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章 以牙还牙!

    笙歌对于李金接下来要表达的意思十分清楚,她默默的站在客厅之中,给这个男人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李金看着笙歌沉默的模样,嘴唇蠕动了半天,却组织不出一个完整的字来。他对于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实在是难以启齿。他自己无能,他愧对于曾经那个信任他的美好女子。

    皱英在房门口看得脸色一沉,皱起眉头一跺手中的拐杖,恨铁不成钢的低喝,“李金,你想让我们老李家断子绝孙是不是!”

    “妈,我……笙歌……我知道了。”李金颓唐的窝进沙发里,眼神飘忽,根本不敢看笙歌,“笙歌,你……你去了医院也知道,你弟弟生病了。我去问过医生,要彻底治疗好这病需要等到合适的骨髓,做骨髓移植手术,大概……大概需要三十万。现在没有合适的骨髓,需要做化疗,一个疗程需要……需要几千到几万元不等。你……你知道,我们家……我们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钱。”

    笙歌的血彻底的冰冷下来,她双手垂在体两侧,紧紧握成拳头,“所以呢?”

    李金没想到笙歌能这么冷静的反问自己,当即就愣住了,嘴唇抖动,又说不出话来了。皱英气得跺脚,她强势了一辈子,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懦弱不争气的儿子。

    “什么所以呢!丫头,我告诉你,我们家养了你十几年,也该是你回报我们的时候。”皱英拄着拐杖从屋里走出来。

    李金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想走过去搀扶皱英,“妈……”

    “你滚开,我来说!”皱英用拐杖挥开李金,一脸刻薄的理所当然的对笙歌道:“我们需要钱给明汇治病,而这笔钱需要你来挣!我有个老姐儿知道点门路,我已经打过电话,你明天就跟着她去。只要听话,就凭你那张媚脸,也可以挣来不少钱。”

    “去做什么?”

    皱英嘲讽的冷笑了一下,“你以为你这年纪能做什么?除了当鸡卖,哪里能那么快赚来钱给我们家明汇治病!”

    笙歌不理皱英,将目光转向李金。李金在笙歌的目光注视下,体明显的抖了两下,带了点讨好意味道:“笙……笙歌,你放心。只要钱够了,爸爸立刻……立刻就去接你。不会让你受委屈。”

    这还叫不会受委屈!滚你妈蛋!

    皱英不满意儿子这么软弱,但想到还需要笙歌为他孙儿赚来治病的钱,最终只瞪了李金和笙歌一眼,没有说什么。

    “爸爸,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很想问你。”笙歌面上的神出乎意料的冷静,“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李金的体又抖了一下,“当……当然是。你在瞎……瞎想什么。”

    “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亲生父亲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即使重来一次,你仍然刷新了新的三观下限。”

    李金被笙歌冷冷的语气刺激到了,觉得十分没有面子,暴躁的脾气开始往上涌,“让你报答养育之恩怎么了?难道你还想不孝敬我这老子!”

    笙歌忍不住冷笑,对于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笙歌提步,向她睡觉的地方走去。李家是小型的三居室,是李金爸爸那辈传下来的。皱英住一间,李金两口子一间,李明汇和笙歌一间。但是因为李明汇说不喜欢跟笙歌一间屋子睡觉,于是刘秀就在阳台上用铁皮围了一圈,搬了一架烂木头,设计成了笙歌的房间。

    李金知道后也是嘀咕了两句,在刘秀的讨好和皱英的压迫下,没有再说什么。

    阳台上围成的小房间,冬天冷被子返潮,夏天下暴雨露雨,真是比那些有钱人家的狗窝还差。

    笙歌踏进去,立刻扑面而来一股霉味儿。

    “丫头,乖乖呆着,明天就跟人走!”皱英做了最后总结,见笙歌并没有表示反对和抵触,才满意的拄着拐杖回屋了。

    “丫头,爸爸会去接……”李金最终还是没能将话说完全。他心中愧疚,但是却无能为力。颓唐的窝进沙发里,双手抱着头来回搓了两遍,浑浊的双眼发红。

    “阿金,下午阿爽就该到了,你记得去汽车站接人。”皱英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笙歌坐在上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对这个前世一面都没有见过的姑姑没什么影响。只隐约记得李金说过,这个姑姑从小就自己出去闯,跟皱英关系不亲。好像最后嫁人,定居在了C市。

    “好,我去汽车站等着。”李金待在家里觉得十分压抑,索逃出了门去。

    笙歌听见关门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九鬼,你能找来一两只孤魂野鬼吗?我可以再支付一格精神之力。”

    “这是小事,不足以与你的精神之格等价交换。”

    九鬼的话音未落,笙歌就看见潮湿暗的小房间里出现了两只浑发抖,恨不得将自己抱着缩成一团的鬼魂。笙歌微微蹙眉,“我是要用它们来办事,不是想欣赏它们的胆小。”

    两只鬼魂受不住九鬼强大的气场,恨不得转就跑得远远的,可是又不敢违背九鬼的命令。只能哆哆嗦嗦的缩在角落里,跟随时都会消散的一团烟儿似得。

    “站好,听令行事。”九鬼说了这句话,就收敛了气势,睡觉去了。

    “是……是,大人吩咐。”

    “不用紧张。只是让你们办点小事,没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魂飞魄散?!两只飘浮的鬼魂十分具有喜感的抖成两条波浪线。

    “那个屋里有个老太婆,你们过去稍微逗逗她。”

    “那……那个大人,鬼界有……有规矩,我们不能随便靠近生人。”

    笙歌倒是没想到孤魂野鬼竟然还有自己的‘法制’,眉头蹙了下,还没说话,九鬼不耐烦的声音还响了起来,“你们两个不想办,爷不介意宰了你们两,再找别的。”什么破规矩!阎王那老儿是不是吃饱撑的!

    “小的马上去!”两只野鬼夹紧菊花,一溜烟飘进了皱英的房间。

    先虐一把这可恶的老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