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以鬼吓人,还敢冤枉!

    “啊!”房间里传来皱英惊恐的大叫声,“滚开!滚开!”

    笙歌悄悄走到门外往里面看,发现两个小鬼各自手里捧了一个茶杯,一支凳子。因为皱英看不见两个小鬼,所以只能看见茶杯和凳子飘浮于空中,来回的晃来晃去。不过,饶是只是如此,依然将皱英吓得够呛。

    面对越来越近的凳子和茶杯,皱英抓着被子蜷缩在上的一角,脸色惨白的大叫。

    两个小鬼回头,发现悄无声息站在门口的笙歌似乎有点不满意,脑筋动得也算快。

    原本空空的茶杯装满了一杯血水,悬空倒在凳子上,铺陈出血红的诡异弧度。

    这下还得了,皱英吓得脸色惨白,若非她一直还属于那种格比较强悍的女人,此时估计就要吓晕过去了。

    皱英死死的将整个体贴在墙上,抓起被子挡在脑袋前面,偏过头躲避。看见门口站着的笙歌,立刻像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一般,伸手向笙歌求救。

    “救命,有……有鬼,有鬼!”

    笙歌沉着脸站在门口,眼睁睁的看着皱英被吓得脸色惨白,全发抖,更有可疑的尿味儿在房间里弥漫开。

    “有……有鬼,救……救救……啊!”装着好似永远也倒不完血水的茶杯飘浮到皱英头上,腥臭甚至还带着点温的鲜血从她的脑袋上倒下来,沿着她的额头,眼皮,鼻子,脸颊缓缓向下流!

    “啊!”皱英大叫一声,终于被彻底的吓晕了过去。

    笙歌看着昏过去的皱英,低低冷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大……大人,我们做的怎么样?”

    “很不错,谢谢你们。”

    “不……用。”小鬼手一收,那些颜色鲜红的液体瞬间就变成了普通茶水的颜色。

    人心有鬼,善则漂亮,恶则凶残!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谢谢你们!”笙歌十分满意这样的结果。

    皱英被吓得不清,但也不至于被吓傻或者吓死。

    “大人客气了。”两只小鬼依然忌惮着九鬼,慌慌张张的扔下这句话,一溜烟儿的跑了。

    笙歌在客厅倒了一杯茶泼在皱英的脸上,一是为了将人泼醒,二也是为了掩饰。

    “啊!”皱英醒了,先是惊惧的大叫一声,见边站着的只有笙歌,立刻扑过来抓住笙歌的手臂,神经兮兮的缩着脖子在房间里东看西看,“鬼呢?恶鬼躲在哪里的?”

    “鬼?什么鬼?”笙歌一脸迷茫的四处看了看,道:“没有鬼啊。”

    “不……不可能!刚才凳子和茶杯莫名其妙的就飞起来了,杯……杯子里面还有血,好多好多血,你没看见吗?你没看见吗?”皱英的双手死死的抓着笙歌的双臂,力气大得完全不像一个老太婆。

    笙歌的手臂传来一阵酸痛,让她微微皱了眉头,“你肯定是做噩梦了!”笙歌说着,抬手将皱英抓在手臂上的双手扯下来,“你要是害怕就去客厅坐着,别睡了。”说罢,没有任何犹豫的转离开。

    “笙……笙歌,别……”笙歌根本不理会皱英低低的哀求,回了她那个暗潮湿的铁皮房间。

    皱英看了看上,又抹了一把脸,上面除了有水渍外,完全没有刚才所见的鲜血。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敢继续一人待在房间里了。

    从上爬起来,全都还在发抖,力气都使不上什么。皱英试了好几次,才终于哆哆嗦嗦的从上爬下来,走进了客厅。

    笙歌冷艳看着皱英脸色惨白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是前世今生皱英所欠笙歌的债,从此以后,她们将再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皱英在客厅里坐了三四个小时,大门才传来开门的声音。一看见走进屋的李金,皱英几乎一下就冲了上去,放声大哭起来。

    李金吓了一跳,“妈,妈,怎么了?”

    “我儿啊!”皱英大哭,被李金扶着喘了好一会儿的气才找回声音,道:“你养的好女儿,竟然想杀我这个!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李金愣住了,扫了一眼笙歌的铁皮房间,有些无措的看着神色严厉的皱英,“妈,笙歌……”

    “你还顾念那点感,连妈的话都不相信了,是不是?!”人多了,皱英也不怕鬼了,指着笙歌的房间道:“她刚才就是想杀了我!”

    皱英刚才心里害怕,但在沙发上坐了几个小时,也想了不少事,东想西想总觉刚才即便不是真的见鬼了,那也是笙歌在捣鬼!这个家里,除了笙歌记恨她之外。皱英想不出这个家里还有谁敢害她!

    “妈,笙歌还只是个孩子!”李爽皱着眉走进屋里。

    “阿爽,你的意思是妈会无缘无故冤枉一个小丫头不成!”皱英一向跟这个女儿不对盘,明明是亲生闺女,却莫名其妙疏远的很。

    “妈,什么事都有因才有果,那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对笙歌做了什么吗?”李爽不像李金,根本不怕皱英,镜片后的双眼直视皱英,甚至带着点咄咄人的气势。

    对于有本事的人,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潜藏着一分敬畏。皱英将目光移开,不敢再同李爽对视。

    李爽嘲讽一笑,“妈,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现在早已经不是旧社会了,重男轻女的那思想,你还想从我和哥上,再转移到明汇和笙歌上吗?”李爽的神中带着难过。若非她妈重男轻女的思想太重,她当年又何必小小年纪远走他乡。外人都只看到她嫁入城里的风光,又有谁能体会到她的这些风光背后掩藏了多少辛酸。

    “我……我有什么不对!女儿再好也是赔钱货,最终都要嫁出去,只有儿子才能防老!更何况这个丫头还不……”

    “妈!”皱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金打断了,“妈,算我求求你了,别再说了。”

    “哼!”皱英冷哼一声,撇开头。

    李爽的眉头始终皱着,看到已经站在铁皮房间门口的笙歌,招了招手,道:“笙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来说。”

    笙歌很快就会脱离这个烦人的家庭了,~\(≧▽≦)/~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