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 擦肩而过!

    米尔迪夫的上穿着一件羊绒毛衣,下着一条深色休闲裤,将长腿包裹其中,显得笔直而修长。

    笙歌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饶是她前世见识过不少俊男美女,也从没有一人能像眼前的少年一般,融合了天使的精致优雅,却又好似带着点魔鬼的邪恶,无端的高贵神秘。

    他犹如中古世纪的贵族一般,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成就了一场典雅的风华。

    笙歌发现,这个突然出现在天台的少年竟然有一双能蛊惑人心的紫罗兰色双眸。只一秒,就能瞬间让人沉溺而不可自拔。

    笙歌打量米尔迪夫的时候,米尔迪夫同样在不着痕迹的打量她。不得不说,这样的小镇竟然还有如此气韵天成,好似阅尽千帆之后沉淀内敛了优雅的人物,真让他有点意外。而且对方的外形看起来还只是一个十来岁左右的小小少女。

    一个小小少女拥有阅尽千帆的优雅内敛?米尔迪夫为自己这个想法而觉得有些好笑。

    事实上,米尔迪夫也确实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容,向笙歌和林裴同时点点头,道:“抱歉,打扰二位了。”

    按理来说,打扰了别人,肯定是马上退出去。结果米尔迪夫嘴上说着打扰了,脚步却再自然不过的走向了天台的另一边。好似打过招呼之后,笙歌和林裴就不存在了一般。

    笙歌原本打算在这里跟林裴商量一些事,但是现在并不算宽的天台上冒出了这么一个不速之客,她哪里还能说什么。

    “裴哥哥,我们走吧。”笙歌收回目光,对旁边的林裴道。

    虽然来天台的这少年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但他上与生俱来的气势依旧让林裴暗暗觉得心惊。他们这样的小镇上,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举手投足都透着优雅的,好似贵族一般的人物?

    “裴哥哥?”林裴没有反应,笙歌眼角的余光又扫了一眼少年,微微蹙了下眉头,伸手扯了扯林裴的棉服衣袖。

    “笙歌,什么?哦,好!”林裴回神,神中闪过一点尴尬,点点头,道:“外面太冷,时间长了会冻感冒,我们回去吧。”他竟然会因为一个少年上所散发出的气度而看得入迷,可真丢人。

    “嗯,天都快亮了,你直接送我回家吧。”笙歌和林裴相携离开天台。

    米尔迪夫默默的站在台上,一双紫罗兰双眸好似看着远方渐渐泛白的天边,又好似透过那一线白的光亮,看向了虚空中更遥远的地方。半响,他才动了动嘴唇,低声道:“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笙歌梦吗?”

    笙歌并没有再回去看李明汇,林裴直接骑着自行车将她送回了巷弄。

    天边逐渐亮起来,两三个卖早点的小摊子陆陆续续的在巷弄口摆开。林裴给笙歌买了两个小笼包,外加一袋子豆浆,乎乎的捧到她面前。

    “还乎着,快吃。”

    笙歌接过小笼包和豆浆,对林裴挑眉一笑,“裴哥哥,其实吃你更顶饱哦。”

    “坏丫头,什么都不懂别瞎说。”林裴被笙歌刚才那一挑眉的风弄得有点心跳加快,扬手在笙歌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道:“真不需要我陪你上去吗?”

    “不用。”笙歌喝着暖呼呼的豆浆摇摇头,“你在医院又不是没见识过刘秀疯狗一样的乱咬人,她回来要是看你在我们家,还指不定怎么发疯呢!放心吧,她怕我爸爸,就算心里记恨迁怒我,也不敢真的乱来。你快回去吧,陪我出来好几个小时,再不回去林姨该担心了。”

    “那……”林裴皱了皱眉,目光在地上扫了一圈,在楼道旁边的废弃花坛里捡了一块石头,道:“我把家里的电话号码写下来,你背下来。如果有事,就跟我打电话。”林裴知道笙歌不太愿意让他去她家,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林裴认认真真的将家里的电话号码写在地上,确认了两遍没有错误后,才接着道:“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

    笙歌看着地上一排字迹规矩的数字,鼻子忽然有那么点发酸。终于也有人惦记着她,担心着她了啊。

    “裴哥哥,你这么温柔,小心我真吃了你哟。”笙歌掩饰了眼中的绪,笑的没心没肺。不可否认,她确实存了逗林裴玩儿的心思,想看看这个前世的青年才俊在自己面前尴尬到手足无措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但是现在,当林裴真正对她表示关心之时,笙歌却觉得有些难受了。为她自己不光明的心思,为林裴正义干净的关切。

    她早已经懂得以怨报怨,但要以什么报德?笙歌缓缓翘起嘴角,趁林裴对她的话表示无可奈何之际,踮起脚尖,在林裴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下,“裴哥哥,这是你引我的后果。”

    说罢,笙歌捧着小笼包和没喝完的豆浆欢快的走入了黑漆漆的楼道。

    林裴看着消失在楼道口的背影,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脑子里忍不住想,原来女孩子的嘴唇是这样温温软软的啊,有点像游乐园里买的棉花糖一样。要是可以咬……

    林裴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吓了一跳,心脏因为这样突来的想法砰砰跳着,好似要蹦出心脏一般。

    林裴快速转,脚下打了个趔趄,推着自行车,落荒而逃了。

    笙歌站在二楼的楼梯转角处,看着林裴走了,才敛了脸上的笑容,盯着手中的小笼包沉默的看了好一会儿,才上去,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进屋。

    李金原来已经回来了。此时坐在客厅中破破烂烂的沙发上,躬着背,双手捧着脑袋,垂着头。皱英握着手杖,坐在旁边,眼睛红红的,明显哭过。

    笙歌进门,皱英抬起头冷漠的扫了她一眼,转头对旁边的李金道:“她在我们家白吃白住十多年,也该是她报答我们的时候了。你如果不想说,那就我来说。”

    “妈……”李金抬起头,眼中带着懦弱的请求,但皱英没有一丝退让。这个怕了他妈一辈子的男人败下阵来,低声道:“妈,你先进屋,我来跟笙歌说。”

    谢谢樱宝贝的150朵鲜花和23张评价票,谢谢蝎子的打赏,谢谢似月的钻石。清歌和似月报名都记下了,还有要报名的姐妹速度了,只添加十个龙跑场。~\(≧▽≦)/~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