一时有点想不明白,这个最小的师妹是不是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故意要求他出战的呢?

    空白将目光转向笙歌,笙歌似乎一直在等他,“大师兄,白天不会总是风和丽,但夜晚从来一片漆黑。”

    她果然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思虑在心里。空白觉得眼前这个小师妹,可真不像一个小少女。她的上似乎总萦绕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谢谢。”空白收紧腰间黑带,摆开架势,对全英道馆出战的那名弟子道:“请。”

    “既然你真敢出战,那这次也让你苍苍啃一嘴泥的滋味。”那名全英道馆的弟子眼中闪过狠毒,哇啊一声,率先冲向空白。

    对战开始。

    笙歌的目光扫过练功厅角落的那只鬼魂,“待在那里不准动,我需要你出手的时候再出手!”

    “是,大人。”鬼魂刚才从笙歌上感受到了更恐怖的气息,此时越加的不敢违抗她了。

    两人对战,同为黑带五段,照理说实力上也不会存在太大的差距。但一个横踢,旋踢之后,立刻就能看出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全英道馆弟子练功的功底明显没有英武道馆弟子扎实。即使是同样回旋踢,两者间的力道也相差甚远。

    大师兄空白双手探出,抓住全英道馆弟子的双臂,“武者不可辱!”音未落,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人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哦!”担忧去除,英武道馆的众弟子爆发出一阵欢呼。

    全英道馆的众弟子脸色不佳,都将目光投向了那名死气沉沉的弟子。

    “怎么可能?!”他亦觉得难以相信,也不管英武道馆的弟子是不是注视着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个纸人,“你在哪里?”没有回应。

    他不死心,还咬破了手指滴了血在纸人上,“你在哪里?”结果依然没有反应。

    英武道馆的弟子露出疑惑,“他哪个小纸片在干什么?”

    “谁知道呢,不会是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吧?话说刚才对战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的手脚好像被束缚住了似得。”

    “你也有那种感觉?!”

    “我也有那种感觉。难道真是全英道馆使了什么损招数?”

    “不管他们使了什么损招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然狗都不是。”笙歌的嘴角含着冷笑,“接下来他们不可能再答应对战,可我们英武道馆的脸不能让他们白打。”

    “笙歌,你的意思是?”飘琳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点笙歌接下来的打算,心中也有点激动。

    他们习跆拳道之人,秉持礼仪、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挠,但这并不表示他们能任人欺凌门楣羞辱亲人朋友。

    习武做什么,无非就是在强健体的同时,伸张正义保护自己所在乎的人!

    不知不觉中,英武道馆的弟子们都将希冀的目光集中在了笙歌上,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

    笙歌冲飘琳一笑,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他人辱我欺我,我就挥起拳头狠狠的打回去。全英道馆今恶意踢馆,岂能让他们什么事儿都没有的回去。他们不会再应战,那我们就群殴!”

    笙歌的音量不小,全英道馆的弟子们也都听见了,一个个气得面红耳赤,不过眼中也有遮掩不住的慌张。他们再清楚不过刚才为什么会胜利的原因。凭仗没有了,以他们的根底再同英武道馆这群练功不要命的混蛋打架,那纯属是找打!

    “两方道馆交流讲究公平对战,你们敢乱来!”

    “我们敢不敢乱来,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了!”英武道馆的弟子们心中都憋着一股气,哪里还管什么交流不交流,一众弟子‘哇啊’一声,齐刷刷冲向了全英道馆。

    群殴,开始!后踢,下劈,横踢,旋踢,甚至还有弟子干脆抱住对手的脑袋,直接拿脑门砸。

    笙歌并没有加入这场混战,空白也留在一旁,不过他的脚下还踩着刚才对战的那名全英道馆的弟子。

    笙歌早已经悄悄让那只鬼魂溜进混战中捣蛋帮忙。但凡有英武道馆的弟子稍要吃亏的时候,鬼魂立刻出手。

    一时间,练功厅中哼哼哈哈一片吱哇乱叫的痛呼声。

    空白的目光在混战中扫过,突然叹了口气。笙歌侧头,疑惑的看向他。

    “三师弟已经去叫师傅了,早知道结果会这样,就不让他去了。”

    几乎就在空白话音刚落的同时,练功厅之外就响起了愤怒的大喝声,“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大吼大叫的中年男人笙歌不认识,不过看样子也能猜出此人肯定就是全英道馆的馆主。陈天华走在旁边,上穿着道服,双手拢在袖子里,无框镜片后的眼睛带了点不加掩饰的笑意。

    这时,笙歌看出去的目光忽然一缩,因为他们两人旁静静而立的少年。或许是出于练习内息之法后对于危险事物的感知提高了,笙歌直觉这少年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温润,而是一个内敛的十分危险的人物。

    医院天台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时隔三个多月,他们又见面了。

    米尔迪夫记忆力惊人,只要见过一面,就能记住。他此时也已经认出了笙歌。

    米尔迪夫清淡一笑,十分有礼的向笙歌微微颔首打招呼。

    笙歌眉头微蹙,隔着大大的练功厅与一段庭院的距离,与米尔迪夫对视,毫不畏惧退缩。不管他是什么神秘的大人物,一旦触她逆鳞,她同样不会放过!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